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魔
单调色的猫2021-01-13 10:313,760

  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趴下,这时候也顾不得什么巡墓人了,过一会儿要是来个万箭齐发,直接就把你射成刺猬了,我又没有无懈可击可挡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听到了一阵机关响过后,便什么也没有了。没有想象中的万箭齐发,也没有什么陷阱之类的东西,机关声落下后,我和翰林抬起头来发现巡墓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不见了。更令我目瞪口呆的是,我们原来的那条通道没有了,此刻我们来时的方向出现了一堵墙,堵住了我们回去的路。

  “怎么回事?这里怎么出现了一堵墙呢?”我非常不明白。

  “或许,这是刚才机关所导致的吧!这里的机关设计的甚为巧妙啊!”翰林摸着那面突然冒出来的墙壁,回头对我说:“看,这面墙壁是从刚才的地下冒出来的,挡住了我们回去的路。”

  我仔细观察,发现确实如此。翰林触发的机关只是导致了甬道地面上的一块石板冒了出来。这块石板和其他石板都一样,看来这种机关是想断绝我们的后路啊!

  没了往后退的路,只能向前走了。不过好在没有了令人头痛的巡墓人。往前一走,我才发现,刚才的那个转角居然也被封住了,在正前方原来的墙壁没了,出现了一条通道。我和翰林对视一眼走了过去。矿灯照着两边的墓墙,我看到最前边出现了一个墓室。心说,终于碰到墓室了,老是在甬道里走可没什么意思。

  “哎,过来看,这里还有壁画。”翰林突然叫住了我,我看了看前边那个墓室便走到翰林面前。

  灯光照到墙壁上,翰林仔细地看,希望可以从中多了解一些与墓主人相关的信息。

  这几幅壁画上刻画的都是一些屠杀的场面,密密麻麻的人群都是在厮杀。我实在是看不明白这画中究竟在讲些什么。

  “是战争么?”我猜测道。

  “不是,你看,这画中的人穿着打扮明显都是一样的。”翰林指着画中的一群人道。

  “那,这会不会是内战呢?”我举着矿灯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

  “不,这是在训练魔。”翰林倒吸了一口气面色凝重的说道。

  “什么?”我在听到“魔”的时候也是猛地一惊。

  翰林走到我面前,指着壁画解释道:“画中的这些人,是在自相残杀。古时候人们为了达到某种目的,将一群人关在一个笼子里,不给吃的,让他们自相残杀。留下最后活下来的那个人,也就是杀人最多怨气最深的人,称之为魔。这和西藏养獒有些相似。西藏有九狗一獒的说法。将九只狗仔放在一起,不给吃的,让它们饿了就自相残杀,最后剩下的那个,也就是最凶残的,称之为獒。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前边墓室中的就是那个魔,因为壁画出现在这里,那它肯定离这里不远。而古赛族训练魔,应该是为了镇守这墓室。”

  我用矿灯照向了那间墓室,黑漆漆的墓室中居然真的有一口棺材,我的心中居然有一股莫名的压抑感,心说这魔就是不一样,光是气场就足以将来盗墓的人震退了,可惜了。它遇到的是我。

  “走,我们进去看看。”翰林在前边冲我招手。

  我笑道:“知道里面是可怕的魔,你还要去?送死么?”

  翰林也笑道:“魔又怎么样,过了四五千年了,怎么着也得化为灰烬了啊!咱们去开棺看看有什么宝贝没有。”

  我想想也是,都走到这里了,前边也只有这一条路,只能去看看了。

  在那间墓室的上方,还挂着一块石匾,上边写的是远古文字,我是看不出来念什么,就问翰林:“你知道这念什么么?”

  翰林抬头看了看说:“这是最古老的象形文字,我也看不明白。”

  “你不是什么语言都懂么?”我趁机嘲讽道。

  “靠,这种古老的文字,认得的人全球不出一手之数,我应该是第六个。”翰林撇撇嘴,不屑的说。

  走进墓室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墓室中间的那口石棺很是引人注目。仔细的观察这口石棺,第一印象是这口石棺很厚重。石棺四周刻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都是远古时期象形文字。

  这或许,是这石棺中人的生前介绍吧!我心想。

  又看了看四周的墙壁上,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

  “铛铛”的敲击石板的声音突然传入了我的耳朵里,吓了我一跳,第一反应便是石棺之中的人诈尸了。结果等我反应过来后,才发现是翰林再用一把撬棍敲击石板。我的额头上瞬间爬满了黑线,当初挑工具的时候,他就拿了一根撬棍,觉得好玩。现在差点没把我吓死。不由得心中火起:“我操,你干什么呢?”

  翰林看出我有些恼火,便给我解释。

  “这里没有出口,但肯定不是密封的。我想看看有没有其他的暗道之类的。”

  “靠,这口石棺你说开还是不开?”我拿不定注意。

  “开啊!咱们是来干啥的?盗墓的,不开棺材开什么。”翰林放弃了寻找出口,拿着撬棍走了过来。

  “我看着棺材挺重的,正好我这撬棍派上用场,来一起。”翰林围着棺材转了一圈,找准了一个点将撬棍支好。

  不得不说,这口石棺还真不是一般的重啊!我俩一起撬起来都费劲。

  “吱吱……”在我和翰林的共同努力下,石棺板终于被我们俩扳开了一条细缝,从棺材里冒出了一些黑色的雾气,我担心这雾气有毒,所以便将撬棍插到里面支着这条缝,我俩避开了棺材等黑气冒完了再过来。

