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送童替死
德律风2020-12-23 17:132,045

  不过在去县志馆前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什么事情,江烁难道今天你要上二楼?”元慕青有些不理解。

  秦一恒想了想问道:“掩盖活人气息?”

  “是的。”江烁点点头。

  白开走上前一步来到江烁三人面前,问道:“你们三个人在说什么呢?”

  “古代的墓葬规模都是有一定规范的,比如皇帝的棺椁有七重、诸侯五重、大夫三重等等。我们现在已经看到一副棺椁,可昌兴街44号不可能只有一个人住在这里,所以肯定还有其他的棺椁没有被我们找到、”

  听完江烁的讲述,白开还是不明白,“这个我听你说了,可这些跟我们几个人有什么关系。”

  “不仅有关系,而且关系很大。”江烁继续说道,“我之前说过,我们这是被当了献祭的童男童女了,如果我们不在七天之内把这个局给破了,七天之后我们都将成为墓主人陪葬的童男童女仆役。”

  白开突然想起来,自己刚进来就听江烁说了这句话,当时他没有放在心上,以为这是江烁给他开的玩笑呢。

  “江烁,该……该不会今晚我们就要出问题吧。”跟自己生死有关的问题,白开自然不能淡定。

  江烁点点头,“不一定非是今晚,但早点做打算是有必要的。”

  “需要准备什么?”秦一恒问道,这方面江烁是专业人士,与其瞎担心,还不如完全相信江烁,他说什么进而去做什么就好了。

  “我还没有说完,秦二不用着急,一会我会告诉要准备什么。”

  紧接着江烁又继续说下去,如果是按照很低级的墓葬规模,一般需要一副棺椁就够用了,但昌兴街44号绝对不可能只有一副棺椁。所以江烁现在怀疑他们现在的别墅都是这个墓葬的一个椁,而他们一行四人走进别墅,被墓主人当作陪葬的童男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啊,这里面这么多门道?!”白开现在已经后悔跟来了,如果他不来是不是就不会摊上这种事情。

  江烁笑了笑,“还是有化解的办法。”

  “什么办法,江烁你快说呀。”白开着急问道。

  江烁指了指白开嘴上的胡子,“那个身上除了头发以外的胡子都要先挂掉,包括下面的毛发。”

  说到后面江烁有些不太好意思,“白开水,你应该明白我指的是那里的毛发,就是你那个位置的。”

  白开瞪大眼睛,“不是,江烁你这小子是不是耍我呢!”

  江烁摊手回答道:“没办法,只有这样才能更像童男,毕竟童男身上是不长毛发的。”

  秦一恒和元慕青听完之后一个没忍住,直接笑出声音来,这样白开更加恼火,“笑什么笑,秦公子、大小姐,你俩就不能整了吗?”

  元慕青悄悄来到江烁身边问道,“江烁,真的要都剃光吗?”

  “可以不剃吗?”秦一恒也来到江烁身边小声问道,作为一名成年男性突然要求剃光全身除了头发以外的毛发,着实让人有些接受不了,秦一恒相信江烁一定有办法的。

  江烁对两人点点头,表示他们两个人可以不剃光,这让秦一恒和元慕青松了一口气。

  “白开水,你先回去剃毛发吧,天微微变黑的时候我们在这里集合,记得一定要来哦。”说完江烁首先大步离开昌兴街44号别墅,晚上有大动作他得先回大杂院做准备。

  看着江烁都走了,秦一恒和元慕青自然赶紧跟上,最后就留下白开一个人站在昌兴街44号大厅中央,“唉,江烁你们就这样走了?”

  往大杂院的路上,元慕青忍不住问道:“江烁,为什么我和秦大哥不用剃毛发呀,不是说要欺骗墓穴主人我们是童男童女吗?”

  “是这个情况不假,可送童男进墓穴总得要大人送进去的吧,所以慕青、秦二你们两个人一会晚上的时候,就当作送葬的司仪。”

  江烁自然不能让元慕青和秦一恒剃毛发的,一方面是江烁舍不得慕青、秦二遭这个罪,另一方面一旦出了什么问题身为司仪的他们还能帮衬一二。

  不过江烁自己就得遭这个罪了,毕竟进入别墅那么多生人气息,最后就一个童男祭品怎么说都说不过去,所以江烁也得搞一手伪装成童男祭品。

  当然这个事情说什么也不能让慕青和秦一恒知道,他一个大男人要是没点毛发,那还是个男人吗。

  回到大宅院后,江烁直奔大杂院墙角拿起工具就开始挖土,没过一会江烁就从地下挖出三个大坛子。

  “江烁,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元慕青好奇般问道。

  江烁没有立马回话,而是把坛子盖子打开,“这是陈年的糯米,必须要在除夕那天熬才有用。”

  “那它有什么用处?”秦一恒好奇问道。

  江烁很有耐心地对元慕青和秦一恒解释道:“除夕那一晚其实是一年之中非常特别的日子,在两年交汇之间,总会有那么一个瞬间是阴阳两不接的时候,而在那个时候熬制的糯米就会属于不阴不阳的一种东西。”

  “会隔绝我们身上的生气吗?”听完后秦一恒直接脱口而出,这让江烁有些吃惊,“可以呀,秦二你竟然知道这玩意用途。”

  元慕青蹲下来指着坛中糯米,“原来这个东西是做这个用的呀,秦大哥好厉害。”

  “秦二说得很对,不阴不阳的东西可以阻挡我们身上的生气,也就是‘人味’。”江烁伸出手插进坛中搅和记下,随后对元慕青、秦一恒继续说道,“现在没有什么重要事情了,慕青、秦二你俩可以先去吃点东西,这些东西我还要再稍微处理一下,不太方便被你俩看到。”

  元慕青点点头,“好的,那晚上我们大杂院门口见。”随后元慕青乖巧离开,江烁继续低头搅和坛中的糯米,长期没有打开坛子就是不行。

  等江烁把拿出来坛子都搅和一遍后,准备拿起工具把土填上的时候,一回头发现秦一恒竟然没有离开,于是江烁问道:“秦二,你怎么还不离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宅猎人:凶宅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宅猎人:凶宅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