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矛头
音林匀2021-02-28 13:192,736

  对于钱家的情况,林嗣丝毫不知,不过钱雪却是很了解。

  进入风府的三个名额,之前内定的除了钱松和钱柏,最后一人则名为钱离。

  钱离资质甚好,而且高钱雪等人一辈,他的名额不会出现问题,无论是钱柏还是钱松,都不奢望自己能取代钱离。

  因此只有将希望放在钱雪和林嗣身上。

  林嗣的来历他们不清楚,不过对于钱雪,他们可是知根知底,他们不清楚这名额为何会落入钱雪手中,也不明白为何要把名额给一个外人。

  当这件事传开之后,钱家内几乎是炸开了锅。

  对于其他人而言,这三个名额跟他们没有太大关系,无论如何都不会落在他们身上,对于此事,也只是抱着看戏的心态,他们很清楚,钱松和钱柏不会就这样放弃。

  就在钱家上下对于此事议论纷纷的时候,钱柏父子却没有任何动作,甚至连原因都没问,好似这并不在意。

  与之相反,钱松父子却因为这件事暴跳如雷,私下与其他人言谈中,都表达着强烈的不满。

  而在钱府内,有一人则是坐如针毡,他便是钱雪之父,钱奋。

  钱奋在钱家地位并不高,或许与他性格有关。

  胆小怕事,与其他兄弟姐妹来往不多,也从不参与兄弟之间的争斗,在平时打理着钱家的一些小生意,倒也相安无事,谁知突然出了事。

  房中,钱雪与其父钱奋相对而坐,一旁还有一位妇人,正是钱雪之母,段梅。

  “雪儿,你说这件事是老祖允你的?”钱奋问道。

  钱雪微微点头,再次得到她的确认,钱奋那苦涩的脸色终于好看一些,不过依然显得坐立不安。

  “这件事既然是老祖决定的,你就不用太过担心。”段梅在一旁安慰。

  “你懂什么,那钱慈是能招惹的么?还有那钱睿更是不好惹,此人是笑面虎,别看这两天什么都没做,可此人一旦出手,就算是钱慈都不是对手。”钱奋低吼,在钱家,最让他惧怕的不是钱慈,而是钱睿。

  望着面容苦涩的父亲,钱雪心中也是低叹,她知道这件事会让父母担心,甚至会面对诸多压力,但是这个名额,她说什么也不会放弃。

  “是女儿让父亲担心,可这个名额,我不会放手,只要我进入风府,即便是家主也不能把您如何。”钱雪咬了咬牙,说道。

  闻言,钱奋苦笑摇头,不过最后还是点头道:“这事为父知道该如何,你不用管,就在阁楼陪着那位小友,老祖既然将这名额给你,必定有老祖的用意,应该也不会反悔。”

  钱奋也明白,只要钱雪进入风府,他这个做父亲的,在钱家的地位也将不同。

  而且这件事已经招惹了钱慈,就算是主动把这个名额交出去,以钱慈的性格,也不会就此罢手。

  这样反而还会惹怒老祖,在钱家,得罪了钱慈钱睿,最多也就是日子难过一点,但是若让老祖不喜,那后果,他都不敢想象。

  “那位小友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让老祖如此看重?”段梅问道。

  闻言钱雪摇了摇头,没有开口,老祖曾交代过,有关林嗣的一切都不能透露丝毫,哪怕是钱奋和段梅。

  况且,她也不知道林嗣与老祖的关系。

  就在此时,钱雪和钱奋二人都是面色微变,见此,段梅问道:“怎么了?”

  “家主让我们去议事厅!”

  “现在?”

  “就是现在,恐怕就是为了名额一事,”

  “走吧,是祸躲不过!”

