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佩识人,离别无痕
仔仔优拉2020-11-16 09:124,392

  清晨叶尖滴下的露水,散落在泛尘的地下,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消失,滋润了来年的花草。匆匆一晃,这是阿离来到永安王府的第五个年头了,往昔斑驳的时光犹如清晨的露水消失的悄然无声。

  今天,崔嬷嬷陪着阿离出府在大街上闲逛,看看有没有什么稀奇机巧的玩意儿。

  帝京城门,一群从北方来穿着民族服饰的商人,正在进城。

  “先生,咱们现在到了帝京城,但是城里这么大,咱到哪里找小主子。”

  浓眉大眼,体型魁梧的汉子回答说:“先安顿下来吧,咱们的任务就是找到小主子,把她安全的带回去,这事不能着急。”

  这一行人就是回纥大将默延古拉和他的随从,他们尊回纥首领慕容崇德之命,前来大盛寻找当年首领发妻和他们的孩子。

  慕容崇德告诉他,她们身上应该有一块玉佩,还有玉佩的大概样子,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

  默延古拉一路南下,扮作玉器商人,想着母子孤苦无依,也许会为了生计,卖了玉佩,找到玉佩,也就能找到她们。

  之前,他去了一些城镇,都一无所获,帝京人口众多,流动性大,他想来碰碰运气。

  阿离回到王府的时候,萧承轩和萧承煦还没有回来。

  近几年,大梁频频骚扰大盛边境,战争一触即发。

  这几日,萧承煦和萧承轩,还有盛州王的其他儿子都在王宫里商讨战事。

  晚饭后,他们二人才回来,说是在宫里用的膳。

  萧承轩来了阿离这里,“阿离妹妹,有个事你可一定要帮帮哥哥。”

  阿离看他,笑着问“怎么啦?”

  “还不是哥天天拉着我进宫一起商量事,前几日,我在永芳斋订了个小玩意儿,是要送给母妃贺生辰的,今天永芳斋传话说图纸式样有问题,让我过去瞧瞧,我现在脱不开身,只能麻烦阿离妹妹帮我走一趟,你眼光好,选的式样母妃一定喜欢。”

  “这不好吧,毕竟是你给王妃的心意,重要的是你亲自去挑,式样倒是不打紧。”

  “哎呀,妹妹,哥哥我不是实在走不开嘛,母妃能理解的。”

  萧承轩看阿离表情有所松动,连忙趁热打铁“哎呦,我这今天坐了一天的硬板凳,都快累死了,腰酸背痛的,哎呦哎呦。”

  阿离受不了他在这撒泼耍赖,就点头答应了。

  “我先去给你瞧瞧,可以先订个大概,之后我再回来给你看看,有些还是要你亲自决定的。”

  萧承轩听了,立马又精神了“好嘞好嘞,我就知道,阿离最好了。”

  第二天,阿离带着几个侍女去了永芳斋。

  阿离和老板商量了一下,订了一些式样,“老板,这些图纸你找人帮我誊一张,我拿回去给王爷看看。”

  “好,小姐先坐一会儿,我这就让人去弄。”

  阿离又看了看图纸,坐着等伙计誊抄。

  老板与她熟识,跟她攀谈了几句,眼一瞟,看见阿离脖子上戴的玉佩,不是俗物,他又喜好钻研这些金玉首饰,心里痒痒。

  “小姐,我看小姐这脖子上戴的玉佩,不是俗物,我这辈子就喜欢研究这些个金玉,斗胆问问小姐能否给我看看。”

  按理说,女儿家贴身的东西是不该这样僭越讨要的,但阿离看老板对玉实在感兴趣,也就答应了。

  “哎呀,这玉通体通透,浑然天成,没有一丝杂质,真是上乘之物,这雕工也是不一般,用朱砂雕字而不使玉有一丝裂纹,这得数十年才能练出来,贵重贵重啊。”

  老板看了又看,依依不舍的把玉还给了阿离,“小姐这样的才貌,只有这样的玉才配得上。”

  阿离笑笑,重新戴回,又摸着玉“这玉是我娘的遗物。她留给我的,不管是不是贵重,我都会珍藏。”

  那边伙计誊抄好了图纸,侍女取过,阿离就回府了。

  阿离刚离开,站在一旁好久的男人,放下手里的东西,“老板,刚刚那位是哪家的小姐啊,我瞧着不像是一般人家的女儿。”

  男人来永芳斋做生意,出手阔绰,老板不敢怠慢了这位金主,连忙答“那是永安王府里的小姐。”

  “永安王府?”

