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他依旧敬畏生命,除了他自己的
落花时节雨2021-04-22 14:532,066

  张起灵想不起来当时自己是怎么回答的了,多半是些“关你什么事。”,“你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大概这一类的话。

  可是,现在的他和以前不一样了,那时候的他是一个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的人,他的世界也只有他一个人,去哪里,做什么,根本不需要像任何人交代。

  但是,现在的他不一样了,他有两个好兄弟,有了和这个世界的联系,他需要对他重要的人有个交代。

  不过,说话这个事情他一直不是太在行,他顿了一下,最后还是说道:“与你无关。”

  是的,他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唯一的原因就是想改变吴邪之后的命运,他希望吴邪可以有个健康的身体,不要再去经受这些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一开始就把他从其中摘出去。

  吴邪没有回应,胖子不服气地说道:“这算怎么回事,我们辛辛苦苦做了这么多事,你二话不说就把尸体掐死了,你倒是交代一声啊!”

  张起灵看向吴邪手中的金黄绢帛,一抬手说道:“你们想要知道的都在那里。”

  随后便不再说话,他离吴邪有段距离,因此没有注意到吴邪握着绢帛微微颤抖的手。

  吴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不过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这个闷油瓶也不过是三叔找来夹喇嘛的人,人家拿钱办事,不过就是交易关系,一出去,大家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了。

  但是,他听到对方说“与你无关”这句话的时候,心却不由自主地往下微微一沉,原来所有的好意都不过是他的自作多情,对方其实根本就不在意。

  胖子一听张起灵的回答,就赶忙凑到了吴邪身边,想要跟着看看这帛书上都写的些什么,发现吴邪似乎在发呆,便上手一碰他,问道:“小同志,想什么事这么入神的,给我们翻译翻译呗。”

  吴邪被胖子一撞,才略略回过神来,赶忙又将精力集中在了帛书上,胖子反正也看不太懂,就转身去看那个装帛书的盒子了。

  他一打眼,发现这盒子应该是用一整块紫玉挖出来做的,十分罕见,看放的位置应该是当枕头用的,一般的玉枕已经很珍贵了,像这样成色的,怕是价值连城了。

  虽然玉俑没搞成,但是,就算把这个带出去,也绝对不算亏。

  吴邪细细地看了一遍手上的绢帛,大概整理出来了两件事。

  一件事是鲁殇王盗墓的时候遇到巨蛇卧棺,觉得必是妖孽,就一刀把蛇头给砍了,之后梦里梦到一个老翁,老翁突然变成蛇想咬他,又被他差点杀了。

  那蛇为了自保,就告诉鲁殇王自己有两件宝物,可以帮助鲁殇王位极人臣,这对鲁殇王诱惑极大,便先答应了,等那蛇将宝物的位置和使用方法都和盘托出以后,鲁殇王觉得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个秘密,就一刀把那个蛇头给剁了。

  等鲁殇王醒来以后,按照方法打开了宝盒,得到了宝物,发现非常不错,便将随行的侍从以及他们的家人全部都杀光了,不想让这个秘密外传。

  吴邪看到这里啧了一声,小声鼓囊着:“这鲁殇王也太狠了吧。”,同时心里也忍不住暗暗猜想着,这个鲁殇王肯定是个心理变态,一般人哪里做的到这种事。

  胖子在旁边问道:“你说这个宝物到底是啥啊,一个肯定是鬼玺,另外一个呢?”

  吴邪没理他继续往下看,发现出现了一个新人物,叫铁面生。

  那时候鲁殇王逐渐年迈,身体开始日益衰败,就找了他精通风水的军师帮忙。铁面生告诉鲁殇王,上古有一种玉俑,只要穿上,便可使人返老还童,长生不老,但是,这玉俑可能要去墓里找。

  于是他动用了三千人,进入了一个西周的皇陵,找到了一个穿着金缕玉衣的男尸,铁面生通过特殊的办法将男尸从中取出,使其没有变成血尸,而鲁殇王则吃了假死药在皇帝面前假死,而后代替那个男尸穿上了玉俑。

  吴邪问道:“那这个铁面生呢?他也跟着殉葬了?“

  吴三省则表示,这种人基本不会愚忠,估计早就想办法逃走了。

  张起灵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口的,他淡淡地说道:“他没有殉葬,因为躺在玉俑里的,根本不是鲁殇王,是他自己。”

  看着吴邪好奇的眼眸,这次没等吴邪再问,张起灵就把他知道都说了出来。

  看着吴邪将信将疑的眼神,张起灵知道对方肯定在怀疑自己编故事骗他,毕竟,他现在确实和吴邪没有多少信任,对方怀疑也无可厚非。

  他不觉得这个事情需要去争辩什么,真相这种东西,只要去信了,他就是真的,不信,说什么都是白搭,他也不是个爱多费口舌的人。

  有微光从洞口洒落,看起来天要亮了,这次他一路上跟着吴邪,能不触发的机关都没有触发,也没有见血尸,应该不会出现尸蟞王了吧。

  他依稀记得当时在雨村,胖子和吴邪追忆往昔的时候说道过这段,说是第一次见尸蟞王,把吴邪给吓坏了,后来还有尸蟞浪潮出现,胖子调笑道:“这也就是当时要拖着天真你,不然,胖爷我不干他丫的。”

  吴邪总是笑着回应道:“得了吧,你当时跑的可不比我慢,我觉不记得你有多英勇啊。”

  他总是这么笑着,但是,过后又总是一脸落寞地样子,那时候他的肺已经不太好了,被自己和胖子天天盯着让他少抽烟。

  于是,他有瘾的时候,便只是叼着烟,朝着远方看着,话也会变得很少,而每次说起这次事件的时候,他总是看起来笑着,但是周围的情绪却总是会突然低落下去。

  后来张起灵才知道,那是吴邪第一次目睹死亡,给他之后颠沛流离的生活,开启了门扉,后来的后来,他开始不断地遇到不同人的死亡,甚至是重要的人的一一离开。

  最后的最后,吴邪似乎已经习惯了死亡,张起灵知道,他依旧敬畏生命,珍惜每个人活着的机会,除了他自己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之小哥穿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之小哥穿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