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S级预备役唐小源(八)
one百万2021-05-05 13:223,105

  叮铃铃……

  上课的铃声准时响起。

  唐源掐着点,背着书包慢慢吞吞地从教室的后面走进。

  “唐源,你的眼镜呢?”同桌赵小庆发现了唐源的异常,新奇的说道:“呜呼,仔细看看你小子摘了眼镜好像还挺帅?爱了爱了,小妞快给爷吧唧一个。”

  赵小庆说罢便张开了双手,做出了嘟嘴的模样。

  唐源抓起赵小庆的脖子便毫不客气地摇了起来。

  “错了哥错了哥……”刚上手赵小庆就求饶了。

  “卧槽,还不停!错了爸爸!”

  闻言唐源松开了手,瞥了赵小庆一眼便慢条斯理地拉开了椅子,“就算被一个两天不洗澡的男人夸,我也不会高兴的。”

  “靠!你这个翻旧账的狗男人,高一的事说到现在,找打!”

  赵小庆恼羞成怒,又和唐源扭打在了一起。

  ……

  前排,张格格悄悄的转回了身子。

  “还别说,摘了眼镜好像真挺白净的,”张格格拿胳膊肘碰了碰旁边的宁颜语,挤眉弄眼的调笑道:“说!你是不是早就看过他这副模样了?”

  宁颜语哭笑不得,“至于那么肤浅吗?电视上帅哥那么多呢。”

  “谁知道你呢,万一你就喜欢这款的…”

  “张格格!”

  “好啦好啦,不说了,背单词背单词。” 

  老师走进了教室,张格格乖乖的抽出了英语书。

  三节课的时间转瞬即逝,很快便来到了大课间操的时间。

  因为备战高考,珍惜每分每秒的原因,星都十三中的高三生从来就不需要下去操场做操。

  所以这不算短的二十五分钟顿时成为了高三生最喜欢的下课时间,无论是去小卖部买零食开心一下,还是在课桌上小憩一会补充精神,对于身心俱疲的众人来说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正当大家从椅子上站起来,打算做点什么的时候,班长黄文泽突然快步走上了讲台。 

  “不好意思啊同学们,耽误大家一分钟的时间。”

  黄文泽不仅家境优越,长相儒雅,而且做事还井井有条,所以这三年来,无论是老师还是班上的同学,对他的印象都很好。

  此时听到他有事要讲,大家纷纷停下了脚步,扭头看向了他。

  “高考将近,大家最近学习压力也很大,所以我就长话短说。”

  黄文泽歉意的笑了笑。

  “其实是关于咱们毕业聚会的问题,考虑到高考结束当晚有些人想和家里人一起吃饭,所以我们班干部开会决定聚会在高考结束后的第二天晚上举行。

  “至于地点,我在市中心包了一个酒店的顶层,到时候我们可以去那里开派对,大家伙人到就行,费用我包了。”

  黄文泽突如其来的一番话,像是在波澜不惊的湖面上猛地扔下了一块巨石一般。

  整个班级,像是炸开了锅一般,瞬间便被这番话给弄得沸腾了。

  “NB!班长NB!”

  “威武!班长威武!”

  班上起初是清一色的欢呼声,但很快,便有心细的女生开口了。

  “班长,这得花多少钱啊?咱们都还是学生,要不还是AA吧?”

  “对啊班长,要不大家AA吧?”

  这些女生的提议纯粹是好心,但还是遭到了黄文泽的婉拒。

  “我给大家当三年班长了,这三年来,我们互相照顾,互相扶持。如今这临近毕业,即将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了,大家也不需要来和我抢这最后一单,就当做我为大家尽的最后一次班长的力吧。 ”

  黄文泽温润的笑着:“毕业以后,大家有困难也可以找我,到那时候,只要能帮的,我绝无二话!”

  班长的一番话引起了新一轮的欢呼和掌声。

  但欢呼并没有持续多久,响亮的掌声很快也平静了下来。

  倒不是大家对此不感到兴奋了,而是大家忽然意识到了别离的到来。

  或许是以前初升高的别离还能经常在市内碰面,所以大家从来没想过这次的别离。

  班长没有预兆的发言,让大家猛然惊醒,意识到了好像至此之后,同窗三年的同学们就真的要天南地北,各自别离了。

  淡淡的哀伤开始从内心深处涌出。

  精致的女孩们开始拉着闺蜜说关于“一辈子”的誓言,男孩子们则是拉起兄弟就兴奋地讨论起了网吧通宵的计划。

  总而言之现在的教室里面既快乐又哀伤。

  因为人们总喜欢用快乐消灭哀伤,只是情绪是永远无法消灭的,不见了的它总是会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无声息的涌上心头,让你再一次感受那种熟悉的滋味。