  “是,是永安王前些年去边境办事,路见不平,救了这位小姐,又看她没有家人,年纪小,就带回来了。说来,这位小姐也是幸运,碰上了永安王,被留在府里金尊玉贵的养着,听说,她和永安王兄妹相称,再也不用自己一个人在外讨生活了。”

  男人听他的话,又问到“刚刚你看那位小姐戴的玉佩,是什么样子的呀?”

  老板以为他也对玉佩感兴趣,就说了一下。

  “刻了一个字,什么字?”

  “一个离字,是这位小姐的闺名。听说她当时被王爷救的时候,不过五岁,也没个名字,王爷看她戴着这个玉佩,便唤她阿离。”

  这男人就是默延古拉,他进城后,打听到帝京城最大的玉器行是永芳斋,就想着来瞧瞧,没想到碰上阿离来这,原本他也没有多注意,直到老板看那个玉佩,他突然有种直觉,他留心听着那边的对话,心里越来越确定。

  阿离走的时候,他仔细看了看她,阿离的眉眼像极了当年风华绝代的摄政王妃,如今回纥首领慕容崇德的发妻,他的妹妹,默延瑟瑟尔。

  默延古拉这次南下,就是为了找到当年消失的瑟瑟尔,当年回纥政变,原本应该在王庭的瑟瑟尔消失了,慕容崇德和他判断,她应该逃出了宫外,可是天下如此之大,她又去了哪里,后来他们找到了宫里当时照顾瑟瑟尔的嬷嬷,知道了一些往事,这个嬷嬷照顾瑟瑟尔很长时间,瑟瑟尔对她很好,她对瑟瑟尔十分同情,就在政变的时候,把瑟瑟尔交给了她在宫外的兄弟,让他带瑟瑟尔先躲一段时间,但是瑟瑟尔当时吃了药,昏了过去,不知道她的安排。后来她联系不上那个兄弟,也不敢跟慕容崇德说这件事。慕容崇德找到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一开始只说瑟瑟尔醒了之后趁他不备跑了,后来仔细查问下才知道,那个男人还违法捕杀狼卖到大盛。

  慕容崇德和默延古拉合计,瑟瑟尔醒来看见一个陌生的地方,以为是回纥之前的首领换了个地方软禁她,她想回纥有变,就跟着运狼的车队跑了,误打误撞地被带到了大盛。慕容崇德让默延古拉乔装打扮私下探访,找到瑟瑟尔和孩子。

  默延古拉有些五味杂陈,听阿离的意思,瑟瑟尔应该已经死了,妹妹的死让他很伤心,但是不管怎么样,他找到了阿离,找到了妹妹的孩子,他又觉得很高兴。

  他要见见这个孩子,他要带着这个孩子回家。

  不过,听老板的话,阿离现在住在永安王府,永安王,是盛州王的儿子,他不能大摇大摆的上门去见人,得想个办法。

  默延古拉转过头问老板“老板,那位小姐是在你这里订东西了吗?”

  “不是她,是王爷订的,王爷有事,让她帮忙来看看。”

  “昂,那她什么时侯能再过来?”

  “这可不好说,不过,东西做好了也许她能过来取。”

  “大概几天?”

  “五六天吧。”

  “好,这样老板,你家的东西我很喜欢,你再给我准备一些,我过几天来取,这些是定金。”

  “好的好的。”

  老板客气的把默延古拉送出门。

  五天后,阿离出府来永芳斋拿成品,原本今日是萧承轩亲自来拿,不过他一大早就被萧承煦带走了,临走前叮嘱阿离帮他来拿,阿离无奈只好答应。

  “老板,东西做好了吗?”

  “做好了,我给您都准备好了。”

  阿离拿着东西离开永芳斋,坐上马车,准备回府,一上马车,阿离就觉得有一股香味,不过也没多注意,后来她就觉得有些困倦,埋下了头。

  再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还在马车里,马车里还有一个男人,她顿感不好,男人此时开口。

  “你醒了?”男人语气温和。

  “你是谁,要干什么?”阿离缩在马车一角。

  “我是你的舅舅,阿离。”

  “舅舅?我没有舅舅。”

  “你有舅舅,你娘亲瑟瑟尔是我的妹妹,你是她的孩子。”

  “我娘?我娘生我的时候就去世了,你别想拿她当挡箭牌。”

  “你的身世说来话长,我不会伤害你,你何不听我说说看。”

  阿离看他确实没有想伤害自己的意思,而且阿离一直有心病,她想知道自己爹娘是谁,家人在哪,自己到底是谁,就点了点头。

  默延古拉说了所有的事。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是回纥人,我的爹是回纥首领,我娘是带我逃到大盛的?”

