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刺杀”
白京生2020-11-18 10:433,257

  故事是发生在一个茶馆,她素来喜欢喝茶,经常有事没事就往那个茶馆跑,那里的老板娘也挺上道,一来二去两人关系也不错。

  直到有一天,那伙人绑架了老板娘一家老小,事已至此,她也不得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整座茶馆差不多埋伏了几百人,她从小最不怕的就是打群架,应付那些人也不在话下,可是没想到,那些素来行事光明磊落的江湖人士竟然也学会了玩阴招,他们搞来一袋石灰粉,趁她不备致使她的眼睛失明,幸好何玄也经常在那个茶馆喝茶,碰巧路过见她一个小姑娘以一敌百。

  他虽然不能拿刀,但却有一个好头脑,在那场战斗中,如果不是何玄做她的眼睛,帮她打赢了那场仗,她怕是早就身首异处了。

  幸好洒进眼睛的石灰粉不多,只是暂时性的失明。而她也因为那次默契的配合与何玄结缘相识,他救了她一命,她便借此机会报答,成为他的右手。

  第二日清晨,怀冷坐在院中,等着四个妹妹。

  今天是母亲的忌日,每年的这天她们都会去城外祭拜已经故去的母亲。

  最先出来的是莫离,他还是往日那副淡淡的神情。

  “先去马车上吧,外面冷。”怀冷说道。

  “嗯。”他没说什么,起身往外面走。

  没多久,轻尘她们就出来了,怀冷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走吧。”

  一共准备了两辆马车,怀冷轻尘还有听南坐一辆,轻愁千风还有莫离坐同一辆。天子脚下,更何况还有千风,没有哪个狂徒敢胆大到来袭击她们,所以就没有带侍卫。

  马车缓缓向城外驶去,祭拜过后,便往回走。狂风萧瑟,卷起无边落叶,又被碾压在车轱辘下,此时积雪已经开始融化,但还是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常年领兵作战的警觉告诉她周围可能有埋伏,千风掀开幕帘的一角查看,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怎么了?”轻愁也有一些担心,现在是在城外,她们又没有携带侍卫,要是真的有人偷袭,可能会有点难搞。

  “嘘。”千风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果然,下一刻,周围的树林里瞬间涌出几十名黑衣人,直往怀冷的马车奔去。幸好怀冷早就有所察觉,趁那群黑衣人飞来之际,带着轻尘与听南跳下马车。

  刀剑碰撞的声音瞬间打破了树林原本的沉寂,轻愁坐立难安:“搞什么?天子脚下,竟然还有人敢偷袭?”

  千风见那群人直奔怀冷的马车,应该是奔着怀冷去的,轻愁应该暂时不会有危险:“你待在这里不要动,我去帮大姐她们。”

  说着,便跳下马车。轻愁刚想拉住她,却没想到她跟个兔子一样,溜得飞快。

  “喂!三姐!要是他们声东击西怎么办?”

  千风没有听到她这句话。轻愁想跟千风一起下去,但车上还有莫离,他还小虽然会武功但却应付不了这么多人。

  那群黑衣人虽然人多,但武功却不怎么样,千风一来,没多久就解决的差不多了,然而下一刻,树林里又瞬间飞出更多的黑衣人,身上背着箭,直奔轻愁的马车而来。

  “轻愁掀开幕帘,忍不住咒骂了一句:“还真的是声东击西!莫离,赶紧下车!”

  另一边的千风这才意识到中计了,然而已经来不及了,这边也不知什么时候又涌出了几十名黑衣人,四人被围在中间,脱困不得。

  轻尘还是有些没分清楚局势:“千风,你说他们到底是奔着谁来的?我怎么有些看不太懂?”

  千风一边防止有人偷袭,一边给轻尘解释道:“他们明显就是奔着轻愁那辆马车去的,声东击西懂不懂啊?”

  语毕,黑衣人齐刷刷朝他们冲来。

  另一边,轻愁带莫离跳下马车,往一旁的树林奔去,路上顺势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长剑,‘刷’一支长箭朝他们飞来。

  轻愁回过身,轻轻一挡,好歹是练过的,这点功夫还是有的。然而下一秒,越来越多的箭朝她射来。

  “莫离,赶紧躲到一旁的草丛里!这些黑衣人好像是奔我而来的!”

  “那你怎么办?”

  “不用管我!赶紧躲好!”

  越来越多的箭朝她射来,然而她身后就是莫离,无法后退,只能慢慢的往一旁移动。突然,一支箭擦着她的肩膀过去,划出血迹。

  轻愁吃痛出声,她原本以为身后是片丛林,却没想到是个山坡,本想躲进去,却没想到一脚踩空,直接掉下山坡。

  “四姐!”

  另一边,黑衣人也解决的差不多了,像是突然收到了什么信号,开始齐齐地往后撤退。轻尘本想追上去,却被一旁的千风阻止了。

  “你拦着我干什么?竟然敢偷袭我,我看他们是活腻了!”

