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一文轩
音林匀2021-02-28 13:283,185

  湖水安静,没有丝毫波澜,而在湖水旁发生的战斗,对于湖水没有丝毫影响。

  雨落连连退后,他怀中的古琴已经有琴弦崩断,此刻周围没有妖兽,否者他也不会如此之快就被压制。

  再看林嗣,此刻更加严重,身上的汗水渗透了衣衫,身体摇摇欲坠,体内灵气所剩无几。

  唰!

  一道身影突然跃起来到林嗣身前,手持长剑劈下,林嗣连忙调动体内灵气凝聚成长剑抵挡。

  叮!

  火星炸裂,随着“咔嚓”的声音传来,林嗣手中长剑断裂,化为灵气消散。

  而这个时候,他慌忙左手一挥,手中的桃木枝扫去。

  呼!

  下一瞬,周围突然狂风大作,好似无数利刃形成一般,这位乾坤宫弟子连忙后退,眼中充斥着难以置信之色。

  他刚刚已经反应很快了,但是身前的衣衫还是被绞碎,目光落在林嗣手中的桃木枝上,有着强烈的贪欲。

  一挥之下就有这等威力,很明显不凡,若是能够将其炼制成法器,至少也是魂器的水准。

  而林嗣也有些意外,他刚才不过是慌忙才用桃木枝挥去,没想到竟然引动如此动静,当下也不顾体内的灵气消耗,对着对方连续一挥。

  一道道狂风出现,呼啸而去,对方连忙避让,他并不着急,只要等林嗣灵气消耗一空,便是他的瓮中之鳖,而桃木枝也是他囊中之物。

  另一方,雨落不断退后,已经退至湖水旁,可惜湖中的水虺他无法沟通,否者便也不至于如此,而湖中因为有角龙的存在,使得周围根本没有妖兽。

  哗!

  眼看道宫弟子的长剑劈下,就要落在雨落身上的时候,湖水中突然有水滴飞出,落在长剑之上,巨大的力量使得这位道宫弟子手臂震动,身体不断推后。

  这里的情况自然被林嗣和那位乾坤宫的弟子注意到,当即二人的目光都落在湖水上。

  下一瞬,一道倩影突然掠出,落在雨落身旁,正是那位重伤,生命垂危的女子,不过此刻的她和之前完全不同。

  元道境中期的气息散开,目光冰冷,落在对方二人身上。

  林嗣目光一闪,刚才似乎就是这位女子出手,阻止了对方一人,难道此女要帮他们?

  “江筎,你居然还活着!”

  二人见到这位女子,都是一惊,他们明明出其不意的出手,使得江筎受伤,而且还有一尊雕像对她攻击,按道理不可能活着,但是此刻却以巅峰状态站在他们面前,不得不相信。

  “曹彬、席凡,今日这件事你们就此退走,否者我江筎就算拼掉这条性命,也拉着你们一起下地狱。”江筎平静开口,然而那双目之中的杀意却让曹彬席凡二人面色一变。

  江筎虽然只是元道中期,和席凡的实力相当,但是若是拼命的话,哪怕是曹彬也不敢和她硬碰硬,何况还有林嗣雨落二人在。

  这二人虽然不过是不惑境实力,但是手段不少,他们费了如此长时间都没有拿下,可想而知。

  “先退走,再想办法,他们三人联手,我们没有把握,就算取胜,恐怕代价也不小。”曹彬传声给席凡,心中有了退意。

  席凡暗骂一声,不过也明白此刻退走才是上选,当即二话不说,疾驰而去。

  二人离去之后,江筎面色突然苍白起来,一口鲜血喷出,刚才她不过是利用秘法强行提升,才让人觉得她处于巅峰状态,其实她的状态比林嗣还要糟糕。

  “你先疗伤!”雨落传音给林嗣,而他自己则锁定江筎,如果对方有动作,他会毫不犹豫的下杀手。

  江筎自然感觉到雨落的敌意,她并不在意,取出一粒丹药服下,望向林嗣的目光复杂。

  若非是她心有贪念,也不会落至于此,一行十人进入,然而现在除了她和林嗣还有雨落之外,就只有曹彬和席凡还活着了,其他五人都殒命,若是因为遗迹内的危险陨落,她无话可说,可是他们都是被曹彬二人偷袭。

  他们都相互提防,原本认为曹彬身为道宫弟子,和他联手的应该是同样是道宫弟子,谁知道他联手身为乾坤宫弟子的席凡,再加上一位灵肃宫弟子,三人联手,突然出手偷袭身旁的人。

  而现在只有曹彬和席凡,想必和他们二人联手的那位灵肃宫弟子,也遭遇到不测。

  “稍微恢复一些就动身,这里并不安全。”江筎的脸色略微恢复了一些,开口说道。

  ……

  数日后,林嗣回到汨罗宫,对于这次的事情,他并没有告知他人。

  至于江筎此女,林嗣也没有记恨,虽然事前是江筎诱惑他前往,但是由始至终都没有对他和雨落出手,最后更是出手相帮。

  高塔房间内,林嗣缓缓张开双目,他的伤势已经恢复了一些,毕竟现在的他只要还有一口气,有无根水的庞大生命力,都不至于陨落。

  想到这里,林嗣取出桃木枝,这东西该如何处理?

