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钱家风波
音林匀2021-02-28 13:192,657

  林嗣到底是什么人?

  与老祖什么关系?

  钱雪不知道,就在她说出这话之后,林嗣一喜,若真是如此那再好不过,至少可免去这排队的麻烦。

  至于对于自己的资质,他并不担心和怀疑,钱雪不是说感应灵气并非一两日的事情么?自己还不是两个时辰就搞定。

  “那还麻烦问问家主可否给我一个名额。”林嗣有些担心,钱家有三个名额,是否给他可不确定,毕竟这名额的珍贵从这一条排队长龙上就能看出一些。

  不过也并不是没有希望,钱家对他有些特殊,还有钱雪刚才主动说出这件事,肯定是暗中有钱家长辈的授意。

  “这事我会和家主说。”钱雪开口说道,但是她很清楚,这三个名额不是家主能决定的,一切还得看老祖的意思,不过很显然,老祖已经同意。

  只不过钱雪并没有明说。

  回到钱府之中,钱雪离去,说是去问问家主的意思。

  无所事事的林嗣只有吸纳灵气打发时间。

  不过这一次,意识中没有出现那雾气弥漫的地方,也没有出现漩涡。

  钱雪说过,林嗣现在只要吸纳灵气,无需做其他,当体内没有杂质排出的时候,便是进入修炼者的第一境界,凝气境。

  少则两月,多则半年,便能做到这一步。

  到时候便要选择修炼功法,直到那个时候,方可算作修仙者。

  不过多时,钱雪便回到阁楼,不过当看到林嗣在吸纳灵气的时候,并未出声打扰,而是泡了一壶茶自饮。

  林嗣意识没有去往那不知是何处的地方,也没有见到那位神秘老者,而是进入一种忘我的状态之中,对于钱雪的到来,并不知晓。

  许久之后,林嗣这才张开双眼,淡淡的臭味传来,低头一看,却是发现身上的脏物比之前少了许多。

  “这是前往风府的玉牌,你一月后拿着此物去第八区寻找风府长老,就可以随着拜入风府了。”见到林嗣醒来,钱雪放下一枚玉牌,轻声说道。

  林嗣点头,还不等开口,钱雪拂袖,屋中便是多了一个黄桶,桶中盛有热水。

  做完这一切,钱雪打算离去,不过这时候林嗣开口了。

  “这些东西你都装在什么地方?”林嗣一直都好奇这件事,今日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莫非这就是小说中提到的纳物戒?可是钱雪手指上并没有戒指呀!

  又难道是乾坤袋?不过同样没有在钱雪身上看到什么乾坤袋呀!

  闻言,钱雪嬉笑一声,挽起衣袖,指着手腕上的一个手镯,笑道:“这些东西都装在我的空间法器里面,这东西也不算太过稀有,可惜你还没有成为修仙者,无法使用,否则我倒是可以送你一个。”

  林嗣没有问这么小的手镯居然能装下黄桶这种问题,想想自己当初看过的一些修仙小说,明白了这空间法器的作用,与那纳物戒和乾坤袋是一回事。

  “你先洗洗吧。”说完,钱雪便是退出了房间。

  直到这时候,钱雪都有些不太相信,老祖二话没说就将玉牌给了林嗣,不但如此,还给了她一枚。

  要知道她这玉牌可是代表着拜入风府的一个名额,其珍贵之处远不是林嗣想的那么简单。

  她虽然有些资质,但是在钱家小辈之中还无法排进前三,老祖为何要给她一枚?

  她明白,自然是因为林嗣,林嗣是她带回来的,老祖这才安排自己照顾,而林嗣要去风府,老祖也让自己跟着去,不是因为自己的资质有多好,而是因为她是钱家唯一和林嗣熟悉之人。

  就因为这个简单的原因,老祖毫不犹豫的给了她一枚玉牌。

  在老祖看来,玉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林嗣。

  察觉到林嗣与老祖有非一般的关系,钱雪就打算与之交好,借着这一层关系让老祖满意,说不定以后就能在钱家掌权。

  现在看来,远不止掌权那么简单。

  一旦拜入风府,她在钱家的地位将完全不同,就算是家主也不会对她说一句重话。

  她自然是激动,可又有些担心,原本这三枚玉牌是决定给其他两位族兄和一位长辈,现在她与林嗣拿得到其中两个,对方不可能就这样放弃。

  因为有老祖的支持,林嗣的玉牌不会出问题,但是自己的呢?

