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封龙山古墓
单调色的猫2021-01-13 09:474,755

  严叔拿着这东西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只好摇摇头,将东西还给占士邦。

  占士邦拿着这块石头开始讲这块石头的来历,原来这块石头是他们根据一本古籍的记载才得以找到的。这种石头有一种特殊的效果,就是可以压制周围的温度,一块的话可能不明显,但是如果是很多的话这种效果便可以达到压制高温,甚至如果有足够多的话,即使你站在岩浆边上也只是感觉到热。说这话的时候,严叔注意到占士邦旁边坐着的那个人冲占士邦打了个眼色,让占士邦没有多说别的,但是严叔相信这东西肯定还有别的用处。占士邦他们将这块玉称之为“寒玉”。

  严叔听完后问:“那么,你想让我来帮你什么?”

  “我知道一个古墓的位置,是那本古籍上提供的,我需要你去帮我拿另一块玉出来,我只要那块玉,古墓中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的,如果事情成功了我会再付给你一百万美金的酬劳,怎么样?”占士邦笑着说。

  说实话,严叔在听到那一百万美金的时候,瞬间就心动了,这么诱人的条件,换做谁都会做吧!那时候的严叔也是年轻气盛,认为进墓中取一样东西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很快的两方便达成协议,严叔帮他将东西带出来,占士邦付给严叔一百万美金。

  “那么,这座古墓的具体位置在哪里?”严叔问。

  “我们根据古籍上的提示,查阅了很多有关于中国古代史的资料,才最终确定应该是在河北,封龙山一带。”占士邦回答。

  三天之后,严叔带领着他的伙计们,来到了河北。这封龙山他来过,没发现有什么古墓什么的啊!传说封龙山是大禹治水时候的故事,大禹为了降服兴风作浪的蛟龙,给黄河流域的人民造成灾难,将蛟龙锁封此山上,而得名“封龙山”。包括山上的黑龙洞等都与大禹治水的故事有关。而且这封龙山也不算很大,西倚太行,东临平原,主峰海拔八百一十二米,风水也不算很好,什么人会把古墓建在这座山上呢?

  严叔站在封龙山上,看看地形,心中略有些猜不透,这座山上如果有古墓的话,只能是在山体之中了。左想右想实在想不出一个比较稳妥的方法来,只能用传统的方法来试一试了。经过严叔几人连续几天的观察和讨论,决定要从半山腰上找一处地质比较软的地方,斜向下打盗洞试试。

  几人说干就干,白天就在那里附近睡觉,到了晚上就开始进行工作,一直进行了三天,到第四天时,已经是打不进去了。因为这山中全是岩石,对于他们打盗洞造成了很大的困难,而且里面全是岩石没有一点类似有古墓的迹象,严叔紧皱着眉头索性不挖了。

  遇到这些情况,严叔也不禁有些气闷了,“这美国佬不会是骗我的吧!”刚开始严叔还想着是不是被骗了,但是仔细一想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啊!那美国佬骗他到这里能做什么,况且那美国佬已经事先向他支付了十万美金的定金,那肯定不会是骗他的了。没办法,自己找不到墓穴,这对于一个自诩擅长分金定穴的摸金校尉来说的确是一件丢脸的事。

  严叔几个人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似得,急的团团转,就在这时他的一位同行听说了严叔现在的状况,便特地提点他,严叔自己找不到可以去请教一下高人啊!那位同行就向严叔推荐了当时在北方一带比较有名的李树深,也就是我的爷爷。那时候我爷爷才不过四十来岁,严叔便找到了李树深。

  经人介绍后,严叔找到了我爷爷当时住的地方,那是我们老家。那时候还是旧房子,那是正直改革开放的年代,对人的思想冲击是比较严重的。而我爷爷当时是过的比较富裕的,早年下地倒腾了不少好东西,我爷爷认识的人又多,人缘比较好,所以路子广。倒腾出来的东西一转手就卖给别人了,所以当时有很多盗墓的被揭发或者被在交易时抓住了,而我爷爷就一直平安无事。严叔去找我爷爷的时候,正是国家严查倒卖文物期间。据说当时我爷爷的很多关系不错的都被弄进去了,那一段时间就是我爷爷也不敢动弹,老老实实地在家呆着,哪也不去。

