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案侦查(一)
荣小冉2020-11-23 10:273,308

  “队长,就我和云松两个人吗?”

  “这么个小案子你还想要多少人?”

  “人口失踪案不太好查啊!”

  “这不是基层派出所都已经帮你们摸排过一遍了,嫌疑人都锁定了,还有什么难的?把人带回来审一审,把证据找到把失踪者找到不就行了?”

  “这……可能不像看起来这么简单。”黄杰苦着脸说。在领导看来什么事情都很简单,真是领导动动嘴,下面跑断腿。

  见黄杰还站着不动面有难色,队长又开口了:“黄杰,你都干了十几年刑警了,云松也好多年了。这么着,给你们一个星期,时间够长的了吧,把这个案子搞定!”

  “啊?一个星期?”黄杰心里更郁闷了,不但人没要来,反倒弄成限期破案了。

  “你看看,所有人都在忙,我哪去给你找人,技侦那边也是,天天都在加班,比咱们还忙。”队长拍拍黄杰的肩膀,换了一副口吻,嘉许道,“以你们俩的能力,没问题!”

  黄杰心里叫苦,可是被领导又是摆困难又是戴高帽的一说,竟想不出什么理由了。队长笑笑,刚要离开,一个年轻小伙子脚底生风,迈着朝气蓬勃的步子走了过来,立正,朝队长敬了一个标准的礼:“队长好!”

  队长看着这个小伙子,冲黄杰笑了:“你不是想要人吗?正好!他是孙耀斌,前两天新来的,警官学校毕业,就是学刑侦的,成绩不错。他还没接过案子呢,交给你了,你带他熟悉熟悉警务。小孙,他是黄杰,很有经验,破过很多大案要案,你先跟着他。”

  小伙儿眼睛亮了,一把握住黄杰的手热情地叫着:“师傅!我是孙耀斌。”

  黄杰可不像孙耀斌这么激动,跟他尬握着。一边握手孙耀斌一边向黄杰介绍了一下自己,然后就开始打听案情,第一次接触案子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

  队长头也不回的走了。黄杰心里苦笑,这回不但要查案子,还要带新人,时间还很紧,他真有点后悔向队长开口了。

  这天是五月十三日。黄杰拿着案卷回到办公室,他向云松介绍了孙耀斌,又把案情简要介绍了一下,这个案子就算在他们三人小组里正式开始了。

  案情并不复杂,三十五岁的女子在离婚案立案三天后无端失踪。经过基层派出所的调查,近期没有人使用该女子的身份信息入住过酒店。女子曾多次遭到丈夫党卫昌的家暴,派出所的出警记录里面还有记载,据说失踪者近期还遭到人身威胁。目前锁定的嫌疑人只有阿昌一人。

  黄杰警官学校毕业之后就来到朔江市刑警一大队,今年已经是第十二年了,虽然还算不上老刑警,但也是经验丰富,可以独当一面了。以他的经验,即便看上去很简单的案子也可能会横生枝节,能按照设想好的侦查思路顺利查下去并结案的太少了。

  趁云松和孙耀斌熟悉案情的空儿,黄杰从公安内网查阅了党卫昌的信息,他发现此人有两次案底。第一次是在十七年前,年仅十六岁的党卫昌就因带头聚众斗殴致人轻伤被劳教一年。第二次是十三年前,党卫昌又因为非法拘禁及故意伤害致人轻伤被判刑三年。

  报案人提供的线索加上已经掌握的情况,再加上阿昌原有的故意伤害非法拘禁的案底,怎么看这个阿昌都是嫌疑很大的。

  但警察办案不能简单地拍脑门下结论,需要仔细调查取证。黄杰首先要调查的就是失踪者是否真的失踪了,光凭基层派出所的调查是不够的,黄杰做事严谨,为防近几天发生过什么变化,他要再查一遍。第一,他要调查失踪者近期有没有入住过酒店;第二,要调查有没有人使用失踪者的身份信息购买车船票;第三,要调查失踪者的手机号在失踪后是否被使用过。

  三位警察分头调查,很快,酒店记录查完了,没有:没有使用文珠身份信息开房的记录。购票信息也查完了:需要实名登记的火车票飞机票长途汽车票等近期都没有文珠的购票记录。要查手机信息本来是要通过技侦人员,那样一来就需要打报告,耽误时间。黄杰有熟人,简单的信息可以很快查到。通过联系,黄杰得知,文珠名下的手机号只有一个,那个号码在五月八日以后就再也没接入到通信网络里,也就是说她的手机号再也没被用过。

  这个人仿佛失踪得很彻底。

  黄杰问道:“你们觉得失踪者现在是什么情况。”

  云松答道:“查不到开房记录倒说明不了什么,因为失踪者有可能住在亲戚朋友家或者在车站候车室这种地方落脚,也可能是住进了那些不正规的酒店,所以咱们查不到。没有她的购票记录基本上可以肯定她没有离开本市。手机号再也没用过,这个……”

  孙耀斌接起了话茬:“这个说明她要么是被人绑架了,行动不自由,拿不到手机,要么就是她被拐卖了,也是被限制了人身自由,要么就是这个人已经死了,手机被别人关上了,再也没开过,对吧?”孙耀斌是个二十出头的刚刚警校毕业的年轻人,还没有真正见识过任何恐怖血腥的场面,什么事情在他看来都显得那么轻松。他笑了笑继续说道:“现在手机天天都不能离手,谁会这么多天不开机呢?”

