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微服出巡,招贤馆
知识分子2021-04-08 10:253,241

  赵云来到偏殿,脸色比之前更加苍白了,不等她行礼拜见,嬴政就开口道:“你就不用行礼了。”

  “吕相,王廷尉说你是练气士,是你谋害了寡人。”

  深邃的眼神望着她,一股无形的威势压迫着她,令她娇躯一颤。

  赵云虚弱道:“大王明鉴,臣妾只是一介女流,怎会是练气士,更加不会谋害大王,请大王替臣妾做主,不可让人污蔑臣妾的清白。”

  望向吕不韦,王绾两人,道:“吕相,王大人,你们都是练气士,我是不是练气士你们难道看不出吗?”

  吕不韦望了她一眼,的的确确是一个普通人,身上也没有隐藏修为的法器,可那个刺客绝不敢妄言骗他,且刺客并未打伤她,可她却是受伤了,是在演苦肉计,且自废了修为,如此就解释得通了。

  “云夫人不是练气士。”他开口请罪,道:“请大王降罪。”

  王绾脸色一变,也跟着请罪,道:“请大王降罪。”

  嬴政面无表情道:“吕相,你身居高位,却是污蔑一国夫人,念在你劳苦功高,寡人就罚你罚奉三年,王绾,你身为廷尉,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听从一个刺客的一面之词指控一国夫人,看来你是不适合坐廷尉这个位置上了,寡人就罢免了你的廷尉之职,降为郡尉吧!”

  “谢大王开恩。”吕不韦,王绾两人不敢反驳。

  嬴政道:“退下吧!”

  两人退出了大殿,望着吕不韦离开的背影,嬴政嘴角微翘,一副老谋深算之色,吕不韦身兼秦国三成气运,可以说是气运雄厚,整个秦国,他的气运仅次于他这个大王,他想要彻底掌控秦国气运,就必须扳倒吕不韦,吕不韦在朝中的势力极大,可谓是一手遮天,要对付他,就必须扶持一个人来跟他抗衡。

  一般人可没有资格成为吕不韦的对手,他得出宫一趟了,去找一些帮手,组建属于他的班底。

  “赵高,将云夫人带下去休息。”

  “是,大王。”

  “大王,臣妾告退。”

  赵高搀扶着赵云离开。

  “是个狠心的女人,这样的女人留在身边,的确是柄双刃剑。”嬴政望着赵云离开的倩影,他怎会不知赵云是自废了修为,能自废修为的女人,内心是多么的强大,隐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之所以没有戳破赵云,一是为了问罪吕不韦,罢免王绾的廷尉之职,二是因为赵云有利用价值。

  吕府。

  王绾道:“吕相,赵云是自废修为,吕相为何不当场戳破她,如此吕相也不会受到大王的降罪,我也不会丢了廷尉之职。”

  “你是在责怪本相吗?”吕不韦沉声道。

  王绾慑于他的威严,连忙道:“卑职不敢。”

  吕不韦道:“赵云既然自废修为,那就没了证据,我此次设计演了这出戏,为的就是有个借口可以指控她,然后就有了借口出兵攻打赵国,没想到却是功亏一篑,这个女人为了赵国可以不择手段,如今已经打草惊蛇,想要再找到她的把柄就难了。”

  “透过今日一事,我才发现大王不简单,他的威势比以往更重了,城府也更深了,以大王的聪慧,想必也知道了赵云的身份,可他并没有当场戳破,其中的用意不简单啊!”

  闻言,王绾心中震撼,大王若真如吕相所言这般,那就真是太可怕了,道:“历代秦王有哪个简单的,神州大地诸国割据千年,百家为争夺道统气运,都在扶持诸国,七国中以秦国国力最为强盛,气运也最强,背后有兵家,法家,农家等百家道统支持,横扫六国,一统神州是早晚之事,届时吕相就是天下的丞相,到时还望吕相能多多提携。”

  吕不韦负手而立,悠悠道:“诸国割据千年,神州分裂了千年,皆因诸子百家道统相互争夺气运而至,本相身兼儒墨,合名法五家道统,独创杂家道统,本相要一一打败诸子道统,独尊杂家,借助秦国气运合道成圣。”

  深邃的眼神中露出了勃勃野心。

  次日。

  嬴政穿着布衣,微服私巡,身边没有禁军随行,只有赵国这个小太监,来到王宫大门,王翦见之,连忙上前参拜,却是被他用眼神阻止。

  “王翦,寡人欲微服私巡,体察民情,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微臣明白,请大王允诺微臣随行。”

  “你若是随行,那寡人还怎么微服私巡,别派人暗中跟着,若是被寡人知道,寡人就治你个欺君之罪。”

  嬴政不怒而威,身上的皇者之威朝王翦压迫而去,王翦瞬间宛如凡人一般,体内的真气都凝固了,灵魂都在颤栗,连忙道:“微臣不敢。”