  严叔听了他朋友的话,知道了我爷爷好喝酒,嗜酒如命。这话倒是真的,我爷爷好喝酒在他们那个圈子里也是出了名的。严叔便投其所好,花了大价钱买了一瓶据说是有些年头的纯正好酒带去拜访我爷爷。我爷爷其实是不认识当时的严叔的,但是在品尝了那酒的味道以后就觉得严叔还不错。听到这里就连我自己都有些无语了,面对一个不认识的人,我爷爷居然是凭带着酒的品质来看待一个人的。严叔一看有戏,便趁我爷爷喝的正高兴的时候把这事说了出来。别看我爷爷喝多了,但是在这种事情上,还是有分寸的。一听说是盗墓的事,瞬间酒就醒了一大半,这事情可大可小,要是闹大了不但我爷爷得进监狱不说,按照当时严查的力度和情况来看,我全家都得因为这事遭殃啊!所以我爷爷是想也不想就拒绝了,虽然我爷爷极重义气,严叔又是当时和我爷爷关系特好的一位兄弟介绍来的,但是义气归义气不能因为讲义气便赔上全家人的命啊!

  严叔还想要说什么,我爷爷是只管喝酒,根本不听。任凭严叔怎么哀求都不为所动,严叔没办法,只好将外国佬托付他的事向我爷爷说了一遍,本来我爷爷是打死都不同意的,但是再说到那块玉佩时,严叔明显感觉到我爷爷脸上露出一些惊讶!或许是我爷爷喝多了吧!像他们这种老瓢把子,心中所想和脸上的表情可以说是没有半点关系的。他们这种在道上混的久了的人,早就练就了沉稳的心。而严叔看得出,我爷爷脸上的惊讶不是装出来的,是真的。我爷爷说让他考虑一下,第二天给他答复。就这样严叔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去等待,其实严叔是理解我爷爷的,因为他也知道那一阵查的严。第二天严叔等了一白天还是没有消息,就在他以为我爷爷不来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伙计过来告诉他说有个四十来岁的人找来了,点名要找你。严叔一个激灵站起来疾步走了出去。我爷爷便站在门外,严叔当即承诺如果成功的话利益均分,我爷爷摆了摆手道:“先看看地方吧!”(为了叙述方便,一下便不再称我爷爷了,用名字。)

  严叔将李树深领到封龙山他们所在的地方,李树深先是听严叔将当时的情况细说一遍,又仔细看了看这整座山的结构沉吟一声说道:“听你刚才说的话,再加上我的推断,如果这座山中真的有古墓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在这座山的下面。”

  严叔仔细想了半天,终于弄明白了李树深的意思,他话里的那个“下面”不是指的在山体当中,而是这整座山的下面,也就是地表下面。怎么说呢,就好像是先将古墓修建好后再把这座山盖上去一样。

  李树深向严叔解释,这座山的名字叫封龙山,而古墓又被压在下面,这是不吉利的象征。在风水学上,这叫“玄武镇关”。玄武,是四大神兽里唯一一个擅长防守的,也叫“真武”,俗称“真武大帝”,是道教所奉的神。相传古净乐国王的太子,生而神猛,越东海来游,遇天神授以宝剑,入湖北武当山修炼,经四十二年而功成,白日飞升,威镇北方,号玄武君。但宋朝忌讳玄字,因而改称真武。玄武又相传本身是北海一只大龟,此龟曾经被当作柱子支撑整个蓬莱仙山,因其灵性深觉,历经多年的听道闻道,终于修得正果。所以帝王陵寝多有驮碑之龟,正是以此暗寓玄武。因此玄武又叫玄冥,有一个镇压的意思。所以下边这个墓可能是个棘手的,而且里边的尸体可能已经尸变了。讲到这里,严叔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当时要是听他的不下去,也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了。”我心中暗想,看来严叔他们最后还是出了变故。虽然我的心里有些紧张,但是我爷爷现在没事就证明了他逃过了那一劫。

  之后,李树深和严叔根据地形,连夜制定了打盗洞的方案,此刻正是严查时期啊,当然是越快越好。因为预测古墓实在这整座山的下面,而那时候挖掘古墓,这座山肯定已经在这里了。山体之中没有被挖开的迹象,那么他们要建造这座古墓必然是从接近山脚的地方打下去挖空里面来开始作业的,并且因为这座山的限制,这个古墓很可能不大,或许仅仅只有一个主墓室。如果做得大了,很有可能这整座山都塌了,所以在经过两人的商议之后决定,就从接近山脚上的地方垂直向下打盗洞,这里不行就换个地方继续。第二天,趁山上人少,他们便一起动工了,七八个人挥动着大铲子上下翻动,一连挖了六七个十来米深的大洞,都没有一丝有古墓的情况,几个人就连着换地方。严叔此时心里也没底,恐怕这次李树深也猜错了。正在想着下边伙计突然传话上来说打通了。严叔听后大喜过望,连忙让人叫醒正在小鼾的李树深。李树深一听说打通盗洞了,便一个激灵坐了起来,稍微清醒了一下起身便向严叔那里走去。

