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one百万2021-05-01 12:294,057

  我们失败了,所以我们卷土重来。

  ——序言

  清脆的高跟鞋声在寂静的长廊中回荡。

  漫长而又剔亮的通道下,身穿黑色西装,面无表情的少女戴着一副方正的黑框眼镜,正向着长廊的尽头稳正的走去。

  滴。

  走到长廊的尽头,数道红线从墙面射出,在少女的身上来回扫了一遍。

  “心跳检测无异,指纹检测无异,虹膜检测无异。”

  咔。

  一声脆响。

  “神话副部长宋清子,身份识别通过,欢迎您的到来。”

  冰冷的机械女声落下,少女面前的大门忽然往两边的墙壁中缩了进去。

  见大门已开,宋清子没有丝毫的迟疑,直接大步走了进去。

  嗡的一声响起,宋清子刚进入此间,大门便关上了,连带着长廊中亮起的光芒都被拒在了门外。

  门的里面是一间明明很宽敞,却显得很拥挤的实验室。

  各式各样的实验报告杂乱无章的堆放在实验室中间的桌子上,筑起了一座白色的小山。

  道路上四处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或许是一大把写满了各种文字公式的草稿纸,或许是一个精致可爱,领口绑着粉红色蝴蝶结的棕熊娃娃……甚至可能是半个没吃完的煎饼果子。

  总而言之,这里若不是摆放着数台价值连城的仪器,恐怕无论是谁第一次来到这里,恐怕都会以为这里是一个杂货间,而不是一个实验室。

  本来宋清子是想直接走过这片地方的,不过她刚抬起脚,便想起了上一次不小心踢翻了他们东西之后所造成的后果。

  在这里工作的那群疯子可不管她是不是“神话”的副部长,只要敢弄乱这里的“格局”,他们就绝对敢劈头盖脸的对你一阵怒骂。

  看了一眼脚边那吃了一半的煎饼果子,宋清子的嘴角不动声色的抽了抽。

  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底气,敢把这里的环境称之为“格局”……动物园里没有工作人员收拾的猴山估计也不过如此吧?

  心中虽是这么想,宋清子走过这片通道的时候,动作还是小心翼翼的,确保了自己没有破坏他们丝毫的“格局”。

  终于,历经千辛万苦,宋清子走到了实验室的尽头。

  此时在她身前的是一面宽大的特制玻璃墙面,宋清子垂眉低头往下看去,还能看到黑暗中隐约有几个人影在来回的忙碌中。

  这里是夏国官方神秘部门山海的核心区,平日里就算是她这个副部长,也很少会来这里。

  “叫我来干嘛?”宋清子平静的看着这一幕,眼中无悲无喜。

  一旁站得笔直的男人夹雪茄的手离开了嘴唇,口中缓缓吐出了一圈浓厚的烟雾。

  细碎的光芒从两人的头顶落下,照亮了男人的脸庞。

  久经风霜的大地色皮肤上遍布着细密分明的皱纹,此时他的肌肤已经出现了松弛下垂的情况,看样子再过几年就要步入老年人的行列了。不过即便如此,他的眼睛之中,却依然没有像其他的同龄人一般,呈现出一股浑浊的模样。

  他只是站在那里不动,身上便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了一股沧海桑田般的气质。

  很显然,这是一个经历过时光洗礼,被岁月沉淀过的男人。

  “有个任务要派给你。”男人言简意赅的说道。

  “任务?”宋清子的脸上浮现出诧异之色,“又有生物要出世了?可我的灵觉没有感受到它们的骚动啊。”

  “不是击杀神兽。”男人摇了摇头,看向了宋清子,“是让你去接一个人。”

  “接一个人?”宋清子更加不明白了,她皱着眉头说道:“这种任务不是‘方壶’负责的吗?”

