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剃发伪装
德律风2020-12-23 17:133,116

  “看看你还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秦一恒面带微笑回答道。

  江烁眉头一紧,“我这里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秦二你要是有活就直说,你这副笑眯眯的样子,说句实话我有点害怕。”

  “那我就说实话了。”秦一恒回答道。

  江烁点点头,“你赶紧说实话。”

  “江烁,剃毛一个人能行吗?”秦一恒毫无忌惮问道。

  江烁听完后丝毫没有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直接脱口而出,“自然是不能了。”

  “这就是我留下来的原因。”此时秦一恒脸上的笑意更明显了,这个时候江烁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连忙捂住自己嘴巴,低声说了句,“该死。”

  而作为兄弟的秦一恒,这种事情自然不能只在一旁热闹,自然要来到江烁身边,好好拍拍对方肩膀安抚一下兄弟脆弱的小心灵。

  “秦二你是怎么知道的。”江烁始终想不明白,秦一恒是怎么知道自己也要剃光所有毛发的,而且刚才自己怎么就毫无防备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呢?

  秦一恒坐在石凳上回答道:“今天进入昌兴街44号别墅大厅的生人有很多,那么多活人就送一个童男祭品未免有些太寒酸了吧。”

  “就因为这个?”江烁不相信般问道。

  秦一恒诚实地点点头,“就因为这个,而且我就是随后一问,之后江烁你就承认了,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啊?”这下让江烁更难以接受,“小爷我,怎么就因为你一句话,就这样炸出来了?”

  秦一恒耸耸肩,“这谁知道呢,说不定你就是故意想让我知道的呢。”

  “小爷我是这种人吗?”这种事情说什么江烁也不能承认,承认了他还有面子吗。

  秦一恒一个没忍住笑出来,“这可不好说,江烁你要不用我帮忙的话,我可就真走了。”

  “别。”这下轮到江烁变怂了,“秦二,你还是留下来比较好,一会确实……得需要你的帮忙。”

  秦一恒扑了扑了耳朵,“最近耳朵有点不太好使,江烁你刚才说话了吗?”

  “说了。”江烁这下倒是大声回答道,可秦一恒还是不依不饶,“说什么了?”

  江烁长叹一口气,做足了心理准备,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是不大声说出刚才的回答,秦一恒这小子真的能离开大杂院,到时候还真就得他一个人剃光身体上的毛发。

  为了不自己一个人剃光毛发,江烁这次豁出去了,对着秦一恒大声说道:“秦二,我需要你的帮忙!”

  “帮什么忙?”秦一恒心内十分想笑出来,然而现在还不是开口大笑的时候,难得有机会逗一逗江烁自然要好好挑逗一番。

  江烁听完后脸色彻底变黑了,“秦一恒,你愿意帮就帮,不帮就离开。”

  看到江烁被自己惹毛的样子,秦一恒知道自己不能再挑逗下去了,于是站起身来来到江烁面前,“帮,不帮你我还能帮谁。”

  江烁抬头看向秦一恒,“还算你有点良心,这件事情说什么也不能让慕青知道。”

  “这是我们的秘密。”秦一恒说道。

  江烁眼中一亮,“对,这就是我们的秘密,男人与男人之间的秘密。”

  “那现在就开始剃吗?”秦一恒神情严肃问道。

  江烁思考了一会眨了眨眼睛,“等我冲个澡。”

  “好,等你好了叫我。”秦一恒回答道。

  随后江烁把坛子盖上,回到自己房间去冲澡,差不多的时候,江烁在里面喊道:“秦二,你进来吧,刀已经放在桌子上了。”

  秦一恒来到桌子面前拿起剃刀,整理好衣服后,来到屏风后面,只见江烁浑身赤裸坐在原木桶里面。

  “先伸胳膊,还是先站起来。”秦一恒问道。

  江烁转了转眼珠子,最后回答道:“秦二,你就帮忙把腋下给剃了吧,剩下的我会自己整的。”

  秦一恒没有回话,拿起剃刀对准江烁腋下就下手,秦二不愧是在西洋留过医学的高材生,江烁还没有反应过来,秦一恒就把江烁右手腋下的毛发剃干净了。

  放下剃刀后,秦一恒询问道:“这样行吗?”

  江烁看向秦一恒,“这就剃完了?”

