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仙尊,凶尸要来了
虚渡2020-09-23 09:003,026

  接下来的时间,众人便围坐在破庙里,听程子曦他们几人讲述这些日子以来他们的经历。

  说起来也奇怪,分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可不知怎么的,十几天的时间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原来在他们的脑海里,他们都是三日前才刚到青丘镇。

  几人刚来青丘镇的时候,也跟温锦言他们几人一样,觉得这里十分萧条,透着莫名的诡异,于是便开始四处查探,只是他们查探的路线与温锦言几人略有不同,而且那时候镇长还在,甚至还带着程子曦几人,分别去了几处被害人的居所。

  程子曦查看过几个被害人的尸体,深悉他们的死状,那些被害人无一例外皆是被一招毙命,并且身上没有其他多余的伤痕,只是胸口上被开了一个硕大且泛着浓郁黑气和恶臭的大洞。

  这样的死状已经基本可以断定,的确是跟魔物有关。

  只不过自上一次仙魔大战之后,魔族已经销声匿迹近千年。

  别说伤人了,就连他们的踪迹也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提及了。

  如今凭空出现魔物大规模伤人的事情,还是在离万魂宗最近的青丘镇,这几乎已经不能叫做挑衅了,这分明就是在赤-裸裸的宣战。

  只可惜万魂宗派了多位弟子前来查探魔物的踪迹,不仅一无所获,甚至还因为某些不知名的原因,连自身的时间概念都开始混乱。

  在众人齐聚破庙,打算守株待兔之前,程子曦几人甚至还与那魔物擦肩而过。

  只不过那魔物行动敏捷,反应迅速,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它只是引开众人并撸走镇长,而且那魔物神龙见首不见尾,当众人追出去的时候,它早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再后来,程子曦几人便找到了这处破庙,并亲手扯掉了庙门头上的镇魂铃。

  这庙宇如今虽然破败不堪,但到底也还供奉着神像,虽然神像也早已破损的看不出本来面目,但是虔诚的老百姓,还是在破庙的门头上悬挂了镇魂铃。

  这里的镇魂铃大概只是一种象征,挂在庙门上,恰是代表了镇民们驱逐魔物的美好愿望。

  接下来就是程子曦几人与温锦言他们会面的事情了。

  整件事说下来,从头到尾,简直非常的合乎情理,那么问题就来了,他们的时间到底是怎么就凭空消失了呢?

  唐欣欣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于是就去偷瞄旁边的温锦言,谁成想,她这眼睛才刚转过去,就发现,温锦言竟然也在偷看她。

  当然相较于唐欣欣的猥琐,温锦言的目光那简直是相当坦然。

  唐欣欣与温锦言对视三秒,终是不好意思的败下阵来。

  没办法,温锦言长的实在是太好看了,尤其是那双眼睛,就好像两颗晶莹透亮的黑曜石,仿佛天生会说话似的,被他多看两眼心都要酥了。

  唐欣欣原本就蹲在温锦言的手边上,这会儿被他近距离看的脸颊发热,便不好意思再继续蹲下去了,想着干脆先去别的地方溜达溜达,以缓解这种燥热的情绪。

  然而就在这时,众人也刚巧讨论完了。

  墨凡深听完程子曦的讲述也觉得事出蹊跷,为了避免再发生什么意外,他便打算先行去周围查探一番。

  毕竟守株待兔的法子再好,也并不能保证一定奏效。

  “这样吧,你们几个先在这里等着,以免再发生什么意外,我和飞燕先去四周查探一下。”

  程子曦几人一听说墨凡深要去调查便各个自告奋勇道:

  “墨师兄,我们也跟你一起去。”

  “不,如今情况不明,大家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以免打草惊蛇。”

  “好吧,不过墨师兄你可一定要小心,如果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一定要立刻放信号联络我们。”

  说着,姜承苑便从纳戒中取出几枚信号弹递给墨凡深。

  墨凡深接过之后便打算即刻行动,可谁成想,他才刚一转身就发现,霍飞燕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屋里了。

  “你们有谁看到飞燕了吗?”

  众人闻言,你看我我看你,最后皆是摇头,还好其中一名十分年轻的弟子,虽然有些羞赧但最终还是指着门口道:

  “霍师姐,好像从刚才起就一直没进来。”

  墨凡深一听,顿时就跑到了破庙的院子里,只可惜哪儿还有霍飞燕半个影子。

  唐欣欣见霍飞燕莫名其妙不见了,忍不住幸灾乐祸的轻哼一声。

  心想:乌鸦居然还嫌猪黑?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在给大家添麻烦?