  “方壶”和“神话”一样,都是山海里面的一个部门,其中“神话”是专门为了对付神话事件,也就是关乎于神兽的事情所设立的。

  至于“方壶”就没有那么多的限制了,基本只要是外面的部门无法解决的任务,或者跟“神话”有稍许沾边的,他们都会做。

  比如接一个人这种简单的任务……怎么想也不应该让堂堂一个副部长去做才对。

  这种感觉就像是学校里的副校长亲自去校门口迎接一位新生,若说这新生没点什么东西,显然是没有人会相信的。

  “去接唐柏松的孙子,这是关于他的资料。”

  男人将早已准备好的档案袋递给了宋清子。

  档案袋密封得很严实,封口处甚至还加了一个写有“绝密”二字的红章。

  不过宋清子并没有在意这些,她接过档案袋后便直接当着男人的面将其打开了。

  档案袋里面的资料并没有很多,只是写满了五六张纸的信息,还有一些医院的报告单。

  目光只不过刚落在手中的纸张上,宋清子的瞳眸便是陡然一缩,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一声惊呼。

  “S级?!”宋清子猛地扭头看向一旁的男人,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唐柏松孙子的潜力竟然被判定为‘S级’?”

  “山海”不是给人履历镀金的地方,这里只培养能够上天“诛神”的强者,因为听话的猎犬在面对那些来源于神话历史中的生物是毫无反击之力的。

  宋清子本身就是一位出色的诛神者,在加入到“神话”之前她同样也曾拿到过“S级”潜力的证明。

  虽然同属于“S级”,但这并不代表着两人之间的潜力相差无几,毕竟唐源是从一开始就是“S”级,而宋清子却是从“D级”一步一个脚印,历经千辛万苦才爬到“S级”的。

  这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天才。

  宋清子从未见过有谁还未进“山海”,潜力就已经达到了“S”级的,而且这人还是唐柏松先生的孙子……

  想起变成了植物人的唐柏松先生,宋清子心中的情绪一时之间有些复杂。

  这少年知道了他爷爷的情况了吗?

  “这个判定是十几年前下的,现在有很多的非议,他不一定能够保住这个等级。”男人目视前方,平静的说道:“不过即便过来了之后等级降了,他现在也是山海‘S级’的预备成员,所以得让你亲自去一趟,把他带过来。”

  闻言,宋清子低下了头,看向了手中信息表上贴的照片。

  那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少年,白白净净的,鼻梁上架着一副让人气质显得迟钝的黑框眼镜。

  这少年怎么看也不像拥有“S级”潜力的人啊……

  宋清子目露疑惑,但还是将这些纸张放回了档案袋里,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好,我会把他带来的。”

  “嗯。”

  男人对宋清子好似格外的放心,绝大多数的时间,视线都落在面前的玻璃墙面上。

  见状,宋清子不解的挑了一下眉,也是转头看向了前方。

  玻璃墙面的背后是一个宽大深长的空间,里面没有丝毫的光点,宋清子什么东西都看不到。

  这里是那群“科研疯子”蓬莱的地盘,宋清子很少来,所以也不知道这里即将要发生什么。

  正当宋清子准备向男人开口发问的时候,玻璃墙面后的空间忽然发生变化了。

  好像是一座机器在缓缓抬升一般。漆黑无光的空间里,伴随着升降机徐徐运转的嗡嗡声,宋清子的面前竟然忽的升起了一只磨盘大小的金黄竖瞳。

  幽幽的寒意仿佛透过了坚厚的玻璃墙面作用到了宋清子的肌肤上。

  这感觉太清晰了,仿佛这只竖瞳的主人还活着一般,它在缓缓的直起身子,用那一双金黄的竖瞳冷冷的扫视众生,其中还在散发着狠辣的寒芒。

  宋清子的头随着它身体的上升而抬起。

  玻璃墙面后的空间除了这只灿烂的金黄竖瞳之外什么亮光都没有,但是宋清子借助着实验室头顶那细碎的微光,依然可以模糊的看见眼前有什么类似于岩石一样的东西在起伏着。

  机器升到了终点,隐没在黑暗之中的管子嗤嗤的喷涌出了大股无色的液体。

  纯白色的雾气从检测室的底部氤氲而起,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便将整个检测室给笼罩了个一半。