  在钱府议事厅,此刻聚集了钱家的所有高层,包括了钱慈钱睿。

  当然,林嗣当日所见的那两位老者和美妇并不在。

  钱慈的目光望向钱睿,不过钱睿却是犹如未曾看见,神态随意。

  而在场其他人虽然都知道家主叫来他们是所为何事,不过却没有一人点明,谈笑着其他有的没的事。

  对于钱睿的态度,钱慈有些恼怒,不过却只能在心底冷哼,对于钱睿,他也是相当忌惮。

  而坐在主位上的钱家家主钱升,此刻正是闭目养神,看不出任何。

  其实他心底也是苦恼,对于钱慈的野心,他很清楚,自然不喜欢名额落在钱松手中。

  可是这件事他也不清楚怎么回事,族里那几位长辈也没有透露半点信息。

  不过他很清楚自己该怎么做。

  钱奋与钱雪来到议事厅,当即二人都是紧张不已,钱奋自然是因为胆小怕事,而钱雪则是发现,除了她,钱松和钱柏二人都不在,唯有她一个小辈。

  “二哥!”

  “二伯!”

  钱奋与钱雪行礼,而后来到末座落身,这种场合,钱雪自然没有座位,只能站着。

  直到此刻,钱升这才张开双眼,对钱奋点了点头,而后环视一圈,说道:“风府收徒的日子临近,之前这三个名额本来决定是钱离、钱松和钱柏,不过前两日,又决定将钱松和钱柏的名额取消,由钱雪和阁楼那位小友顶替,不知各位有什么看法。”

  此言一出,在场其他人都是沉默不语,他们可不笨,这事最好还是不要开口,若是没有长辈的同意,钱雪和林嗣不可能得到名额,若是支持,则会得罪钱慈和钱睿,若是反对,岂不是反对长辈的决定?

  这件事跟他们没有太大关系,他们自然不会胡乱开口。

  但是也不是所有人都这样,一位半百老者站了起来,对着主位钱升抱拳之后,开口道:“这名额之事,之前就是两位少爷和小姐决定的事情,何况钱柏和钱松乃是族中资质仅次于钱离的小辈,现在名额更换,总要给出一个交代。”

  此人的开口,使得在场不少人都是神色微凝,此人不是钱家人,乃是老祖年轻时带回来的一个外人,在钱家待了两百年,资格极老,而他口中的少爷和小姐,则是族中的长辈,也就是当日林嗣所见那三人。

  此人不是向着钱慈钱睿,而是真的在为钱家考虑,这一点,在场所有人都明白。

  身为钱家的大管家,他有资格要一个理由。

  还不等其他人开口,钱慈便是起身,说道:“二哥,名额之事,事关重大,并非儿戏,雪儿侄女就不说了,她毕竟是钱家人,但是那小子有什么资格得到名额,你身为家主,总要给一个交代。”

  闻言,钱升眼中闪过一丝冷光,不过却隐藏得很好,说道:“这事你也知晓,并不是我能决定,今日叫你们前来,也是问问各位意见,然后回禀叔伯。”

  开口的同时,钱升的目光再次环视,使得,目光所望之人,面色都有些不太自然。

  他们想要躲避这件事,钱升怎么会让他们如愿。

  片刻之后,终于有人起身,正是钱雪口中的三叔,他本不想参与,可事与愿违,此刻也只有硬着头皮,说道:“既然这件事是叔伯决定,自然有他们老人家的用意。”

  他没有娶妻生子,钱雪与他亲近,此刻开口,自然要向着钱雪。

  “三哥这话有理,不过那阁楼上的小友为何要拿走一个名额?”一位中年开口道。

  “不错,他毕竟是外人,就算叔伯有什么理由,也总应该与我等说明。”

  “我也认为这件事毕竟关系重大,一个外人得到名额,若是没有合理的解释,难以服众。”

  “我赞同。”

  能够在钱家权利争夺中生存下来,没有人愚笨,纷纷开口,不过却都是将矛头指向林嗣。

  他们是钱家人,名额落在外人手中,他们自然有权过问,这样也不会得罪钱慈和钱睿,甚至连钱奋这边也没有得罪之意,族中长辈也没有理由怪罪。

  “一个个都是老奸巨猾。”主位上的钱升心中暗骂,表面上却不露任何。

  他也疑惑,这样的大事虽然是长辈决定,不过按道理会都问问他这个家主,这一次居然没有任何交代,就这样决定了。

  他身为钱家家主,轮头脑不会比钱睿差,立即发觉此事的不对。

  不过现在面对所有人的质问,他也只有去硬着头皮去问问叔伯长辈了。

  然而就在此时,厅中突然出现一道身影,看见这道身影,所有人都为之变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行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行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