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S级预备役唐小源(二)
one百万2021-05-01 12:312,667

  有必要吗?有必要吗?能不能不要因为我有个什么病你就天天来关怀我?

  我不需要你的关怀啊,你的关怀只会让我被别人注意!

  感受到周边路人的目光接二连三的聚集在自己的身上,唐源心中叹了口气,当即便说道。

  “不好意思啊宁同学,我还有事,明天见。”

  唐源说谎的技术很烂,所以他根本就没想过具体说出个什么事,说罢便脚底抹油,一溜烟就跑了。

  “看吧,又跑了。”看着远去的唐源,张格格愤怨的说道:“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老是要追着他,这三年来你和他的绯闻还不够多吗?有必要这样吗?”

  “嗨呀,别乱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情况,人家是病人。”面对着张格格愤愤的抱怨,身为热脸贴了冷屁股的主人公,宁颜语倒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笑嘻嘻的就拉着张格格转头走向了别处。

  “走吧,咖喱饭我请客。”

  “请啥客啊?你别转移话题!”

  “哎呀,都快高考了,以后说不定都永远见不到了,你就别想那么多啦。”

  夕阳的余晖下,两道挽着手的影子被阳光拉得修长,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很快连声音都消散在了风中。

  至于另一边的唐源,跑了好一会之后,终于算是离开了学校附近的范围。

  “真累,女人就是麻烦。”

  唐源一边低声嘟囔着,一边抬腿迈步走进了一个小巷口中。

  这里是他机缘巧合下发现的捷径,对照时间后他发现,从这里走能够省去他回家路上十分钟的时间,所以自发现了这里之后,他一直都很热衷于走这无人的巷道。

  虽说偶尔会碰到几只活泼可爱的小老鼠吧……

  唐源刚走出巷口,傍晚的落日余晖便当面照在了他的脸上。

  耀眼的光芒刺得他睁不开眼,还未等唐源低下头,一股冰冷的触感,便突然抵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唐源是吧?”

  低沉的男声在耳边响起,唐源从他伸出的手上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硝烟味。

  这种程度的硝烟味,除非是常年接触,否则根本不可能形成。

  再结合抵在自己太阳穴上的枪支,唐源不难猜出,站在他一旁的是一个常年摸枪的亡命之徒。

  而且从他口中说出来的话来看,他的目标显然是自己。

  为什么会这样?

  发生了什么?

  唐源忽然想起了爷爷对他说过好几次的话。

  说这话的时候他总是一脸严肃的,“记住了阿源,不要在没有足够实力的时候展现自己的所有,人总是要为自己藏住点什么的,这样才能在危机到来的时候拯救自己。”

  唐源问过为什么要这样,唐柏松的表情始终是那一副不愿多说的样子,只是被问久了,唐源大了点,他才露出了点口风。

  “藏不住的话,会有人找上门的。”

  谁会找上门?

  这个问题唐柏松至今没能给出明确的答案。

  不过感受着自己太阳穴上的所传出来的阵阵冷意,唐源心想或许答案已经自己找上了门,只是他还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露出了蛛丝马迹。

  唐源在男人的面前缓缓举起了自己的双手。

  现在时值傍晚,家家户户都在忙碌晚饭,到处都是饭菜的油香味,除了旁边拱着垃圾的老鼠,连只鸟都不想在这偏僻穷酸的街头掠过。

  枪口已经抵在了太阳穴,现实不是电影,一万个特种兵中都不一定有一个人能在这种情况下瞬间摆脱亡命之徒的枪口威胁。

  所以唐源乖乖的举起了手,反正既然他们没有在第一时间开枪杀掉自己,那定然就是想要从他的身上得到什么。

  顺水推舟吧,唐源这般想,正好自己可以借此机会好好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盯了自己这么多年,弄得爷爷都因此神神叨叨的。

  只是唐源没想到,这些人竟是还未等他回话,便是直接一掌劈在了他的后颈上。

  突如其来的冲击力如同闪电般落下,顷刻间唐源的后颈便升起了一阵剧痛和发麻的混合感。

  天昏地暗般的眩晕感笼罩全身,唐源的大脑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飞快的浮现出了这么一句话。

  靠,大意了。

  ………………

  滴…滴。

  昏暗无光的世界里突然响起了这么两道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两滴水珠落地后,清脆的声音空荡死寂的密室里回旋一般。

  呼!

