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岁御姐和17岁小白兔的命运交换开始了
晴天小雨2021-04-29 18:075,219

  是夜,暴雨如注,烂醉的舒悦由一辆的士上踉踉跄跄的下来,没有带伞的她,就这么淋了回去。虽然从下车到小区单元楼下,也就五分钟路程,但雨实在太大,还是把她淋成了落汤鸡一般。

  当从电梯旁的镜子里看到自己,舒悦的嘴巴竟扯出一抹肆笑:是啊,歪歪倒倒的自己,湿漉漉的头发狼狈的滴着水,妆已经花到不成样子,粉底斑驳成一块一块,就像自己不堪一提的生活。

  要不是今晚那个色鬼客户手上的订单直接关系到部门绩效这个月是否垫底,谁TMD愿意陪那个油腻的臭男人应酬到现在。

  走进家门,已经十一点四十五了,想着明早还要4点半还要起床赶早班飞机,舒悦恨不得就这么睡了过去,明早再起来洗漱吧!

  人生确实不容易啊,32岁了,蜗居在这个35平的单身公寓里,几乎每天996,但一年攒下二十万都难。

  好在还有安身之所,这是爷爷留给舒悦最后的“礼物”。

  32岁的人生,并不知道父母是什么,从小跟着爷爷长大。奶奶走的早,爷爷在一家国企做着最普通的会计工作,慢慢拉扯着舒悦长大。

  一直供到上大学,爷爷老了,舒悦开始自食其力,靠着四处打工,完成了大学学业。在她的世界里,她从小就知道,人只能靠自己,撒娇或者软弱的哭泣,都是没有用的。

  大学毕业那年,爷爷也走了。彻底剩下舒悦一个人,工作、赚钱、生活。日复一日,从职场小白,一步步混到娱乐圈最优秀经纪公司的公关经理,说不上多优秀,但舒悦觉得自己真的已经尽力了。

  想着如果今晚不卸妆,明天又要靠着几千块的精华补回来,舒悦还是决定爬起来洗把脸。

  却不知命运的按钮有时就是存在于某个最寻常的瞬间。

  在她带有湿气的手伸向内置化妆镜的电源开关。

  “滞……”眼前一黑,直直倒了下去。

  几乎同时间,她脑子异常清醒:完蛋,触电了!

  眼皮重的抬不起来,浑身反复被绳索捆住一般的难受。振作精神,勉强给眼睛眯开一条缝:一丝光进来。“活过来了吗?还是死了?”舒悦的内心比此刻的身体更要灵敏一些。

  动弹不得,但舒悦睁开了双眼,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冲击:自己居然躺在一个堆满木头、枝条的的“柴房”一角??什么情况??再看了一眼自身,我去!谁把我绑起来了!发生了什么??我是死了、还是平时小说看多了在发梦?!

  脑子里正在火星撞地球,突然听到门口传来声音:

  “你闯了大祸啊!办事一点不牢靠,现在死了人,看看这可怎么收场!”

  “我托翠月楼的莫姨娘给的药,哪能料到居然有错,现在怎么办?”

  一男一女的声音,听着每一个字都是在说中文,但舒悦完全听不懂!

  “还能怎么办,只有等半夜偷偷处理,如果爹问到,就说你姐去找玉瓶姐玩去了,明天晌午才回。”

  “那齐公子那里怎么交代!总不能说我姐死在柴房了!”

  “你问我?我问谁?要不是你这个败家子,老娘也不会惹上这要人命的事!”

  “不如将计就计,引那个色鬼过来,刚好把整件事赖他头上!”

  “他可不是善茬,到时候恐怕难以收场。”

  “现在可顾不得那么多了,反正已经到了鱼死网破的时候了。”

  “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心里没有主意,只觉得慌得不行!”

  舒悦只觉得自己脑袋都要炸了:这些对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们口中的“死人”不会是指现在被捆着的我吧!我为什么在这里,这是在拍戏还是什么鬼?