  两人小心翼翼的绑上身子沿着盗洞慢慢的挪动下去,到了洞底用矿灯往下一照才发现他们挖通的应该是这墓里的一间耳室。墓修的挺高,他们距离墓底大概还有三米左右,李树深看了一会面色凝重又上去了。

  李树深上来之后,便坐在盗洞旁边点了一袋旱烟,只是一口一口抽着烟,也不说话。严叔看出李树深的担心,上前问:“怎么了,这墓有问题?”李树深缓缓吐出一口烟道:“这座墓不好啃啊!里面阴气久集不散,这墓主人肯定早已诈尸。这墓主生前肯定是不详之人,要不然也不会用一座封龙山来压住他,据我观察这大概是商朝时期的墓了,你有把握么?”

  严叔听后沉默了,说实话,如果不是那外国佬开出的价格太吸引人他也不会顶着风头干这一票啊!李树深瞅了瞅没了主意的严叔,继续抽了两口烟说道:“这个墓要去,还是可以的。”

  严叔一听有戏,忙问:“怎么个去法?”

  “只要我们准备充足,最好有枪,到时候管它什么牛鬼蛇神先给它来两梭子,还得拿上黑驴蹄子,应该可以试试。”

  严叔一拍大腿笑道:“你还别说,我这次还真带了几支枪来,清一色的美式装备,是我来之前跟那美国佬要的。”

  李树深点点头,如果是这样的话,还是可以试试的。严叔当即交代了那些伙计们一番,让他们每个人揣一个黑驴蹄子,另外让三个枪法好的拿着枪,几人收拾妥当便沿着盗洞下去了。九个人,每人一个大矿灯将墓里照的通亮,三米高的距离对于他们这些盗墓的老手来说不算什么,他们进来的这个是个耳室。整个耳室约莫有一百来平方米,李树深吩咐其他人别乱动这里的东西,以防有什么机关陷阱。

  李树深环视四周,不由得觉得有些奇怪。按说一个正常的古墓的耳室应该放有一些陪葬品什么的,可这个耳室当中什么也没有,空荡荡的,只有门口的三口大缸,看不出是什么材料做成的。李树深从背后解下黑布,亮出了一把刀,就是传给我的那把“清寒”。严叔也是非常吃惊,都知道李树深家里祖传有一把武器,应该就是这把。李树深用刀柄处敲了敲其中的一口大缸,传出闷闷的响声,与此同时从墓的另一边也传来了一声响,吓了他们一跳,可以确定那肯定不是回音。

  “这墓中果然有古怪。”严叔心里想着。李树深望着在黑暗中越发越亮的“清寒”也是面色凝重,这把刀不仅仅是一把武器这么简单,它是一把辟邪之物,相传这把刀是在很久以前为了抵御一种怪物而用了特殊材质倾尽心血打造出来的。

  “大家要小心了,这座墓十分古怪。”李树深小心提醒了大家一句。抬脚便向外走去,其他人也都跟在李树深的身后。出了耳室之后,李树深便发现了一丝古怪。一般的耳室都是一对的,但是在这里耳室只有一个,而且这耳室开的地方也不对,开在了甬道的正中间,出了这间耳室之后两边都有路可走。

  “没道理啊?怎么会在甬道中间开出一间耳室呢?”严叔也发现了不对劲,李树深没有说话,从进入到这个古墓开始,他的心中便有一股莫名的担忧。

  “这样吧,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分开来找主墓室,拿枪的都跟他去那边,我这里来两个人就可以,找到主墓室之后切记不可胡乱来。”李树深提出了建议,确实这个方法是最快找到主墓室的方法了,这个古墓太诡异了,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都想尽早完事,所以严叔直接就带了五六个人往另一边去了,而李树深则带着剩下的两个人往这边走去。

  古墓之中静悄悄的,只有他们几个人的脚步声,在这种极端诡异的情况下,纵然是严叔也不由得头皮发麻。

  走了不远,李树深的前边便出现了一间墓室,不过不是主墓室,用矿灯照了照里面,发现和刚才那个耳室结构差不多。这下李树深可就真的搞不懂了,这个古墓真的是毫无规矩可言,简直就是瞎造的。不过这间墓室中有了一丝关于这个古墓的线索,墙上出现了几幅壁画。李树深看着这几幅壁画良久无言,因为他意识到自己这些人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