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流星剑
音林匀2021-02-28 13:283,084

  水虺,就是一种大蛇,传闻五百年成蛟,再过五百年成龙。

  身体乌黑,双目犹如灯笼般,在水中发出幽幽光芒,两颗獠牙露在外面,然而即便是已经肉眼可见,但是在林嗣的精神力之中,依然无法感受到。

  唯有周遭的水温都下降许多,眼见这四条水虺出现,林嗣身体绷紧,而在他身后的女子等人,神色也显得凝重,水虺在水中速度奇快,而且更能够控制水温变化,哪怕是身为元道的他们,也不敢大意。

  “林兄小心,这些水虺我无法沟通,不过应当不会攻击我。”林嗣的脑海中,响起雨落的提醒声。

  闻言,林嗣面色一凝,不过随后嘴角掠起一抹笑意,身形爆退,来到女子等人身旁。

  “林嗣,你是何意?”当即就有一位道宫弟子低喝质问。

  看了此人一眼,林嗣摊了摊手,无奈道:“师弟我不过不惑实力,无法对抗这些水虺,听师兄你的话,似乎是要我上去和这些水虺搏命?”

  说完,林嗣对身旁的女子委屈道:“师姐,我觉得这师兄不怀好意,师姐可要小心点。”

  他这话在场所有人都清晰听闻,那道宫弟子当即面色微变,恶狠狠的扫了林嗣一眼,向前冲去。

  而女子侧头看了一眼林嗣,神色不变,她自然不可能因为林嗣的一句话,就和道宫弟子分裂。

  其他几人也是冲出,四条水虺而已,他们在场可有八位元道境,虽然难以灭杀这四条水虺,不过赶走对方问题也不大。

  八人出手,水流震动,灵气激荡之时,发出轰隆隆的低沉之声。

  让人奇怪的是,水下发生大战,然而水面却是没有丝毫波澜泛起,可惜在水下的林嗣等人无法察觉到这一幕。

  不过片刻时间,四条水虺便一哄而散,当即一行十人再度下潜。

  虽然赶走了四条水虺,不过谁也不知道这湖中还有多少,若是数量众多,在场之中除了雨落之外,其他人谁都不敢说可以自保。

  一行人下潜,按照林嗣的计算,估摸已经下潜数百丈距离,而此刻,湖水冰冷刺骨,身体开始僵硬,甚至连灵气都有被冻结的迹象。

  而就在此刻,前方突然出现光亮,借着光亮,林嗣看清,他们已经到达了湖底,不过眼前却有一条宽大的裂缝,其中漆黑一片。

  而在裂缝的不远处,有一块石门,石门旁还立有一根石柱,正是这石柱散发的光晕。

  来到石门前,林嗣的目光落在石柱上。

  “昆!”

  石柱上刻有一字,不过仅仅一个字,不知其中含义,唯有少女等八人猜测这是万年前的昆宗。

  两位道宫弟子上前,双掌落在石门之上,猛然用力,随着“嘎吱”声音,石门缓缓被打开。

  石门打开,让人奇怪的是这些湖水竟然被隔绝,无法流入石门之后,让林嗣渍渍称奇。

  一行人进入石门后,这里面是一个偌大的洞府,而在洞府深处,似乎有一条向下的阶梯,通向远处。

  而在洞府中央位置,一根石柱,其上刻有一柄长剑,散发剑意。

  在进入洞府的一瞬间,原本冰寒刺骨的气息消失,不过面对这洞府内散发的剑意,在场所有人的面色都是显得极为凝重。

  这剑意并不是很强,但是却无比纯粹。

  “一旦跨过石碑位置,便会引动剑意,虽然这剑意不会攻击,但是却是极为可怕,必定是一位巅峰剑修所留下。”女子凝重道。

  她已经是第三次来到这里,前两次都是因为准备不足,无法跨过石碑,而这一次,虽然有数位剑修,不过能不能跨过石碑还是两难之说。

  更何况这洞府内还有极为可怕的蛇群。

  想到这里,女子的目光落在洞府墙壁上,而林嗣此刻也发现了,洞府墙壁上存在一条条灰色长蛇,每一条都半丈左右,贴在石壁之上,若是不细看,难以发现,没有强大的气息散出,然而不知为何,当他的目光落在这些长蛇身上时,内心一颤。

  看了一眼身旁的雨落,却见后者不着痕迹的点头,见此,林嗣暗松一口气。

  “这些蛇有些奇怪,难以沟通,我需得集中所有精神力才有一定把握控制,不过数量众多,我最多能够控制五成。”雨落面色凝重的开口。

  旋即雨落盘膝而坐,双目紧闭,开始沟通并加以控制,而此刻,除了女子之外的其他七人,身上也出现淡淡的剑意,而女子的目光却落在林嗣身上。

  即便是没有看到女子的目光,林嗣也知晓,此刻的自己也必须切尝试解开石碑上的剑意,否者今日就走不出这个洞府了。

  一步跨出,不过林嗣和其他七人并不同,他身上没有丝毫剑意,一步步走出。

  当包括林嗣在内的八人都来到石碑处的时候,突然间见到周围的剑意变得狂暴起来,连体内气血都随之沸腾。

  下一瞬,林嗣突然看见一道白色身影手持长剑,向自己劈来,一劈之下,周围剑意聚集在那长剑之上,使得他面色一变。

  单手一拂,灵气凝聚而成的长剑出现在手中,动作缓慢,长剑划过,竟有剑芒紧随。

  叮!