  嬴政带着赵高离开王宫,没有做马车,徒步而行,领略咸阳百姓的风土人情,秦国以武立国,民风彪悍,可以说是全民皆武,即便是农民都会点庄稼把式,因崇尚武力,诸子百家道统在秦国的影响力极低,唯一被秦国重用的就是法家,以法治国,武者以武犯禁之事屡见不鲜,就需要以律法来约束,秦国的律法极为严明,武者武力强大也不敢轻易以武犯禁。

  走在咸阳街上,目睹了咸阳的繁荣,百姓欣欣向荣,叫卖声不断。

  “赵高,本公子赐予你的葵花真经可有研习。”

  嬴政以前世的名字秦政为化名,以公子自称,不再称寡人。

  “回禀大,回禀公子,属下已经研习了。”赵高习惯性的叫大王,秦政给了他一个眼神,他连忙改口,而葵花真经是秦政在武库中替他找的一本太监修炼的功法,之所以选这门功法,是因这门功法跟葵花宝典名字相似。

  秦政点头道:“好好修炼,早晚必能成为武道大宗师。”

  炼神境武道大宗师,那是仅次于武圣的存在,可开宗立派了,赵高连忙道:“谢公子吉言。”

  “听闻吕不韦在咸阳城设了一个招贤馆,广纳贤才,号称门客三千,著作了《吕氏春秋》,更是扬言有人能改一个字就赏千金,此事可为真。”

  “回禀公子,确有其事。”

  “那就去招贤馆瞧瞧。”

  秦政心知吕不韦的野心,他著作的《吕氏春秋》他看过,那的确是有利千秋的宝典,融入了诸子百家的思想以及吕不韦杂家的核心思想,若是他按照《吕氏春秋》来治国,那秦国的气运就归他吕不韦了,他这个大王就成了个空壳大王,秦国的百姓都只会知道吕相,而不知道他这个秦王,他岂会让吕不韦得逞。

  两人来到了咸阳城大名鼎鼎,名传九州的招贤馆,不少练气士进出,都是诸子百家弟子,诸子百家道统遍及九州各地,其中以儒家弟子最多,因为天下读书人多,当然并非是所有诸子百家弟子都是练气士,得练气法门的只有小部分,大部分都只是得传诸子百家学说的普通人而已。

  招贤馆内人人平等,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贩夫走卒,只要你认为有本事,皆可入招贤馆,两人畅通无阻的进入了招贤馆,招贤馆内嘈杂不堪,就跟市井茶楼一般,诸子百家弟子在这里讨论学说,各持己见,有的甚至因为理念不同而争吵起来,当然,这些人都是君子动口不动手,能动口绝不动手,动手那就是粗鄙,秦国的武者在诸子百家弟子眼中那就是粗鄙武夫,瞧不起武者。

  秦政以皇极惊世经一眼望去,皆是气运浅薄之辈,稍微有那么些人气运不错,可也都入不了他的法眼,准备离开,突然,两个衣着普通的男子走进了招贤馆,两人身上的气运皆是锦鲤,就宛如是黑夜里的两盏明灯,其中一人的气运更强,一人气质儒雅,另外一人却是锋芒毕露,两人皆是化神境练气士,化神境练气士可是不多见。

  “他们就是我要找的人。”他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找了个地方坐下,赵高聪慧,道:“公子,奴才去请那两位公子前来。”

  “不必,他会自己来的。”他极为自信,将自己当成了一个钓鱼叟,等待着鱼儿上钩。

  两人来到招贤馆,其中一人扫了一眼众人,却是一脸失望,摇头道:“乌合之众。”

  声音虽小,却是落入了他人之耳,引起了他人不满。

  “阁下说我们是乌合之众,却是不知道阁下有何本事敢口出狂言羞辱我等,若是不给我们一个说法,休想离开此地。”农家弟子方悔不忿道。

  “没错,必须给个说法。”其余百家弟子皆附和。

  那人孤傲道:“既然你们要说法,那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只要你们能在学识上胜过我李斯,我就给你们一个说法。”

  “什么,李斯,他就是李斯。”

  “李斯是谁啊!”

  “李斯是荀子的弟子,我若是没猜错,他身边那位应该就是韩非了。”

  “两个稷下学宫的弃徒而已,有何颜面来招贤馆,还敢大放厥词说我们是乌合之众,这两人也配。”

  众人皆对两人嗤之以鼻。

  李斯和韩非都是稷下学宫祭酒荀子的弟子,而荀子是儒家半圣,他门下弟子自然不凡,李斯和韩非子是荀子门下最为出众的两人,在诸子百家中也算小有名声,而令两人闻名列国 的是他们弃儒从法,成为了法家弟子,被儒家弟子唾弃,甚至其余百家弟子都瞧不上他们。

  坐在角落里的秦政也不由望向两人,没想到这两个气运深厚之人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大帝韩非子和李斯,这两人可是战国时期的重要人物,若是能将两人都收入麾下效命,那他就如虎添翼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洪荒:开局成为秦始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洪荒:开局成为秦始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