  当日他也见识过这桃木枝的威力,还未炼制就有那等威力,倘若炼制成法器,绝对是上好的魂器。

  然而现在的他在锻造之道上仅仅是跨入了门槛,掌握了淬炼,对于如何锻造并不是很清楚。

  细想片刻后,林嗣找来一个大缸,里面装满了泥土,将桃木枝插在里面,然后取出无根水,滴了几滴在桃木枝上。

  哗哗哗!

  桃木枝叶无风自动,似乎在欢呼一般,原本已经开始泛黄的树叶突然散发光泽,片刻后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直到手臂粗细时这才停下,绿意盎然。

  从原本的桃木枝,到现在的桃树,仅仅片刻时间而已,让林嗣目瞪口呆,这无根水也太强了吧,只有几滴而已,就能让桃木枝变化如此之大。

  突然,他有些后悔,如此宝贵之物,他居然用来养树,完全就是暴敛天物。

  原本的大缸也出现裂缝,无奈之下,林嗣只好将桃树移植到高塔外。

  “林嗣,你小子前两天跑哪去了?。”一位少女突然出现,开口道。

  林嗣刚刚种好桃树,听闻身后的声音,连忙回头望去,当看见少女的时候,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师姐!”对于眼前这位少女,他可是记忆犹新,被称为汨罗宫的小魔头。

  “咦?你居然受伤了。”少女细细打量林嗣,对于他后退两步的事情没有在意。

  “外出几日,受上严重,连灵气都不能随意调动。”林嗣连忙控制体内气血,使得面色苍白了几分,自己现在已经受伤,你总不会对我出手了吧!

  少女点了点头,说道:“师尊寻你,赶紧过来。”

  说罢,少女疾驰而去,当少女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后,林嗣这才动身。

  来到汨罗宫宫主居住的大殿,林嗣抱拳行礼:“见过师尊。”

  金宫主罢手,开口道:“一文轩轩主秦陆睦前辈与我金家有旧,再有一月时间便是他老人家的四百寿诞,三日后你和韵儿出发前往一文轩,代师尊前去贺寿。”

  站在金宫主身后的少女闻言,有些不太情愿,撒娇道:“师尊,你让师弟去嘛,我还要修炼呢!”

  见此,林嗣嘴角抽动,这小魔头居然还会撒娇?

  金宫主狠狠的瞪了少女一眼,说道:“这事就这么定了,出门在外,好好照顾你师弟。”

  闻言,少女这才不情愿的“哦”了一声,一文轩是玄道大陆的大势力之一,和道宫相邻,她曾随师尊前往过一文轩,不过在一文轩的同辈弟子中受到一些小挫折,此番前去,必然受到嘲讽,自然不愿。

  而林嗣也不愿,前往一文轩这件事他没有想法,可不想和小魔头一起,不过连小魔头撒娇都没用,他也没有开口。

  金宫主的视线落在林嗣身上,微微点头:“道宫内并不约束弟子,这一次你外出,受伤归来,想必也清楚了道宫是什么样的地方,日后需要切记。”

  “弟子明白。”林嗣恭敬道。

  “我观你气息,也达到了不惑境巅峰,前些日子听闻韵儿你已经将无量劫掌握,天资之高,实属罕见,不过修炼一途,天赋重要,不过心性更加重要,莫要因为宗门之事影响了心境。”金宫主开口说道。

  林嗣称是,看样子对于上次外出的事情,金宫主也是知晓,而且恐怕也知道一起外出的十人,却只有五人归来,大概知晓了发生什么事,不过却是神色淡然,看样子道宫之内,这种外出同门相残很是正常。

  “我读过的小说中,不是禁止同门相残么!”林嗣心中嘀咕。

  “好了,你退下吧,对了,前两日道宫宫主遣弟子来寻你,看样子那家伙还是不死心,不过他的炼丹水平的确很高,你有时间也可去拜访。”金宫主道。

  “谨记师尊之言。”林嗣抱拳行礼,然后退出了大殿。

  直到此时,那少女的神色一收,刚才的少女神色早已消失不见,化为冰冷,淡淡道:“你不怕他被文子越拐跑了?”

  若是林嗣在此,必然吃惊不已,这少女不是金宫主的弟子么?怎么会以这种平辈口气对其说话?

  金宫主扫了一眼这个名义上是自己弟子的少女,冷哼道:“我的事情无需你关心,若是没事,就沉睡,不要出来,惹起他人注意,我可不管你。”

  少女冷哼一声,旋即神色再度变化,再度化为少女神色,开口道:“师尊,这次外出说不定有什么危险,您要不要赐下两件法器,给弟子防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行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行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