  黄杰继续说道:“可以排除绑架,因为没有绑匪联系过失踪者家属。拐卖也不太可能,失踪者精神正常,受过正常的教育,有稳定的工作,而且已经三十多岁,她应该具有丰富的社会经验,不太可能被拐卖。”

  云松接着说道:“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失踪者被非法拘禁,或者就是刚刚孙耀斌说的,失踪者已经遇害。”

  黄杰点点头:“嗯,我也是这么想。失踪者丈夫有作案动机,而且有故意伤害和非法拘禁的犯罪记录,是重点怀疑对象,先查查他。”

  黄杰在电脑上操作着,云松和孙耀斌也都凑到跟前,但是接下来三位警察都傻眼了,因为党卫昌的档案几乎是一片空白,教育记录没有,工作经历没有,就连父母都没有登记。这个人总不可能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吧!

  黄杰又去查户口迁移记录,还好,这里面有信息,户口记录显示党卫昌是多年以前从临市先南县福利院将户口迁出的。

  “怪不得他无父无母,以前的户口在福利院,肯定是个孤儿。”黄杰说道,“还有个曾用名,叫董卫昌。董卫昌……党卫昌……”

  见黄杰低着头自言自语地念叨这两个名字,云松问:“想什么呢?改个名字不是很正常吗?有曾用名的人多了。”

  “他改姓了。是从他爸的姓改成了他妈的姓吗?”

  云松笑道:“人家改个姓你还管?难道名字里还有线索?”

  黄杰也笑了,确实像云松说的,改名改姓都不稀奇,自己瞎想什么呢?

  “既然他是孤儿,那他家里应该没有别人了。”孙耀斌说道。

  云松这时候已经坐到了自己的电脑前,他敲了一阵电脑之后说道:“工作单位查到了,他五年以前就在市家具厂工作,是仓库保管员。”

  “仓库保管员,这工作应该挺轻松吧!”孙耀斌笑着道。

  云松又说道:“婚姻情况是已婚,三年前结婚,妻子就是失踪者文珠。他应该没孩子,因为没有登记。他名下有一辆车,五年前登记的。学历还有以前的工作经历都查不到。能查到的就是这些了。”

  嫌疑人的信息简单得有点奇怪,但是也不能算不正常,因为在原来那个还没有电脑联网化的时代,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很多信息只停留在纸质的档案里,黄杰和云松都清楚,这些档案就不太容易查了,因为它们有可能分散在当事人生活过的各个地方。

  “失踪者文珠的信息就很全面了。”云松说道。

  云松已经在电脑上查到了文珠的信息,从文珠出生到上学到工作单位都一一展现在三位警察面前,就连文珠的十个指纹都有记录,这是前两年身份证到期换证时按照标准流程录入的。文珠从出生就一直生活在朔江市,高中学历,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超市,干了九年,第二份工作就是现在的工作单位——一家制衣厂,已经工作七年。文珠没有任何犯罪记录也没有任何被拘留的记录。从她的信息上看,这个人的生活似乎很简单。

  她的家庭信息也有完整记录。文珠九岁丧父,没有继父,结婚前一直跟随母亲生活。文珠有过两段婚姻,第一段婚姻有一个儿子,今年八岁,前夫叫李诚。第二段婚姻就是三年前和阿昌结婚。

  嫌疑人和失踪者的基本信息都查完了,黄杰将自己的人手分成两个组,云松负责查看文珠家附近的监控录像,看看能不能找出文珠的行踪或者任何蛛丝马迹。另外一组是他自己和孙耀斌,负责调查文珠的社会关系。

  黄杰和孙耀斌首先来到了文珠的单位——朔江市一家大型制衣厂。

  来到工厂,黄杰就感受到一丝压力。这个工厂足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光制衣车间就有四个,员工近千人,如果真的是工厂里的某个人对文珠做了什么,找起来的难度恐怕不是一般的大。

  文珠是第三制衣车间的副主任。

  他们两人都穿着便装,经过一番打听,两人来到一间办公室门前。敲门进去,只见办公室很小,只有两张桌子,一张桌子空着,另一张桌子前坐着一位四十岁左右留着短发的中年女子,看起来精明能干。当短发女子得知两位警察是为了文珠的事情而来时,立刻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背后的眼睛之失踪妻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背后的眼睛之失踪妻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