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严叔的故事
单调色的猫2021-01-13 09:443,004

  果不其然,我听到严叔的一声闷哼,那身影便窜逃下火车一眨眼间便不见了。

  “啪”梁翰林也反应过来了,将灯打开。刚才的那一切发生的非常突然,电光火石之间便完成了一系列的动作,那个人的身手还是很好的。灯一打开我们便看到严叔捂着肚子蹲在车窗旁边,手上全是血。我急忙下床找了些纱布来帮严叔止血包扎。周冰也醒了,从隔壁房间过来,看到严叔的状况忙问是怎么回事,我把大概事情发生的经过说了说,大家都检查自己的东西有没有少。

  “皓龙呢?”我好奇地问。

  “火车靠站了,我让他出去买点吃的,这刚走还没一会儿。”严叔捂着伤口道。

  我们几个人,倒是没有少什么东西,除了严叔的行李箱有被翻过的痕迹之外,其他的都没有被翻过的痕迹。看来是冲着严叔来的,但是看严叔的伤势那人出手也不重,仿佛只是要逃跑。这只能说,那个人不想让我们发现他的身份。想到这里,我便问:

  “严叔,你是不是惹到什么人了?”

  严叔摇摇头,“混了这么多年,肯定要有仇家的,只是我仇家太多,要问是那个人,我实在是想不起来啊!”

  这时,皓龙也回来了,提着大包小包的零食。见到我们便意识到有事发生了。“怎么了?”

  我又将刚才发生的事情重新叙述了一遍,没想到皓龙听后没有一丝丝的惊讶,只是“哦”了一声。

  “严叔的仇家不少,难保不会是那个仇家来寻仇了。”皓龙将吃的放在桌子上,淡淡的说。

  我心中不是这么想的,那人来了只是翻了翻严叔的行李包,而那个人又是怎么知道这行李包是严叔的呢?除非他很清楚我们队伍,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恐怕就要麻烦了,那人的目的,据我初步推断应该是严叔背包里有什么东西值得他们惦记吧!想到这里我就把我的想法给大家说了,梁翰林他们都觉得有道理,至于严叔的背包里有什么,严叔自己仔细一想,惊讶的说:“该不会是那块玉吧!”

  说着,便顾不上手上的伤,急忙去背包里翻,知道他拿着那块玉出来,才松了口气。我们几个也上前去,仔细看那玉,上面雕刻着两条百足虫,好像蜈蚣一样,但却不是蜈蚣,而却那玉的质地出奇的好。反正我家搞古董这么多年,我见过摸过的玉也不少,但是像这一块这样的却从来没见过。

  “严叔,这块玉什么来头啊!”梁翰林忍不住问道。

  严叔沉吟一声,“这块玉,说起来可就长了,你们看。”说着,严叔脱下了上衣露出了几经风霜的脊背,我们赫然看到在严叔的后背上有一条疤痕几乎横穿整个后背,不由得就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条疤痕真是像极了一条趴在后背上的大蜈蚣。那模样,就好像是一条大蜈蚣从里边钻出来后留下的一样。

  “吓到了吧!”严叔笑了笑。说实话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吓人的疤痕,而且还是这么栩栩如生,就好像刻上去的一样。

  “严叔,这疤痕是怎么来的?”周冰惊讶地问道。

  “唉。”严叔叹了口气,神色中有一丝不忍,仿佛是回忆起了一段痛苦的经历似得。

  “你们想听,我就跟你们讲讲,这确实是段惨痛的经历,和这块玉有关系。”严叔用手指了指桌子,梁翰林会意,将桌子搬了过来,打开小吃边吃边听。

  “说起来,这件事情也多亏了李宇的爷爷啊!如果不是他,恐怕在那个时候我就已经死了。”严叔抿了一口酒,慢慢说道。我听了这句话,有些不明白。这件事情我爷爷也有参与?其他人都看着我,我摇头表示自己从来没听说过。

  严叔笑了一下,“你当然不知道,这段事情就是你爷爷也是不愿意提起的。”

  下面,为了方便,我以第三人称的角度向大家叙述当年所发生的事。

  那时候,严叔才刚刚三十岁,下过几趟墓,发了些小财。本来想要利用这些钱财,在乡下安稳度过下半辈子的时候,无意中得到的一个消息令他已经平息的心又波涛汹涌起来。

  那是严叔的一个好朋友,邀请他去参加南京的地下交易会。说白了,就是一群土夫子在哪里拍卖自己倒出来的东西。他一开始还不肯去,但他的朋友告诉他,那地方什么都有,难保不会有几件他喜欢的宝贝,而且价格很便宜,比起市面上的不知道低了多少啊!