  门口的对话停了,脚步声也渐行渐远。舒悦开始怀疑一个极其恐怖的事实:莫非自己触电之后,穿越了?!!也就是自己常看的穿越小说里,如今自己居然成了女主角??

  不,不一定是女主角,根据故事设定可能性,也可能是悲催或短命的女配。

  想到这些,舒悦开始快速进行自我判断:先看了看自己一身并不怎么光鲜的布衫、以及身处矮小的柴房,可见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当务之急是要解开自己的绳索,才能自救。

  想到这里,一向以执行力高效著称的舒悦,立马行动了起来。所幸,几乎毫不费力,在木材堆里找到了一把废弃的斧头,虽然斧刃已经钝的卷了边,却也是目前唯一能用的工具。

  不多时,绳索解开,舒悦第一次,在这个她从未经历过的时空里站了起来。

  站起来才发现,柴房比她自己想象的还要矮小,可能古代人身高普遍比较矮吧,舒悦开始疯狂回忆自己脑海里留存的各种历史资讯。

  这是什么年代,什么国家,舒悦迫不及待要先知道这些。但看着那扇并不牢固的柴房木门,她居然有丝丝怯意,她不敢想象,推开门后,自己要面对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柴房有扇小窗户,舒悦决定先从这里开始“张望”。看出去,这好像是一个四合院,收拾的还算利索,园中间不仅有水井,还有一棵桃树,满树粉色桃花,舒缓了几分舒悦异常紧张的情绪,想必现在正是春天吧!

  又想到刚才那两人的对话,现在院子里空无一人,也许是可以逃出去的机会?但会不会遇到人,遇到坏人要怎么自保?正在焦灼着,突然看到一老妇人和一个年轻后生,带着一个矮胖、但穿着略显精致的中年男子正踱步走了过来!

  舒悦几乎立马心中有了判断,刚才对话极可能来自这个老妇人和年轻后生,而那个胖子,想必就是他们口里的“齐公子”!

  他们要干什么!恐惧迎面而来,几乎是下意识的,舒悦马上捡起了刚才用来割断绳索的废旧斧头。

  随着“嘎吱”一声响,柴房门被打开。门口站立的三人,和屋里站立的舒悦,一时面面相觑!

  对面三人脸上都有掩不住的惊讶,但几乎都转眼即逝。特别是年轻后生,马上换了一幅笑脸:“阿姐,齐公子说你喜欢吃春熙堂的芸豆糕,他今天带了两盒过来给你。”

  “都是屁话”,舒悦脑子里疯狂的快速运转。刚才,他们明明以为自己死了,加上自己又是被捆在柴房,还说什么将计就计,想必一定是准备对自己这个身躯做了什么坏事,并且有所图!现在一敌三,切不可硬碰硬。

  好在,舒悦到底是做过公关经理的人,这些场面活,人和人之间的拉扯,本来就是她的专长。

  想到这里,舒悦莞尔一笑:好呀,那不如去外面一起品尝,在柴房不像样子呢!

  听到舒悦的回答,老妇人和年轻后生脸上的惊讶之情更甚,几乎快要压制不住。但还是领着众人到了四合院里的南房。

  一路过去,舒悦小心翼翼的留意着周围的环境,四合院算是整洁,但不算大,从门窗、地板的装饰材料看,也就普通水平。待四人坐定,舒悦已经心中有数。她心想:本小姐干公关快十年了,什么样的男人没遇到过。这个所谓齐公子不过就是贪图“我”的美色,看起来战斗力也不是太强的样子,不足一惧。

  想到这里,舒悦定了定心神。

  “敏儿,齐公子对你一番心意,阿娘很高兴你终于能试着接受了,来尝一尝芸豆糕吧!”老妇人强作镇定的开了口。

  意识到“敏儿”可能是自己在这里世界的名字,舒悦望向老妇人:

  “阿娘,以前都是女儿不懂事,刚才不知怎的,在柴房睡着做了一个梦,梦醒了女儿觉得好像自己白活了一趟,从今天开始,女儿一定要活出一个新样子。”一番解释,算是给自己埋下一个伏笔。