  “是的。”

  “但是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你空口白牙,也许编个故事来骗我。”

  “你没有什么值得我骗的不是吗,而且我们现在就在去往回纥的马车上,到了回纥,见到了你的父王,一切都水落石出了。”

  “回纥,我们现在是去回纥!”阿离连忙打开窗帘,外面夜色如水,马车疾驰在路上。

  “不行,停车停车,你让我下去,我这么晚了还没有回府,煦哥哥会着急的。”

  说着就要下车,默延古拉拦住她“你放心,之前跟着你的侍女已经被我送了回去,我也在她身上放了纸条,说你被家人带走了。”

  “家人,你算哪门子家人,你凭什么带走我。”阿离气急。

  默延古拉看着她“现在木已成舟,我们已经离帝京很远了,你还不如老老实实跟着我去回纥,你难道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吗”

  阿离被他说中了心事,坐了下来,是啊,木已成舟,她也没有能力跑回去,眼前这人没想伤害自己,还不如跟他去看看,万一,万一他说的是真的呢。

  永安王府乱成一团,萧承煦和萧承轩在书房里,萧承煦看了又看那张纸条,看着跪在地下不住颤抖的侍女,心下焦躁。

  萧承轩急得来回踱步“都怪我,要不是我让阿离去永芳斋,她也就不会被人带走,都怪我。”

  萧承煦站起来“不行,阿离在这里住了那么长时间,突然说有家人,而且偷偷把她带走了,怎么都说不通。承轩,你在府里,让下人接着去找,我去找三哥,商量办法。”

  “好,哥,你放心。”

  萧承煦连忙来了萧承睿府里,萧承睿正在和夫人用膳。

  “承煦?怎么突然来了?吃饭了吗?”

  “三哥,我有急事找你。”

  萧承睿见他神色慌张,“承煦你跟我来书房。”

  书房里,萧承睿看着字条。

  “三哥,怎么办啊,阿离在我那里住了五年,从来也没有什么人来找她,现在突然冒出个家人,还把人偷偷带走了,是不是要伤害阿离。”

  萧承睿安抚他“承煦,你先别着急,你想阿离不过一个孩子,抓她干什么,如果是绑匪,无外乎是想要钱,可是他们没有提这个要求不是吗,所以,我想他们应该不会伤害阿离。更何况阿离一个小娃娃,也没有什么仇家,更不可能和谁结怨,所以我想或许真的是家里人找来了。”

  萧承煦听他这么说心稳了一稳,但是“如果是冲着我来呢?阿离是我妹妹,万一那些人只是拿阿离来威胁我。”

  “不应该,如果是冲你,他们也会向你提条件,可是他们都没有,就说明他们不是冲你,不是冲你这个王爷,也不是冲钱,那么只可能他们确实是阿离的家人,也许是看你是王爷,怕你不让阿离走,才偷偷带走。”

  萧承煦还是担心,萧承睿拍了拍他的肩膀“承煦,阿离很聪明,也会武功,她能照顾好自己的,你别担心,你们感情那么好,也许过几天她自己就回来了。”

  萧承煦胡乱点点头,萧承睿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回了永安王府。

  回去萧承轩急忙迎上来“怎么样哥,三哥怎么说?下人回来报都没有找到阿离。”

  萧承煦跟萧承轩说了萧承睿的话,萧承轩想了想“哥,三哥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我还是放心不下。”

  萧承煦看着弟弟“承轩,让我想想,现在很晚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萧承轩看萧承煦的样子,不再打扰,点头走了。

  萧承煦进屋,坐在椅子上,心乱如麻。

  他看屋子里,他的书房还是今早阿离亲自收拾过的。

  夹书的叶签每一片都是她采摘新鲜的叶片花瓣,亲手晒干制作的,放在书里,防虫蛀,防霉。怕萧承煦熬夜看书看坏了眼睛用枸杞籽油换了灯油,怕他觉得呛,还放了一盆石菖蒲收烟。

  萧承煦想起他的新衣穿之前,阿离总是吩咐下人反复浆洗,希望变得柔软,穿的更舒适。

  他的卧房里还有阿离亲手调制的香,为了能让他睡的好一些,她调了一次又一次。

  处处用心,处处,都是她的影子。

  原来,她已经在自己的生活里留下这么多痕迹。

  萧承煦扶额想着,怎么自己一不留神,就把她弄丢了呢。

  阿离,你在哪里,我,很想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安诺衍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安诺衍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