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王小樱
猪头喵酱2021-06-22 17:453,571

  自打我和程峰他们分开后就没有再听到过人说话的声音,这声微弱的呼救简直让我瞬间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慌忙的转过身低声的喊道:“谁?什么人?”

  那声音没有再出现,凭着感觉,我大约能猜到声音发出的距离和我并不远。

  我喊完后就竖起耳朵静静的听着,心说难道是我一直神经紧绷导致出现幻听了?慢慢的站了起来,左手握着破障刀,右手握着手枪,我开始警惕的搜寻着周围有可能藏人的地方。

  周围的植物并不多,只有一片片坍塌的建筑和满地的瓦砾废墟,一脚踩上去,那些瓦砾都会发出“咯嘣”的碎裂声。

  我看了看远处的情况,如果穿过这片地方,用不了多久就能到达山脚下和程峰他们汇合,我也不确定自己到底有没有听错,这声呼救也就一秒钟左右,听起来非常虚弱,应该是不可能听错。除非这岛上有着什么能学习人类说话的怪物……想到这我停下脚步,要是按照墨菲定律的话,这个可能性还真不能排除,毕竟这座岛本来就脱离我们正常的认知。

  当然不能拿墨菲定律来跟我抬杠说不能排除存在恐龙什么的,那就脱离现实了。

  我停止了胡思乱想,在心里骂自己总是在思考一些重要问题的时候思想闭塞,想一些不着调的东西就天马行空。

  就当我以为那声音不会再出现的时候,耳边竟然隐约的传来一阵轻微的啜泣。

  这下绝对没错了,我顺着声音慢慢走过去,声音传来的位置是一个已经倒塌一半的房屋。

  我踩着脚下的废墟绕开一些植物和倒地的横木,最后,我在建筑的拐角看到了发出声音的人。

  我愣在原地,这是个女孩子,之所以能让我第一时间确定她是女孩的,是她早已经脏的不成样的长发。她整个人靠在墙脚,上面倒塌的建筑刚好给她当做了一个容身的地方。

  她慢慢的转过头看着我,只是无言的哭泣着,好像连哭泣都十分的无力。

  她的皮肤早就不是年轻女孩的那种白嫩紧致,而是黑乎乎满是泥土,血污,和一些伤痕。

  身上的衣服也到处都是破损和泥污,第一眼看过去,就像街头无人问津的乞丐,只会被对方难闻的气味和相貌吓得绕路而行。

  我就这么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她也看着我,直到我仔细的辨认才认出她来,王小樱,半年前失踪队伍中两名女性中的一个。印象中她十分有神的眼睛在此时充满了泪水和恐惧。

  在我的记忆中,她是个精灵古怪的一个女孩子,性格和邵兰没有什么可比性,和我们所有人的关系都非常熟络。有事没事就和我们炫耀她的男朋友怎么怎么对她好。

  她的年纪比我们小很多,所以更多时候对她就像自己的妹妹一般,无疑就是我们所有人的团宠。程峰当时甚至还要见见她男朋友要给她把把关。

  失踪事件发生,随后搜救无果,公司也只能宣布他们在海上死亡。

  她的那个男朋友失魂落魄的找到我们公司,没有进来,只是坐在门口痛哭了一天一夜。

  我和程峰就在楼上看着那个伤心的男人,我没有说话,程峰也没有说话。因为我们都知道,我们都改变不了这一切。

  人生总是这样出现很多莫名的打击,但是我们却只能选择承受,逃避并不可耻,我认为就算逃避,也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去承受吧。

  我看着眼前的王小樱,激动的整个人都结巴了起来,有无数的话想问出来,可是我却一时间找不到什么能问的。

  快步的走上前去,她却害怕的朝后面缩了缩身体,看起来非常虚弱无力。

  这时我才意识到我脸上还缠着三角巾,身上也脏的不成样子,她肯定也认不出来我了。

  于是我停下脚步将三角巾摘了下来,轻声的说道:“是我…我是何飞…小樱!”

  就这么简单的几句话,竟然扯的我右脸的伤口一阵疼痛,于是我只能伸手用三角巾捂住右脸减缓一下疼痛。

  她看向我,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何…何大哥…”

  她虚弱的念叨着,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想用手撑着站起来,但是却只能放弃。

  她太虚弱了,我立刻让她不要动。

  我走近后才发现她的背包已经空空荡荡的放在一边,周围并没有食物和饮用水的包装,她的嘴唇已经干枯的不成样子,肉眼可见的一些地方都存在一些大大小小的伤口,再一看她的腿,我一阵心惊肉跳。

  她的左腿上有一道十分恐怖的伤口,深可见骨,整个左腿露出来的皮肤已经发黑,没有血流出来。

  我就这么看了一眼就知道,她的左腿很可能已经坏死了。

  我难受而又心疼的走过去蹲下,她伸出手紧紧的握着我,一句话都没有,我也说不出一句话,因为那种感觉就像喉咙被一个疙瘩给堵住十分的难受。

  我放下背包拿出水,拧开盖子慢慢的给她喂了点,谁知她刚喝下去就全部咳嗽了出来。

  最后她摆了摆手:“不…不…不用”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王小樱,半年多了,她到底经历了什么。那个古灵精怪的活泼女孩,竟然沦落成这幅模样,这种巨大的反差让我根本就无法接受。

  “听话小樱子,喝点水,然后我带你走…离开这里。”

  最后她只是张了张嘴,很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只能无力的摆了摆手,摇了摇头,表示她并不想喝水。

  我停下手中的动作,这意味着什么我再清楚不过。

  “不行!你要坚持住,不能就这么算了!”

