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树妖
音林匀2021-02-28 13:283,609

  老者饶有兴致的打量林嗣,眼前的场景,他早就想过无数次,自然不会出现任何纰漏,而且连神色和情感他都控制得极好,但是为何会被识破?

  老者不明白,别说他,就算是雨落也不明白,老者的话天衣无缝。

  身为昆宗长老的他,在此地镇压大魔,因为大魔的反扑,他被困此地,不过也获得了大魔庞大的生命力,这一切都顺理成章。

  林嗣轻笑,说道:“你太平静了,提到昆宗,你神色有变化,提到这些弟子,你神色也控制得很好,但是有一点,在我们跨入这里的时候,数千年甚至万年没有接触其他活人的你,表现得太平静了,倘若我被困万年,绝对做不到这样平静,我想,其实你心中也很激动,只不过故意表现出来而已。”

  老者恍悟,但是仅仅这一点并不能说明什么。

  “还有你说你剥离大魔生命力?如果真有这等手段,为何不早早就这样做?反而还要封印?”林嗣说道。

  “人类依然如此狡猾,既然被你识破,本尊也就直说了,倘若你二人放本尊出去,本尊可让你二人成为我魔族一员,拥有庞大的生命力,你也看见了,即便是本尊在此万年之久,依然存活,这样的生命力,你们只要愿意,也可拥有。”开口的同时,老者面容出现变化,皮肤化为黑色,黑中还有暗红。

  额头上出现一对小角,身体撑破了衣袍,露出了壮实的身体,身体上似乎浮现鳞片,细看却又不像。

  林嗣好奇不已,这就是魔族?

  他并不担心对方突然发起攻击,如果对方真的有这样的本事,也不会在这里跟他们二人啰嗦了。

  “魔族当年在落风界之中称霸一方,不过却以其他种族为食,最终群起而攻之,魔族也消失,不曾想就在道宗不远的地方,居然还有魔族存在。”雨落开口道,因为他是雨族部落人,而雨族部落可以说得上是这个世界最古老的势力之一,对于一些隐秘自然是知晓。

  这尊大魔看了一眼雨落,又看了一眼林嗣,笑道:“怎么样?你们杀不死本尊,而且这封印的力量也逐渐减弱,就算你们不救本尊出去,最多数十年,本尊依然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

  “雨兄,我觉得他的提议很好!”林嗣别头望向雨落,开口道。

  雨落点头,说道:“的确是很好的提议!”

  下一瞬,二人同时出手,对方是魔族,自然不可能被对方的话所迷惑,林嗣并不清楚魔族在这个世界做过什么,但是仅仅从这魔族二字上就能够判断出,而雨落则是清楚的知晓魔族的危害。

  二人出手,没有丝毫手软,林嗣手中长剑一抖,剑花绽放,如流星划过,而雨落双手向前一推,一个半透明的大鼎出现,向对方轰击而去。

  轰!

  二人的攻击落在对方身上,然而却犹如石沉大海一般,没有丝毫作用。

  “果然魔族不是那么容易干掉的。”雨落并没有太过意外,若是那么容易就得手,也无需封印在此了。

  “林兄,那几人差不多也快赶来了,我们不能在此久待。”雨落传声,倘若被其他几人堵截在此,即便是二人手段非凡,也不是其对手。

  “走!”

  二人转身疾驰而去,既然无法抹杀这尊大魔,那么只能放任在这里,回去禀告道宗,以道宗的手段,必定有办法镇杀,就算无法镇杀,也能够加强封印。

  而大魔也没有出声,任凭林嗣二人离开,没有迷惑住林嗣二人,的确出乎了他的意料,不过进来的可不止他二人,因此,他还有机会。

  再次来到棺椁处,二人视线都不约而同的落在了棺椁上,莫非这里面当真封印有大魔?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二人能够处理得了的,当即来到一处大殿,不过二人却发现,这大殿和他们之前有些不同。

  “我记得这尊大鼎应该是倒下的。”林嗣的目光落在一尊大鼎上,在之前,他明明查看过此鼎,没有发现什么,不过却清楚的记得是倒下,为何此刻是平放在地面上?

  “他们来过这里?”

  二人相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的想法,但是为何他们没有相遇,这里并没有其他出路。

  “小心一些,有古怪。”

  二人收敛气息,缓缓前行,倘若是发现对方,自然要第一时间避开,不过片刻之后,他二人都感觉到前方有微弱的气息,连忙赶去。

  当二人来到一处角落时,却发现那位女子倒在血泊之中,身上的气息已经弱到快要溃散的地步,让人奇怪的是,她身上的伤好像并非人类留下,反倒是犹如妖兽的抓痕一般。

  女子陷入昏迷,脸色苍白无力,见此,林嗣不忍,取出一粒丹药放在对方口中,至于知否能够活下来,他也不知道。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大殿内的石雕突然转动双目,落在他二人身上。

  雨落猛然回头,却并没有发现石雕的异常,引得林嗣疑惑,开口问道:“雨兄,怎么了?”

  雨落面色有些不太好看,低声道:“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暗中观察我二人。”

  闻言,林嗣也警惕起来,这里太奇怪了,他们之前检查过这里,并没有发现什么好东西,而后面来到这里的女子,为何会身受重伤?

  难道是被同伴所伤?

  但是没有宝物的他们,没有对女子出手的道理,或者说这里有什么好东西,之前被他二人忽略了?

