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咸哉回也2021-09-13 10:221,285

  晨光正好,春日迟迟,早春的气息伴随若有若无的山岚,在声声鸟语中袅袅散去。

  春日中,官道上,一红一青两位少年,蹲在路边,面前地上躺了个黑衣人,两人正凑在一起交头接耳,嘀嘀咕咕。

  “天仙儿,他死了没?”红衣少年戳了戳青衣少年,问道。

  被叫天仙儿的青衣少年体态丰腴,脸盘圆圆,眼睛圆圆,整个人看上去也是圆润的,十足可爱。他正在认真的给面前昏迷的黑衣男人检查、上药,被扰了不耐道:“别吵,边儿呆着去。”

  红衣少年撇了撇嘴,却也乖乖的不再闹腾,无聊的打量起地上昏迷不醒的男人。

  他的脸色显得病态的黄,黄中透着苍白,双眉很有气势的浓黑上挑,两眼紧闭,鼻管挺直,嘴唇干裂无血色,用一个字形容,惨。

  但红衣少年看着安静的他,看着看着想起刚捡到他的场景,不由得咬牙切齿起来。

  他,元砄,江南纨绔第一,由于弟弟离家出走也被激起叛逆心,借口游学天下,拉着竹马竹马一起长大的好友江绪一起,悠哉悠哉的往北而去,说是要看看铁马秋风的塞上和冬来雪如花的边关。

  孰料,还没看见雪花纷纷扬扬呢,就先见着血花绵延到“天涯”了。

  夸张了。

  故事还是一如既往的俗套, 元砄看到路上有血迹,然后顺着血迹找到了倒在离官道不远处树丛里的黑衣男人。黑衣不显血色,却掩盖不住血腥味儿。

  元砄吓一跳,连忙招呼随行的好友来救人。他不确定这人是否还活着,轻轻拍了两下,又叫了两声,没反应。元砄有些急了,于是准备伸手去探他的颈脉。

  不料他还手还没碰到那人脖子呢,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就架在来他脖子上。

  元砄头皮一炸,低头看去,原本昏迷的男子不知何时醒了过来,那双眼睛如狼一般冷,且黑,充满杀意。元砄吓得立刻举起双手示意自己并无恶意,然后说道:“这位大侠,在下只是路过,见阁下受伤颇重想救你一救,绝无歹意!”刀剑无眼,你可千万别抖啊……

  那个黑衣人却不吃他这一套,用匕首顶着他的脖子慢慢坐起来,道:“你是谁?”

  那声音嘶哑低沉,说不出的难听。

  元砄眼珠微转,道:“在下石安。”

  黑衣人眼神一凛,他在撒谎。于是手中的匕首更往前送了寸许。

  元砄大惊,背脊都滲出汗来,立刻就想喊大侠饶命。

  谁知他求饶的话还没出口,黑衣男人自己先一口血吐了出来,整个人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元砄立刻捂着脖子连连后退,确认自己无碍,元砄简直怒发冲冠。

  这个人莫不是疯的?他母亲的,老子多余救他!

  确认那人真又晕了,元砄赶上前去,一脚踹在那人身上,正欲再踹,却被人抱住腰往后拖:“行了行了,再踹人就没了,砸我招牌啊!”

  元砄瞪着眼看着拦住他的小胖子拎着自己的荷包袋,利索的掏出个黑瓷小瓶往那人鼻子下晃几晃,然后对他招招手:“过来,安全了。”

  他翻个白眼道:“不过去,我佛不渡憨批,要救你自己个救去。”

  小胖子也不坚持,转头去看地上的伤者。

  元砄原本只是冷眼看着小胖子把搬到铺开的包袱皮上除去衣物看伤口,看着看着他眉头皱了起来。

  因为这人的一身黑衣,竟然是被血浸透了。可想而知他身上伤的有多重。

  元砄皱眉,忍不住就蹲到江绪边上去,戳了戳好友,问他可还有命。被打扰的大夫不耐烦轰人了。

  元砄无聊,就蹲在一边看着昏迷的人。

  会想起刚刚的眼神和那一身的伤,元砄觉得,这人肯定很有故事,且很危险。

  元砄弯了下眼睛。

  不过,也肯定很有意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丹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丹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