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
辰良2021-05-13 22:251,489

  第一天

  “我想离婚,这样子的婚姻不离留着过年吗?”辰良心里绝望的想。

  都说每对夫妻都有无数次想离婚的念头。但是辰良不只是想离婚,而是要离婚。

  雨落在巷子里显得格外的安静,一盆南天竹放在屋檐下,在细雨里轻轻地颤抖着。像极了此刻的辰良,或许心里生出天涯同病人的安慰,辰良心里宁静了些许。

  坐上出租车的时候,看到吴時拎着塑料袋追了上来,辰良假装没有看到。她受够了,吵完架和好,然后接着吵架,接着和好。他发来微信说:看,我们真没有缘分,我特地给你拿了荔枝过来,你却走了。辰良心里想,谁说这个世界不是唯心的呢,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什么事情都是缘分,当你不爱一个人的时候,什么都是没有缘分。随后有辰良又有些绝望的想:还是应该遵从唯物主义呀,哪有什么爱与不爱呀,不过是荷尔蒙起的作用吧。就像不知道哪里的一个情感老师所说的:出轨是种生理需求。

  辰良心里想,也许前夫说的对,30岁以后的单纯就是无知。

  辰良在车上很想想一些什么,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旁边那辆出租车突然对着这辆车上的司机喊着,辰良听了一下。是旁边那个司机在寻找情感共鸣。他和这个出租车司机说:“都说要礼让行人,做的太好了,其实也很危险。现在的行人都不看车,低头看着手机就过来了。刚才若不是看到你停车,我也跟着停车,我就闯大祸了,我根本没有看到有人在过马路。”

  这个司机其实一直在和他老婆打电话,听到那个司机和他吼,他便附和了几句,说真的是这样,他经常也遇到这样的情况。电话那边的老婆就赶忙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说没事儿,就是和旁边出租车司机唠嗑。

  辰良突然有点羡慕起出租车司机的老婆:能这样讲讲话也很好呀。

  工作室离家里并不远,到家不过20分钟,辰良下了车,心想今晚吴時应该不会回家了。他总是有很多的理由不回家,下雨了不方便,太远了不方便,太累了不方便……不知道为什么,婚姻就过成了这个样子。

  “离婚吧。”辰良再次跟自己说,她知道自己心里很难过,知道自己会很难走出来,但是真的还要这样过下去吗?她决定每天跟自己说一次离婚,直到自己再也不会难过,就去把证领了。

  到家的时候女儿光着屁股跑过来,今天外婆身体不舒服,本来想早点回家的,结果……其实人是不能把心交出去的,一旦把心交出去,自己就不完整了。别人也不会爱一个不完整的人吧。

  辰良看着母亲躺在床上,父亲在客厅写字,竟生出岁月静好的错觉。对,是错觉,他们两个吵吵闹了大半辈子,辰良曾经和自己说绝对不要这样子的婚姻,但是命运的水草静静地捆着她,如何都挣脱不开。

  她觉得窒息,牵着小女儿的手走向卧室,大女儿坐在卧室门口的沙发上,翘着脚在玩游戏。她问作业做完了吗?大女儿说做完了,她也就不管了。屋里的床上堆着阳台收进来的衣服,她一件一件的折起来,想以后也许不需要再折他的衣服了。眼泪便又有些弥漫了上来。她觉得自己真没用。

  她很想找谁说说话,可是这年头又有谁能去感受别人的感受?她折到大女儿面前,和她说,我今天很难过,非常非常的难过。然后又不知道说什么了,她不知道能对一个刚上六年级的小女生,如何表达自己的沮丧。

  大女儿拿出一堆水晶泥,说,来,你捏捏它们,就不难过了,可是她说一点都不想玩。她又回到了卧室,抱着小女儿开始发呆。下午和一家美术馆谈好了接下来的合作,现在却有点迷茫。原本想着可以和吴時一起做些事情,这两年夫妻间的相处越来越淡漠,或许可以因为这个和做一些改变,但现在却发现不过是一厢情愿。

  “那还要不要做呢?”辰良问自己,如果离婚了,古琴也不是自己擅长的领域,会不会连累合作的人呢?

  她又突然对自己说:“你不是原本就无依无靠的吗?”

  窗外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母亲的花挂着雨珠,倒影着外面的万家灯火,人间便成了一滩子虚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倒计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倒计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