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数术
音林匀2021-02-28 13:194,035

  当林嗣回到阁楼已是深夜,与钱奋交谈良久,所说皆是生意上的事情。

  林嗣父亲就是生意人,耳濡目染之下,自然也懂得不少。

  一夜交谈,使得钱奋认为他是一块做生意的好手,唯有林嗣自己明白,不过是用别人的经验来装逼而已。

  之所以与钱奋交谈这么久,并不是林嗣对生意多感兴趣,是因为钱雪,在钱家一直受钱雪照顾,拜访钱雪父母,自然要有晚辈的样子。

  与钱奋交谈的时候,林嗣发现一件怪事,钱奋似乎对数术运算很慢很慢,哪怕是很简单的运算,也需要不少的时间。

  钱奋虽然只是负责钱家一些不重要的生意,但是也不至于连普通的数术问题都不会。

  想到这里,林嗣心中一惊,难不成这个世界不懂数术?没有运算方式?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就真的太悲哀了。

  “或许我可以改变。”

  一念至此,林嗣也不顾此刻已是深夜,敲开了钱雪的房门。

  “钱雪,按照你们钱家现有三百零五人计算,每人平均每月花销二百九十五个金币,那么你们钱家一月总花销多少?”林嗣问道,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没有乘除法,那么他可以将乘法口诀教于钱家,然后传播到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九万金币左右。”钱雪仅仅用了几个呼吸时间,就给出了十分接近的答案,甚至所花时间比林嗣的运算时间还少。

  “你是怎么计算的?”林嗣有些好奇,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没有乘除法的话,钱雪怎么会计算得如此之快?

  “很简单呀,二百九十五加上二百九十五,然后再加二百九十五,这样加上三百零四次就得到答案了。”钱雪一副很不理解的模样,心想林嗣怎么连这个都不懂。

  然而此刻的林嗣却是嘴角抽动,心想明明是你笨,只能这样傻傻的重复的加,怎么好像自己是傻子一样。

  不过他心中也很震惊,即便是钱雪的方法很笨,但是运算速度却是惊人。

  “你怎么计算得如此之快?”对于这一点,林嗣不理解,这种速度都可以和精通心算的高手相比了。

  “你忘啦,我是修仙者,神魂比普通人强了不知多少,计算起来自然不慢。”钱雪嘿嘿笑道。

  “那么一般普通人计算刚才的问题需要多久?”林嗣再次问道。

  钱雪不知道为何林嗣关心这个问题,不过还是开口说道:“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应该需要半炷香的时间。”

  听到钱雪的回答,林嗣就明白,运算方法有必要传播出去。

  反正对他来说,这不过是举手之劳,对于修仙者来说用处不大,但是对于一般凡人,足以改变他们很多。

  既然有了决定,林嗣当即说道:“这几天你安排一下,将你们钱家的私塾师傅请来,我来给他们上一堂课。”

  对于林嗣的要求,钱雪没有拒绝,一口答应下来。

  钱雪的办事效率也高,次日就将这件事情给安排好了。

  第三日,林嗣一身白色素衣,脚踏白色绣云靴,那模样倒是有几分古人的味道。

  不过那一头短发却是显得怪异。

  一大早,林嗣与钱雪便出了钱府,前往十五区。

  属于钱家的私塾便在十五区中,而今日,也正好是私塾学生的休息时间,正好拿来给林嗣上课用。

  来到私塾门前,林嗣打量起这个世界的“学校”。

  一般帝国开设私塾都会有等级之分,根据学生的的学问的高低进入不同的地方受学,至少有“府”“院”这两个等级。

  “学府。”

  “太院。”

  不过宗教门派就不同了,那怕是最弱小的宗门,也不会在这上面用心,一般都是交给依附的小势力处理。

  就如同钱家一般。

  钱家便是依附在风府之下,非末坐,但也并非前列。

  不过即便是钱家这样的小家族,也不会太在意私塾。

  毕竟小家族多数都还是依靠生意来维持,而开设私塾,几乎就赚不到什么钱。

  若非开设私塾教学直接关系到卫城平民百姓,恐怕这私塾也不会被设立在卫城较好的十五区内。

  虽然在十五区,不过与周围也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十五区一看就知道,生活在这里的人一般都有些身份,四周房屋院落并非一般人能够居住的。

