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S级预备役唐小源(十一)
one百万2021-05-06 13:353,428

  伴随着最后一道宏大的和弦声落下,唐源终于艰难的完成了这首《Voices of Spring》圆舞曲的最后一个旋转。

  嗯,艰难的完成了女舞的最后一个旋转……

  掌声霹雳般接连不断地响起,张格格笑脸盈盈的握着唐源的手对着舞池两侧的观众来回鞠躬,途中还加了两声大叫。

  “你小子不错啊,看起来瘦瘦弱弱的,身体协调度竟然出奇的可以啊,而且体力好像也还行,半场下来掌心都没出汗。”

  唐源没好气地从张格格的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一个字都不想跟她都说,当即便是迈开腿想要离开舞池。

  “诶,别生气啊,或许你可以挖掘一下自身的天赋呢?我看你挺有当女舞的潜力的诶!”

  张格格上前想要拉住唐源,可她的手才刚摸到唐源的肩膀,天台上的所有灯光便是噔的一声全部熄灭了。

  黑灯瞎火之下同学们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个个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难道是这片街区停电了?可对面的楼还在放着光啊。

  还未待众人反应过来,一道明亮的灯光便是突然投射到了宁颜语的身上。

  浓烈的光芒犹如白昼,宁颜语不得不抬起手挡在自己的眼前。

  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张格格下意识地就想要上前把宁颜语从那灯光中拉出,只不过她刚一动,一只手便是突然抓住了她的肩膀。

  手心上面的力量是不容小觑的,张格格稍一牵动,肩膀上便传出了一阵不小的痛感。

  不解地转过头,抓着她肩膀的不是唐源又会是谁呢?

  “没必要。”

  唐源轻声说着张格格听不明白的话,不过没关系,过一会她就明白了。

  一道道身影在舞池的边缘跳下,他们的手里好像还抱着一大堆的东西,此时正急急忙忙进行着某种排序的工作。

  “嗨呀,你们两个下来干什么啊……真是坏好事。”

  黄文泽的狗腿子文俊豪跑到两人的身边的时候还埋怨了一句。

  这些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仿佛这一幕已经排练过了好多次一般,不过几秒的功夫,他们便已经完成了手中的工作,又退回到了看台上。

  紧接着唐源就听到了电流的声音,随后下一秒五颜六色的光芒便是接二连三的在附近亮起了。

  这下张格格终于看清堆在他们脚边的是什么东西了。

  那是一捧捧的鲜花,上面挂着一圈又一圈彩灯,此时彩灯通上了电,它们顿时流泻出了五彩缤纷的光芒,连带着这片花海都看起来格外的有层次感,像是在起伏一样。

  张格格终于搞清楚发生什么了,原来是有人要在这里对宁颜语表白。

  怪不得舞池中的人越来越少……他们不是因为宁颜语和黄文泽两人的舞蹈而退去的,他们是早就被安排好了的演员。

  文俊豪就是那里面的演员!

  而他们这两个什么也不知道就闯了进去的家伙只是两根傻了吧唧的搅屎棍罢了,黄文泽压根就没打算通知身为宁颜语闺蜜的她,至于唐源……

  恐怕黄文泽死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拉上他一起进入舞池吧?

  此时的张格格就感觉之前的自己就像是一只怒气冲冲的土拨鼠一般,见不得自家的好白菜被别家的猪拱,所以才急不可耐的把一个不问世事的树袋熊从睡梦中摇醒,想也不想的就气势汹汹的带着他进入到了战场,幻想自己能够用气势压倒对方。

  纯白的灯光从上而下,照在了舞池的尽头。

  黄文泽捧着一束娇艳如火般的玫瑰,神情自若的站在灯光中,面带微笑的遥看着宁颜语。

  原来他的西装也是带亮片的,只是张格格不愿意仔细打量野猪,所以直到现在她才看到他满身星光的样子。

  沉实的鼓声通过音响响起了起来,那是一首流行音乐的前奏,几乎刚一入耳张格格便听出了它的来源。

  那是泰勒·斯威夫特的《Lover》,是宁颜语最喜欢的歌手所作词作曲演唱的一首歌。

  他竟然还知道宁颜语的爱好?

  张格格内心大喊完了,因为九成以上的高三少女都无法拒绝一个家庭显赫,成绩优良的帅哥冲自己告白,更别说他还准备了一个舞池的鲜花,以及一堆双方都认识的观众了。

  这毕业聚会简直就是黄公子豪掷千金专门为这一刻所举办的!

  伴随着黄文泽的脚步,两人头顶的灯光越发靠近,终于,张格格叹息一声,还是选择接受了现实。

  算了,也罢,好歹也是一头长得丰神俊朗,浑身珠光宝气的猪吧,毕竟谁家的白菜又能不被拱呢?

  难不成她还能真的喜欢啥也不想干的树袋熊吗?

  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唐源,张格格心想。

  谁又能拒绝一头丰神俊朗的猪呢?

  “颜语,”黄文泽走到了宁颜语的面前,轻轻的唤了一声,“我知道这个事情有点突兀,不过今晚是大家最后一天能够这么多人聚在一起的日子了,我不想就这么错过。”

  黄文泽将手中那捧娇艳的玫瑰递给了宁颜语,含情脉脉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颜语,我可以和你一起交往吗?”

