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5 澧州女子
efatf2021-03-01 15:012,330

  步入澧州地界,城内一片繁华,不知是有什么喜事,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大红灯笼高高悬挂在道路两侧,为这条街添了几分亮色。

  两侧高大的树木林立,风一吹,发出飒飒声响,按理说风吹树叶怎么也会有落叶,但奇怪的是,地上不见落叶踪迹,薛洋愈发警惕,这里到处透着不对劲。

  一条白色手帕好巧不巧,打着卷儿飞到薛洋脚边,不远处似乎有个娇俏的声音隐约传来,“我,我的帕子。”

  薛洋充耳不闻,抬脚踩了过去,雪白的帕子上瞬间多了一个黑脚印,“呀,你这人,你这人怎么走路不看地呢!”

  我看不看地,关你啥事?

  穿着嫩黄色的衣衫少女,正气鼓鼓地插着腰,看着手帕上的黑脚印,气打一处来,刚想开口骂人,猛一见薛洋的脸,倒吸一口气,白皙的脸上泛起了丝丝红晕。

  这人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呀,怪让人不好意思的。

  “你这人把我的帕子弄脏了,赔我的帕子!”

  薛洋自小不知怜香惜玉为何物,眼睛一眯:“这路是你开的?”

  “那倒不是。”

  “路不就是用来走的?我还没怪你的帕子自己跑到我的鞋底下,弄脏了我的鞋子!你还有脸要我赔帕子?”

  “你!你!你这人怎么这样!”黄衣少女娇憨地跺跺脚,“亏你长的人模狗样的,怎么这般不讲道理。”

  薛洋抬手,故意把腰间悬挂着的剑隐约露出,一般人见了,自然不会去招惹仙门中人,但此女似乎有点不一样。

  “我就不讲道理了。”薛洋挑眉,一脸你能把我奈何的欠揍模样。

  “你!你!哼。”黄衣少女又委屈又生气,可怜兮兮地捡起手帕,不知想起了些什么,故作猛然间看见薛洋别在腰间的剑,“你也是修道之人?”

  薛洋挑眉,这女子从头到脚都很古怪。

  此间无任何灵力波动,但这女子……

  此地界如此古怪,说不定就与此人有关。

  薛洋噙笑,友善地点点头,仿佛刚才那个嚣张的人不是他。

  “莫非姑娘也是修道之人?”

  “哼,我前些日子掉了帕子,那位仙长可是,非常友好地捡起来还给我了呢!”

  仙长,宋岚?

  薛洋笑而不语,这女子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

  他自进了此地,寻踪盘白光一亮后边消失的无隐无踪了,所指方向分明是此处,但他却感知不到宋岚的气息,大抵是这个女子做了什么手脚。

  那女子见薛洋不说话,便接着说道:“人和人还真是不同呢!”

  “所以?”

  “你!”女子气急,这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搞得她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女子稍稍收敛脾气,清嗓道:“你到此地有何贵干?”

  “关你屁事。”薛洋原型毕露,腹诽果然他的演技也就这样了。

  “……”

  艹!这让她怎么接话!

  黄衣少女暗暗攥紧拳头,脸上露出看似真诚的笑,告诉自己不生气,不生气 ,要以大局为重。

  “仙长,可是要在此地歇脚,小女子可为仙长寻一好去处,不知您意下如何?”

  “好呀!带路!”薛洋一口答应,背地里却是翻了个白眼,心想,只要眼不瞎就肯定能看出问题来,也不知宋岚那蠢货怎么上的当。

  当真是蠢极了。

  片刻,女子将薛洋领到了一块偏僻之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就一家客栈,透着一股诡异。

  这间客栈看上去破破烂烂的,似乎很久没有人住过了,原本红棕色的屋檐此刻早就残破不堪,层层灰渍,大大小小的蜘蛛网挂着,说是破烂都是抬举了。黄衣女子徐徐转身,对着薛洋咧嘴一笑,“仙长,此地如何呀?”

  “甚好!甚好!”薛洋右手背在身后,悄悄将袖中的符咒拿出捏在指尖,脸上却是一派放松。

  “仙长的品味当真是不错,不如……”女子话音未落,迅速抬手一扬,白色的粉末瞬间模糊了薛洋的视野,薛洋反应极快,立刻屏住呼吸,左手捂住口鼻,薛洋心生一计,不如就遂那女子所愿,薛洋两眼一闭,惊讶外加痛苦地捂住胸口,摔倒到地上昏迷不醒。

  女子嘀咕:“不对啊?这明明只是,只是面粉啊?”这仙长该不会是有什么隐疾吧?黄衣女子咽了下口水,心道:完了!完了!我不会弄出人命了吧?!要是被姐姐知道,那我……黄衣女子手足无措,在原地转了几圈后,突然想起来,应该瞧一下那人还有没有呼吸。

  还好,有呼吸。

  黄衣女子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恶狠狠地踢了薛洋一脚,然后认命地站了起来,拍拍衣服上的灰尘,一把抓住薛洋的领子把薛洋整个人都提溜了起来,要是有人在这儿,一定会瞪大双眼,一个弱女子竟然,力气如此之大。

  薛洋皱眉,此黄衣女子看来并不图命。

  只不过,所求到底是何物?

  薛洋闭着眼,看不见发生了些什么,只是听见了一位温柔的女音,“阿琪,你怎把人弄晕了!”

  “姐姐,这不怪我的!都、都是他,他有隐疾,还是我救了他呢!”阿琪有些心虚,但仗着薛洋还晕着,理不直气也壮。

  “你呀你!肯定又是你吓到人家了,我都和你说过多少遍了,不……”

  “不能伤人!姐姐,我记着呢!姐姐有时间说我,倒不如看看那臭男人是怎么一回事儿!”

  “……”

  温柔女子叹了口气,看着被扔在地上的薛洋,道:“你把人扶进房,我且去看看。不准拎!”

  “哦。”

  将薛洋安置到床上后,女子缓缓开口:“公子,既然醒了便起来吧,别作弄小女子了。”

  薛洋自知被人识破,也没半分不好意思,睁眼坐了起来,面前之人,着水绿色的长衫,容貌上佳,眉眼柔和,周身气质温和,站在那仿若是一副水墨画。

  “不知小姐芳名?引薛某前来,不知有何用意?”

  阿琪:“你这人问人名字前,不应该先自报姓名吗!”

  “阿琪,”女子抬手示意阿琪住口,然后对薛洋道:“小女子,秦念,这是我妹妹,阿琪。”

  “薛洋。”

  “阿琪并无恶意,只是不忍道友陷于幻境,这才将道友引到此处。”

  幻境?怪不得,无任何生灵,不过,如此之大的幻境,究竟是何人所设。

  “我还以为是这客栈没生意,故意拉人来的。看来是我误会了!”

  秦念脸一红,确实这客栈真没什么生意。

  阿琪一听,这可还得了,立马就道:“你这人不识好人心!把你从幻境救了出来,你还诬陷我们!不要脸!”

  秦念轻咳一声,试图掩盖内心的心虚。

  “道友,好生歇息,有什么事儿,吩咐阿琪一声。”秦念拉着正在气头上的阿琪出了门。

  门一关,薛洋立刻拿出寻踪盘,但这寻踪盘好似坏了一样,没半点光亮,薛洋眸子一暗,寻踪盘竟然被薛洋生生捏成了几瓣碎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道祖师】归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道祖师】归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