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鬼夜
韩兮2021-02-09 15:003,270

  农历七月十五,鬼节,入夜,人避户,百鬼乞食!

  苏琼把车子停在了路旁,与林川一同下了车。

  “为什么要今天?”林川有些抱怨地问道。

  苏琼哼了一声说道:“我爷爷打的电话,他早就说要见你一面的,你忘了吗?”

  “我记得,但今天是鬼节呀,要少出门的。”林川不满地说道。

  “你还怕鬼吗?”苏琼嘲讽地说道。

  林川无可奈何:“不怕。”但前往申屠老人的住处必须经过一片坟地,此时,天色已黑,夜雾初上,给那片坟地笼罩上一片亦真亦幻的迷离之色,更让人心中多少有些担心。林川依稀记得,有一次自己便曾在这片坟地中迷失了路,俗称叫鬼打墙吧。

  “我小时候经常在这片坟地里玩,没有什么可怕的。”苏琼骄傲地说,但心中也是有些发憷,她暗自埋怨爷爷为什么打电话一定要今晚带着林川来一趟。

  坟地中并没有鬼,有的只是些许的磷光,荧蓝色的,在夜雾中虽然并不明显,但却飘忽不定,给人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死亡之路上的风景也不过如此吧。

  苏琼对这一带地理相当熟悉,脚下加快了步伐,很快便带着林川穿过了坟地,眼前便显出了那个如同教堂般的申屠典当行,在夜色中,如同一个巨人一般。房前的石子小路由于夜里湿气的原因,走进来有些滑,林川一个不小心,险些一头栽进路旁那口石彻的井中。

  典当行内透出了灯光,苏琼一个箭步蹿到了门前,也没有敲门,径直闯了进去,林川在她身后,透过门缝立即看到了申屠老人还有那只名叫尼采的黑猫。

  林川一直觉得申屠老人是隍都城中最神秘的人,而且还时常透出一种诡异来,比如说眼前透过门缝看到的情形,不能不让林川坚持自己的看法。一张木制的小桌,桌上似乎摆着几个小菜还有一壶烧酒,申屠老人与黑猫尼采分别在桌子的两边,当然,老人是端坐在那里,而尼采则蹲在一张高凳上,头部将将高出桌面。申屠老人身材伟岸高大,但相貌丑陋,而尼采身体纤细,一身黑缎子一般的毛发在光照下闪亮顺滑。

  这样一幅画面放在任何人的眼中都会感到无比的诡异,林川硬着头皮跟在苏琼的身后进了屋。

  申屠老人并没有抬头,挥了一下手,尼采立即跳开了,林川与苏琼立即坐在了桌边。

  “爷爷,你这么晚叫我们来什么事情啊?不会是让林川陪你喝两盅吧?”苏琼不满地问道,这也是林川的疑问。

  申屠老人深深地品了一口酒,然后看了看面前的两个年轻人,最后把目光落在了林川的身上,问道:“带来了吗?”

  “什么?”林川有些莫名其妙,苏琼也惊讶地看着爷爷,不明白爷爷到底要什么。

  “骨刀,我知道落到你手里了。”申屠老人正色问道。

  林川大吃一惊,他立即想起了金朽曾经对他说过的话,拿着骨刀去见申屠老人,难道这骨刀中真的藏有什么秘密吗?

  林川摇了摇头:“我的确得到过一把骨刀,但不知什么时候丢失了。”

  申屠老人抬起头来盯着林川,似乎有些不相信,林川急忙补充道:“真的,我没骗您老人家。”

  申屠老人刚才凝重的表情这才稍稍缓和了一些,又端起酒杯泯了一大口。

  苏琼忍不住在一旁说道:“警方得到了一把骨刀,是凶器。”

  “那是假的,用狼骨做的。”申屠老人好象对所有的事情都了如指掌。

  “那真的……”林川不禁问道。

  “我想你一定查阅过关于骨刀的传说,对吗?”申屠老人看着林川问道。

  林川点了点头,便将自己查阅到的关于骨刀的制作以及骨刀的神奇之处讲述了一遍,苏琼曾听林川讲过关于骨刀的传说,虽然她不太相信,但现在再一次听来,还是觉得有些诡异可怕,不禁插言道:“就是因为这个传说,我们还差点被骨刀影响了侦破方向!”

  “如果它就在你的身边,你一定会步入歧途的。”申屠老人淡淡地一笑,然后转向林川,说道,“有一点你说错了,骨刀的确嗜血,它吸血,但吸的不是别人的血,而是骨刀拥有者的血,所以它又名血刃,只有无比强大的人才能掌握它,发挥它的巨大能量,如果落到凡人之手,恐怕只能带来灾害。”

  “爷爷,你在说什么?”苏琼顿时有些不满,“这都是神话,根本不可能是真实的。”

  申屠老人看了孙女一眼,然后转向林川:“你相信我说的话吗?”