  “不然呢,剃个毛要多少时间,别忘了我在西洋留学的是西医,不就是给你剃个毛,小动物的毛我都不知道剃了多少了。”秦一恒不以为然,在西洋的时候什么样的毛发他没有剃过,就江烁腋下这几根毛发还是不轻轻松松。

  江烁想了想感觉秦一恒说的有道理,于是抬起另一个胳膊,“没想到秦二你手艺这样好,要不那天你开个剃头发的摊位,生意肯定会火爆的。”

  秦一恒瞅了一眼江烁没有多说什么,只要他秦一恒在一天秦家就不会破产,江烁这个念头注定是不能实现的。

  不过为了惩罚江烁的调皮,秦一恒打算连带江烁其他部分的毛发也一并帮他给处理干净。

  “处理干净了,感觉一下如何。”秦一恒面无表情回答道。

  江烁伸出手摸了摸,自从腋下开始长毛后,还没有如此光滑过,不得不说秦一恒的手艺是真的好,摸起来十分光滑而且切断面不扎手。

  “可以呀,秦二。你这手艺真的没得说,接下来的地方我可以自己处理,你可以先出去了。”说完江烁潜入木桶洗一下粘在身体上的腋毛,可等他清洗干净后,也没有看到剃刀。

  等江烁抬头一看,发现秦一恒手里面还握着剃刀,双眼直直看向正在洗澡的自己,吓得江烁赶紧用浴巾裹好自己身体问道:“秦二,你怎么还在这里,剩下的毛发我可以自己来的,就不用秦大公子亲自动手了吧……”

  “确定不用我亲自动手,那个位置万一你手抖了,割破了、碰伤了、整坏了,这个后果江烁你能承担的吗?”秦一恒一脸戏谑问道。

  江烁只想着尴尬,完全忘记这件事情,直接愣在木桶之中。

  “没有说话就是默认了,那就是江烁你能承担这些后果,我可就出去了。”既然江烁需要一点时间来思考,可秦一恒不希望江烁思考时间过多,不然江烁没有了羞耻感这件事情就不好玩了。

  看江烁变脸是秦一恒当下最大的乐子,如此好的时机自然要早早把握。

  眼瞅着秦一恒要离开了,江烁赶紧站起身伸手拉住秦一恒胳膊,“别,秦二还是你来吧……”

  由于刚才江烁猛的站起来,除了喷出不少水花之外,一直挡在江烁腹部的浴巾也掉落下来,秦一恒的视线也顺着浴巾自动下移。

  好家伙,小江烁很可以的嘛。

  虽然说秦一恒跟自己都是同性,但突然间单方面坦诚相见还是很尴尬的,江烁觉得自己被看光了十分尴尬,秦一恒是想看江烁尴尬的样子,结果自己莫名其妙地尴尬起来。

  总之这个气氛十分地焦灼,要不是时机不对,说不定二人周围都会产生大量粉色泡泡。

  半晌过后还是秦一恒首先反应过来,随后他重新握住剃刀,对江烁说道:“江烁你走出木桶,在我面前站好,尽量保持身体不要晃动,我的手还是很稳的,但你要是乱动非要往刀口上装我也没有办法。”

  “不会不会,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作死的事情,关系到我后半生的幸福,我一定乖乖听话。”说完江小心翼翼从木桶里面走出来,之后把自己身体擦干净,随后来到秦一恒面前站好。

  “秦二,我准备好了,你动手吧。”江烁眼睛一闭,接下来是生是死就看秦一恒的刀功如何了。

  此时的秦一恒心里面也不是想象中的那样平静,作为秦家二少爷这还是他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同性腹部,他在西洋专攻是心理学也不是生殖科,而且对于江烁感觉秦一恒自己心里面也不清楚。

  如果自己只把江烁当作朋友、好兄弟,那么此时自己心态更多的应该是戏谑、幸灾乐祸,而不是现在的纠结、忐忑、不安。

  作为西洋留学回来的心理医生,秦一恒隐约有点明白自己对江烁就是一种情感,在当下他这种情感肯定是得不到认同的。

  一旦自己真的对江烁表明心中所想后,他还能和江烁继续做朋友吗?

  而且慕青对江烁的情感那就更不用说了,如果他秦一恒真的说了,那么他将一下子损失两个朋友,而他自己这二十多年来一共就交了两个朋友。

  所以,有些话注定只能藏在心底,有些感情注定只有自己知道。

  随后秦一恒深吸一口气,右手握紧剃刀心无挂碍开始给江烁剩下没有处理毛发,由于部位的特殊性且成长茂密,因此处理起来十分费劲。

  这要是让江烁自己动手处理,就江烁那个毛燥的样子,一定会割伤自己,秦一恒在心中暗自想到,但手下刀速度却越来越快了。

  面对让自己动心的人腹部,秦一恒心绪多多少少会混乱,所以还是速战速决的好。

  “好了,去清洗吧。”秦一恒剃完最后一刀后说道,随后起身走到房间另一边开始清洗剃刀。

  江烁睁开眼睛望着自己光溜溜的下面,心里面总觉得很羞耻,可一看秦一恒还是原先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多想了,老秦怎么会是那种人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宅猎人:凶宅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宅猎人:凶宅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