  浓厚的白雾被尽数的隔绝在了这头生物的周身几米之外。

  原来这头生物并不是被直接粗鲁的堆放在升降台上的,而是被放在了一个巨大的,圆柱形的透明容器里。

  “山海”要培养的是全才,日常的训练并不局限于技能性的项目。

  所以宋清子知道这是在做什么,这是蓬莱那群科研疯子在往检测室灌输液氮,想要以此冷冻保存生物组织,以便以后的研究。

  “最后再问一遍,C区那边的,你们收集好该收集的研究标本了没?这要是忘了什么,待会放进福尔马林里面之后可就很难再取出来了!”位于宋清子他们楼层上方的实验室中有人大喊道。

  听起来他们和宋清子他们一样,同样站在一面宽大的玻璃墙面前,看着这一幕的发生。

  “等一下等一下,液氮放慢点!我再确定一下!三十张鳞片,五公斤血液……”宋清子他们脚下先是响起了一道响亮的大叫,随后声音便是渐渐小了下来,那名研究人员听起来好像真的在一件件的核查着。

  “数什么数!别数了,赶紧给老子弄完!什么难取……我要真想取出来,杜江算个屁啊!给我灌!使劲灌!”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突然在人们的耳边炸响。

  听到这话,整栋楼都好似沸腾了起来一般,陡然响起了声势浩荡的欢呼声。

  这个二货……

  宋清子嘴角抽了抽。

  她怎么可能会听不出来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呢?可不就是那个让蓬莱变成“疯子集聚地”的头号疯子,蓬莱的部长班委吗?

  在几乎称得上是狂潮的怪叫背景声中,那些插在圆柱形容器底座上的管子,顿时放出了一股股淡黄色的液体。

  这是福尔马林,同样是用来保护生物组织的。

  伴随着容器内的福尔马林液的渐渐升高,容器里的身影也渐渐的在众人的眼中清晰了起来。

  狂潮般的欢呼声不约而同的停止了。

  这一刻,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宋清子和她身旁的那个男人,全都不由自主的抬头看向了这头古奥庄穆的生物。

  宋清子是在场的所有人中唯一一个曾直面过它威力的人。

  只是没想到,过了好多个时日之后再看到它的尸体,宋清子的心中依然还是不由控制的油然涌现出无法言喻的震撼感。

  只见在那巨大的圆柱形容器里,一头庞大的生物如同一尊威仪尊贵的帝皇一般,慵懒的睁着金黄的竖瞳,正冰冷的俯瞰着万千仰视着它的子民。

  它拥有着像蛇一般婉转修长的身躯,身下却长了四只像是苍鹰般的利爪。

  青黑色的鳞片如山崖般嶙峋起伏的分布在它紧实的背上,其头顶上生出的两根长角更像是要冲破长天般高高支起。

  它三四十米长的身躯在无声的散发着难以形容的威压,哪怕是见惯了这种生物的宋清子,在感受到了这股威压之后,浑身上下的肌肉也是情不自禁的紧绷。

  邪恶,凶戾,冰冷,狰狞……绝大多数的负面形容词在它的身上都能有所体现。

  它足够神秘,也足够伟大。

  不过当这种极具诡秘美感的生物突破了神话的历史,出现在了现实中的生活的时候,所有的生物都不会顶礼膜拜,因为它们不需要毕恭毕敬的奴隶,只需要甜美可口的食物。

  宋清子肃然抬头,看向了它头顶上的那道狰狞的伤口。

  那是它的致命伤,宋清子亲眼目睹了那朵由鲜血构织而成的地狱彼岸花在它的头上绝美而又爆裂的绽放。

  斑驳鲜红的血迹从它那伤势骇人的颅顶往背脊之下延伸,猩红的血色染遍蛇躯,直到它那细长的尾端而终止。

  它像是一簇火焰般熄灭了。

  但它那双仿佛不灭般的金黄色竖瞳,就像是黑夜中,那幽幽亮起的墨绿的鬼灯,在这昏沉的检测室中,显得妖异又摄人。

  “荒唐的世界。”

  站在这巨兽面前,宋清子像是忍不住一般,忽的发出了一声嗤笑。

  像是在嘲讽这世界,又好像在嘲讽这巨兽之下,像是蚂蚁般的自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累了,这神兽不杀也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累了,这神兽不杀也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