  毕竟舒悦是“穿越”而来,真的拿不准自己接下来要漏多少纰漏,还是先给这身边最亲近的人打个预防针才好。这也就是舒悦用惯了以往应对客户的PLAN B而已。

  “阿姐,你能这么想真的太好了!齐公子,你说呢!”年轻后生轻佻而讨好的看了以前坐在一边的齐公子。

  “浩儿,越来越没规矩,齐公子可是你能打趣儿的人!”老妇人半是娇纵的轻呵了一句。

  一顿茶点过后,舒悦已经在众人的谈资中完全掌握了自己所想探得的信息:

  李敏儿,17岁,也就是她现在这具身体的原主,身边有父亲李铁驻、继母李氏,同父异母的弟弟李浩儿三人。至于亲生母亲,在自己五岁时就已经病逝。

  李铁柱种茶为生,家里有三十亩田,自己是个种植好手,还有一个家丁名叫强子给他帮忙。家里有两个精壮的劳动力,继母也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理家高手”。日常进项虽不算富裕,但也安稳有余。

  至于自己的弟弟李浩儿,父母本是寄望他专心读书考取功名,从不让他染手任何农活。没想到养成了“没有皇子命,得了皇子病”,疏懒好吃,不学无术,最近就只热衷给自己的姐姐找个有钱的姐夫,齐公子就是他的目标。

  当获悉了这一切,舒悦不禁心中窃喜:没想到自己32岁,现在居然穿越到17岁的少女身上,来到这宛如横店影视城的地方,身负被人乱点鸳鸯谱的破事,简直就是大型剧本杀现场啊!还有那么多真人助演,刺激!

  三盏茶后,舒悦把眉开眼笑的齐公子送出了门。转身便看到李氏探究的眼神。

  “阿娘,我有点累了,先回房休息。”

  是啊,信息量太大,确实需要好好理一理。

  “你不觉得你阿姐好像变了一个人吗?这样子看的我真害怕!”李氏对儿子小声嘀咕。

  “变了不是更好,看看今天她把齐公子伺候的多妥帖。等齐公子的40箱聘礼您得手了,我也可以去高家小姐那攀一攀亲,皆大欢喜啊!”李浩儿反正就是个头脑简单的主,遇到什么从不深想。

  “你给她吃的到底是什么药,我总觉得这不对劲啊!”

  “不就是翠月楼的姑娘们用惯了的助兴药,后来莫姨娘中途来传话说其中搞错了一味吃不得,可是我已经给阿姐茶水里放了去,哪里还来得及。本以为惹了大祸,没想到天不亡我,她就睡了一觉醒了,不是正好!”

  两人悉悉索索的谈论,殊不知全部落入了舒悦的耳中。

  没办法,多年的职业敏感性,在探听信息这一块,舒悦确实有天赋。

  回到西厢房,躺在床上,舒悦的脑袋里仿佛过电影胶片一样,今日的种种,她在强迫自己尽快的接受这一切,并试图想着自己不敢去想的:“明天”。

  只是,另一个世界的舒悦会怎么样?是否已经变成了尸体?想着自己常年孤身一人的独居生活,会是谁最先发现她?

  公司同事?物业?邻居?还是自己唯一的好朋友林绫?

  再也没机会返工了,昨天晚上喝掉半条命签下的单子不知道会落到谁手上。

  反正也是孑然一身,应该除了林绫,也没谁会为自己的死而伤心吧!

  ……

  想着想着,她闭上了双眼。

  另一个世界。

  天已大亮,舒悦家的洗手间里,一具“尸体”躺在地上。

  十一点,舒悦的手机第58次响起,音乐似乎终于唤醒了她,她的手指微动,嘴唇轻抿,眉头微皱。

  “好痛啊!”特别是后脑勺的钝痛,在清醒后更加明确的一波波袭来。

  她缓缓睁开眼,满是惊奇!

  怎么回事,自己躺在哪里?为什么自己目光所及,没有一件自己认知范围内的东西!难道我是已经到了“阴间”?

