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误入虫穴
单调色的猫2021-01-13 09:554,452

  第一幅壁画的内容是一群穿着打扮十分怪异的人们,正在围杀一条大蜈蚣,那条蜈蚣看上去非常的大,估计得有四五米吧!如果光从衣着上来分辨的话,李树深实在看不出是哪个民族的人们,只知道按这穿衣打扮肯定不是汉族便是。这让李树深很纠结,自己怎么说也在盗墓这一行混了二十年了,下过的墓没有一百也有四五十座了,什么民族的古代服装他不清楚?但是这幅壁画当中的人们他是真的看不出来,还有那个四五米长的大蜈蚣。哪有这么大的蜈蚣嘛,起初李树深是以为这个墓里葬大概是这屠杀这种大虫子的英雄,被人们夸张化了,所以才搞出这么大的蜈蚣来以表示这个人的神通广大,又或者是表示这个人对于他们的救命之恩。这种手法并不稀奇,有人还在自己的墓穴中雕刻上盘古什么的,寓意自己的功劳堪比盘古女娲,这种事李树深也不是没见过,但当他看到第二幅画时,他才意识到想法应该是错了。

  这第二幅画上,雕刻的是修建这座古墓时动工场景,整幅壁画是对这个墓的鸟瞰图,李树深看着这幅画慢慢的便发现了异样。因为这座古墓不仅仅是他们看到的这样,下边还有一层,因为壁画当中在他们这一层的下面有雕刻了一层,但是这两层之间没有连接的通道,这就给人一种下边那一层有些虚幻的感觉,好像两层墓不在一个位面似的。如果说上边这一层修建的时候完全不按照当时的规矩来,那么下边这一层完全就是胡乱建造的,下边这一层完全像是一个迷宫,一个房间接着一个房间,密密麻麻的。有很多房间相互连接在一块,不过每几个小一点的房间之后都会有一个特别大的房间,这哪像是古墓啊,这分明就是地下溶洞的结构嘛!李树深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这个墓不是用来葬人的。他心中忽然生出了这一想法,本能的他很抗拒这一想法,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们就危险了。

  接着看第三幅壁画,壁画上面画的是那条大蜈蚣,不过仔细看来那种大蜈蚣不止一条,因为后面又雕刻了密密麻麻的十几条大蜈蚣。不过这幅画上的大蜈蚣不似第一幅画上的一样,这幅画里的大蜈蚣是比较安静的,第一幅画上的大蜈蚣挥舞着大牙四处咬人,而这幅画上的大蜈蚣只是静静的跟在一块巨大的石头后面。石头前面有几十号人用绳子拉着,将那种大蜈蚣引入这古墓的第二层之中。比较第一幅壁画,这幅壁画中的虫子竟然这么安静,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这种虫子是有思想的,当时的人与这种虫子签订了某些协议,使得两方得以和平共处。第二种,这种虫子被驯服了,这些人类正将这些虫子圈养起来。对于这两种答案,相比较来说李树深还是倾向于第二种的,如果是第一种的话,那就完全颠覆了当时那些人的世界观。那是现实版的异形大战,对于严叔那个时代的人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但如果结果是第二种的话,那是什么使得在第一幅壁画中那么威武霸道的大蜈蚣屈服与人类呢?李树深认为是因为那块石头,壁画之中那些大虫子都是跟在石头后面的,如果不是那些石头的话,那耗费那么多的人力来搬运这块大石头干什么?但是想到这里,疑问又来了,是什么样的石头才得以让这些大蜈蚣显得这样温顺的跟在后边呢?并且这些人明显是想要将这种大蜈蚣引到这个古墓之中圈养起来,李树深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要将这种大蜈蚣圈养起来呢?莫非是当时用来对抗外来侵略的一种武器?还是这种大蜈蚣还有其它的用途?

