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鬼蜮 1
晚瑭2020-09-19 21:231,085

  昏暗的室内亮了一盏灯,火光摇曳,看不真切。

  她以刀尖挑了灯芯,又将纸条凑近了些许,上书七个字:永安县令郭定坤。

  她只看了一眼,怕脏了手似的,迅速将纸条凑近火苗,烧了。

  “定金。”对面的人掩藏在阴影中,掌心躺着一锭金。

  一锭金,是永安县令两年的俸禄,是富庶之地五口之家五年的开销,是普通百姓在皇城做工二十八载的工钱。

  一锭金只是此次收入的两成,这样多的钱,从前她求之不得,而今一辈子也花不完,又要来何用?

  她摸过金条掂了掂,眼神渐渐狠厉,“即使分文不取,我也不会放过他。”

  “动作要快。”对面的人缓缓起身,对她抱拳,“就此别过。”

  “师父。”她抬头看他,有几分不舍。

  “你已出师。”长剑陡然落在耳边,削断了她一缕鬓发,“下回相见,恐怕就是敌人。”

  室内只剩她一人,她挥袖灭灯,起身离去。

  ——今日作别师父,她便孑然一身,再无牵挂。

  姚家公子今日又纳了一房侍妾,那女娃生得明艳动人,灿若桃花,也不知是从谁家抢来的。

  说起来永安县也没什么美貌的姑娘了,但凡是个女子,不论美丑,年逾十二便纷纷定亲,争相嫁往邻县。

  若是等到豆蔻年华,万一被姚家公子看上,多半是倒了血霉。一分彩礼钱不出便也罢了,大多数时候强占了人家闺女,带回府上一番糟蹋。高兴了便纳了做个小,稍有不满意还得退还回去,且一番嘲笑侮辱。

  这几年来,受辱的女子也曾三三两两地报官,却都不了了之。姚公子的这般猖狂行径,除了县令无人能治得了。偏偏永安县的县令是他的亲娘舅,实打实的一家人。

  姚公子的爹是赋闲在家的朝廷小吏,若是有人想告姚家,无异于平民告官,不说别的,以下告上,先在县衙外打上三十棍再说。

  三十棍可不是闹着玩的,几年前城北霍家的女儿被糟蹋,霍家又没有男丁,霍姑娘的母亲生生挨了三十棍,还没把状纸递给县令,就在县衙门口吐血而亡了。

  霍家姑娘一时受了刺激,疯疯癫癫地投河自尽。时值暴雨连绵,水位猛涨,连个全尸也没捞着。可怜霍母曝尸街头无人送终,约莫过了四五天,左邻右舍才凑了几文钱,买了一卷席子,就这么把雨水冲刷之后长满腐蛆的尸身拉到荒郊野岭,埋了。

  今日姚家挂了红灯笼,有一顶小轿从后门而入,直送入姚公子的卧房里。

  天还没黑,姚公子姚进宝一番摩拳擦掌,按捺不住即将洞房花烛的喜悦。

  近来县里没什么像样的姑娘,府里的那些也玩腻了,姚公子多余的精力无处发泄,便带了随从去郊外狩猎。他就是在郊外密林中看到了这女子,她正撅着屁股抓一只兔子,那模样别提有多勾人了。

  姚公子当即丢了弓箭,一把从身后抱住女子,吓得她花容失色。

  “乖乖,别怕,叫我好好亲近一番。”姚公子扳过女子的肩膀来看,只见她一张脸黑乎乎的,沾了不少泥土,可是用手这么擦拂一番,便能看清污渍之下尚有几分美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攀龙附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攀龙附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