  铺天盖地,如浪如潮般的尖叫声响起来了,收了好处的演员们纷纷扯着嗓子开始起哄大喊“在一起”。

  人们情不自禁的把目光投向这场表白的女主角身上,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到一丝的喜悦或者是一丝的不安。

  但他们啥也看不到,因为宁颜语的脸上只有震惊。

  “天哪……颜语竟然不想接受黄文泽的告白!”

  张格格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晃动身旁的唐源。

  她是最了解宁颜语的人了,她看起来柔弱,实际上比自己还要敢爱敢恨。

  若是喜欢她早就一口答应了,脸上的震惊只是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已。

  黄文泽请了全班的同学和老师,包下了这么一座高级酒店的顶层和满舞池的鲜花……花了这么大的手笔,宁颜语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拒绝了他。

  这会让黄文泽在本应该圆满的高中生涯涂上一个鲜红的交叉,哪怕各位同学因为黄文泽这三年来的所作所为而心中不说,也定然会在无形中成为足以影响黄文泽心态的大事。

  好你个野猪啊,非得搞这么花里胡哨的做什么?难道你不知道表白前要先确定对方的心意吗?

  你这样做只会把你自己推向火坑知道吗!

  “这可咋办啊唐源,快想想办法啊!”

  张格格真是没招了,只能看着那开始因为没有答复而陷入死寂的两人猛摇一旁的树袋熊。

  让宁颜语佯装答应然后事后私下分手?

  一般人这个方法可能行得通,但宁颜语和黄文泽是谁啊?他们一个出身于宁家一个出身于黄家,这宁颜语要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答应了,指不定明天的八卦新闻就是什么“黄宁联姻”了啊,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张格格苦心冥想,急得额头冒汗也想不出一个两全之策。

  妈的……不想了!有啥好想的!死道友不死贫道,黄文泽你干得了初一,就别怪我们干十五!

  “走!唐源,我们上去把颜语带走!”

  张格格的手刚抓住唐源的手,便是感觉到了通体的冰凉。

  这种感觉就像是抓住了一块散发着寒气的冰一样,张格格刚抓上唐源的手便猛地松开了。

  “我靠,唐源你咋了?”

  陷入死寂的舞池中的一声惊叫是特别瞩目的,几乎她的声音刚响起,人们的目光便瞬间聚焦在了唐源那道身影的上面。

  赵小庆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他二话不说便是翻越了护栏,跑进了舞池当中。

  “唐源,唐源!”

  赵小庆冲着唐源的耳朵大喊,但他就像是一个木头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作出。

  这是异常的,不妙的感觉在所有同学的心里升了起来。

  “发病了…”确认了唐源身上所出现的症状,赵小庆立刻确定了造成这一切的原因。

  没有时间想那么多了,赵小庆抬起头便对渐渐围了上来的众人吼了一声,“退后!他需要新鲜的空气!”

  人群如浪潮般快速地往后退去了,只是细碎的议论声却是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又发病了吗?好可怜啊……他好像是因为爸爸妈妈死了才得这种病的吧?我们要不要叫救护车?”

  “不用吧,他之前不都是过一会自己就醒了吗?他这是心理问题,送医院也只是观察。只是可惜了咱们班长的告白,我感觉学委会答应来着……”

  换做以前是没有这些议论声的,只是今晚大家都喝了酒,体验了一把成年人的滋味,所以话才多了起来。

  此时唐源的身边只剩下了赵小庆三人,黄文泽跑去楼下叫家长和老师了。

  “唐源咋就发病了呢?他来的时候我还特意问了他啊,他说他吃药了的。”

  看着脸色发白的唐源,赵小庆满脸都写满了焦急。

  “我哪知道啊……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是为了救颜语装的呢,刚还在旁边夸他做的真棒,我都没想出这个办法呢。”

  张格格郁闷的说道。

  唐源拥有“心理创伤后遗症 ”这件事情在班上算不得是什么秘密,因为一是他不参加晚自习这件事是大家都看得到的,二是因为他有过两次在学校发病的经历。所以这样一来二去,这个病大家自然也就知道了。

  赵小庆还想说点什么,宁颜语却是忽然抬起了手,强硬地打断了她即将脱口而出的话。

  “等一下,唐源好像在说什么。”

  “嗨呀,他发病的时候都会低语的,前两次你们不在他旁边所以没听到。”对于这方面赵小庆也算是有经验了,所以他向两人耐心地解释道:“听起来好像是在说话,但你仔细分辨就听得出那只是一些音节了。”

  “不对,不是音节,他真的在说话。”只是没想到,宁颜语竟是无比笃定地冲他摇了摇头,“他真的在说有内容的话!”

  宁颜语惊到了赵小庆和张格格。

  三人此时都不说话了,他们情不自禁地靠向了唐源的嘴边,下意识地就想要听清楚他在说些什么。

  但只有宁颜语听清了,她感受到了唐源话语中的那股扑面而来的古奥晦涩感。

  他在说:

  “耶莫嚓撒,阿奔咭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累了,这神兽不杀也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累了,这神兽不杀也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