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S级预备役唐小源(七)
one百万2021-05-03 21:252,953

  “挡在这干嘛?”

  左边那个少年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皮衣,上衣裤子全是各种银色的铁链子,铁环啥的,两个耳朵上还一共打了一二三四……八个耳洞!

  搞得跟个重金属乐队主唱似的,哪来的精神小伙……

  唐源嘴角不动声色的抽了抽。

  “先回你家吧,我们是你爷爷唐柏松的同事。”

  唐源的照片宋清子早就看过,此时看到真人自然是一眼认出。

  她看了一眼那还在往外冒烟的仓库,给一旁的白景安递了一个眼神。

  这种收尾的工作在方壶的时候就经常做,所以白景安瞬间会意,转头便掏出了手机,走向了一边。

  “这是你爷爷的东西,可以当作信物了吧?”

  宋清子从上衣的内袋中拎出了一块金怀表,递给了唐源。

  不需要仔细观察细节了,金怀表入手的瞬间唐源就能很肯定这就是老爷子的东西。

  食指在怀表的表面上摩挲,唐源表面上无喜无悲,心里面却有一种涩涩的感觉。

  这好像是奶奶送给爷爷的礼物吧?

  爷爷可从来不给我玩的。

  刚刚那些匪徒的口中并没有吐出丝毫有用的信息,显然他们也只是手底下执行任务的喽啰。

  既然已经确定了怀表的真实性,那就算这两个人跟爷爷不是同事关系,那他们也一定知道爷爷的信息。

  所以只剩下这一条路的情况下,唐源收起怀表,便抬头看向了宋清子。

  “走吧,去我家说。”

  ——

  梧桐小区,唐源的家中。

  家里条件好的朋友们的房子或许拥有单独的饭厅和不止一个的大厅,但是见过,或者自家条件就一般的朋友就知道,对于房子比较小的家庭来说,有时候大厅,其实就是饭厅。

  “吧唧吧唧……”

  清晰的咀嚼声在饭厅中接连不断的响起。

  看着白景安龙飞凤舞,风卷残云般对付着自己刚做好的炒饭。

  唐源不禁有些呆滞地看向了宋清子,“额……国家不管饭?”

  啪!

  宋清子手中的筷子应声而断,她死死地低下头,将整张脸都埋在了胸口上,“白、景、安!”

  “嗝!”

  可怜的白景安,刚在厕所洗完头出来干饭,没想到才吃一半,就被宋清子硬生生的打断了自己最舒服的干饭节奏。(没错,干饭王就是拥有自己的干饭节奏!)

  一时之间,白景安顿时委屈得流露出了小狗一样的神情,可我是真的饿嘛……

  “唉……”

  猪队友,真的是猪队友啊。

  宋清子心碎扶额,无奈地放下了筷子。

  待唐源和白景安吃完了最后一口米饭之后,宋清子才抬起头,看向了唐源。

  “你应该知道你爷爷唐柏松在为国家工作吧。”

  宋清子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一开口便是直奔主题。

  “嗯。”

  唐源脸色沉重的点了点头,表示知情。

  宋清子从衣服的内袋中掏出了一个本子,放在桌上推给了唐源。

  “这是我的身份证明,你可以看一下。”

  对此,唐源摇了摇头,并没有伸手去拿那所谓的身份证明。

  这太没有意义了……在他看来,只要愿意,这种东西任何人都能在一小时内伪造出一斤。

  “我爷爷呢,死了吗?”

  唐源沉声问道,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其余的一切,包括自己被绑架在内都可以完全忽略。

  只是他的话音刚出,宋清子和白景安两人便不约而同的沉默了。

  这不是一个好的预兆,唐源的心跳都因此而加快了。

  “他没有死,但是进入了植物状态。”

  宋清子直直的看向了唐源,她的眼睛很纯粹,清澈得像是一潭波澜不动的寒泉。

  唐源钻研过心理学相关的书籍,他能够轻而易举的判断出她并没有撒谎。

  因为哪怕是世界上最顶尖的谎言大师在进行说谎这一行为的时候,就算他让强迫自己直视了对方的眼睛,脸上的肌肉也会难免出现不同程度的僵硬。

  撒谎的最高境界就是让自己相信谎言就是真相,不过唐源想宋清子还做不到这样的地步。

  “变成植物人了吗……”唐源的心情有些复杂。

  这个消息中好的部分是爷爷并没有就此辞世,还存在着苏醒的可能。

  但坏的部分其实跟死亡没什么区别,他三四个月前和爷爷在电话中的交流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成为两人最后的对话。

  不过活着就好,毕竟夏国有句老话是这样说的,“好死不如赖活着”。

  有个念想也是好的。

  唐源这般安慰自己。

  “他出了什么意外变成了植物人?”