  黑气持续从里面冒出来,也不知道里边是什么东西。我和翰林也没有感觉到什么不适,于是对视一眼,又慢慢走了过去,再次抓住这根撬棍想要将棺材板撬起来时,我突然发现这根撬棍好像卡住了。

  任凭我们俩再怎么用力它都是纹丝不动,好像有人从里面给钳住了一般。我心中立马感觉到不对劲,拉着翰林便向后退去,刚后退了没几步,那撬棍便“嗖“的一声向我们飞过来,我眼疾手快一把推开翰林,自己也就地一个驴打滚躲开了这一击。还没反应过来,那棺材板便直接被推翻在地。

  我拿矿灯一照,在一股浓郁的黑雾当中隐约一个人影从石棺中站了起来。我心中暗道糟糕,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啊!别人盗一辈子墓也不见得能碰到一个诈尸的,我这才是第一次盗墓,碰到的怪东西一个比一个厉害。

  这石棺中的东西定是那所谓的“魔”了。这玩意到底是什么,都过了几千年了,还能站起来。我和翰林都屏住了呼吸,静静等待着这东西的下一步动作。来的口已经被封住了,我们只能等了。黑雾渐渐散尽了,我也不清楚这黑雾到底是什么东西。只见它背对着我们,身上还穿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成的盔甲,看上去异常坚固。头发早就掉没了,就在我正观察它的时候,只见它弯下腰从石棺中拿了一件东西,看动作竟与常人无异。石棺中一声清脆的金属器械响声过后,在它的手中出现了一把类似于古代的弯刀似的武器。刀身保存完好,看不出是什么质地,刀锋甚至在灯光下散发出阵阵寒芒。

  “嘶”好像是它呼吸的声音,我不禁惊讶,这玩意还能呼吸?它缓缓地转过身来,面向我们,我才看到它的真实面容。脸上早已经烂没了,身体被隐藏在那身盔甲当中。一双眼睛只剩下了两个窟窿,脸颊深陷呈青灰色。

  “砰”的一声,这东西借力一跃而出,一刀向我劈来。我没想到这东西出手如此迅速,瞳孔猛地收缩,一把拔出“清寒”迎了上去。

  它手中的弯刀夹杂着“呼”的破风声向我抡来,力道极大,仿佛可以将空气斩裂似得。我不敢硬接,向旁边侧了侧身子,弯刀擦着我的胸膛而过。它一击落空收刀又要砍,我趁它收刀的空档用“清寒”横劈在它的肚子上,发出“铛”的一声金属撞击声,甚至还冒出了些火花。我的攻击被它穿在外面的那一层坚硬的盔甲阻挡了,只是在盔甲上划出了一道浅浅的印痕,根本难伤它分毫。即便是我用尽全力,也只是让它倒退了两步而已。

  它提起左手一拳打来,我来不及躲闪只好架起刀来硬生生的承受了这一击,只觉得胸口一闷便被巨大的力道震退六七步。我顾不上胸前传来的疼痛,与这种力量超级强大之人战斗不能与之硬拼,它的力量大,相应的速度肯定就会减少一些。想到这里我转身将它引到了甬道里,在墓室里我怕他会注意到翰林。翰林是个靠脑子的人,遇上这种魔,肯定是必死的。我想,它的攻击速度不是很快,将它引到甬道中利用两边的墙壁借助巧妙的身法也不是不可能打败它。

  (大家注意,接下来是一连串的武打动作,小猫只是将自己想象中的打斗场景详细描写出来,具体怎么样只能靠大家脑补了)

  在墓道之中,我不敢与它硬碰硬,第一次的教训让我长了经验,只能尽力躲避它的攻击,找机会攻击它。只见我在甬道之中来回翻腾,它就是打不到我。而它的身上已经多出了七八道裂痕。

  它仰天怒吼一声,左手猛地向我袭来,我向后一退,借力在后边的墙壁上用力一蹬躲过了它接着劈过来的这一刀,随后紧接着我用双脚提在它的胸膛之上,借着从空中下落的趋势双膝再磕到刚才相同的位置,最后一拳打在它脸上。经过我一连串的攻击,它直接倒退了三步摔倒在地上。我猛地向前两步用力一跃,凌空侧身专体365度,落下是双膝并拢压在它的胸膛之上。

  “呜”这东西发出一声闷哼,用力挥刀斩向我的脖子,我再次一个翻滚与它的刀锋擦肩而过。心中暗道惊险,它怒吼一声站起向我冲了过来,我不敢小视聚集全身精神,就在它冲到我身边时,我再次一个就地翻滚,与它擦肩而过,紧接着凌空跃起连着三脚踢在了它的头上,它一个站立不稳便斜靠在了墙边,我则单手伏地半跪在地上。我知道我这几次虽然占了上风,但却没有对它造成什么伤害,他身上的盔甲很结实,头部防范的很好,我根本无从下手。忍受着膝盖传来的疼痛,我静静等待着它的下一次攻击,心中暗骂:擦,这东西穿的什么玩意,这么结实。

  就在我与它僵持的时候,一阵石板移动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我扭头一看,借着刚才放在墓室里的矿灯,那石棺旁边的一块石板被移动到了旁边,由于光线问题我实在是看不清楚什么情况。我看了看此时躲在石棺另一边的翰林,他也正一脸无知的看着我。若隐若现之间,我看到一双惨白的手从那被移开的石板下面伸了出来,与此同时那东西趁我不注意抡起一刀砍向了我的脑袋,在我回头时刀锋已经夹杂着呼啸声来到了我的面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