  价格便宜,严叔是知道的。因为那里拍卖的东西都是一手的,就是刚倒出来的,因为是热乎的,往往评估不会评多高的。土夫子嘛!真正是古董里边的行家里手的又有几个人。这么一想,严叔便按耐不住了,于是严叔便和他那个朋友一起去了南京。

  那时候的南京,已经是经济发展的中心了,在全中国算是发达城市了。越是发达的城市,这盗墓贼越好出手手里的东西。那些上流社会的人们,钱多的花不完。干什么呢?当然是提高自己的文化欣赏水平的档次,于是就有了这个交易市场。

  像这样的交易市场在南京也不算少,可是要是真正上得了台面的,那可就仅此一家了。有不少倒斗好手都是在这里脱手东西的,所以来这里的人也都是些有身份的人。

  俩人到了南京,便先找了旅店住了下来。那朋友告诉他说,这交易会可不是让人随随便便就能进去的,必须得有贵宾卡或者邀请函。说着,这朋友就从兜里拿出了两张淡蓝色的纸片,就是那所谓的邀请函。

  第二天,就是开始的时候。两人手持邀请函进去了,一进去,“嗬”严叔也是大吃一惊啊!严叔并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但是这样的阵仗还是头一次见。一进门先是一条长走廊,再往里走是拍卖大厅,那拍卖大厅装修的是金碧辉煌,光是一楼就有将近一千个座位。因为这参加的人确实不少,最火爆的时候有人连座都没得坐,只得站着。往上看,还有贵宾室。二楼是一排贵宾室,专门给那些极其显贵的人准备的房间,所以说在这里你光有钱不行,有钱还得有权才行。

  他那朋友直接领着严叔就往二楼的贵宾室走去,严叔好奇地问:“这二楼的贵宾室是让人随便进的?”

  他那朋友笑了笑说:“其实是有个大老板想见你,有事想托你做。”严叔“哦”了一声,心想原来在这等着他呢!

  不过严叔与他那朋友交情甚好,相信他这朋友也不会害他,索性就跟上去看看。

  上了二楼,推开一间贵宾室的门,往里看去,沙发上坐着俩外国佬。屋子里很暗,没有开灯。

  严叔分不出美国佬和英国法国的区别,反正不是中国的就是了。在那俩外国佬身后还站了三四个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的保镖。

  “怎么是外国佬?”严叔悄悄拉了他那朋友一下,在那个年代,像他们这种土夫子的思想都是比较保守的,对于外国人也都没有什么好印象,所以一见到是外国佬,严叔就开始打起了退堂鼓。

  他那朋友说道:“没事,他们会给很多钱的,外国人的钱不赚白不赚。”

  严叔想想也是,先看看是什么事吧!

  “这位是美国的历史专家占士邦先生。”进屋之后,他那朋友就介绍俩人认识。占士邦非常热情的站起来与严叔握手,严叔不好推辞也就象征性的比划了两下。严叔心里还纳闷,这美国的历史专家跑中国来干什么?

  “你好,严先生请坐吧!不要客气。”占士邦操着一口生硬的普通话与严叔打了招呼,严叔也不客气直接就坐在沙发上了。

  “这次请你来,是因为我知道严先生也是从事考古行业的,虽然不太光明但我们也算是同行啦!”占士邦说着便从后边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个盒子。盒子很古朴,在黑夜下却闪着类似波纹一样的蓝光,盒锁上刻着奇异的花纹。

  这话说的严叔都想笑,盗墓就盗墓吧!还说的那么文明干什么。真是搞不懂这些外国人。严叔一眼便看出了这盒子的价值,这盒子恐怕是古董啊!用古董来装东西,严叔现在对盒子里的东西开始感兴趣了。

  占士邦不慌不忙的将盒子打开,那盒子是一种古代最为简易的密码锁,但是也非常珍贵。盒子打开后,占士邦从里边拿出了一块玉。

  “你知道这东西么?”占士邦将这块玉递给严叔,严叔结果来仔细瞧了瞧,虽然这东西摸上去看上去都很像是一块玉,但严叔十分肯定这不是玉。在这块类似于玉的石头身上,雕刻了几条类似于蜈蚣似的百足虫,密密麻麻的,虽然多但是不乱,雕刻这东西的工匠肯定手艺已经通天了,但是这到底是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