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荷花节
筱筱碧玲2020-09-13 11:492,933

  她觉得这个男人太过危险,一定要远离他,嗯,对,就是这样,远离这男人就是远离危险…………

  凤筱筱看向前方的正在着急赶忙过来的哥哥,心里一丝暖流划过,虽然他不是真正的哥哥,她也不是他真正妹妹,但是她现在身上流淌的血液是和哥哥相连的随即看向旁边的君临天说道:

  “王爷,还请王爷帮小女一个忙,可否不要告诉我哥哥今日所发生之事,小女不想让哥哥忧心”凤筱筱看着眼前的君临天,不知为何,她好像有点不那么讨厌他了,反而是有点喜欢他了,难道是他长的好看?嗯,对,肯定是这个原因

  “本王答应你,可郡主已经欠了我这么多人情,本王要怎么向郡主讨债呢?”君临天想着怎么让小家伙不用跟他这么生分,看来他的好好想个法子才行,随即,眼里划过一丝算计

  “王爷,那您希望小女怎么报答你呢,银子嘛,王爷肯定不缺,衣服首饰,也不缺,丫鬟小司更是不缺,小女实在不知怎么报答王爷”凤筱筱刚对君临天有一丝好感,顿时因为他这句话没了,好吧,原她想多了,君临天哪有那么好心

  “本王暂时没有想到,先欠着吧”君临天看着凤筱筱埋怨的小脸说道

  “妹妹,你去哪里了,哥哥担心你知不知道,还好你没出什么事,不然你让哥哥怎么跟父王母亲交代”凤凌君虽然懊恼凤筱筱与他走散,但也舍不得指责凤筱筱,看到自家妹妹安然无恙后,随即看到身旁的君临天说道“多谢王爷照顾家妹,今日天色已晚,家妹第一次出府,子寒怕家中父母担忧,就此告辞,改日再请王爷品茶道谢”

  “世子无须多礼,郡主温文得体,倒也没有给本王惹麻烦”君临天看的出凤凌君对自己有意疏离,也不恼怒,看了一眼凤筱筱转身离开

  “哥哥,对不起,妹妹让你担忧了”凤筱筱自责的看着自家哥哥道:

  “只要妹妹没事就好,但是下次可不许这样了,对了,你怎么遇见楚王殿下的”凤凌君看着自家妹妹问道

  “我发现与哥哥走散后,想着找哥哥,可是我忘了是第一次出府,走着走迷了方向,恰好碰见楚王殿下正好从天字楼出来,于是妹妹便寻求了王爷,让王爷帮忙寻找哥哥”凤筱筱看自家哥哥,愧疚的说道

  “都怪哥哥,没有看好你”凤凌君看着凤筱筱一阵内疚,摸了摸凤筱筱的头

  “哥哥不必自责,妹妹也是因祸得福啊。因为妹妹都记得京城的一些路了。至少以后逛街不会迷路了呀”凤筱筱抱着自家哥哥手臂,哎,有哥哥真好,而且还是一个大帅哥,她还有点舍不得回去了呢,不管啦,在没有想好怎么‘死’之前,可以和哥哥多玩玩,嘻嘻

  凤凌君看着自家妹妹这个样子,心中的愧疚荡然无存,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总是拿的他的筱筱没有办法“走吧,回府,天色已晚,父王母亲该是担忧了”说罢,两人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街道当中

  君临天看着亲昵的抱着自家哥哥的凤筱筱,心里暗想。何时她才能这样对自己呢?君临天疑惑自己为何有这样的想法,也不知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小家伙,或许听到她的死而复生后在王府做的事迹,或许是他在大殿中听到她唱的那首歌曲

  远处的樱花树下,一张坏坏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俊美突出的五官,完美的脸型,特别是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给他增加了一些阴狠中又加入了一丝不羁

  “君临天看上的东西,本太子好像都喜欢。怎么办呢?”说罢。便离开了此地

  ———————分割线——————

  凤筱筱自从那日和哥哥出府玩后,再也没有出府过

  今天早上凤筱筱出奇起的早,平时都是小翠叫她起床,今日却是她叫小翠起来给她准备洗漱更衣

  因为今天是幕城国一年一度荷花节,就是女子见着心怡男子送他一朵自己制作的荷花灯,或者送他一块贴身物品,女的可以送荷包,绣帕,男的基本都是送玉佩或者束发用的玉簪,由于后者比较简便,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后者,男女配对后晚上在冰月湖旁放下荷花灯许愿来表达日后两人可以举案齐眉,白头偕老