  赵小庆上课的时候就睡着了,唐源没有可以聊天的人,所以他只好一个人百无聊赖的趴在了走廊上的护栏上。

  头上的太阳明亮耀眼,唐源的心情也是略微复杂。

  若是可以,没有人会愿意离开自己熟悉的舒适区,前往一个陌生的地方。

  只是时间不可能永远停留在某处,所以人们的脚步只能被推着向前。

  纤细的小手拍了拍唐源的肩膀,熟悉的女声又在唐源的背后响起了。

  “唐同学,毕业聚会你去吗?”转过头,宁颜语阳光灿烂的笑着。

  看了一眼站在她一旁叉手不语的张格格,唐源摇了摇头。

  “啊?你不去吗?”宁颜语有些吃惊,倒是张格格有所预料。

  这家伙连正常的社交活动都很少参加,摆明是一个高度社恐,都毕业了还愿意跟你去这种人流密集的地方才怪嘞!

  张格格如此想道。

  “去!怎么可能不去!”赵小庆这个老睡神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还出现在了唐源的身边,开口就替他应了下来。

  “真的吗?”

  听到这个消息,宁颜语眼前一亮,像是征求答案一般,转头就眼巴巴的看向了唐源。

  “那是肯定的,他早就答应我了,之前那是逗你玩的。”

  赵小庆揽起唐源的肩膀便是一通嘎嘎乱讲。

  “那好的,唐同学,赵同学,咱们聚会见。”

  收到满意的答复,宁颜语也不久留,拉着张格格的手便笑盈盈的走了。

  见两人远去,赵小庆赶紧撒开了手,恨铁不成钢似的低骂道:

  “你这小子是不是脑子生疮啊?你是真的傻还是假的傻?宁颜语对你这小子有意思三年了你还无动于衷,难不成你真的被我的人格魅力吸引了啊?”

  唐源一脸无语的看了赵小庆一眼,也不回他,转身走回了教室。

  “喂,你不说话是啥意思?我告诉你,我可是直男!钢铁直男!喜欢我是没有结果的!”

  “你要真是喜欢男的我也支持你,毕竟咱们也是三年的同桌了,怎么也算半个兄弟了,我看那姓黄的就挺gay的,你去追他,我帮你!”

  “……”

  “不说话啥意思啊?别人可能不注意你这个透明人,我们可是一起待了三年的,那宁颜语这三年来有意无意的跟你搭话,我可都看在眼里了,我告诉你别跟我装傻啊,小心我抽你!”

  “哦,那又怎样?”唐源无动于衷。

  “草!我真不知道她喜欢你哪点!闷骚摩羯男!”被唐源这幅雷打不动的死猪样气到了,赵小庆“呸”了一下。

  没想到这话刚说完,唐源便是转过了头,一脸认真的看向了他。

  “就算我不能精确的感受到他情绪的起伏,我还是能够通过她的微表情变化,瞳孔缩放程度,动作语言中所流露出的信息判断出她不喜欢我的。”

  来了来了又来了……又是这些乱七八糟的理论!

  “哥哥啊,我的亲哥啊,你有那天天研究这些破书的功夫,咋不去看看教科书呢?”赵小庆恨铁不成钢似的拍了拍唐源桌上那本《FBI犯罪心理学》,捶胸顿足道:“你要早回归正道,什么211985的不都是你的囊中之物吗?指不定黄文泽都要被你干下来!”

  “没意……”

  唐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赵小庆蛮横地打断了。

  “没意思是吗?这话你都说了好多遍了,教科书要真有意思那还是教科书吗?那叫小说!”

  唐源有些默然,没想到自己的语言习惯早就被这头蠢猪给掌握了,看来自身的修行还不到家,还得练练。

  咚!

  正当唐源沉思的时候,一只拳头狠狠地对着他的脑袋砸了一下。

  突如其来的重击让唐源脑袋一昏,思绪被强行打断,唐源差点抬手就给面前这位罪魁祸首一掌。

  “靠!你干嘛?”

  “你自己说的,如果一直叫你你听不见,那我就可以打醒你……”赵小庆心虚的收回了拳头。

  “我今天吃药了,不会犯病。”唐源咬牙切齿,“而且你忘了吗?我犯病的时候都会口吐不清!”

  “知道啦知道啦。”赵小庆赶紧切换话题,“那说好了,毕业聚会你记得去,我可不想一个人孤零零的吃东西。”

  “知道了。”

  唐源没好气的白了赵小庆一眼,硬生生收回了想砸回去的拳头。

  算了,反正也没有特别不想去的抵触心理。

  唐源目光看向了窗外。

  临近中午,太阳的光芒愈发的浓烈了,它们璀璨的洒满大地,整个星都十三中都好像是披上了一层金灿灿的纱衣般,温暖而富有朝气。

  说是高考后来找我要答案……应该不会第二天就来吧?

  看着窗外那副普通而又熟悉的画面,唐源眼神放空,逐渐陷入自己的世界。

  应该不会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累了,这神兽不杀也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累了,这神兽不杀也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