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献祭仆役
德律风2020-12-23 17:132,011

  “所以棺椁里面一定有尸体,而且数量绝对大于一。”

  江烁很少说十分肯定的话语,既然这样说了,那就意味着棺椁里面定有尸首,并且数量绝对大于一。

  秦一恒推了下眼镜,随后说道:“来之前我已经通知过白开了,过一会他就应该带人过来了。”

  元慕青和江烁听完之后同时扭头看向秦一恒,江烁更是直接开口问道:“老秦你可以呀,现在都学会抢先一步了,可以可以,这波操作很给力呀。”

  “毕竟这里是昌兴街44号,万一咱三出了什么意外,还能有个人过来善后。”秦一恒没想那么多,他叫白开来的目的就是图有个人能来善后,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也不至于很无助。

  毕竟这里是昌兴街44号,自从发生那样的事情后,昌兴街可以说被常山洲人民故意遗忘,久而久之就真的被遗忘了。

  如果这真的是六指新设下的局,就凭他们三个人很难逃脱于此,所以问出地址后,秦一恒就安排个人去给白开送信,算算时间差不多也就是现在了。

  江烁听完后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这件事情是他鲁莽了,来昌兴街这种地方,没有任何后援力量就敢前来,着实有一点活腻了。

  “一恒哥说得对,江烁这次你的确是太鲁莽了。”

  听到元慕青都说自己鲁莽了,江烁只能挠挠后脑勺以来掩饰自己的尴尬,索性这份尴尬停留的时间不长,很快白开就带着人赶来了。

  走进别墅大厅后,白开一眼就看见大厅中央的棺椁,随后就是眉头一皱,直接开口:“别跟我说这里面有尸体。”

  “白开你终于来了。”元慕青对白开挥挥手,白开回了一句“元大小姐。”

  秦一恒出面解释道:“我们怀疑这里面有尸体。”

  “而且数量绝对大于一。”江烁露头补充道。

  紧接着元慕青指着第三、四幅壁画的位置,“还有麻烦白开找人小心把这两幅壁画给撕开,下面暗藏玄机。”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直接把白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统统给安排好了,倒是白开人刚来还不知道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整个人处于恍惚之中就被江烁一行三人安排的明明白白。

  “停停停。”白开大声说道,同时伸出手对江烁三人比划了个人停止的手势,“你们三个人一个个来,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你们三个人来这里干什么?”

  “难道说又是六指?”

  能让江烁、秦一恒、元慕青三人齐聚于此,放眼常山洲除了六指没有别人了,不过白开这次还真就猜错了,送信的人还真就不是六指,但幕后之人就不好说了。

  常山洲能布下作占冢的人,江烁能想的也只有六指了,毕竟这玩意他自己都只是听说的,论亲眼见到这还真就是第一次。

  最后还是秦一恒反应快,“这很有可能就是六指的事情,能做出地上墓穴的人,常山洲能有几个。”

  白开听完后结结巴巴指着中央棺椁问道:“这……这真的是墓穴?”

  “那棺椁里面也真的装有尸体?”白开稍微往前走了一步,用眼神示意江烁,希望这小子能给他一个准话。

  江烁点点头,“我怀疑这是六指搞得作占冢,在结合昌兴街44号住户之前的传闻,如果不这样做住户不可能离开昌兴街的。”

  “但我们来到这里发现,这栋房子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了,而作占冢就是为了破局而立的。”

  白开揉了揉太阳穴,他就知道有他们三个人出现的地方准没有什么好事,随后他想起什么立马开口问道:“你刚才说这里是昌兴街多少号?”

  “44号,怎么;老秦没有告诉你详细地址吗?”江烁不明白白开问这个问题干什么,要是不知道详细地址白开是怎么找到他们的。

  谁知道白开听完后大惊,“什么,这里是昌兴街44号?对不起在下警察局还有重要事情没有处理,就先行一步了。”说完就要离开,秦一恒直接挡在白开面前,“秦公子,你这是何意?”

  “白警官,我等都踏进次墓穴,你觉得墓主人会认为我们几个生人是什么?”秦一恒问道。

  白开摇摇头表示不知,江烁猛地一拍手,“我们这是被当了献祭的童男童女了,如果我们不在七天之内把这个局给破了,七天之后我们都将成为墓主人陪葬的童男童女仆役。”

  “作占冢是有时效的,如果墓穴里面躺着的人阳寿耗尽,就需要寻找新的合适之人给续上,所以我们这是成为被选中的替代品了?”

  江烁这话一出,白开整个人都不好了,大骂秦一恒诳他,“秦公子你真的是好样的。”

  对此秦一恒只是笑一笑,“我要是直说昌兴街44号,白开你也不会带人过来不是吗。”说到这里秦一恒转头看向江烁,“其实你们都是一样的。”

  “怎么个一样法?”白开不解。

  秦一恒和元慕青对视一眼,随后两人异口同声说道:“江烁也是这样把我们骗来的。”

  对此江烁只能傻笑,反正人来都来了,而且墓穴也记住他们几个人生人的气息了,现在反悔也晚了。

  贼船已经上了,不管白开愿意与否都b不重要了,从白开踏进别墅大厅的那一步起,就注定他只能听秦一恒的话了,除非他不想活了。

  这就是秦一恒的计谋,光靠江烁一个人力量是肯定不行的,而白开则是他们极佳的帮手。

  既然这样,白开也就破罐子破摔了,“说吧,想让我干什么?”

  “开棺验尸。”江烁指着棺椁神情十分严肃说道。

  白开瞪大双眼,“不是吧,棺椁江烁你都敢硬开?”

  “自然得开,不开怎么知道这地上墓穴是为谁而建的,白开水我看你是不知道什么是作占冢吧。”

  “什么是作占冢?”白开问道,一开就听他们说什么作占冢可没有一个人给他解释什么是作占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宅猎人:凶宅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宅猎人:凶宅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