  脑子中带着无数的疑问,李树深看向第四幅壁画,也是最后一幅壁画。而这幅壁画中画的内容,便更加使得他搞不懂了。第四幅壁画比较简单,是当时的人类圈养了这种大蜈蚣,然后提取大蜈蚣体内的一种液体,最后是一个道人模样的人站在一个鼎的旁边身旁放着许多的丹药。这大概就是这种大蜈蚣的用处吧!用其体内的一种液体来提取丹药,但是具体有什么用,李树深还是弄不明白。时间比较紧迫,顾不得他再去多想,既然知道了这座古墓是干什么用的,那么另一边他得赶紧去告诉他们。那时候李树深才意识到为什么要建造这座古墓,因为当时人们的思想肯定是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所以便建造古墓以用来掩人耳目,当然这一切全是李树深一个人的推测,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不知道了。而他们进来的这个古墓实际上是这种大蜈蚣的巢穴,虽然不知道这种蜈蚣是否还活着,但万一它产有后代怎么办?如果那些人误打误撞将这些大蜈蚣放出来,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

  想到这里,李树深不禁打了个寒颤,转身向严叔哪里跑去。严叔他们去的肯定就是主墓室了,等李树深几人赶到那里时,整个主墓室出了一口棺材之外什么都没有了。李树深心中一紧莫不是他们出什么事了?李树深慢慢走到那口棺材前,棺材板已经被掀翻在地了,应该是他们掀开的,整副棺材是石头做的,那棺材板大概也得二百来斤重。

  “他们应该是下到棺材下边去了。”突然旁边的一个伙计说话了,李树深看了看那伙计手中拉着一根绳子,心中暗道不好。

  这些都是严叔后来听我爷爷将的,我认为这些非常重要所以放在了前面,下面来说严叔那一边当时的情况。

  严叔带着那几个伙计朝主墓室的方向走了,一路上严叔十分的紧张。从进了这古墓之后他便只想拿了东西便走,这在严叔的盗墓生涯当中是第一次这么想,或许是被这里的气氛所感染了吧!一路直行,顶头就是主墓室,严叔朝里面看了看,只有一口大石棺摆在中间,其余什么都没有。要不是看到了棺材,严叔还以为这是间耳室呢!

  “这个墓修的好简单啊!”严叔当时心里想。进入主墓室里,四下看了看,真的除了这一口棺材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严叔心中有些奇怪,怎么这个古墓里一点陪葬品都没有?那这墓主人得有多寒酸啊!但是话又说回来,这么寒酸的墓主人有钱修这个墓么?严叔想不明白,既然墓室里什么都没有,那注意力自然就全放在那口墓室中央的棺材上了。

  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口棺材,应该全是石头做的。棺材的表面很是光滑,不知道是用什么石头造出来的,而且还是一口“连地棺。”

  什么是“连地棺”呢?就是这口棺材不是等古墓修建好之后抬进去的,而是修建古墓的时候将棺材和古墓修到一起,也就是说这棺材是古墓修建时候的一部分。棺材接着地,抬不走,挪不动。但是很少会有人修建这样的棺材。因为“连地棺”在风水学上讲,是封住了自己的后路,除非这墓穴所在的位置是千万年不变的藏风聚气的好地方。否则万一这里的风水被破坏了,连转移的机会都没有。

  而这座墓穴的位置,撑死了也就是个普普通通的穴位,既不是天生龙脉也不会藏风聚气,为什么要建造连地棺呢?当时严叔也是年轻气盛,脑子一热便什么也不管了。既然这墓中只有这口石棺,那么这值钱的玩意应该全在里边了。但是来之前李树深也说了,这墓的穴位在风水学上是“玄武镇关”,这棺材里的主说不定已经诈尸了。看那棺材板,少说也得有二百来斤重啊!普通的棺材那用得着这么重的棺材板啊!正想着呢,一声“咚”的响声吓了他们一跳。几个人围到那口石棺前,确认刚才那声音就是从这棺材里冒出来的。

  “莫非真的被李树深说中了?”严叔嘟囔了一句,转头看看其他人,几个人脸色都是很难看。

  “开不开?”其中一个伙计小声问道。严叔摸了摸口袋里的黑驴蹄子,又看了看另外三个人手中的手枪心中便有了些底气。诈尸了又怎么样?自己这里有三把枪,还怕这个?管你三七二十一先给你来上一梭子,直接打烂。

  “开。”严叔一咬牙,狠声说道。还没有找到那块玉,这棺材无论如何都得开了。于是两个伙计一起抓住棺材板,严叔和另外的两个人端着枪,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儿了。

  “一,二,三。”两人一用力,那棺材板直接被掀翻了出去,两人快速后退,几个人瞪大了眼等着棺材里那主子出来。可过了一会儿一点动静也没有。一伙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索性一起上去看看这里边有什么东西。这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这棺材里是空的。严叔心里一惊,莫非被人捷足先登了?不可能啊!他们这一路下来也没发现有其他的盗洞什么的啊!

