这不是真的!
晴天小雨2021-05-01 17:301,704

  “舒悦,你在里面是不是,我是林绫,快开门!”拍门声越发急促。

  想着这一刻终于还是要来,李敏儿颤抖着打开了大门。

  只见门口站着一位短发女人,杏目翘唇,甚是好看。眼神里夹杂着怒气的焦灼藏也藏不住。

  “你要死啊,你公司跟我说你几天没上班了,我给你打了几百个电话不接,我怕你出了什么事,连出差都翘班了,今天最早班飞机赶回来,居然发现你在家里蹲?!”一顿连珠炮似的责备脱口而出。

  但随即,大概是留意到舒悦苍白的脸色和茫然的眼神。林绫又放慢了语速:

  “你病了?怎么脸色这么差?”

  李敏儿显然还没有做好准备,要如何面对这个“陌生女人”,一时竟无言以为,只顾低着头。

  “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林绫顿时发现了异常。

  舒悦还是那个舒悦,虽然她现在妆容斑驳,头发凌乱;但舒悦显然有了什么不一样,她的眼神,她的反应,都和林绫所认识的舒悦相差甚远。

  舒悦的爷爷,和林绫的爷爷曾是过命的朋友。因着爷爷辈的关系,林绫和舒悦两人从小一起玩着长大,熟悉程度不亚于亲姐妹。

  舒悦自毕业后从事公关行业,行事利落、作风强势,在外人看来颇不好接近;但林绫是一贯的四处逢源,万事好商量,在对外汉语学院做语文老师,人缘好到溜起。

  两人性格相补,互相欣赏,这也就是双方友谊长久存在的基石。

  见舒悦还是一言不发,且甚至紧张的有些微微颤抖,林绫不免有些担心。她搂着舒悦的肩膀轻声问: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什么你说出来,我可不是别人。”

  “林绫?”李敏儿颤抖着说。

  “恩?”林绫不置可否。

  “我,我,我不是舒悦。”

  “舒悦,你是不是脑子烧坏了。”说着,林绫把自己的手掌压在了李敏儿的额头。

  “我不知因何,一觉醒来就在这里了。”李敏儿接着说。

  “行,你接着编啊,为了不让我生气,你这套路我倒也还是第一次见!”林绫开着玩笑的打趣她。

  “我不应在此处,我与小姐未曾相识,甚至也不认得我自己。我这两天看了很多(书),对不起,我不知它们所属何人,但是我……我也吃了一些果子,等找到我爹,我会还银子的。”李敏儿边说,边用手比划着屋里的一切,颇有些手足无措。

  “我看了《上下五千年》,那里面有我认识的,但又不太像……也许,我想,也许我是从书里出来的。”

  “我想回家,我、我也不知我在胡乱说些什么……”

  听完李敏儿的“胡言乱语”,林绫收敛了脸上的笑意,一把抓起她的手:

  “走,我们去看下医生,你有点不正常。”

  “医生是何?莫不是大夫?我前天在书里看过。他能让我睡一觉就回到原来的家吗?”

  “舒悦,你告诉我,你这两天是不是在哪撞了头?”

  “我什么也不知道,我真的不是舒悦。”

  “舒悦,你真的很奇怪!说实话,我也觉得你好像变了一个人,但是你发神经说你是书里出来的,这像话吗?你是不是疯了?还是脑子在哪里被磕坏了?走,我们赶紧去看医生。”

  林绫显然已经有些着急:“你说你不是舒悦,你倒是说说你是谁?”她急声呛道。

  “我叫李敏儿,今年十七。家父李铁驻,阿娘李氏,还有胞弟15,名李浩儿。我们一家都是察县堡二村的人。”

  没想到马上得到了回答,林绫愣住,脑子里仿佛被闪电劈了一般。“她在说什么?而我,听到了什么??”

  “我凭什么相信你,你证明一下。”仿佛鬼使神差一般,林绫接着问出了这句话。

  “小姐可有针线,我会女红,我能绣自己的名氏”

  林绫索性拿出了舒悦房间里的简易针线包给她一试。

  只见她手指翻飞,须臾之间,就在随手拿的一块手帕一角绣出了“李敏儿”三个娟秀小楷,还伴有两朵桃花装饰,精致小巧。

  林绫彻底被震惊了!她可不知道舒悦什么时候学过刺绣这种本事!

  “你还会什么?”林绫的声音居然有些颤抖。

  “家里种茶,我会奉茶。”李敏儿忙声应答。

  “你说来听听!”

  “采叶做饼,叶老者,成以米膏出之,若饮,先炙令色赤,捣末,置瓷器中,以汤浇覆,用葱、姜、桔子等调料,蒸煮后即可。茶汤可醒酒,可提神。”

  这下轮到林绫不淡定了,她绝不能相信上周刚和自己说准备补习历史的舒悦,能说出这长篇大论。

  “我冷静一下。”林绫说完这句话,就坐到对面沙发上。她探寻般盯着舒悦的脸,似乎想要看出一点什么所以然。

  殊不知,更令她震惊的一幕:“舒悦”开始整理自己披散的头发,她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支笔,就挽出了一个仿佛古装片里一般的发髻!

  林绫忽然觉得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她颤抖着问:

  “你,你,舒悦去哪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错时空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错时空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