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女人好难
老张他闺女2021-01-31 22:493,023

  第二天上午,童婉请了假,去了附近的医院检查身体,大夫问了问情况,建议她先做个检查,看看身体情况。童婉预约到了最知名的XX科医院的检查,定在了周四中午,正好下午还有个非常重要的合作方接待,童婉决定做完手术后赶过去。

  周四中午,童婉跟安姐打了个招呼,只简单地说了下中午有事儿请个假,就直接奔向了医院,可到了医院童婉才知道必须家属签字才能做手术。之前童婉试探过老蒋,他不同意她做手术,所以童婉没有告诉他,而此刻不知情的老蒋正在出差的飞机上,自己的父母也不能说——童婉不想看到他们着急的样子,思来想去,她拨通了婆婆的电话,对方二话没说,急着打车就过来了。

  童婉婆婆:“婉婉,你做这个跟蒋沐说了吗?”

  童婉:“说了,他现在在飞机上,没法签字,妈你先帮我签吧!”

  童婉婆婆:“这孩子,明知道你做手术这么大事儿,也不跟家里说一声!还去出差!太不像话了,你爸妈离得那么近,他们怎么没来?”

  童婉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决定说实话:“我怕他们担心,妈您放心,做完了我就跟他们说,蒋沐也是,您就放心地签字吧,要不来不及了。”

  医生:“还做吗?排队的好多呢!快点决定!”

  童婉软磨硬泡,婆婆终于签了字。她换好了衣服,在室外等候,突然手术室里传来一阵阵吓人的撕裂般的吼叫,那声音如刺般插入童婉的内心,她害怕了,一瞬间,老爸那段视频那么清晰地一遍遍在眼前播放,想到老爸弯着腰温柔的样子,童婉深吸一口气,走进了手术室。

  手术虽然只有短短的30分钟,但对于童婉来说,那可能是这一辈子最长的30分钟——她从来没有这么痛过。童婉的身体从小便不好,痛经最痛的时候曾痛的满地打滚,但现在想来,也不及这疼痛的百分之一。童婉是被搀着离开的手术台,她自己根本就没有力气,走出手术室的大门,只能在角落里安排了个小床,蜷缩成一团坐着,巨大的疼痛,让她一瞬间有些恍惚。

  “我做过这个手术,特别疼,建议身体没毛病的话,尽量别做。”

  “我做过,没那么疼啊,就好像小针刺了一下而已。”

  “医生说因人而异,我反正当时挺疼的。”

  童婉的脑海中反复回放着做手术前查阅的相关资料,当时她安慰自己,怎么那么巧最疼那档就会让自己赶上呢?一定不会的,大风大浪都见过了,这有什么?可现实还是狠狠打了脸,她在抽搐,炎热的夏天却冷汗不断,泪水沿着脸颊滚落下来,和汗水混在了一起。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想到下午还有接待,童婉缓缓地起了身,弓着身子走出了手术室,门外婆婆赶紧搀扶着她坐下,递上了一杯滚烫地枸杞红枣水:“刚接的,热乎的,赶紧喝吧,疼吗?”

  “不疼,妈,一点都不疼。”童婉咬着牙,勉强挤出一抹笑容来,“谢谢妈的水。”

  童婉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手术室里有人出来,把检测结果递到了她手里。

  “去二诊室找张大夫看下吧!”

  在婆婆地搀扶下,童婉进了二诊室,有些忐忑。

  “你这没什么问题,是畅通的,回去好好养身体吧!”

  “谢谢大夫!”童婉苍白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血色,心中的石头也落了地。她刚要起身离开,又想起什么似的,“不过,我现在特别疼,这个没事吧?”

  “因人而异,不要剧烈运动,不要喝凉水,如果出血了及时来就医。”

  “好的,谢谢大夫!”童婉把信息告诉了婆婆,就匆忙着要打车回单位。

  “婉婉,你脸色这么不好,别回去了,妈带你回家躺着去吧!”

  “妈,我没事了,你看我还走路多稳,放心吧!下午这个事儿很重要,我必须得去,谢谢妈!”

  童婉半躺着坐在专车上,拿出小镜子开始补妆,老蒋的电话不停地打过来,她看着,却没有接,她知道接了老蒋也肯定会说她。突然间,泪水又肆意地流了下来,把刚画好的妆又弄花了。老蒋发了微信,童婉点看开只有一句话:我现在回北京,晚上你在家等我!这大概是他结婚以来,唯一说的带有命令口吻的话了吧?当然,这也是她结婚以来第一次这么强硬地要做一件事儿,她知道他心疼她,可是她更心疼老童,她觉得自己对不起他。

  童婉一下车,险些没有站住,手术的余威犹在,体内翻江倒海般的疼痛,只能用意志力抓住,她缓慢地小步走着,同事小施看到她赶忙跑了过来:“童婉你快点,妮总团队预计会早到,安姐让你赶紧上去准备。你,好像脸色不太好?”