  林川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申屠老人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你们信不信都无所谓,知道为什么叫你今天一定要来吗?今天是鬼节,骨刀的真正主人,也就是那个被摘走臂骨的人一定会来寻找骨刀,如果你不够强大,你势必会被它的冤魂所害。”

  苏琼有些生气了,她大声叫道:“爷爷,你怎么越说越悬,这种事怎么可能呢!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

  “你还是不相信?”申屠老人依旧在问林川。

  林川继续微笑,但这一次他点了点头。

  申屠老人叹了口气,说道:“不管怎么说,骨刀不在你身上就是好的,也正由于它不在你的身边,所以当然无法证实这个传闻是否真实,到底是神话,还是这个世界本来就有许多我们无法解释的事情。”

  “爷爷,我觉得您是喝多了!”苏琼这一次语气中明显带有责备。

  申屠老人这才转向了苏琼,问道:“你想过没有,林川为什么会得到那把骨刀?”

  “是有个孩子无意中卖给我的。”林川解释道。

  申屠老人笑了笑说道:“为什么卖给你而不卖给别人,你真的没有想过,毕竟那是一把骨刀,是有着神奇传说的刀子。”

  林川无法回答,苏琼也无法回答。

  申屠老人淡淡地一笑,说道:“如果想卖你刀子的人相信那个传说呢?”

  苏琼的脸颊突然跳动了一下,她这次比林川要反应得快多了:“相信那个传说?骨刀的拥有者如果不够强大,会因为骨刀的嗜血性而失血,变得越来越虚弱直至死亡,而另一种死亡方式是难以度过七月十五鬼节,被骨刀的真正主人缠身而死。爷爷,你的意思是有人想要林川的命?”

  申屠老人这才点了点头,说道:“你的脑袋终于开窍了,但显然是有人救了他,把骨刀从他身上偷走了。”

  林川摇了摇头:“不可能,我没有仇人,谁会害我呢,而且还用这种方式来害我,不免有些太滑稽了吧。”

  苏琼也对这种猜测表示疑问,刚要说些什么,申屠老人却突然说道:“我这里没有什么好菜可以招待的,林川不嫌弃就陪我喝两盅吧,琼啊,你就算了,到时候你还得开车送他回去呢!”

  苏琼十分不满地点了点头,陪着两个男人一起吃饭。黑猫尼采蹲在一个大柜子上,一边伸出爪来清洗着自己身上的毛发,一边俯看着这三个人,显然十分惬意,但它的一双眼睛却出奇的亮,耳朵直直地竖了起来。

  在尼采的身下,柜子的顶部铺着一张略显陈旧的画作,上面画的内容与孙老板家挂的那张隍都地图一模一样,标记着这个城市的全貌,但似乎又不是很正确,仿佛画的是另一番天地以及天地中的众生。

  吃完饭,申屠老人也没有挽留,嘱咐苏琼将林川送回去,林川觉得有些醉意,但神智还是十分清醒。

  出了典当行,夜风袭来,林川感到有些凉意,跟在苏琼的身后快步向前走。

  两个人再次经过坟地,林川突然站住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这个举动令苏琼有些毛骨悚然,急忙假装镇定的问道:“怎么了?”

  林川微微一笑,说道:“我突然有一个想法。”

  “什么想法?”

  “还是关于骨刀的事情,也许根本不是想害我,而是想试验我。”

  “试验你什么?”苏琼有些不明白。

  林川尴尬地说道:“试验我是不是足够的强大,能够控制嗜血的骨刀,也能吓走骨刀的鬼主人。”

  苏琼狠狠地唾了一口,不屑地说道:“你以为你是谁,试验你,别最后成了那些尸体,当了别人的试验品都不知道。”说完这句话,苏琼立即脸色变得苍白,看着林川。

  林川知道苏琼对刚才那句话心中产生了恐惧,于是笑了:“生死,等闲事,那些尸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至少有一部分能够长久地保存下来,也是很有趣的。”

  这句话令苏琼心中的恐惧更加深了,尤其站在这空荡荡没有生人的坟地里,她急忙说道:“我看你被我爷爷灌醉了,他是一个酒腻子,你怎么能喝过他呢,别胡说八道了,快走吧!”

  林川只好点了点头,跟着苏琼向坟地外走去。

  此时的林川突然想起了那道白影,在石头与东子即将对他下毒手的时候,那道白影出现了。孙老板手下的白衣杀手,他到底长什么样子呢?是不是他拿走了那柄真的骨刀?如果是,他现在会不会遭受意外呢?

  不知为什么,林川突然觉得这个白衣杀手与自己很像,但他很快便把这愚蠢的念头打消了,怎么可能呢?

  坐在轿车中,林川的确有些困了,他迷迷糊糊地看见车前挂着的电子表,数字显示午夜十二点,数字清晰得如同刀子刻出来的一般。于是,林川睡着了。

  轿车飞速穿过隍都城的贫民区,驶进了市区,夜雾愈显浓重,黑压压的一片,将这座城市团团地笼罩住,很快,轿车也陷入这片黑色的雾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林川悬疑系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林川悬疑系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