  手机音乐再一次响起,吓得她赶紧蜷缩在卫生间的一角,瑟瑟发抖。

  等音乐停止,未能感受到危险,她甚至才敢正常呼吸。

  她,李敏儿!来到了一个认知外的世界!

  她小心翼翼的起身,走出卫生间:好像是一个房子,但是里面摆的东西太稀奇。柜子,桌子,椅子,锅碗瓢盆,似乎认识它们,又好像和自己以往见过的大不一样。

  她小心的摸索着,细细的观察着房子里的每一件陈设,直到照到了门后的全身镜!

  “啊!”她对着镜中人一声尖叫,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李敏儿何曾见过镜子啊,对着镜子里突然出现的“陌生女人”,简直害怕到了极点!

  但是,她马上发现,对面的女人好像也很害怕,也好像和自己一样差点要跌倒。

  而且,李敏儿低头看了看自己,为什么自己的样子变了一个人?!头发随意的披散着,穿着自己从没见过的奇怪衣裳!还有这过份成熟、不属于自己的身体曲线,最可怕的是,和镜子里的女人一模一样!

  她确实需要一点空间来消化这可怕的一切,她又退回到卫生间的角落,蜷缩着自己,瑟瑟发抖。

  她只记得娘说齐公子待会要来,自己本想借口去田里给爹帮忙躲过去。临出门时,浩儿给自己端了一碗茶,说喝完再走。

  但喝完后就觉得很困,浩儿说送她回房休息。

  但,现在这里的一切是怎么回事?

  如果她还活着,为什么会在这奇怪的地方,为什么变了一个人?

  如果自己已经死了,这里是阴间吗?为什么没见到黑白、无常?

  她想不通这一切,头痛欲裂。

  她想到了爹和强子哥,他们在哪里啊,如果他们在,自己一定不会这么害怕。

  十四岁那年,她为了臭美,穿了一条新裙子在河边看自己的倒影,不小心掉进河里,差点没命,就是强子哥救了她。

  倒影!她突然想到河里的倒影,和刚才“那个女人”,她又仔细地观察了一下自己从上到下的装束,莫不是刚才“那个女人”,也是自己的影子?!

  想到这里,她又小心翼翼的踱步到镜子前,印证了自己的想法。

  李敏儿的世界顿时天崩地裂!

  她确定了自己正以一种做梦也想不到的身份,身处在一个做梦都想不到的地方,是如此真实的存在。

  她看到客厅一排巨大的书柜,颤抖着双手,取下了第一本书:《上下五千年》。

  这本书,本是舒悦为了和客户聊天时显得自己有文化、而特意买来给自己补课的,是简单易读的儿童版。没想到阴差阳错,现在发挥了这样重要的用途!

  李敏儿翻开书,上面的文字和自己学过的相比,结构要简单很多,但依稀能辨认。所幸继母李氏曾因为想让她帮着算账,许她跟着弟弟旁听了几年私塾,不至于是个“睁眼瞎”。现在可是派上了大用场。

  越读越是心惊胆战,越读越是脑洞大开。她在书里看到了和自己生活环境相似的朝代,也越来越确定自己走进了一个新世界,是她不曾认知的“未来世界”!

  不知道时间流逝了多久,只知道天明了又暗,暗了又明,饿了她就拿了餐桌上的水果饱腹,困了倒头就睡。像一块海绵一般,她疯狂的吸收着图书里的讯息,翻找着房子里的一切,试图理解着自己的现状!

  “叮咚”,一声不同于手机铃声的声音响起,李敏儿又被吓了一跳,伴随这“咚咚咚”急促的拍门声,李敏儿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舒悦,舒悦,你在里面吗?”焦急的女声传来。

  “你是谁?”李敏儿带着一丝怯意的回应着。

  经过这两天的“学习”,她已经大致知道自己可能叫“舒悦”这个名字,她望着这扇正在被急促拍打的大门,心里忐忑不安,要怎样迎接这个新世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错时空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错时空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