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初见”
白京生2020-11-18 10:433,406

  千风还没来得及反应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门就被打开了,一股胭脂水粉的香气扑面而来,千风虽然没进过青楼,但也听军营里的将士形容过,眼前这罗纱轻帐,酒池肉林,可不就是青楼吗?

  没想到武斗场里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地方,外面殊死搏斗,你死我活,里面却是软香玉枕,逍遥快活,想想也是令人心痛。

  越往里面走,胭脂水粉的香味就越浓,女人身上穿的衣服物件也散落的满地都是,光是看着也能想象出她们来之前大概是个什么场景了。

  半掩的窗户灌进一阵阵微风,吹动满屋的帘帐,在她们面前放着一架大床,透过微晃的轻纱还可以清晰的看见里面半坐着的人影。

  “场主,人我给你带到了,没事的话,我就先下去了。”

  说完,老人转身离去,临走之前,还不忘带好房门。

  “上次一别,我们已经有大概八年的时间没有见过面了吧?不夜!”男人醇厚的嗓音还带着几分娇媚,但听得出他对最后这个名字的怒火。

  千风侧头看了怀冷一眼,倒也没有多大的意外。

  坏冷只是轻轻扬眉:“怎么?你想我了?要不要我再回来?”

  闻言,男人立马换了副神情,笑道:“别啊!我只是随口说说的,你要是回来,那我这武斗场还开不开了?说吧,这次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说着,男人缓缓站起身,伸手掀开帘帐,千风微微一怔,面前的男人衣襟半解,露出一片洁白的胸膛,一只小小的酒杯被他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捏着,丝毫不起眼,如瀑的长发垂在地上,尤其是那张魅惑众生的脸,要不是被他一米八的大高个照着,还真不敢相信他竟然是个男子!那张脸要是当了女子,也没大姐什么事了吧?

  这就是传闻中杀人不眨眼,满脸胡子拉碴的老头?还有,赵中震这个名字与他本人着实不相配。

  相比起千风,一旁的怀冷到显得分外淡定了,像是早就习惯了。

  “我来找你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你给我一个答案,为什么要派人刺杀轻愁?”

  男子准本喝酒的手一顿,回过身来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半眯着:“你说什么?刺杀轻愁?就是你的那个四妹?”

  “你自己把人借给燕朝自己不知道吗?还都是些死士。”

  男子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我想起来了!我前阵子确实借了人出去,不过来找我的人我问他借人有什么目的,他打死都不说,还是我自己凭借他的行事风格推断出那是燕朝的人,至于你说的什么行刺你的四妹,我是什么都不知道。”

  听完他的话,怀冷忍不住皱了皱眉,尚国与大盛多年交战,那是为了抢夺长泾十三州,可是燕朝与大盛多年来一直很和睦,从来没有生过嫌隙,难道要因为这次……

  “我好心提醒你一句,燕朝那边的人可不简单,你身处风口浪尖还是要小心一点,最近,可能会有大事要发生。”

  这些不用他提醒她也知道,但是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又有那么一点不一样的味道。

  怀冷抬了抬眉,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那照这么说,你派人行刺我四妹,还是无辜的了?”

  男子一愣,像是突然回想到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立即反应过来:“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件事是我的大意,要不这样吧,要是他们再派人来我这里,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怎么样?”

  怀冷双手交叉着,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像是在认真思考,良久,她抬头:“好!就这么定了!要是我今后再碰见类似的事件,我不介意掀了你的场子!还有——”顿了顿,又道:“我记得我走之前有托你好好照顾小北,她人呢?”

  千风秀眉一挑,难得从大姐口中听到如此亲切的称呼,想来她刚才在排行榜所找的人也就是这个小北了。

  男子给自己斟了一壶酒,嘴角仍然挂着浅浅的笑意,答道:“盛大小姐的委托我能不好好照办吗?你放心吧,她现在很好,武斗场这个地方不适合她,我已经将她转移出去了,你若是想看看她,我可以安排你们见面。”

  坏冷垂下眸子,只犹豫了片刻,果断拒绝了:“不用,她只要安然无恙便好。千风,我们走。”

  “等等!”

  千风正要跟着怀冷离去,突然被对方一句话打断了,她半侧过身子,疑惑的看着他。

  没想到男子突然伸出手,准备摸上她的脸,嘴角挂着淫荡的笑容:“想必这位便是那逼得尚国连连败退的的盛家三小姐,大盛的兵马大将军——盛千凤吧?有没有兴致交个朋友?”

  千风反应很快,身子往后一仰直接躲了过去,想起怀冷进来之前给她的交代,要是他对你做什么,直接揍上去!

  下一刻,千风直接抓住男子的手臂,将其狠狠的朝身后的水池扔了进去。

  “噗通”一声,溅起无数浪花。

  千风连看都没看一眼,直接转身就走。

  男子躺在水里,也不打算起来,只是抹了把脸,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漫不经心的一笑 。

  离开武斗场的怀冷和千风直接回了盛府,马车上,千风回想起刚才的那一幕,才反应过来那个武斗场的场主身上好像一点武功都没有,那他是怎么做到以一己之力号令整个武斗场的?