  “他们跑不了,莫离那边好像出事了。”

  轻尘这才想起来正事:“对!一定是莫离那边发生了什么,他们才突然撤退。”

  几人赶过去,却发现只有莫离一个人,脸色苍白,眼眶通红。轻尘心一沉:“轻愁呢?”

  莫离伸出手,指向面前的山坡,断断续续的说道:“四姐为了救我,从这里掉下去了……”

  千风连忙拨开丛林查看:“这里高但却不陡,也没有什么大块的石头,应该摔不死人,我们赶紧回去找人,应该还来得及。”

  回去的路上,怀冷看着千风问道:“你看得出那些人是什么人吗?”

  千风摇摇头:“很奇怪,他们前后来了两拨人,两拨人的武功招数明显不一样,我只看得出第二拨是燕朝人,至于第一拨……”

  “第一拨人是武斗场里的人,他们没受过专业的训练,却很难缠,这种路数,我最熟悉。”

  闻言,马车内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知道她在武斗场里待过将近一年的时间,但却没有人敢在她面前提起这件事。眼下她突然冷不防的提起,众人皆是一颤。

  最后还是千风大着胆子开口道:“燕朝的人怎么会跟武斗场的人有来往?”

  “没什么好奇怪的,武斗场最不缺的就是武士,只要有钱,你可以让他们为你做任何事情。”

  “这么说,是燕朝让武斗场的人来刺杀轻愁?可是轻愁不过是一个文人,燕朝为什么要对她下手?”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千风,回去你借我几个人手,这件事我要查得水落石出。”

  “没问题。”

  回府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由轻尘和听南带上人手去出事的地方寻找轻愁,而怀冷和千风就负责追查那伙人到底为什么要行刺轻愁。

  整个盛府的侍卫几乎将整个山坡都翻了个遍,就差掘地三尺了,但找了这么久还是半点消息也没有。

  “奇了怪了,那么大一个活人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我们一来一去才多大会功夫啊。”轻尘叉着腰,气喘吁吁的说道。

  “或许是四姐掉下来后没事,自己回盛府也说不定。”

  “那这么久都没有下人来禀报?”

  “那再或者就是她刚好被路过的人救了,这大雪天的总不可能被野兽叼走了吧?”

  “可是,外面天寒地冻的,还有谁没事会出来啊?”

  另一边,怀冷和千风去了黑市的武斗场 ,敢伤害盛家的人,这件事她一定要查到水落石出!所有跟此事有关的人,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所谓黑市就是专门贩卖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武斗场建立在黑市中,一是为了保护好那些达官贵人的身份,二也是为了不让那些成为黑奴的人有逃出去的机会。

  武斗场很大,足足有五层,中间是个三米多高的擂台,被铁丝围起来,外人不得靠近。此时擂台上正好进行一场比赛,五层楼全部围满了人,饶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千风也不免觉得有些聒噪。

  怀冷看着眼前这个三米多高的擂台,心中泛起一阵涟漪,她上一次站在这里还是八岁的时候,不知不觉竟然过了这么久。

  她们身后跟着负责接待客人的黑佣,这里也不是什么人想进就能进的,来之前必须禀明你的身份,这些黑佣都会替你保守住。不过怀冷跟千风肯定是不会说出自己真实姓名的,只说了自己姓盛,来替主家办事。当然,武斗场有个规矩,就是每天只接待一位皇室中人。

  略显稚气的年轻人看着眼前这两位金枝玉叶的贵人,心里想着是不是今天犯冲,怎么一个两个都上赶着往这里跑?里头还坐着一位,现在又来了两个,已经是破例了。

  “两位小姐,要不我先带你们去楼上的包厢?”

  “不用,我们不是来看比赛的,赵中震呢?把他给我叫出来。”怀冷淡淡说道

  年轻人明显一愣,赵中震是他们的场主,平常神出鬼没,就算他们也不经常见到,可这两位一上来就直接称呼场主名讳。

  “这个,我们有规定,不管你是什么人,要见我们场主只有两种办法,一是用银子砸,二是上擂台,二位选选?”年轻人明显面露难色,要不是这两人姓盛,在她说出场主名字的那一刻早就被轰出去了。

  想来她们也不是缺钱的主,肯定是要选第一种办法的,年轻人朝两个侍卫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跟着两位小姐去盛府拿银子。

  “哼……”怀冷冷笑一声,伤了她的人,竟然还敢让她们拿银子,痴心妄想!

  “主家说了,府上最近缺银子,所以我们选第一种办法,上擂台!”

  盛府会缺银子?骗谁呢?年轻人看着眼前这两位小姐,虽然带着面具,但浑身上下却难掩矜贵气质,完全不象是一个下人,当然,他也完全没有往盛家五小姐这方面想。

  “您,确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描降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描降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