  唐源有条不紊的询问震惊到了宋清子和白景安两人。

  很少有人能够在已经失去了双亲的情况下,依然承受住可能失去至亲的痛苦的,因为那对他们来说,很有可能就是唯一支撑着他们活下去的希望。

  是因为已经经历过了,所以才真正的拥有了“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吗?

  又想起了一个小时前唐源从仓库中走出的画面,那实在是太富有震撼力了,宋清子仍自记忆犹新。

  不过面对着唐源的询问,宋清子依然摇了摇头,并没有第一时间答复,而是选择伸出了手,拿下了架在鼻梁上的眼镜。

  “开启录音功能。”

  话音落下,那副方正的黑色眼镜上顿时亮起了一道绿色的光点。

  “接下来我们的对话将涉及国家的部分安全机密,如果私自泄露,你将会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现我进行音频记录,你对此可有异议?”

  宋清子双手交叉,放在桌上。

  “没有。”唐源摇了摇头。

  “好,那我就先说一下我们和你爷爷工作的部门吧。”

  宋清子冲旁边的白景安点了点头。

  白景安会意,立刻低下头,在自己的电子表上划动了几下。

  “神话部门白景安请求连线。”眼镜框上响起机械的电子女声。

  “同意。”

  连线完成,下一秒,眼镜鼻架上的小孔便流泻出了一道道白色的光芒。

  不过短短数秒的时间,一座被云雾缭绕,海潮簇拥的山峰图徽,便出现在了唐源的眼前。

  “这就是我们。”宋清子声音清冷,掷地有声,“山海。”

  宋清子和白景安显然都为此身份而感觉格外的骄傲,恐怕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发现,在他们说出“山海”着两个字的时候,他们的腰板都是不自觉的一挺。

  “我们‘山海’隶属于司法部,拥有着高度的自主决定权,除了有数的几位存在可以调动我们之外,我们国家没有任何的部门或者机构可以对我们进行任何的指挥或者施加任何的影响。”

  宋清子傲然说道:“换句话来说,我们‘山海’只对国家负责,不对任何的个人负责。”

  这一番话把唐源惊到了。

  他知道自家的爷爷很神秘,但是他无论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爷爷唐柏松竟然在这么一个地方工作。

  他明明只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教授而已啊!

  研究的又不是什么导弹,只是一些人类神话和一些历史现象啊!

  你们要他做什么??

  “不过山海只是对于我们的一个大的统称罢了。”

  宋清子看出了唐源的惊讶,不过她并没有就此顿住话音,而是选择继续说了下去。

  “至于山海内部,其实还分有四个职能不同的部门,分别管理着不同的事务。”

  “其中,分别是代表着山海最高战力的‘神话’部门,负责情报搜集,战时后勤保障的‘瀛洲’部门,负责研究的‘蓬莱’部门,以及神话部门的后备役,主要负责中低难度任务的‘方壶’部门。”

  听完,唐源的神色逐渐凝重下来。

  所谓窥一斑而见全豹,唐源一听这“山海”内部的部门职能分得如此细致,他就知道这“山海”要做的不会是一些简单的事情。

  想到这里,唐源又是一阵头疼。

  不是老爷子你一直跟我说什么“低调”,“隐藏”吗?咋你就闷声不吭的跑去做大事了呢?

  是不是亲孙子啊?

  唐源很苦。

  “那你们‘山海’设立的目的是什么?”

  仓库外遍地的尸体,随手撞毁的百万保时捷,肆意操控头发生长的“重金属中毒”少年……宋清子两人觉得唐源神秘,但在唐源看来,笼罩在他们身上的迷雾同样也是不少。

  对此,宋清子摇了摇头,并不打算回答他这个问题。

  “只有等你加入了我们,你才有权限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宋清子站起的同时拿起了眼镜,录音的功能即时关闭。

  “关于加不加入我们这个问题你现在不需要给我答案,高考后我们会来找你的。”

  随手戴上眼镜,她又恢复到了那一副高山仰止的冰山模样。

  看了唐源一眼,她带着白景安离开了这里。

  咚。

  一声轻响,生锈的绿色铁门关上了。

  他们来的毫无预兆,走的时候也干脆利落。

  唐家又恢复了宁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累了,这神兽不杀也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累了,这神兽不杀也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