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开棺撬椁
德律风2020-12-23 17:133,092

  江烁、秦一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想主动解释的,于是站在一旁的元慕青开口给白开解释一顿。

  “作占冢,简单点来说,就是找一个跟自己八字相同的人先替自己死进去,想要做到这一点需要经过风水大师的布局,而且对方在风水上的造诣绝对不低。”

  听到元慕青说到这里,白开立马就反应过来脱口而出,“风水造诣大师,难道又是六指?”

  元慕青没有给白开明确回答,而是继续说下去,“这样一来,受益人就可以享受躺在棺椁里面替他而死那人剩下的阳寿,又因为占阳寿而不是享阴寿,所以棺椁必须放在地上,而不是像平常人家埋在地下。”

  “这玩意是真的吗?”这是白开听完之后最想问的事情,要是真的有元慕青说的如此玄乎,那么这世上就不会有死人了,大家都搞作占冢不就得了。

  看到白开皱起眉头,江烁就知道他心里面在想什么,于是解释道:“白开水这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首先能做这种仪式的高人就很少,其次需要找到八字跟受益人完全一样的人,替受益人去死。而且这个人一定要年轻,不然享受不了太多的阳寿。”

  “也就是说,躺在这里面亡者,应该跟受益人年纪差一个甲子也就是六十年,不过也看受益人是什么做的这个仪式。”

  听江烁说完,白开立马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那你们的意思就是开棺验尸?”

  江烁和秦一恒不约而同点点头,“就是这样白警官。”

  “不仅仅是开棺验尸,而是开棺撬椁,棺是棺、椁是椁,两者是不一样的东西,不能混为一谈。”江烁特意强调,如果只是寻常人家的棺材江烁就不会如此紧张了,这次他们面对的是棺椁。

  如果别墅主人不是有一定社会地位、能量的,他是不会特意布置棺椁的。

  “行行行,你们说啥就是啥,那咱就先开棺……”白开说到一半突然想不起这个词怎么说,元慕青迅速接上“开棺撬椁。”

  “对,就是这个开棺撬椁。”白开重复了一遍,说完朝着外面下属做了个手势,于是立马有下属走上前来问道:“头,让我们干什么。”

  “开棺撬椁。”白开说道。

  下属抠了抠耳朵重新问了一遍,“头,你刚才说的啥,属下刚才没有听……听清楚。”

  白开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随后气运丹田开口,“开、棺、撬、椁!这回听清楚了吧。”

  “啊?开棺?撬椁?头,干这种事情不太好吗……”下属委婉表达了自己的意见,撬人家墓穴那可以最损阴德的事情,这事让谁来谁都得犹豫几下。

  所以这件事情也不怪警务的人犹豫,江烁想了想说道,“算了吧白开水,你让你的人把工具拿进来,这棺椁我亲自来开,万一途中真出了问题,我也能有解决的办法。”

  “江烁你一个人能行吗?”下属不愿意做白开能理解,但这也不是让江烁一个人上的理由。

  此时秦一恒也开口说道:“也给我一个工具,不就是一副棺椁,反正我们都已经被盯上了,不把这件事情处理干净,我们都跑不了。”

  “白开,那就让你的人去揭那面的壁画,记得一定要把壁画完整揭下来,这很关键。”元慕青也没有多为难白开,开棺撬椁这种首期款确实挺难以让人接受的,既然这样就让白开下属去揭画好了。

  下属一听不用开棺撬椁而是揭画,赶紧一口答应下来,“警官这个事情我能做。”生怕白开警官后悔转头还让他开棺撬椁去了,这件事情说什么他都不会做的。

  听到自己不用开棺撬椁后,下属不等白开发话麻溜跑出别墅,来到大部队那里给江烁、秦一恒、元慕青拿来了工具。

  既然指使不动自己下属,而且元大小姐也在,白开自然不能什么都不干,于是也拿了一个开棺撬椁的工具。

  算上白开,江烁、秦一恒、元慕青正好凑够四个人,于是四人各占一角,而直冲大门的正位自然是江烁占着。

  “接下来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把最外层棺材上的木钉子给撬开,撬开最外层棺材木钉子后,就不要再动棺材了,听我下一步指挥。”