  她不过是因为与林嗣关系好一些才得到这这枚玉牌,若是那族兄闹起来,老祖还会坚持么?

  她不敢去想,因为她很清楚老祖会如何选择。

  接下来的几日时间,林嗣都没有离开阁楼,不是在修炼就是在学习这个世界的文字。

  或许是踏入修仙一途,又或者是之前翻译了那吸纳灵气的法决,林嗣学习文字极快,短短数日时间,便是掌握了基础文字,唯有那些生涩难懂的文字还不甚理解。

  而在这几日之中,钱家内闹得得不可开交,自然是因为拜入风府的三个名额现在仅剩一个。

  原本被定下的三人其中之二突然接到通知,说名额给其他人了。

  顿时,这二人大怒,在加上父辈在钱家地位不低,没过多久便是知晓了是谁顶替了自己的名额。

  房内,一位少年面色阴沉如水,在他身旁坐着的中年脸色也不好看,这少年便是原本名额拥有者之一,名为钱松,身旁的是他父亲,钱慈。

  “父亲,那小子为何能得到拜入风府的名额?别说他,就连钱雪都没资格。”钱松虽然气愤,却并不会冲动,拜入风府的名额就连家主都没权分配,唯有族中平时很少露面的那些祖辈有资格分配,既然如此,那便不是他可以质问的了,也只有将希望放在钱慈身上。

  闻言,钱慈的脸色更加难看,他虽取名为慈,可并非慈人,钱家在卫城的生意,多数都是他在处理,打理得井井有条,其中很大原因便是心狠手辣,他人不敢轻易得罪。

  因此,他在钱家地位甚高,若是其子钱松拜入风府,那么他也可能坐上家主之位。

  所以他不允许有意外发生,即便这次意外是族中祖辈决定的事情。

  “我儿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为你讨个公道。”虽然这样说,可是他也很清楚想要拿回名额难度不小,是否要和那个人联手?

  虽然和他有矛盾,但是这一次他们的目的都一样。

  而就在钱松与钱慈对话的同时,钱府另一个房间,也坐着二人,一位少年,一位中年。

  少年名为钱柏,中年名为钱睿。

  “父亲,那林嗣到底什么来头?为何族中会给他一个名额?”钱柏开口问道,他没有如同钱松那样激愤,他看得更远。

  闻言,钱睿欣慰的点了点头,道:“你比族中其他后辈都要稳重,看事也看得更远,为父很满意,至于你所问,我也很想知道,我去问过三哥,也没问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只是说当初林嗣昏迷,这才被钱雪带回来。”

  “那这名额怎么办?这事若是找祖父等质问,怕是会引起不满。”钱柏皱眉,这事在他看来很麻烦。

  钱睿罢了罢手,说道:“先不急,有人比我们更急,我想,不出两日他便会来找我,我可不会答应他,为了钱松,为了家主之位,他一定不会忍气吞声,让他去探探口风也好。”

  钱睿虽然实力在同辈之中最弱,不过也是钱家核心人员,因为他是钱家智囊,就跟他名字一样。

  顿了顿,钱睿面色凝重了许些,说道:“不过我要提醒你,对于拿回名额之事,你不要抱太大希望,我担心这件事是老祖答应的。”

  听闻此言,钱柏大惊,若真是老祖,那么想要拿回名额的确很难,难怪父亲说不和六叔联手。

  回想前段时间老祖出关,钱柏觉得说不定真有这种可能。

  可惜六叔那莽夫可想不到这些,莽夫总会用莽夫的办法。

  他知道,接下来这段时间,钱府内多年的平静要打破了,一些风波将会出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行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行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