  我开始着急起来,同时一股无力感从心里浮现,这种情况下我除了着急没有任何办法,小樱是凭着毅力一直坚持到现在,但是她的腿已经不能动了,也已经无法进食和饮水。这种情况是身体的各个机能即将停止工作的征兆。

  就在我手足无措的时候,她慢慢的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物件递了过来。

  我知道那是一枚戒指,上面的钻石迎着光线还闪着光。

  “还…还…给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泪已经流满了脸颊。

  我接过那枚戒指,想到了她当初蹦蹦跳跳的跑过来跟我们炫耀的场面,说他的男朋友给她求婚了,正考虑要不要答应。我们都知道这丫头又在瞎胡闹,哪有接受了戒指现场不给人家答复的?能收下戒指,这不是明摆着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吗?

  而现在,我将那戒指接在手中。心中百感交集。

  她的眼神似乎是如了愿,嘴角微微的翘着,好像已经没有了牵挂。

  我想到了什么,低声的问道:“小樱,你跟何大哥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她听后便挣扎着努力想说出话来:“孙……孙……”

  “孙成?是他搞的鬼?”

  她慢慢的点了点头。

  果然是孙成!当初我还对这一切都持有怀疑态度,现在王小樱也指认了他,那么这一切事件的始末绝对和孙成脱不开关系!这狗日的肯定对公司撒了谎!真相到底是怎样也只有孙成自己清楚!这个家伙骗过了我们所有人!我瞬间在心里生出一团怒火,恨不得将孙成生吞活剥!

  说完这句话后,王小樱慢慢的抬起头看着残垣断壁外的天空,眼中的那股子神气早就荡然无存,有的,只是对远方的渴望。

  我知道她已经无力回天,我能做的就是握着她的手,将她慢慢的抱入我的怀中…陪她走过这最后的几分钟。

  “我不想死…我想回家…”我不知道她是在对我说,还是在自言自语。

  “我想我妈妈…”

  “冷……”我听后更加用力的抱紧了她,心里难受的像刀割一般。

  她的声音很小,但是却很清晰,我明白那是身体中仅存的肾上腺素给了她最后的说话的机会。

  “妈妈…妈妈…我想吃你炒的菜了…”

  她用力的握着我的手开始颤抖,但却一直盯着外面的天空,眼睛开始慢慢的变得迷茫。

  “我想回家…”

  “妈妈…妈妈…”她开始急促的呼吸并呼喊着。

  最后,她停止了呼唤,眼神变得飘散,呼吸也随之停止。在她生命中的最后一刻,她躺在了我的怀中,永远的离开了。

  我鼻子顿时发酸,眼泪随之流了出来。

  这种熟悉的感觉再一次唤起了我疼痛的回忆,我不想再碰到这样的事情了,再也不想了。

  慢慢的将小樱放在地上,我合上了她不甘的眼神,最后拿出水壶和绷带,湿了湿水,用绷带当做抹布,轻轻的将她脸上的泥土和血污擦干净。

  她的脸被擦干净后变得白净了很多,只是脸上还存在一些伤痕,那个记忆中的小妹妹,再也醒不过来了。

  最后,我收拾起悲伤的情绪,看着手中的钻戒自嘲的笑了笑,我连自己都没把握能不能活着离开,这个戒指我该怎么送?就算我送到了,我又该说什么?

  将钻戒收进口袋中,站了起来。

  转过身一步一步的离开,她遭遇了什么危险,我并不知道,但我能清楚地的感受到她在腿部受了严重的伤时,没有药品,没有食物和水的那种绝望。

  作为一个女性,她能有这种毅力坚持如此之久,我想一方面是心中的不甘,还有一方面,就是对生存的渴望。

  我的到来,恰巧满足了她内心的最后一个愿望,就是口袋中的那枚精致的钻戒。

  这是所有女孩美好憧憬和幻想的物件,王小樱让我带出去还给那个男人,也算是对这段感情最无奈的一种解脱。

  那是怎样的一种心情?我没经历过,应该也会非常的难受吧…

  我看着连续以来一直昏暗的天空,又回过头看了一眼废墟中的小樱…那种感觉,肯定很难受吧……

  我是个很容易被情绪所影响的人,这次偶然的遭遇让我对眼前的一切都充满了绝望。我弯着腰,双手撑着膝盖,用力的大吼了一声:“啊!!!!!”

  没有了任何动力,没有了任何希望,整个人都沉浸在悲伤中。

  最后我的脑海中忽然想到了那个上了岛后就失踪的家伙,孙成!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停下,我必须找到那个狗日的问清楚缘由,绝对不能让王小樱就这么白白的死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不为了别的,就是为了抚平我心中的不快。

  我不管他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他究竟隐瞒了什么,更是不会管他有什么苦衷,如果可以的话我恨不得亲手杀了他。

  想到这,我心中的想法再一次坚定了几分,头也不回的朝着远处的山脚下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