  由于众人对这个流程都不是很了解,江烁说什么众人就听什么,纷纷点头表示明白。

  “好,那一、二、三,起棺!”四人同时使力,木钉子在工具的作用下,缓缓撬起来,四人见状纷纷又加了一把力气。

  只听“砰”的一声,四个木钉子纷纷弹出棺材本体,掉落在地板发出沉闷的声音。

  不用江烁给他们比划手势,秦一恒、元慕青、警官白开三人同时放下手中工具远离棺椁,江烁从腰间拿出自己的那串铜钱,从棺材尾部一直晃到棺材头部。

  随后把右手中指放在铜钱上一划,新鲜的血液流出来,趁着血液还没有干,江烁迅速在棺材板上游走蛇龙书写起来。

  最外层的棺材是用实木制作而成,而且是极为罕见的黑木制作而成,鲜红色的血液滴在棺材盖上不出一秒立刻被棺材盖给吸收了。

  就算不懂风水的秦一恒三人,也意识到事情的危险性,然而他们只能看着江烁一个人对棺椁做善后处理工作。

  这种情况江烁已经预料得到了,不然他也不会用自己的鲜血来画符,随着最后一笔落下,众人明显听到轰隆一声。

  紧接着江烁一掌拍在棺材盖上,随后伸手向外把棺材盖推开,里面是用玉石做成的内椁。

  “外棺已经处理好了,但内椁比我想象中的更要复杂。”江烁收起铜钱来到秦一恒、元慕青面前,他知道这个局不好布置,但这位高人能布置到这种地步也是江烁没有想到的。

  黑木向来有镇魂的作用,玉石就更不用说了,被四方玉石困入其中,就算你是修道之人也难逃脱束缚。

  黑木外棺玉石内椁,布局之人是铁了心想让昌兴街44号住户逃离此处,并且让替死之人永生永世不能翻身。

  这实在是太恶毒了,除了六指常山洲江烁想不到第二个还能布下这种局的大师。

  “怎么个复杂法?”秦一恒问道。

  江烁指着玉石内椁科普道,“内椁是用玉石制作而成,四方四正,将代替之人放入之后,使用榫卯结构对接而封。”

  “这就意味着,我们想要在不破坏内椁,从中拿出尸体很难,十分的艰难。”

  榫卯结构的结实程度在场所有人都清楚,更何况他们现在面对的是玉石结构的榫卯,难度那就更不用说了。

  “硬撬吧,找最细的工具插进去,四个角一起撬,应该是可行的。”秦一恒建议道,虽然玉石榫卯结构确实难办,但四个角同时开撬的话,应该是有可能在不损坏内椁的前提下,把内椁打开的。

  元慕青对此不是很了解也就没有开口发言,反正听一恒哥和江烁安排就完事了,他们两个人是不会错的。

  白开思索了一会觉得这个方案还是可行的,起码从理论上是说得通的,而且外棺都打开了,就差内椁了没有撬开了,无论如何也得把这玩意给撬开。

  “秦公子说的这个方案我觉得可行,无非就是找更细一点的工具,说来也巧这么细的工具我还真的带来了。”白开从警察局出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特意让人带上一堆工具,如今还真就派上了用处,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机缘巧合吧。

  很多事情,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江烁,你觉得呢?”元慕青问道。

  江烁点点头,“就按照秦二说的那样干,行不行先试一试,实在不行就只能把内椁给砸了。”

  “还没有到那种地步,再说了内椁是能随便砸就砸的吗?”秦一恒就算不懂这些,他也明白棺椁不能轻易动,就算要动也得尽量保证棺椁完整。

  江烁不好意思摸了摸头发,“这不是没得办法的下下之法吗。”

  这个时候下属也把最细的工具给送了过来,四人一人拿上一把,还是站在刚才开棺的位置上。

  在江烁数完一二三后,四人同时把工具一点点插入榫卯缝隙之中,用着相同的频率敲击工具,玉石榫卯之间间距在一点点扩大。

  随着时间的流逝,众人突然听到“咔呎”一声,四人大喜看样子榫卯结构被他们四人撬开了。

  “秦二、慕青、白开水,你们三个先松手,赶紧推到房门口。”江烁突然大声对他们三人说道。

  他们三人来不及问为什么,赶紧拿上工具退到别墅门口站好,只见江烁再一次拿出铜钱串,跟开棺材一样在内椁上面画符做法。

  当然这次用的自然也是江烁中指的鲜血,跟黑木棺材一样,鲜血涂在玉石内椁上面,停留时间微微比黑木棺材长一点,不过最后还是被玉石内椁所吸收了。

  这一切都被众人看在眼中。

  做完这一切后,江烁拿出刚才从秦一恒那里顺手拿过来的手绢蒙住口鼻,随后掀起内椁上层。

  一股极其难闻的气味,猛地在别墅大厅内部散开,同时伴随着一股股黑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宅猎人:凶宅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宅猎人:凶宅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