  “没事。”童婉定住,整了整衣服,“走!”

  妮总是她们一直想合作的有影响力的名人,这一次的洽谈也约了很久,临来前两天,对方又改了时间,从周五提到了周四下午,这才好巧不巧地赶上了童婉的手术,可妮总是她的资源大户,她必须要亲历亲为拿下这一单。

  童婉按照大家的喜好,给每人订了一杯咖啡,分配咖啡的时候,妮总最得力的助理小陈突然说道:“哎呀我忘了医生嘱咐我不让喝凉的,可是今天实在太热了,所以我点了凉的,有点热饮的吗?能和我这杯冰美式换下吗?哎呀,年纪大了,得听医生的了!”

  小陈望了一圈,都没有人接她的话,现场热饮的只有两杯,一杯是妮总的,一杯是童婉的,童婉看到安姐冲自己使了个眼色,不情愿地把自己那杯递给了小陈:“理解理解,那喝我这杯热的吧!来,把你那杯给我。”

  接过冰美式的一刹那,童婉就感觉到一股凉意传到了身体,她勉强带着笑喝了一小口,身体的不适感瞬间增加,她赶忙把咖啡放到了一旁,再也没有碰过。

  一下午,双方合作谈的颇为愉快,妮总破天荒地要请大家一起吃晚饭,安姐也颇为高兴,而童婉经过一下午紧张的洽谈,此刻终于放松了下来,可她刚一起身,就发现白色的座椅有点点红色,她不动声色地用纸擦了擦椅子,去了卫生间。

  她的大腿已经染成了红色,还好她今天穿的是深蓝色的裙子,不仔细看,裙子上的痕迹不明显,童婉颤抖着从包里拿出卫生巾,整个人坐在马桶盖上,有些颤抖。刚刚做完手术几个小时就流血,她有点害怕了。

  “安姐,我身体不太舒服,想要去趟医院,今晚妮总的局,我就不去了。”

  “妮总是你请来的,也是你安排的,你不去合适吗?”

  “可是我确实身体不舒服,我流血了要马上去医院看下。”

  “那你去吧!你亲自跟妮总那边解释下。”安姐转身,冲着远处的小施说,“去看看甘白在干什么,让他来找我一趟,今晚有事儿要他出席。”

  此刻,童婉终于知道,有时身为女性很多事确实是处于劣势,而关键时刻掉链子,让她的成功之路变得更加的艰难了。可当下她的身体最重要。

  事情没有童婉想象的那么严重,医生的解释很简单,只不过是因为喝了凉的,刺激到了身体,回去好好休息就行。

  “我不是给你开了一天假吗?你做了手术就要休息一天,怎么还回去上班?还喝凉的?你们这些年轻女孩儿,也太不懂得珍惜自己的身体了。不对,你都30多了,也不年轻了,怎么还这么不爱惜自己!”医生伶牙俐齿地把童婉说了一顿,直到她离开,还听见医生跟新进来的同事叨叨,“现在的女孩子,比男孩子都拼,何必呢?生孩子重要还是事业重要啊,拼身体你拼的过人家男的吗?”

  声音渐渐飘远了,可打在心上却是一句比一句沉,童婉经历了过山车般的一天,此刻只想好好休息休息。

  “妈,嗯今天下班早了一点,挺好的呀,你放心吧,我没事啊!你和爸怎么样?嗯嗯,那就好,你俩没事吃点好的,不用担心我,我能吃能喝的,好了好了,不说了,我先挂了要忙个事儿,再见!”

  童婉匆忙地挂了电话,她怕再说下去,老妈就能听出自己声音里的不对劲儿了,伪装了一天女强人的自己,终究还是在听到亲人声音的一刻,卸下了所有伪装,她多想跟老妈撒个娇,说自己今天有多疼,说自己不想做女人了,可一想到他们会担心地睡不着觉,她还是忍住了,成长大概就是这样吧——把所有委屈都自己扛。

  老蒋回来看到她的样子,憋了一天的火,终究还是没发出来,他只说了一句话:“以后再也不要这样了,行吗?我不想让你受这样的苦。”

  那一刻,童婉觉得人生大概是公平的,职场和情场大概只能选一个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今年35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今年35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