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我是回来养病的
青青柳色2021-07-17 12:192,004

  江小暖毫不在乎,继续抽打江小月,憋了几十年了,不把这贱人打个半死她白重生了!

  “奶奶救我……好痛啊……”

  江小月疼得大叫,活了二十年,她还没受过这样的苦呢,江小暖拿了柜子上的脏抹布,堵住了这贱人的嘴,又嫌鸡毛掸子太温柔,直接上脚。

  江老太心疼欲裂,可她还是不敢轻举妄动,怕江小暖真砸了台钟,四十二块钱啊,只能暂时委屈孙女了。

  江小暖手脚并用,拳打脚踢,好生出了回气,江小月像死狗一样瘫在地上。

  “我没被陆怀年占便宜,也没被抓奸,你很失望吧?”

  江小暖凑在她耳边低声说,江小月愤恨地瞪着,等妈妈回来就好了,死老太婆心里只有钟,都不管她死活,妈妈回来了肯定会教训这小贱人。

  “别拿你的狗眼珠子瞪我,再让我听见你乱喷粪,我打死你!”

  江小暖狠狠踢了脚,江小月闷哼了声,身体蜷成一团。

  “你还没闹够,你姐姐都要被你打死了!”

  江老太再忍不住,冲过来制止。

  “这一点痛怎比得上我四年的苦,我都累得吐了血。”

  江小暖嘲讽了句,没再打了,她得歇歇,未来很长,有的是时间教训江小月。

  江老太忍着气去扶江小月,见她身上都是伤,气得心肝疼,小野种留不得了,赶紧找个人家嫁出去,人品好坏不济,彩礼丰厚就行,养了这野种十八年,她够仁至义尽了。

  “把纸盒糊了,一天天就知道偷懒!”江老太吼道。

  江小暖只当没听见,拆开门帘进了卧室。

  其实是一间屋子用布帘子隔成了两间,外面半间吃饭待客,里面半间又隔成了两半,摆了两张床,一张是江老太老两口的。

  另一张上下铺则是江小暖和江小月的,中间还摆了张桌子,上面放满了纸盒的半成品。

  她是病退回城的,街道不给安排工作,江老太就拿了一堆纸盒回来,让她天天在家糊纸盒,一只纸盒是两厘,五只一分钱,从早到晚不停地干,一天也顶多挣五角钱而已。

  这些钱都被江老太拿走了,连江小暖的手都没经过。

  她以后不会再糊了,性价比太低,太浪费时间,也挣不了仨瓜俩枣。

  现在是78年八月,十二月底就会召开极重要的一次会议,会议的中心思想便是讨论将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

  之后,改革开放的春风便吹满了全国,也涌现了一批又一批最早吃螃蟹的淘浪者,也是华夏最早富起来的精英们。

  江小暖还记得,82年乌城创办了小商品城,当时虽然不起眼,可在十几年后,乌城小商品城便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

  巴掌大小的乌城聚焦了全世界各地的贸易商,每天的营业额数以亿计。

  可刚创办之初,小商品市场的摊位却没人敢买,认摊费只要三块钱,还得工商局的办事员求爷爷告奶奶地四处推销。

  江小暖已经计划好了她要走的路,明年七月的高考必须参加,前世她也参加了,考上了一所大专院校。

  但周艳红藏了录取通知书,江小月顶替她去上了大学,之后的人生一帆风顺,成为了体面的上等人。

  这一世江小月再也别想得逞了,高考还有一年,她得想办法挣钱,去乌城买上十几二十个摊位,还有海城的房子。

  现在都是单位分配房,没人会去买房子,更不会限购,她可以买上十几套老式洋房。

  再过三十年,海城一套老洋房至少一亿,坐拥十几个摊位和十几套洋房,她绝对能实现数钱数到手抽筋的富婆生活。

  理清了思路,江小暖的心安定了不少,虐渣和挣钱两不误,时间有的是,她不着急。

  从抽屉里拿出镜子,里面是巴掌大的脸,尖下巴,盈盈秋水的眼睛,柳叶眉,高鼻梁,樱桃嘴,每一样都是狐狸精的标配。

  也难怪江老太认为她是野种,她这长相完全不像老江家。

  江小月的大饼子脸倒有些像,不过这贱人虽不是江老太的亲孙女,却是爷爷吴石林的嫡亲孙女。

  吴石林是上门女婿,他前面还有个妻子,生的儿子叫吴柏寿,也是机械厂上班,周艳红的姘头正是他,江小月应该叫吴小月才对。

  “还不糊纸盒,这些不糊完晚上别想吃饭!”

  江老太进屋了,见江小暖干坐着破口大骂。

  “让江小月糊,我是回来养病的。”江小暖冷冷地回了句。

  江老太眼睛一瞪就要打,江小暖手伸到了桌子上的收音机上。

  这也是家里的固定资产之一,红灯牌电子管收音机,价值七十多元,江老太糊纸盒时就爱听收音机里的越剧,比台钟更宝贝。

  “再打我把家里的东西都砸了!”

  江老太又气又恨,这野种现在就是个土匪,打不得骂不得,必须尽快嫁出去,彩礼少些也罢了,拿江小暖没办法,江老太只得骂骂咧咧地出去了。

  江小暖痛快极了,果然是做恶人更爽,打了个哈欠,和衣躺床上睡了。

  一觉睡醒便看见了父亲江大宝,正在认真地糊纸盒,看见她醒了,江大宝团团脸温暖地笑了,“暖暖。”

  “爸爸……”

  江小暖眼睛湿了,搂住了江大宝低泣,这一世她定会好生护着爸爸。

  江大宝是早产儿,智商只有六七岁,他是家里唯一对江小暖好的人,从来没有伤害过谁。

  可前世却被周艳红害死了,江小月父女是帮凶,为的是高额保险理赔,还有江老太农村老家拆迁得来的十套房产。

  “暖暖……吃糖糖……”

  江大宝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水果糖,已经热化了,糖纸粘着,他细心地剥了糖纸,喂给江小暖吃,希冀地看着她,“甜不甜?”

  “甜,爸爸也吃。”

  江小暖咬了一半喂给江大宝。

  江大宝像孩子一样笑了,继续糊纸盒,外面多了不少喧闹声,还有菜香,厂里的人下班了,周艳红也要回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七零:媳妇有点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七零:媳妇有点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