  像是溺水的人被突然拉起,唐源直起身子的时候,甚至感觉灵魂在后面追。

  “醒了?”

  熟悉的男声在面前响起,豆大的汗珠在额间滴落。

  唐源恢复意识的一瞬间便知道自己被打晕的时候吸入了什么药物,否则自己绝对不会出那么多的汗,脑袋也不会有胀痛的感觉。

  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唐源平静的扫视了一眼周边的环境。

  狭小的通风口里的旧风扇在病恹恹的转动着,一缕缕浅淡的光芒仿佛被扇叶切碎了一般,零星的射进了摆满杂物的仓库内。

  微弱的光线下,肉眼可见的尘埃伴随着一种刺鼻的气味,在空气中静静的漂浮。

  唐源缓缓闭上了眼睛,刚刚所看到,所闻到,所听到的信息顿时化作成为一道道洪流汇入脑中,开始疯狂整理起来。

  ……

  空气中残留了大量刺鼻的硫气味,而硫燃料正好是许多制造业厂家所青睐的燃料。

  ……

  三年前,秀风区一座玻璃厂因未安装合格的尾气处理装置,导致排放的废气中硫含量长期严重超标,被政府进行了封停处理。

  ……

  带着我这个昏迷的人,他们不可能敢乘坐地铁等公共交通工具,所以他们有车。

  ……

  秀风区处于郊区,地广人稀,平日里车流不大,加上和我所处的青峰区相邻,开车的话,快一点四十分钟就能到。

  ……

  我下午六点五十放学,考虑到和宁颜语说话耽误的时间,还有后面小跑赶路的时间影响,所以现在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八点。

  ……

  一道道信息在唐源的脑袋中如同洪流般不断的产生碰撞。

  不过短短几秒的功夫,一条条新的信息,便在这些洪流的碰撞中孕育而出。

  待唐源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所有对他有用的信息,便已经彻底的完成了总结。

  时间:七点四十过后,不超过八点。

  地点:秀风区废弃玻璃厂的某个仓库。

  人物:拥有枪支,犯罪经验丰富的团伙。

  ……

  这些信息,应该足够了。

  唐源抬起头,看向了站在他面前的三个男人。

  此时的他们要么手里把玩着银亮的军刀,要么手里就抓着铁黑的沙漠之鹰。反正他们的脸上都是一副冷冰冰的凶狠样,在他们这些凶神恶煞的壮汉面前,身形清瘦的唐源就好像是一只误入到了狼群中的绵羊,只剩下了任人宰割的下场。

  唐源被紧实的绳索固定在了一张宽大的木椅上,全身上下只剩下头可以自由自在的摆动。

  看了一眼被绑在背后的手,唐源无奈的发现这些人绑的还是最难解的海盗结。

  有必要吗……真要是一般的高中生不被绑也该被你们这群人吓得腿软了吧……

  唐源心里嘟囔着,对面最高的男人却是开口了。

  “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啊?”

  锋锐的军刀在他的指尖灵活的转动,刀身上时不时的就能折射出月光扫在唐源的眼上。

  他看起来对于冷兵器的使用非常的熟练,或者对于这种军刀的使用非常的熟练。反正那柄足有十二厘米长的军刀在他的手中表现得就像是一支稍长一点的笔一样,手指间转动的动作流畅到让人瞠目结舌。

  只是唐源并没有和他想象中那样被这一幕吓到,他只是看了他手中的军刀一眼便撤回了目光。

  “害怕有啥用啊,我只是想知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而已。”唐源顿了顿,低声说道,“我们家可没几个钱,只有一个天天想着进墓研究的老教授,还有一个天天都待在教室里的苦逼高考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累了,这神兽不杀也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累了,这神兽不杀也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