  但是眼前这私塾却不同,给人第一感觉便是陈旧。

  朱红色的大门已经掉漆,地面上啃啃哇哇,顶上的黑瓦有些已经裂开,恐怕难以防雨。

  “卫城的私塾没有等级之分,但是却让我看到了这个世界最残酷的分类。”

  因为没有利益可言,使得对传承极为重要的私塾都这般落魄,可想而知在这个世界是多么的残酷。

  “怎么了?”见林嗣停下脚步,钱雪疑惑问道。

  “没事,只是突然发现我今日要教的东西更多。”

  二人进入私塾,四位老者与一位老妪进入视线。

  而这五人的目光也落在林嗣身上。

  “见过五小姐。”

  五人开口施礼,不过目光却一直在林嗣身上。

  对于今日要做什么,这五人很清楚,原本认为会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谁想竟然是一位看上去不过十五六的少年。

  奈何这是钱家提出的要求,他们也只能答应,不过望向林嗣那轻蔑的眼神足以表面他们心中的不满。

  “前面带路!”钱雪开口。

  随后林嗣与钱雪在五人的领路下,来到一间木质屋前。

  还未进入,便能听见其内传出的低声浅语。

  “这几个老家伙。”钱雪心中微怒,今日明明是学生休息的日子,因此才会安排在今日。

  此刻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一定是因为钱家安排人为他们上课,引起这五个老家伙的不满,特地叫来学生,打算当着众多学生来羞辱对方,以此证明自己的学问。

  林嗣脸色不变,钱雪能够看出来这五人的心思,他又怎么可能看不出?

  但是这又如何?

  或许眼前这五人学问渊博,不过别忘了,他可是继承了数千年积累下来的知识,怎会不及这五人。

  “先生,请!”

  林嗣做出一个请的姿势,无论怎么样,对方五人都身为人师,自该尊重。

  五人中那年纪最大的老先生细细的看了林嗣一眼,也不客气,双手负于身后,走在最前面,进入屋内。

  进入这简陋的“教室”,林嗣略显惊讶。

  “教室”内坐着的学生差不多都在十四五左右,即便是最小的学生,也有十一二。

  在这个只有一个等级私塾的卫城,所有学生都是超过十岁,这代表什么,林嗣很清楚。

  也就是说眼前这些学生进入私塾学习的时间都偏晚,当然,这是林嗣的看法。

  如果站在这些学生的角度,反而是林嗣学习的时间太早。

  当林嗣等人进入“教室”内后,学生就开始低声议论。

  昨日,私塾老先生已经讲明了今日会有人前来授课,只是他们也是一样没有想到前来授课的会是如此年轻。

  无论是林嗣还是钱雪,看上去年纪和他们也差不了多少。

  “大家静一静,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钱府五小姐,至于这一位……”那位老妪开口,话到一般,侧头望向林嗣。

  林嗣扫过所有学生,开口道:“我叫钱嗣,今日前来是为了教大家一些东西,如果大家有任何疑问,可以提出来。”

  此言一出,原本平静下来的学生又开始低声议论了。

  对此,林嗣并不在意,别头望向身旁的钱雪,说道:“我不识字,等一会儿还要麻烦了。”

  钱雪点头,而一旁的一位老先生听闻林嗣之言,“噗嗤”一声直接笑了出来。

  不识字?那你来授什么课呀!

  其他四位虽然没有这般无礼,不过那抽动的嘴角还是表明心中想法。

  林嗣如同未曾看见一般,走到台前,望着眼前这数十学生,轻摇头。

  他现在已经大概明白这个世界为何落后了。

  “大家安静一下,我要教大家的东西并不难学,反而很简单,不过在此之前,我有一件事要确认一下。”林嗣开口。

  目光落在最近,看上去也是年纪最小的一位少年身上,林嗣开口道:“这位学生,请问你是什么时候进入私塾开始学习的?”

