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太孙赏赐
妹叔2021-08-11 12:252,395

  北丌都城内。

  街道两旁灯火通明,也是元宵节的缘故,虽已亥时,街道上仍是熙熙攘攘,人声鼎沸。

  春熙路的尽头,是一堵三米高的白墙,上覆黑瓦,墙头砌成高低起伏的波浪状,正中一个月洞红漆大门紧闭着,门上黑色匾额上书着“太孙府”三个烫金大字。

  府内,百里无涟一身常服,站在窗旁听完了时越调查来的纵火女子底细。

  竟是东夷丞相的女儿吗?百里无涟低眸沉思了一会,“下去吧。”

  “是,属于告退。”

  “等等。”百里无涟又吩咐时越一事,时越听完,虽一愣,却仍很快地答道,“属下遵旨,明日就去办。”

  便又只剩百里无涟一人在房间里,他拿起桌上的腾空剑,已是飞身来到院中。

  院里此时雪梅开得正盛,清雅的花香伴着男子练剑的身影,时而轻盈如燕,点剑而起,时而骤如闪电,落梅纷纷。

  真是一道银光院中起,人间自有山河恙。

  ————————华美的分割线————————

  “铃铛,我们有多少银子?”次日,李恨竹一睁开眼,第一句话就这样问道。

  正在叠衣物的铃铛听了,皱着眉着回道,“小姐,我们现在没有一分钱了。”

  “什么?”李恨竹不敢相信,自己身为堂堂丞相之女,竟然会身无分文,“为什么我们会没有银子?难道来北丌前我爹没给咱们经费?”

  铃铛听罢,走到梳妆台前将一个方方正正的三层妆奁打开,咬着牙道,“小姐,您忘啦,银子都被您用来买珠钗了。您早就把咱们这两年的经费都用光了。”

  “什么?”又是一声比刚才还响亮的吼叫,李恨竹差点要站不住脚,心里就要顺不过气来。这身子的原主人竟然把钱都花在了置办首饰上,真是的,竟然不知道金生金吗?

  看着那么多枝花花绿绿,光闪夺目的发簪、发钗,李恨竹默默无奈。她原想着小厨房领饭虽然免费,但真要到那大人的小灶里去蹭饭,不给人家拿点伙食费是有点说不过去的,却没想到现在是想拿也拿不出来。

  闭上眼睛,心里默念了几遍淡定,李恨竹起身去洗漱。洗漱过后,主仆二人就往护陵军的小灶房去。

  离灶房还有几十米,李恨竹就看见闻人霖正指挥着人搬着什么东西。

  看到她们二人,闻人霖笑笑,“李小姐,可休息好了?”昨夜回去后,闻人霖才意识到这李恨竹当真是命大,敢公然用太后托梦此等劣质的借口来和太孙顶嘴。不过想来太孙是有意放她这一次,毕竟,太孙真正想杀的人,是容不得那人再多说一句话的。

  “睡得是精神饱满呀。不过还是要多感谢大人昨天派人给我们送的夜宵,哈哈,不然恐怕我在睡梦中就会被饿醒。”李恨竹笑得灿烂。

  “对了,这五百两银子,是太孙今早派人送与姑娘的,说是……”闻人霖顿了顿,“说是就昨夜为先太后尽孝之事,对姑娘的赏赐。”

  李恨竹听完傻眼了,她原以为那太孙不把自己剥皮抽筋就算好的了,毕竟‘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她昨天的行为和挖人家祖坟都没啥两样了,可是竟然,还被赏赐了?

  不过有钱不要非君子,李恨竹笑嘻嘻地接过那五百两的银票,“太孙真是英明,大人可要在太孙面前多多为我美言几句,以后有这样的好差事可还要找我呀!”

  闻人霖眸子闪了闪,其实自己的吃惊程度并不亚于李恨竹,可,今早确确实实是太孙身边的时越大人亲自来传的话。他有预感,这个李恨竹,将来和太孙一定会有诸多渊源。

  “都尉,四甜蜜饯和奶白葡萄都已搬完了,现在要不要再去皇城一趟,采买些其他的。”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抬头,便看到了昨晚送宵夜的那少年,“喂!你叫什么名字。”李恨竹问道。

  “我,我叫楼澈,是护陵军中的一员。”少年微微红了脸,他被选入护陵军已三年。这三年内,在皇陵里见到的不是老嬷嬷,老太妃,就是中年的杂役女宫人,像眼前这般如此灵动的女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楼澈,你说你们要去皇城采买?”李恨竹眼睛里发着光,“带我也去吧,我给你们拎东西,我力气可大啦。”

  楼澈一惊,目光看向闻人霖,“采买之事由都尉负责,我正是来问都尉意见的。”

  听楼澈这么说,李恨竹忙拽上了闻人霖的袖子,“大人,我都一个多月没出去了,再不出去逛逛,我就快被闷死在这里了。”

  “这……”闻人霖迟疑了一下,平日采买他都是派两名护陵军骑马去的,另有一老车夫赶着装货物的马车跟着去。那马车着实有些邋遢,车内怕是不能坐人,于是闻人霖将这情况告诉了李恨竹。

  李恨竹小手一挥,“这有什么呀,你骑马带着我不就行了。”

  “姑娘,男女授受不亲,这样做会有损姑娘清誉,实在不妥。”闻人霖立即回道。

  李恨竹撇了撇嘴问,“大人,你可娶妻了?”

  闻人霖一愣,“暂未。”

  李恨竹将手拍在他肩膀上,“大人,男未婚,女未嫁。你我二人堂堂正正出行,光明磊落骑马,又不是去做什么不可告人之事,别人有什么好说的。”

  “再说了,我把你当哥们,你也把我当男的就行。”

  “可……”闻人霖还想再说什么,但看到李恨竹那乞求的眼神,心软了一下,“那好吧,楼澈,收拾一下,今日你跟我去采买。”

  “是。”楼澈立即回去准备。

  “姑娘可要用完早饭再去,锅里还有些粥。”他这一问,李恨竹才想起来自己本是和铃铛过来蹭饭的,可是现下她却把铃铛给忘在一边了。

  “已经巳时了,早饭我就不吃了,等到了皇城我再大快朵颐。”说完李恨竹转过身拉住铃铛的手,对这个跟在她身边的小丫头,虽然才只相处了一天,但从她清澈单纯的眼睛里,李恨竹莫名喜欢她。

  “铃铛,等下你乖乖地自己用饭,用完饭就回咱们屋里去玩。我今天去皇城,回来给你买好多好多的糖葫芦。”

  铃铛开心地点点头,“小姐,您竟然还记得奴婢喜欢吃糖葫芦。”

  李恨竹摆出一副‘也不看看你家小姐是谁’的模样,刮了一下铃铛的小鼻子,“昨晚可是有人在梦里喊了半晚上的糖葫芦,我想不记得也难呀。”

  铃铛跺跺脚,羞赧地道,“小姐,你打趣奴婢。”

  这时,楼澈牵了两匹马过来,一匹是红棕色毛,长鬃飞扬,一匹更高大健壮些,是银灰色的毛,在太阳下甚至微微发光。

  “都尉,可以出发了。已经令余车夫先赶着马车走了。”马车行的慢,每次他们都会通知车夫先走,以免东西都采买完了而马车还没到。

  “好。”闻人霖骑上那匹银灰色的马,朝李恨竹伸出手,李恨竹一只手抓住他的手,一只脚踩上马镫,顺利地跨坐在了马背上。

  于是,两匹马相继出了皇陵,顺着蔽陵大道,向皇城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后我嫁给了太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后我嫁给了太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