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S级预备役唐小源
one百万2021-05-01 12:292,940

  “天京时间四月二十三号下午六点三十分,我国豫南北部地区发生里氏4.2级地震,其中,离得最近的充阳市市民纷纷表示震感明显,当日,当地政府为了保护市民的安全,对充阳市进行了为期一天封城处理,并呼吁了当日有计划前往充阳市的民众更改行程。” 

  “现我台得到许可,将为您转播再现当地灾后情景。”

  中午,上学路上,街道一旁的家电店的电视刚好播到了这么一则新闻。

  因为好似在利用新闻来吸引行人驻足观赏,所以电视机开的声音颇大。

  一时之间,被主持人播报的内容所吸引,刚好路过的行人们顿时停下了脚步,纷纷转头围在了电视机前。

  电视上,随着主持人的话音落毕,画面也转切成了一幅幅狼藉的照片。

  “嘶!”

  照片的画面刚一出现在众人眼中,一阵此起彼伏的倒吸冷气声便响了起来。

  只看见在那一张张缓慢切换的照片上,密集的龟裂纹像是蛛网一般,在大地上狰狞的延伸着。

  高大的绿树从中折断,如同垃圾一般零落在地,其上还沾满了雨后湿润的泥土,四处都是狼藉的模样。

  而在这些画面的背景中,还可以看到一位位身穿蓝白色工作服的人员手提着各种工具,看起来像是在清理着灾后的现场。

  说是“转播再现”,其实照片也就是仅有的两三张,而且一看就看得出照片上的画面很局部,并没有将整体的样貌放出。

  不过即便如此,看到这么一些画面,大家还是忍不住啧啧称奇,一阵感叹。

  “最近地震的新闻越来越多了,世道不太平啊。”

  人群中,有个大伯感慨似的说了一句。

  “是啊是啊,我老家西桂那边,听说前个月有条江都翻起来了,吓死人!”

  身穿红衣的大婶用手抚着胸前,像是亲眼目睹了那天昏地暗,长江倒涌的一幕般,端的是一副胆战心惊的模样。

  “是吧是吧?我估计就是世环会的问题,这温室效应越来越严重了。”

  “可不是嘛,咱们星都的空气也越来越差了……”

  各不相熟的人们因为一则新闻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

  没有人注意到,人堆角落里有一个少年,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里。

  ……

  “西北方向竟然真的发生了地震……”离开了人群的唐源,神情恍惚的走在大街上,心想,“难道我真的还拥有能够预感天灾出现的超能力?”

  唐源自小就有一种怪病。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觉得心悸得慌,像是有闪电即将落在头顶一样,每次这种心悸的感觉出现,唐源就会像是如芒在背一般,饭也吃不香,觉也睡不好。

  哪怕是唐源的爷爷唐柏松带着唐源去医院看了,医生也只是判定他是“心理创伤后遗症”。

  至于怎么形成的心理创伤……医生的语气虽是遮遮掩掩的,但是不用他说,唐源自己也能大致的猜到。

  估计就是因为在他四岁的时候,和爸妈出去游玩时发生的那一场车祸吧。

  十六岁以前的唐源,还真是以为自己是因为这个病,才出现这个症状的。

  直到两年前的元旦,唐源才在机缘巧合之下发现,自己的这种感觉,似乎是天灾出现的前兆。

  “以前只是能感觉到天灾即将出现,但是在半年前开始,我就好像已经能够预感到天灾出现的大致方向了。”唐源皱着眉头,心中想道,“假设我真的拥有这个超能的话,是不是说明了我这种能力正在自行进化,自行加强?”

  “那以后会不会进化到能够将天灾发生的具体地点的经纬度都知道的程度?会不会出现出现其他方面的超能力?”

  “瞬移?隐身?飞檐走壁?……”

  想到这里的唐源忽然叹了一口气,他想起了已经两三个月没有与他联系的爷爷。

  如果是爷爷的话或许能给我点意见吧?