  刚想玩,唐欣欣又顿时脸色一变。

  呸呸呸,我才不是猪呢……

  霍飞燕莫名其妙的消失,让众人愈发不安了起来。

  这下墨凡深不仅要去探查魔物的踪迹,甚至还要去一并查找霍飞燕的下落。

  “师尊——”

  温锦言闻言只是非常淡漠的冲着墨凡深点点头,示意他便宜行事。

  得到温锦言的首肯,墨凡深便打算立刻出发。

  谁知这回,却是之前的红衣小女孩儿又突然缠了上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小女孩儿从一开始就特别黏墨凡深。

  墨凡深是去找人和探查线索的,并不方便带着她,于是好说歹说下,便将小女孩儿交给了程子曦几人照顾。

  唐欣欣非常不喜欢小女孩儿,却又不敢四处乱跑。

  因为她总觉得这个小女孩儿有些可疑,说不定就是那魔物变的呢,为了众人的安全,她还是决定继续待在破庙里,帮大家盯住小女孩儿。

  小女孩儿的举动并无异常,事实上,打从墨凡深走了之后,她就一直一个人安安静静的趴在窗户边上眼巴巴的往外看,像是在等着什么似的。

  唐欣欣百无聊赖,便伪装成一只普通的鸟,也飞到窗边,顺着小女孩儿的目光往外瞅。

  尽管还不到晌午,但是外面却一副乌云密布,阴风阵阵的模样。

  瞅着瞅着,唐欣欣察觉到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再一看原来又是那个小女孩儿。

  小女孩儿不冲着她阴笑的时候,还真就是一个单纯小女孩儿的模样,唐欣欣甚至还趁着小女孩儿不注意,放出灵识将对方查探了一番。

  尽管她知道,这样的事,说不定温锦言早就已经做过了,可她就是忍不住非要再查探一番。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小女孩儿身上并无什么异样的气息。

  而与此同时,唐欣欣蓦然察觉,外面的天色好像突然间有些变了。

  尤其是小镇的东面,刚才还是一片灰蒙蒙的,此刻却好像从地底升起了一团浓郁的红光,正在慢慢的染红天际。

  这红光与晚霞不同,一看就非常不祥。

  唐欣欣正看的惊奇,还没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姜承苑却已经突然指着外面渐渐开始变色的天空大喊道:

  “快看,又是那团红光,温师叔,之前那团红光就已经出现过,这会儿不知为何竟然又出现了。”

  其实从刚才那红光开始冒头的时候,温锦言就已经察觉到了,这会儿他人已经来到了院中,并抬起头仔细的查看那团愈来愈浓郁的红色。

  “传说这世间有一种阵法,叫做九阴煞血阵,是拿活人的心脏献祭,从而令死尸复活,并激发其凶性,供施法者驱策。”

  姜承苑一听立刻变色道:

  “什么?这是什么阴邪阵法,怎么从来没听人说过?”

  相较于众人的警惕惊诧,温锦言显然淡定的多。

  “这是一种失传已久的禁术,这世间恐怕没几个人知道,更别说使用了,就连我也只是知道些皮毛而已。”

  程子曦一听似乎立刻联想到什么。

  “说到死人,这青丘镇上死的大多都是镇民,想必就算是那些尸体都变成凶尸,也没什么可怕的吧?”

  “并非如此,这个九阴煞血阵之所以被列为禁术,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以其阵所驱策的凶尸,皆是与这阵法本身有关,也就是说,之前死去的人越多,阵法的邪煞之气便愈重,而以此激活的尸体就愈发凶猛,而且这些走尸,本身就是死人,根本不可能被再杀死一次,所以不管是普通攻击还是法术的效力对上他们都会大打折扣。”

  “那看这情形,这所谓的九阴煞血阵,难不成已经启动了?”

  “目前还不得而知,只不过,你们知不知道,之前那些死去的镇民的尸体,都被安置在了何处?”

  这回,之前都一直很少开口的少年,竟再次大胆的说道:

  “是东……东面的梅沙摊。”

  温锦言一听神色愈发凝重。

  “看来这件事必不简单,依你们之前所说,这红光显然已经出现过不止一次,也就是说,这个阵法早已存在,之前我们一直猜测这青丘镇的魔物意在杀人,可如今看来显然并非如此。”

  “我明白了,师叔的意思是魔物杀人的目的其实是为了启动阵法,可是……可是启动阵法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不对不对,如果说这九阴煞血阵真的存在并已成型,那墨师兄和霍师姐如今单独逗留在外,岂不是十分危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动了师尊的炼丹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动了师尊的炼丹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