  林嗣抵挡了对方的攻击,虽然没有感觉到丝毫攻击力,不过一股强大的剑意传至他身体内,当即让他身上出现一道道剑痕。

  噔噔噔!

  林嗣忍不住退后数步,而随着他的退后,那白色身影也消失不见。

  同时他发现,除了道宫的一位弟子和乾坤宫那位弟子之外,其他几人也和他一样,身体上出现剑痕,退后数步。

  收回视线,林嗣沉凝,刚才那白色身影并没有用实力压制他,但是那长剑上的剑意的确很强,他甚至都不知道如何抵御。

  没有继续行动,他反而盘坐下来,单手杵着脑袋,在没有破解白色身影的攻击之前,贸然再行动,结果也会一样。

  一条条灰色长蛇吞吐蛇芯,它们没有攻击林嗣等人,不过那冰冷的目光却一直落在林嗣等人身上,似乎下一刻就要发动攻击一般。

  两位汨罗宫弟子面色难看,他们和女子一样,也是第三次来到这里,不过即便是有所准备,在面对白色身影的一剑,依然无法抵抗,这跟实力没有关系。

  无论他们如何抵抗,哪怕是同样以剑意抵挡,但是对方的剑意依然会冲入他们体内。

  “剑道虽然是攻伐之道,但是对方这剑意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够抵挡的。”那位汨罗宫黑袍男子低声开口道。

  女子闻言,低声一叹,她的目光又落在道宫两位弟子身上,这二人是在场十人中修为最强的二人,而且同样是走的剑修,但是此刻也依然面色涨红,苦苦坚持。

  原本沉凝的林嗣,在听闻黑袍男子的话时,眼中闪过一抹光亮,再次起身,手握灵气长剑,一步步跨出。

  当他连续走出数步之后,那道白色身影再次出现在他视线之中,又是一剑劈来,跟刚才一般无二。

  这一次,林嗣也是一剑刺出,将所有剑意凝聚在长剑之上,没有爆发灵气,因为灵气的强弱根本无法改变结果。

  只见他一剑刺出,灵气长剑周围竟然形成了同样的长剑虚影,其上的剑意虽然不是很强,但是也不容忽视。

  叮!

  两件相撞,剑意碰撞之时,爆发出强烈的波动,这种波动扩散间,使得周围的长蛇都发出低吟之声。

  噗!

  在林嗣眼中,那白色身影当即溃散,而在溃散的一瞬间,一道身影出现在他视线之中,看不清容貌,而这道身影也没有对他发动攻击。

  下一刻,长剑舞动,伴有雷霆之声,一刺一劈间,磅礴之势尽显无疑。

  “在下穷极一生,留下剑圣之名,然而始终无法在剑道上跨出那最后一步,弥留之际,留下自创剑诀流星剑,有缘人得之。”

  林嗣的脑海中响起声音,声音之中有强大的自信,也有无奈的叹息。

  林嗣紧盯着眼前的身影,似乎要将对方的施展的剑诀深深刻在脑海之中。

  “剑道乃是攻伐之道,以攻为守,一剑而破万法,实则乃一剑一法……”

  当身影消失的时候,唯有淡淡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回荡不休,而此刻,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他身上,因为这一次,他没有退后。

  “他破开了?”

  “他是如何做到的?”

  众人吃惊,哪怕是雨落也张开双目细看了林嗣一眼,在场之中除了他之外,都知道靠近石碑会发生什么,当初那位女子也曾尝试过,自然明白想要破解那道白色身影是何等困难。

  连道宫两位强大的剑修都做不到,林嗣仅仅是尝试了第一次,便破解,可见其在剑道修行上的天赋之高,让他们心生妒忌。

  “多谢师兄提醒。”林嗣张开双目,却对那位汨罗宫黑袍弟子抱拳。

  众人疑惑,林嗣为何感谢黑袍弟子?

  他们并不知道,剑道乃是攻伐之道,甚至有第一攻伐之称,然而在面对白色身影的时候,他们都选择了防御,也正是因为他的开口,才让林嗣猜测,或许防护并非是破解之道。

  尝试之后,证明他的想法没有错,而且还获得了强大的剑诀,流星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行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行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