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是不是亲的可不一定
青青柳色2021-07-17 12:192,182

  江小暖蹲下身子慢慢捡,有意让邻居们多看几眼,此时无声胜有声,有几个邻居实在看不下去了。

  “江阿嬷,小暖都瘦得没人形了,适当也要补充营养的。”

  “姐妹俩拌几句嘴正常,小月是姐姐,让着点妹妹嘛!”

  “北大荒那里是真的苦,小暖能挺过来不容易,我一个亲戚家的孩子,小伙子去了才两年,就让家里想办法逃回来了,不容易哟!”

  替江小暖说话的人越来越多,有个平时和周艳红不对付的女人,故意讽刺,“小月白白胖胖的,少吃个蛋也没什么,给小暖多补补,瞧这孩子瘦的,风一吹都要跑了。”

  江小月气得咬牙,她最恨的就是被人说胖,相貌比不上江小暖,身材也比不上。

  她就是讨厌江小暖,恨不得这小贱人去死,永远在她面前消失。

  江小暖捡好了,提着包起身,盯着江老太说道:“我糊了三个月的纸盒,总共四十块钱,还有我回来时带了三十八块二角,五十斤粮票,也被你收走了,你把钱给我就走!”

  “我养了你十八年,你还敢问我要钱?行,把你这十八年吃的喝的穿的都还来!”

  江老太恶狠狠地骂,进了她口袋的钱,就算天皇老子都别想拿走。

  “江阿嬷消消气,小暖你也别说了,和你奶奶赔个不是,姑娘家气性别太大,吃亏的还是你自己。”邻居们纷纷劝说。

  “我管不了这小畜……这死丫头了,她都要把家砸了,你们看看,打了姐姐打弟弟,再让她待下去,我这把老骨头都要被她打死了!”

  江老太一肚子委屈,野种就是野种,对她再好都不会感恩,这小畜生哪怕不要彩礼都要送出去,不能再留了。

  江小暖冷笑,“小弟是妈打的,奶奶您别把罪安我头上!”

  “要不是你抓了你弟弟挡,他能伤这么重?”江老太心疼欲裂,孙子是她的宝贝疙瘩,比她的命还要紧。

  “难不成我站着不动让我妈拿火钳打死我?奶奶,你不心疼我,我还心疼我自己呢!”

  江小暖毫不客气地怼了过去,针锋相对,一句都不让。

  江老太恨得牙痒痒,可一时间还真拿江小暖没办法,打不过,骂不过,这小畜生比滚刀肉还难缠。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其他家属楼的人也都出来看热闹了,江小暖在厂里算是名人,当然不是好名声,人人都在背后说她是狐狸精。

  吴老头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他是最要面子的,今天闹的这一出,他老脸都丢光了。

  “再去炒两个菜!”

  吴老头自个进屋了,懒得站外头丢人现眼,江老太咬了咬牙,铁青着脸开了炉火,心疼的要死,她都封炉火了,再炒两个菜就得浪费一只煤饼。

  江小暖提着包进屋,她当然不会走,留在家里才能搞事。

  前世她过得那么惨,不搞翻天她怎么对得起重生?

  路过江小月时,江小暖停下了,在她耳边说道:“才刚刚开始哦!”

  激灵灵地抖了抖,江小月神情变得惶恐,这个样子的江小暖,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煞一般,这小贱人到底想干什么?

  周艳红给儿子包扎好伤口,厌恶地瞪着江小暖,骂道:“把家里闹成这样你满意了?亲姐姐亲弟弟都下这么重的手,你还是不是人?”

  江小暖打量她的‘好母亲’。

  身材丰满,相貌不算惊艳,但却有风情,江小月的身材像了周艳红,脸却是团团脸,不如周艳红好看。

  大家都说江小月和江大宝极像,但大家却忘了,江大宝和吴柏寿是兄弟,模样也是相像的。

  周艳红是仓库的保管员,只是个临时工,工资福利同正式工差了一大截,为此周艳红心里耿耿于怀,一直都在走动关系转正。

  江小暖似笑非笑,嘲讽道:“我肯定是人,但和他们是不是亲的可不一定。”

  周艳红面色微变,心里一咯噔,这小畜生知道了?

  但又觉得不可能,这秘密没人知道,小畜生不可能知道,她应该只是说气话,周艳红自我安慰,心里却不太有底。

  江小暖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拆开门帘进了里半间,江大宝已经在糊纸盒了,今天吃了蛋特别开心,脸上都是笑。

  打了两架,又吃饱了饭,一靠着床就倦了,江小暖合衣睡了,发出沉重的呼吸声。

  江大宝歪着头看了会儿,放下纸盒,走过来拿了件衣服搭在江小暖肚子上,再回去糊纸盒。

  江老太进来一看就火冒三丈,走过去要打醒江小暖,但被儿子拉住了。

  江大宝伸指在嘴边‘嘘’了声,小声道:“不吵……暖暖睡觉!”

  江老太心里气苦,她这傻儿子中了邪一样,亲生的不疼,野种却当成宝,道理都讲不清。

  “她是野种,大宝。”

  “是暖暖。”

  江大宝笑眯眯地纠正,江老太气得肝疼,又舍不得教训儿子,只得忍气吞声地糊纸盒,明天就托人给这小畜生找男人。

  一觉醒来,窗外已经黑漆漆了,江小暖是被热醒的,家里没风扇,海城的夏天又闷又热,晚上常常会被热醒。

  身上粘乎乎的,的确良衬衫像塑料布一样贴着肉,特别难受,江小暖下了床,外屋的台钟敲了三下,凌晨三点了。

  去公共浴室冲了澡,江小暖凉快了些,靠着床想事。

  身上只有十一块八角钱,能做什么生意?

  想得头都大了,也没想到好办法,江小暖咬了咬牙,实在不行她就去火车上卖茶叶蛋,但风险太大,被逮到要去劳教,不过小心些应该不会有事。

  心里有了主意,江小暖又睡着了,早上起来漱了口,一会儿她准备去看电影,昨天从陆怀年那儿弄来的粮票,里头夹了张电影票。

  正好是今天上午十点半的场次,反正没事干,去看看也好。

  楼道浓烟滚滚,好多人家都在引煤炉,晚上留火要多烧一只煤饼,很多人家是不留火的,宁可早上起来引火。

  江老太已经引好了火,见到江小暖眼皮都没抬,黑着脸不吭声。

  江家的早饭很简单,水煮泡饭,一小碟什锦菜,半块玫瑰腐乳,三根油条拆成了六根,再对半剪开,变成十二根,摆满了一盘。

  江小暖盛了碗水多饭少的泡饭,再给江大宝盛了碗,又夹了几根油条,随便吃完了,不管江老太他们仇恨的眼神,大摇大摆地出门了。

  江老太死死咬牙,费了好大劲才忍住,回头她就放出风声,哪怕是鳏夫也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七零:媳妇有点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七零:媳妇有点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