  唐源望着天空想道。

  那场车祸带走了他的父母,让唐源从小就面临“跟爷爷还是外公外婆”的选择上。

  按道理说,唐源是跟外公外婆比较好的,毕竟奶奶去世的早,爷爷又是夏国神话学界的泰斗人物,经常需要在外面奔波,进行一些学术研究,照顾不了年仅四岁的唐源。

  但是令人想不到的是,在外公外婆上门要接走唐源的时候,唐源的爷爷爆发出了难以置信的执拗,坚决要让唐源跟在自己的身边。

  这样没道理的行径显然惹恼了唐源的外公外婆,双方就这个问题不知道面红耳赤的争论了多少次。

  要不是那时候的唐源主动说了“想跟爷爷”,还不知道这样的争论要持续多久。

  不过即便如此,外公外婆还是会选择在唐源稍长一点的假期,坐上路程有六七个小时的高铁,跨越两个省的距离来到唐源的身边,陪着唐源去玩。

  或许唐源的异常行为真的很像什么“心理创伤后遗症”,但是唐源自己是认为自己是不缺爱的,爸爸妈妈那一份外公外婆已经替他们补上了。

  “也不知道爷爷这一次又到了哪个没有网的地方……”不知不觉中,唐源已经走到了“星都十三中”的门口,“算了,今晚给张爷爷打个电话问问吧。”

  唐源心中想着,一边跟着人流缓缓挤进了学校当中。

  下午的课全是催人欲睡的理科课程,坐在倒数第三排的唐源一边听着讲台上老师龙飞凤舞的授课方式,一边偶尔看向窗外放空。

  他这样的学生是班级里最没有存在感的。

  成绩不算好,每一门科目都只在平均线往上几分。

  样子也不算帅,光是那看起来就格外笨重的黑框眼镜,就很少会有人会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

  按道理来说,做人做到这样的地步,稍微有一丢丢“我不是咸鱼”想法的正常人,都会努力的开拓一下自己的课外兴趣,多交几个朋友让自己显得没那么孤独。

  但唐源依然没有,他就像是一个跟17(5)班的同学一起生活了三年的幽魂,除了同样没啥朋友的同桌赵小庆之外,班上几乎没有一个人对他有什么深刻的印象。

  而就是这么一个成绩一般,长相一般,性格一般……几乎浑身上下所有的能被标签的地方,都贴着人们最讨厌的“一般”的字眼的唐源,心里却对此甘之若饴。

  又是一个平静的一天,今晚吃啥?

  唐源脸色平静的走出校门,心里面却是在思考今晚的菜单。

  身为一个拥有“心理创伤后遗症”的外宿生,学校的晚自习他是可以免上的。

  所以每天下午的放学便意味着他得到了解放,他只需要买好饭菜回到家,就可以为今天这“平静的一天”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唐源的目光忽然停留在了一家招牌名为“阿婆汤饭”的店铺前。

  嗯,有点累,今天不想洗锅洗碗……

  唐源转过身,正打算迈步走向那家汤饭店,一道清脆的女声,却是突然在他的背后响了起来。

  “唐源!”

  娇俏的声音如同银铃般悦耳动听,一般的男生听到这个声音恐怕都会忍不住的驻足回首。

  但是听到这声音的唐源,身体却是直接一僵。

  完了,又碰到她了……

  用手指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镜,唐源最终还是选择和往常一样——直面麻烦。

  他转头看向了快步走来的声音响起的地方。

  那里站着两名芳华正茂的少女,她们无一例外的,都穿着和唐源同款的蓝白色校服。左边的少女扎着两条细细的马尾辫,看起来热情可爱,另一个少女则是选择将头发高高的束起,看起来是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两个人都是唐源的同学,热情可爱的是班里的学习委员,星都十三中公认的校花,叫做宁颜语。

  至于另一位满脸不耐烦的同志,便是宁颜语的同桌兼好闺蜜,张格格了。

  “唐源,你是想去吃阿婆的汤饭吗?我和格格也想去呢,一起不?”宁颜语像是没有看到一旁臭着脸的张格格,犹自热情的说道。

  只是她连过来打招呼都是强硬拖着张格格的手来的,这份邀请显然还没来得及与张格格通气。

  所以,宁颜语话音刚落,一旁站着的张格格的脸色便是突然一变。

  “颜语,你……”不是说要陪我吃咖喱饭的吗????

  张格格看着宁颜语笑脸盈盈的表情,终究还是硬生生的把后半句话掐死在了喉咙。

  行……行吧!吃就吃,你不买单看我不掐死你!

  张格格虽是给宁颜语面子,却是不给唐源面子的,心中念头闪过,当即便叉起了手,摆出了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

  看着这两姐妹一个热情似火,一个冷淡如冰的模样,一时之间,唐源又一次深深地感觉到了头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累了,这神兽不杀也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累了,这神兽不杀也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