  “这里有东西。”站在棺材边上的一个伙计叫道。一听这个,严叔立马就顺着那个人的灯光看过去,一块似玉非玉的石头明显与这棺材不符,那是被镶上去的。严叔一眼 便认出了这东西就是那外国佬想要的东西,二话不说从包里找了个钩子动手将那石头抠了出来。

  刚抠出来还没来得及仔细瞧瞧,一阵石板的挪动声从棺材里传了出来。严叔的第一反应是刚才挖这块石头触碰了机关,猛地向后退了几步,死死地盯着那口棺材,却发现又没有了动静。几人小心翼翼地挪过去用矿灯一照,才发现原来的那一层棺材的底板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洞穴。看起来好像是个溶洞。

  “这下面居然别有洞天。”严叔也是显得出乎意料。随即有联想到了这古墓中这么空,很有可能是将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转移到这下面了。但是严叔还是有些担心,他的那些伙计们都提议要下去看看,捞点油水,要不然这一趟就白跑了。严叔一想也是,自己这边准备这么充分,想来有什么变故也可以应付的过来,便在这石棺上留了记号,系了绳子,一头绑在棺材上,几人挨个滑了下去。

  看样子,这洞是认为修出来的,只是修这洞的石头,严叔看不出是什么材料。这洞中虽然没有光线,但是这种石头在黑暗中也会发出些绿幽幽的光芒来,几人用矿灯将这洞照的通亮,严叔四处看了一下,就发现这洞的墙壁上还有许多的小洞,不过都比较狭窄。仅供人半蹲着身子可以进去。

  “这地上的沙子怎么也是绿的?”其中一个伙计从地上抓了一把沙子,说是沙子倒不如说是某种矿石被磨成了碎块。严叔简单看了看,这地上的沙子看上去和这洞中的墙壁是同一类矿石,但仔细分析的话,应该不是同一种。严叔从来没见过这种矿石,也就分辨不出来到底是哪一种。

  “走,进去看看。”严叔一挥手率先进了一个小洞之中,后边的人也陆续跟上。已经下来了,怎么说也得摸点什么上去才好啊!洞又小又窄,只能容一个人半蹲着身子进去,所以他们走的比较缓慢。不一会儿,严叔眼前一亮,出现了一个比较大一点的洞,空间也比较大了。跟他们刚进来的那个洞差不多,但是这个洞地上没有那种沙子。而且在这个大洞的四周又有了几个小洞,四通八达,不知道通向何方。严叔这时长了个心眼儿,在他们走过的洞口坐了记号,以防止等一会迷路。四下打量了一下,这些洞都是大同小异,如果不做记号的话,是十分容易迷路的。就在严叔犹豫要不要继续向前走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声“咚咚”,这次距离他们很近,所以听的格外清楚,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用力拍打地面一样。严叔几人有心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所以便朝着声音传来的洞口钻了进去。

  正走着,后面的人说话了,“在这洞里呆的时间长了,身上有些痒啊!”这话一出,除了严叔之外的几个伙计都纷纷感觉有些痒。无奈这洞太小转不过身子来,背后痒也只能忍着。

  突然严叔听到了些声音,像是什么东西裂了的声音,严叔“嘘”了一声停下了脚步,众人都安静下来了。“咯吱”的声音在他们身边响起,严叔静静的听着,无意间一转头发现在他身旁的墙壁裂了个食指大小的小洞,一小块石头滑落。在石头滑落的地方慢慢爬出了一只类似于蜈蚣的百足虫。不过这并不是蜈蚣,探出了头正要往外怕,严叔伸手就去捏,那条虫子仿佛感觉到了什么,飞似得缩了回去。

  “咚咚”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已经很近了,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严叔不再停留继续往前走去。这洞中有虫子在严叔看来在正常不过了,所以也就没注意,没想到就是因为这种虫子让严叔遭到了团灭的灾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