  二人继续退走,不过当他二人离开大殿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东西袭来,连忙转身抵挡。

  轰!

  强大的力量将二人震退,稳住身形的同时也看清了袭击他们的东西,并非是人,而是一尊石雕。

  鸟头人身的动物,被生双翅,原本的双手上生有利爪,竟有冷光闪过。

  “堪比元道巅峰!”

  林嗣和雨落二人面色一变,他二人虽然不惧一般元道,但是眼前这也并非一般元道,而是不知疼痛的石雕,加上此地并没有妖兽,雨落的能力受到极大的限制。

  “动手!”

  二人几乎是同时动手,强大的力量呼啸而去,然而面对二人的攻击,只见那石雕利爪落下,周围的空间都出现细微震动,生生将二人攻击给震碎。

  “好强!”

  林嗣大惊,当即再度一剑劈出,剑芒掠过,最后落在石雕身上,仅仅留下一道白痕而已,如此防御力,以他二人手段难以破开。

  若是女子清醒,必定大吼不甘,因为之前攻击她的乃是堪比神虚境的石雕。

  否者就是眼前这石雕,她也不至于重伤到险些陨落的地步。

  “走!”

  林嗣低喝一声,二人连忙疾驰而去,而同时,林嗣身后浮现两本书卷,其上有一个个字符飘出,向追击而来的石雕袭去。

  “封!”

  林嗣一声低喝,字符上出现一条条细线,相连之时将石雕封住,不过林嗣清楚,最多片刻时间而已,坚持不了太久。

  唰!

  二人身形一闪,冲入一座大殿之中,然而在进入大殿的一瞬间,却让他二人面色变化,因为他们清楚的记得,之前没有来过这座大殿。

  这里本来只有一条路,而且加上并没有遇到除了女子的其他人,让林嗣二人断定,自己二人一定是被困住了。

  “没有察觉到此地有什么阵法。”雨落开口,同时目光望向身后,发现并没有石雕追击而来。

  林嗣的面色也不太好看,与雨落对视一眼,继续向前,现在已经没有退路,只能向前。

  出了大殿,出现在一片空旷之地,不过数十丈大小,然而地面上却出现一株株奇怪的花草,而在不远处,还有一颗巨大的桃树。

  桃树需要数人才能环抱,树叶繁茂,在这没有阳光的洞府之中,显然不能成长到如此地步,但是却又真实存在。

  “雨兄,你见识广,可认得此树?”林嗣问道。

  闻言,雨落皱眉道:“从未听闻桃树能够成长到这种地步,我怀疑眼前这桃树恐怕是妖。”

  树妖?

  的确有这种可能,不过这颗桃树挡住了他们的去路,现在后退已经不太可能。

  一念至此,林嗣一剑劈出,剑芒掠过,落在桃树树枝之上,瞬间被斩落。

  树枝被斩落,桃树树干之上突然出现一张面孔,盯着林嗣二人,咆哮道:“本尊念你二人没有放出大魔,因此不忍对你二人出手,没想到你二人居然胆敢对本尊出手,找死!”

  下一刻,无数树根飞舞,恐怖的气息弥漫,让林嗣二人噔噔噔后退,面色骇然,仅仅是气息,就让他二人站立不稳,这已经超出了大妖的范畴,至少也是老妖存在。

  “前辈恕罪,在下不知,眼看如此庞大的桃树,极为罕见,因此想取一截回去炼器。”林嗣连忙开口,面对这种级别的树妖,他二人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唰!

  原本冲向二人的树根一顿,树妖低叹一声,将树根收回,道:“也罢,你二人自来到这座监狱之后,并未作出过分之事,何况你还得了流星剑,本尊就不为难你们了,去吧,离开之后,不能对任何人提起这里的一切。”

  雨落松了一口气,刚才那一瞬间,他感觉到自己根本无法动弹,一股杀机锁定自己,虽然并不强烈,但是却极为纯粹。

  “前辈,这里当真的封印着大魔?”林嗣开口询问。

  “的确,这本是昆宗的一处监狱所在,封印大魔,你们刚才遇到的根本不是大魔,他不过的一缕魔气所化,倘若你们搬动了那几副骨架,那一缕魔气就会逃出去,后果不堪设想。”树妖开口道。

  “晚辈二人离开此地之后,一定通知宗门高人,定要抹杀对方。”林嗣连忙开口,他之所以如此,自然是要取得对方好感。

  “没用的,当年的封魔大阵已经失传,世间已经没有可以封印此魔气的阵法,倘若加入新的阵法,反倒助了对方,因此本尊才分出一缕分身镇守在此,目的只是需要知道这缕魔气是否逃离。”树妖说道。

  “快走吧,你们其他的伙伴已经有三人丧命于此,那小女娃或许也有可能离开这里。”树妖开口说道。

  闻言,林嗣二人抱拳一拜,缓缓离去,不过刚要离开这空旷之地的时候,那被林嗣斩下的树枝飞来,落在林嗣手中,同时传来树妖的声音。

  “你既然打算炼器,这枝头算是赠你了。”

  林嗣不知道为何树妖会将此树枝赠予他,不过还是收入空间法器之中,与雨落离去。

  当二人离去片刻之后,这地方才缓缓回荡着树妖疑惑的声音。

  “不是死人,不是活人,这小子为何会如此?为何又是他斩下了本尊的树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行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行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