  今日小翠为凤筱筱梳了一个飞云发髻,凤筱筱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吹弹可破的肌肤,不由得为之痴迷,她在现代的容貌可没有那么好看,随即,凤筱筱选了一套红色的衣裙,一刻钟后,凤筱筱准备凌云阁去找自家哥哥,结果听到了一阵急促的通报声

  “奴婢参加郡主,王爷说,让您现在去凤雅阁,说是楚王殿下约您过今日荷花节”凤筱筱见到一个长的比较秀气的女子俯身对自己说道

  “本郡主知道了,你且退下吧”说罢,凤筱筱朝风雅阁走去,什么?君临天约她逛荷花节,有没有搞错,那根神经搭错了????

  凤雅阁

  凤俊华今早起来得知楚王殿下到府中约凤筱筱逛荷花节,顿时心中疑惑,传闻中但凡有女子靠近楚王殿下都会受到严重的处罚,可楚王为何一直相助凤筱筱。难道楚王对筱筱有着不同样的情感?

  凤凌君得知这件事情后,也在风中凌乱好一阵才缓过来

  “本王近日闲来无聊,恰好前几日与郡主相处和谐,故来约郡主逛荷花节,想必凤王不会反对吧”君临天想到那日凤筱筱误闯他的雅间时那种慌张的小表情,不由得想念,这几日他一直对柳国公府经济打压,一边又暗防那个人对皇后对他出手,着实有些忙碌,得知今日是荷花节,放下了手中的事情来找凤筱筱

  一旁的冷血听着自家王爷说闲来无聊不由得鄙夷自家王爷。明明忙得要死,自从那日柳江得罪了凤郡主之后,王爷处处对柳国公府的店铺变着法儿使绊子,搞得柳国公府乱成一团,还得一边防着皇后娘娘对王爷下黑手。可不就昨晚皇后娘娘派了刺客来刺杀王爷,这就是王爷所说的‘闲’?

  “王爷对筱筱如此厚爱,臣怎可拒绝,不过筱筱被我养的娇纵了些,她自己的事情都由她做主,所以臣说了不算,还等筱筱来在做定夺”凤俊华所说不假,这一个多月以来,筱筱的性子变了许多,很多事也有自己的主见,他也觉得女儿这性子变了也好,至少不会那么容易吃亏,所以他都很尊重凤筱筱的意见。如果筱筱不同意和楚王殿下过荷花节,哪怕他得罪了楚王殿下也不会让筱筱遂了自己的意愿

  东宫

  东陵太子和北漠太子约好与君临覃一起看看这幕城国的荷花节,他们都很好奇所谓的荷花节到底有何玩法。三人聚齐后

  “本太子听闻楚王已经去凤王府找小郡主过荷花节去了,不如咋们也去找小郡主玩玩,自从那日太后寿宴上听了小郡主的曲子之后,可是想念的紧呢!无奈公事繁忙,今日刚好得空,又是幕城国的一年一度的荷花节,不知还有幸听见小郡主美丽动人的歌喉”南宫夜轩对着两位太子说道

  “本太子觉得南宫太子所言甚好,不知君太子觉得如何”沐清秋看着君临覃说道,沐清秋本身生在北漠,一身放荡不羁,不拘小节,对于南宫夜轩的提议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

  “既然两位太子都这样说了,那本太子也没任何意义”君临覃扶额,他知道他那皇帝的性子,他们三人此行前去,不知他那皇弟要如何挖苦他,可两位都是他国来使,又是太子,不容他拒绝,希望他那皇弟到时脸不要那么黑就好

  君临覃说罢,三人坐上了马车便向凤王府缓缓行驶而去

  而此时的凤筱筱打了一声喷嚏,不由得心里一想这是谁想她了,小翠看自家郡主打了一个喷嚏,还以为郡主受凉了,急忙上前问道:“郡主,可是不舒服?”

  “无碍,小翠别担心,快走吧,父亲还等着呢!”凤筱筱看着小翠大题小做的样子,原主的身体是有多脆弱,才导致自己受点伤或者打个喷嚏都让人这么紧张,不知不觉的到了风雅阁,凤筱筱看向风雅阁里的三人,表情各有不同,不过君临天还是老样子,一副冰块脸,而父亲一脸苦恼,而哥哥则是眼神游离,不知在想什么,这,发生了何事?

  “筱筱拜见王爷,王爷安好”凤筱筱走到君临天前俯身说道

  “无需多礼,本王今日来是来约郡主过荷花节的,不知郡主可否赏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摄政王想入妃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摄政王想入妃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