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大人,何时能娶我
沐磬2021-01-04 06:412,103

  今夏又给陆绎倒茶,狗腿极了,“大人,我……我能不能跟你商量个事啊?”

  陆绎接过那杯茶,“又要涨俸禄?”

  “不是啊,你什么时候娶我啊?”今夏说得极快极轻,像是在问,你吃饭了没。

  陆绎喝茶的动作顿住,蓦然抬起眼眸,甚至像是被噎着了,咳嗽了几下。

  今夏没料到向来不动声色的陆绎大人,面对她的求亲,似乎被吓到了。

  她有些懊悔地拍着陆绎的背,她可能真的是太不矜持了,“大人,你不要慌,我不着急,是我娘,她老担心我嫁不出去,所以……”

  然而,白天别说人,晚上别说鬼。

  袁大娘正好起夜,听到今夏房里咳嗽,提高声音往今夏屋里走去,“今夏,是不是着凉了?被子盖好没?”

  今夏立刻捂住陆绎的唇,完了完了,被她娘发现了。

  天啊,她娘要是发现陆绎在她屋里,要是明天陆绎不娶她,她会被自家亲娘做成豆腐脑的。

  陆绎看着今夏手忙脚乱的样子,挑开今夏捂在他唇上的手,眼中带上了嫌弃。

  今夏急得快哭了,陆绎无奈地摇头,那方才还这么邀他进屋?

  他直接把屋里的灯给灭了,一手捂嘴,一手搂腰,直接带着今夏上了床榻,顺带把帘子挑了。

  动作熟练,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惊讶的今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今晚,月亮圆,清辉入室。

  今夏眼睛都瞪圆了,只能看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简直……不要太好看,真真比潇湘阁的姐姐还好看。

  靠得好近,男人的气息都落在她的唇上。

  她脑子一抽,只是轻轻抬了抬脖子,唇就碰到了陆绎的侧脸。

  ——啊啊啊,这真的不是她的错,脖子有它自己的想法。

  陆绎本来是在注意着外边的声响,脸颊忽然被轻轻又柔和地触了触。那个瞬间,脑子空了,喉结都凭空颤抖了一下。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今夏?要不要娘给你多拿床被子啊?”

  屋内的人,还在对视,像是完全听不到外边的话一样。

  袁大娘的手已经附上了门上,似乎准备进去,“睡了么?该不会又踢被子了吧?”

  陆绎附在今夏的耳边,“袁捕头,你再不作答,你娘就进来了,是很想被捉奸在床么?”

  今夏一想到自己娘的架势,立刻从男色诱惑力清醒过来,“娘,没有,我只是喉咙痒,被子够的啦。天气冷,你快回去睡觉,我能有什么事,皮糙肉厚……”

  袁大娘得到了今夏的回应,打着哈欠回房,只是总觉着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好像……

  对了,她刚去起夜路过的时候,瞟了一眼今夏的窗,如今回想起来,有两个人影啊?等她起夜回来,就已经熄了灯?

  袁大娘意识不对,立刻折回去,但是又顿住了,甚至高高兴兴地回去睡觉了——刚才那影子,看上去倒是像陆绎的身形。

  算了算了,年轻人的事情她管不着。

  再说了,那有人要今夏,她都得去庙里烧高香了。

  袁大娘进了屋里,今夏,争气啊,如果实在不行,先把孩子怀了,母凭子贵……

  此处,论今夏大龄未嫁,如何逼疯袁大娘。

  ……

  袁大娘一走。暖帐内的两人皆松了一口气。

  今夏屋里的氛围越加旖旎了。

  那小小的床里,轻纱放下,一男一女,本就充满了暗示。

  今夏的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看,干脆闭上了眼睛,舔了舔唇角,“大人,那什么,你要不要从卑职身上起来啊?卑职是真的怕……有损您的清誉啊。”

  不行,她怕没把持住自己。

  陆绎缓缓地握紧拳头,几乎是费劲了所有克制,才从今夏身上起来。

  以前,他一直不信一句话,男人都这般经不起撩拨。

  如今,他似乎信了,原来……芸芸众生,上苍没有算漏,包括他陆绎在内,面对喜爱的女子时,哪怕是引以为傲的克制和坚韧,似乎全都会化为乌有。

  身上的压力消失了,今夏悄悄睁开半只眼,看了眼身旁的男人。

  陆绎并没有下床,只是躺在了今夏的身边,握住她的手,“新帝叫我过去,除了叙旧,也吩咐了差事。”

  “嗯?”今夏应着,眼巴巴地看着陆绎的侧脸,这么看着他,似乎有点困了。

  她今日本来就出了任务,回来还要帮娘卖豆腐,夜了还被陆绎拉出去。

  如今,沾了床,真的困。

  偏偏男人此时此刻的声音又低沉又温柔,像是与她说着家常,一点都不像是平时色厉内荏的样子,她完全提不起精神来。

  “陛下说,他需要我。”

  “新帝初立,人心叵测,严党虽然已经铲除了,但是下边毕竟还是有藏污纳垢。他需要我帮他监管百官,维护朝纲,还天下一个海晏河清。”

  “再者,先皇禁海,倭寇横行,虽然已经被镇压,但是总会有下一个毛海峰。这事还需好好琢磨,给边境百姓一个安稳。”

  “我大明昌盛,但是周边强国环视,可能会有狼子野心之辈,趁着新帝威望不足,家国底子消耗殆尽之时,前来侵扰……”

  陆绎正说着呢,忽然觉得肩上一沉。

  侧目看过去,那小小的人儿已经枕着他的手臂睡着了,似乎睡得极香,还咂咂嘴。

  他单手枕在脑后,看着那睡着的人,无奈地摇摇头——都还没听完,都没听到重点。

  其实,他不喜欢说太多话,多数时候,言简意赅,直达要义就可。

  只是,今日终归有重要的事情。

  他需要今夏知道,他将要做些什么。

  以及……咳咳,以及陛下长他五岁,如今妻妾成群,儿女饶膝,所以昨日宣他进宫,看他孤家寡人,捉摸着给他婚配。

  这事儿,他爹都没操心过,反而让陛下给操心了。

  他记得……

  当他言语起,已定终身。

  陛下那是高兴得跟过年一样,好奇的要命,“哪来的姑娘,何时领来朕见一下啊?你陆绎什么性子啊,身边就没个女人。你跟朕关系交好那几年,朕都怀疑你是不是看上朕了。”

  陆绎:“……”您是陛下,您说啥就是啥。

  他与这隆庆帝性情不似,却因志在为民,也算是知己。

  若是论的话,他父亲与先皇那也是知己,过命交情。

  最后,君臣的隔阂好像也不是没有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夫妇有点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夫妇有点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