  这位学生起身,有些胆怯,低声道:“我今年才进入私塾。”

  林嗣又问道:“那么在此之前,你家里人可有教导你?”

  “有,父亲会教我一些简单常用的字,母亲会教我数术。”

  林嗣点头:“既然你已经学过数术,那么请问,你们这里一共有六十二个学生,每个学生一年进入私塾学习的费用是二十二个金币,那么你们所有人一年需要多少金币?”

  被林嗣问及,所以学生都开始计算,有些在掰手指头,有些不断在竹简上记下数字,无一例外,没有人在打草稿。

  “果然是没有乘法!”

  五位先生虽然没有如同学生那样掰手指,不过看样子也是应该在计算。

  “想要计算快一些,可以六十二加六十二,加上二十一次就够了。”林嗣开口道。

  当林嗣声音落下,那位年长者老先生浑浊的双眼看了一眼林嗣,而后再度计算。

  “真的诶,二十二个六十二相加,和六十二个二十二相加的结果一样。”钱雪身为修仙者,仅仅片刻便计算出来,当即有些吃惊。

  片刻之后,当所有学生都计算完,报出自己的答案,除了少数人之外,都答对了。

  至于这算错的少数人,虽说只不过是简单的加法,不过相加次数太多,又不打草稿,算错也在所难免。

  “林嗣先生的话没错,二十二个六十二相加,答案也是一样,不过这就是你要教我们的法门么?只是取巧罢了,在精通数术的人面前,无论是六十二个二十二,还是二十二个六十二,计算得到答案所需时间相差也不过在呼吸之间。”刚才那嘲笑林嗣的老先生开口说道。

  林嗣点头,老先生的话对不对他不知道,毕竟他以前没见过谁去傻傻的一直加。

  “不知五位先生中,谁最精通数术?”林嗣问道。

  “老夫。”开口的是那位最年长的老先生。

  “好,那我先和老先生比一比数术,就由其他几位出题吧!”林嗣说道。

  “林嗣先生,张老可是卫城第一数术高手,除非是修仙者,否者你不可能在数术中胜他。”那老妪开口说道。

  他们今日的确有所不满,不过再怎么说林嗣也是钱家请来的人,总要给些面子。

  当然这面子是给钱家的。

  “无妨,我虽然不精通数术,不过就算是修仙者想要胜我也不易。”林嗣开口说道。

  见林嗣坚持,其他四位先生都看向老先生,见老先生点头,他们也没多说了。

  “一个村子有一百三十八人,其中老年人二十四,中年人五十,妇女四十四,少年二十人,老年一顿吃三两米,中年吃五两米,妇女吃四两米,少年吃二两米,一天三顿,这村子一天要吃多少斗米?”另一位先生开口出题。

  不愧是师者,这难度还真不小,不过这是对其他人而言,对于林嗣来说,这也没什么难度。

  “一千六百一十四两米,抱歉,我不知道一斗米是多少两。”仅仅几个呼吸,林嗣便得到了答案,只是他并不清楚这个世界一斗米是多少。

  “十两为一斤,十斤为一斗。”钱雪解释道。

  钱雪的声音刚落,林嗣就说道:“十六斗多一点,更准确点的话,十六斗多一斤四两。”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

  那些学生还没计算完老年一顿天吃多少,而台上五位先生中哪怕是精通数术的老先生,也不过是刚刚算到中年一天吃多少,即便是修仙者的钱雪,也只算到少年而已。

  然而林嗣却已经给出了答案。

  这个时候没有人理会林嗣,他们继续计算,而林嗣也没有阻止。

  片刻之后,当钱雪计算完成之后,已经完全震惊了,都说修仙者是数术无人可比,但是她却输给了还不是修仙者的林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行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行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