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你该死了
落花时节雨2021-04-22 14:582,002

  张起灵没有多余的话,将手伸进了个漆棺和青铜椁的缝隙中间,闭眼摸索了一番,而后手突然一发力,众人便听到了“啪”的一声。

  随后整个棺材从中间整齐裂开来,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划过众人的耳边,吴邪吓得手一软,手上的枪差点脱落。

  张起灵冷静地喊道:“退后。”

  众人便不由自主地朝后退了几步,来观察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漆棺从棺椁中升起,而后棺盖左右裂开,其中一个浑身黑色盔甲的人从棺材里的坐了起来,是一具极其罕见的湿尸,全身皮肤近乎透明。

  胖子眼尖立刻喊道:“他是身上穿着的那是什么!肯定是个宝贝。”

  吴邪却被这个情况吓坏了,他今天奇怪的事也见了不少,难不成这又是个起尸的,别人盗墓怎么两个白毛绿毛都见不上,就他一天天地尽逮着尸体起。

  他手里的枪本来都快打出去了,看着站在前面一动不动的张起灵,感觉似乎也没到这么个时候。

  吴三省和胖子胆子大,见对方并没有攻击的意图,很快便凑了上去,仔细一观察,便发现了其中的玄妙。

  “他这背后有个木杆支撑着,所以刚刚棺材一开,就支持着他坐起来,并不是起尸。”

  一听自家三叔说不是起尸,吴邪才敢上前几步,这一看不打紧,这尸体身上穿着的竟然是金缕玉衣!

  这些发现珍奇的激动,在发现似乎里面的人其实是个活人的时候,瞬间都有些紧张了起来。

  大奎:“妈的,要是一天天地竟是遇上这种事,老子以后去扫厕所都不乐意倒斗。”

  潘子倒是没这么多感慨,立刻提出解决方案,说道:“管他是不是活了三千年,直接一梭子过去,就啥事都没有了。”

  吴三省及时喊了停,惊叹道:“造化啊,这个可是玉俑啊,没想到啊,没想到,我竟然能碰到这个神器。”

  胖子一听吴三省的话,也立刻来了精神,什么神不神鬼不鬼的,都不能阻挡胖爷发财的路,赶忙上去和吴三省开始研究怎么把这个玉俑给脱下来带走。

  吴邪看着他们折腾来折腾去,有些无聊地看了看棺材里像是鳞片一样的东西,有些奇怪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吴三省头都懒得抬地回答道:“人皮。你看这人现在这么年轻,估计都是玉俑的效果,每次蜕皮他就年轻一点,是真真实实能返老还童的。”

  吴邪赶忙扔掉了手里面的东西,瞬间恶心地要命,而后问道:“你们两个如果把玉俑脱下来,里面的人会怎么样?”

  胖子一听愣了一下,下地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担心这些墓里东西的人,这些个妖魔鬼怪,死了活了有什么好在乎的。

  他不甚在意地回答道:“谁知道呢,说不定就灰飞烟灭了呗。”

  吴邪立刻阻止道:“不行,你们这不是在杀人吗?”

  作为一个人类朴素的正义感让他说出了这句话,下一刻就被胖子给反驳了:“就这些个王公贵族,生前杀了多少平民,为了找到这个玉俑又死了多少人,你能算的清?他这是罪有应得,我们这是替天行道!”

  一口纯正地京腔把歪理说的头头是道,吴邪一时间也找不到反驳的切入口,反而是吴三省骂道:“你闭嘴少说两句,好好找怎么脱玉俑的方法。”

  “得嘞,得嘞,您别催了,胖爷我知道要做什么。”

  在其他人你来我回地斗嘴的时候,张起灵感觉模模糊糊有什么东西从脑海里划过,他是个失忆的专业人员,经常睁眼就不知道自己是谁,在哪里,要做什么。

  他的记忆现在能想起来的最源头的位置就是从西王母的陨玉里出来以后的事情了,再之前的事情,他只是偶尔听吴邪和胖子提起过,期间细节,他也不甚清晰。

  但是,他总觉得这个墓里他应该要做什么事情的,除了要看好吴邪,他还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完成。

  吴邪这时候在漆棺后面发现了一只紫玉匣子,他小心翼翼地打开,发现里面有一卷金黄丝帛,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小字。

  吴邪赶忙喊了一声,吸引众人的注意力,张起灵看着吴邪手中的金黄丝帛终于想起了什么。

  伴随着吴邪的呼喊声,胖子也跟着高喊了一声:“我找到了,我找到头了!”

  随后,便凑过去想要解开玉俑。

  张起灵冷声制止道:“不行!”

  所有的欢愉都在这一刻凝固了下来,所有人都莫名其妙地看向他。胖子也有情绪了,说道:“你个小哥什么意思啊,眼看着要发财了,你就来挡人财路了,不厚道啊。”

  张起灵深深地望了一眼胖子,难得耐心地解释起来:“这东西五百年脱一次皮,只有在脱皮的时候才能把玉俑取下来,其他时候,只要取下玉俑,就会变成血尸。”

  本来已经打算动作的胖子,瞬间冷静了下来,手也从线头那个地方收了回来,有些呆,又有些郁闷地问道:“那这可怎么办,就这么把到手的宝贝扔了?”

  张起灵看着身边还在呼吸的人,闪电般地出手,直直扼住了对方咽喉,众人都忍不住惊呼出声,但是却没人敢上前阻挡,他们对于自己的实力还是有数的,在场的人全部绑一起都不一定打的过他。

  穿着玉俑的人开始死命地挣扎起来,想要脱离张起灵的掌控,张起灵并不管手底下的人挣扎的有多厉害,眼神里满是冷漠,他轻轻地开口:“你活的够久了。可以死了。”

  随后手指用力,手上青筋一爆,一声骨头的爆裂,那个尸体抽搐几下,随后迅速停止了动作,两手一耷拉一点动静都没有了,而刚刚近乎透明的皮肤,也迅速变成了黑色。

  他把玉俑随手一甩,像是随手扔掉了一件垃圾。

  吴邪望向他,有些惊讶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之小哥穿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之小哥穿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