  “大姐,那个赵中震……”一想到那张魅惑众生的脸竟然是这个名字,她就有点叫不出口了。

  “他不叫赵中震,他的真实名字叫洛清江,从小无父无母,是个孤儿。”

  “可他身为武斗场的场主为什么身上一丝武功都没有?而且我听说过,武斗场除了那些在擂台上决斗的武士,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高手,全都听他效命。”

  “以前是有的,而且还很高强,好像就在七年前得罪了一个大人物,为了保下武斗场一身武功被废了,不过——”她顿了顿:“这才是他的恐怖之处不是么,即使没有一丝武功也能号令众多高手为自己效命,这才是真正的强者。”

  回到盛府的时候,轻尘跟听南还没有回来,偌大的盛府空无一人,只有一个上了年纪的吴管家。

  “轻尘她们还没有回来吗?”

  “回小姐,还没有。”

  “父亲知道这件事了吗?”

  “老爷这回才刚下朝,已经派人去通知了。”

  怀冷还想说什么,可是一想到几乎整个盛府的人都出动了,这会儿想封锁消息也来不及了。更重要的是,轻愁不能在外面待太久的时间。

  轻愁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只要一动全身上下就是止不住的疼,她脑子里一片浆糊,虽然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她现在应该是被人救了。

  她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了,挣扎着坐了起来,大概扫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屋内的陈设很简单,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桌子,不过收拾的很干净,一尘不染。被竹帘挡着,她也看不清外面的环境,只好强撑着站起来,扶着墙壁一步一步走出去。

  走到门边的时候,一束光擦着门框射进来,洒在她脸上,刺得她睁不开眼睛,下意识抬手去挡。适应了好一阵她才缓缓放下手。

  昨日还是漫天大雪的天气今日就出了太阳,这在严寒的冬天倒是不多见,院子不大,但是打理的很好,看得出主人的良苦用心,即使在枯败萧条的冬天也不显得贫瘠。在院子周围有一条小溪,只可惜湖面结冰被冻住了,紧挨着小溪边上有几块菜地,也不知道是种什么用的。

  轻愁的视线慢慢放到正在打理药材的男子身上,靠墙的边上放着几个架子,里面盛放着各种各样的药材,男子正时不时的翻搅一下,让太阳能更好的照射到,以防陈蛀。

  男子一袭白衣胜雪,站在暖融融的阳光下,仿佛身披戎光,让轻愁有些冰冷的身子也不自觉温暖起来。

  察觉到这边的动静,男子缓缓转过身,看着倚在门框边的轻愁,微微一笑。树梢上残留的积雪正在一点点融化,仿佛连带着她的那颗心也正被慢慢融化掉。

  彼时岁月静好,现世安稳,阳光在不经意间悄悄洒在两人的心上。

  文人墨客对故事的开始总是格外大方,毫不吝啬,从前她只觉得那些长篇大论过于冗长,可如今真到了这个时候,她又觉得世间任何美好华丽的词汇都应该汇集在此处,可即使这样,也不能将她此时此刻的心情完全概括。

  轻愁失神的站在原地,看着他一步步向自己走来,越来越近,每一步都印在了她的眼帘,落在了她的心上。

  “你的病很重,不宜待在外面吹凉风,还是回屋里待着吧。”男子看着她,语气很温柔。

  “是你救了我?”

  男子点头:“我碰巧路过,发现你躺在山下昏迷不醒,就将你带了回来,你身上有很多处擦伤,不过都不严重,涂点药就好了,只有肩膀上的箭伤要稍微重点,你先回去坐着吧,我再继续给你上点药。”

  她愣愣的点头,回去坐着床边上乖乖等着。男子没多久就端着一个托盘过来了,上面放着各种药瓶。

  轻愁卷起袖子,露出纤细的手臂,伤口上绑着白色的绷带,也没有丝毫的血迹渗透出来,被处理的很好,手法很专业。

  “你是个大夫?”她问道。

  男子轻轻拆开她手臂上的绷带,嗯了一声:“我家世代行医,你可以相信我的医术。”

  轻尘一噎,她不是这个意思。

  男子打开药瓶,用裹着布条的木签轻轻沾了点药膏,涂在她伤口上,动作很轻缓,丝毫没感受到痛意,不多时,手臂上传来丝丝凉意。

  她所处的方向正好可以看清对方在阳光下的侧颜,微翘的眼睫在眼底撒下一层浅浅的阴影,他的瞳孔,好像是褐色的。

  “你,叫什么名字呀?”轻愁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眼睫轻颤了一下,因为手中的动作,连带着语气也格外小心翼翼:“我姓赵,名泽杭,你可以叫我泽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描降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描降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