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呼救声
猪头喵酱2021-06-21 22:483,559

  这种情况别说我了,就算是一个年过半百的生物学专家都没办法解释这种现象。

  那密密麻麻的蚂蟥每一个的个头都好似一个巴掌大小,无数的蚂蟥就那么交织在一起,并且不停的蠕动以此来前进。这么一团蚂蟥交织在一起蠕动着,如果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到这幅画面必定直接背过气去。这个距离我甚至都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一团蚂蟥的身体表面分泌出的各种粘液。

  怪不得我刚才那一枪打过去竟然没什么反应,这个德行就算我拿一把机枪对着扫射也不可能全部将它们消灭干净啊!

  难道他们那天夜里就是遭遇到了这个蚂蟥群的袭击?我能想象到如此密集的蚂蟥群,一旦碰到活物,必定会遍布全身疯狂的吸食着猎物的鲜血,就算你能反抗,你也架不住这个数量,还没等你清理干净估计就失血过多而晕厥,然后慢慢的被这些死亡之吻夺尽最后一滴鲜血。

  别的我不知道,我光知道蚂蟥怕盐,同时也对火比较敏感,可这里我就算掘地三尺也弄不到盐!我没管三七二十一,掏出手枪,打开保险,抬手一枪打了过去。

  “砰!”

  那一团蚂蟥在靠近我不过几米的距离被我这一枪打的散成一片。

  子弹的空腔效应将它们卷的好多只都飞出去十几米的距离,也有不少散在地上就不再动弹,但是剩下的蚂蟥再一次开始蠕动着凝聚起来。

  我惊了,这种团队合作的方式我是从来没在蚂蟥身上看到过,今天这一切简直刷新了我三观。

  我也顾不上那么多,弹匣中仅剩八发子弹,我必须珍惜。要是能逃得掉,我也完全没必要浪费在它们身上。

  想到这我拔腿跳过溪流就开始跑路。同时也有点懊恼,刚刚就不应该开那一枪,白白浪费了一颗子弹。

  我一鼓作气在这个满是泥泞的草地中狂奔了十几分钟,最终停下缓了几口气。

  我都跑了这么远了,就凭它们的移动速度,想要追上我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于是我一边走一边琢磨着这件事,难道那些蚂蟥平日里就是那么去捕食?他们蠕动的速度虽然算不上慢的离谱,但是要想追捕猎物的话,什么动物会那么傻被抓住?在这种环境下岂不是没过多久就死绝了?

  若是不靠那种情况去捕食猎物的话,那么它们干嘛追着我?后来我停下脚步一拍脑袋!

  也许那些蚂蟥根本就没有追我,而是想回到溪流中去,只是恰好我在附近,误认为它们是冲着我来的。

  不能不能,万事都不能绝对,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朝着前面走去。

  看了看时间,上午十一点十分。

  我抬起腿甩了甩脚上的淤泥,继续往前走着,我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就算现在想从树林中穿梭也要浪费很长的时间,无奈也只能继续走下去。

  忽然之间,我开始想念我的女儿,我开始想念母亲,我开始想家。

  这种情绪冒出来后我就一阵的伤心,这什么地方啊?这什么破岛啊?我怎么会到这里来啊?我多么希望这就是一场梦啊,一觉醒来,我还在家中,一切都是那么正常,该多好啊!

  都快三十岁的人了,怎么还是想哭呢?我叹了口气,盯着已经很近的那座山叹了口气。

  我一边走一边盯着那座山出了神,就那么走了几分钟,我回过神来看向前方的地面。

  紧接着我整个人都石化在原地。

  前方的草丛中的地面上,视线之中,我看到无数个蚂蟥成长条状在地上蠕动着,它们爬行的时候身体拉的特别长,所以我还是能看的出来数量不在少数。

  再远一些就被密集的草丛遮挡住,看不清到底有多少。

  我慢慢的转过身,却发现身后也有不少,刚才来时候留下的脚印中也被我踩到好几只深深的陷入淤泥中。

  我就这么定定的站在原地,我的裤腿是完全被扎紧的,就算如此我也拿不准到底该不该继续走下去。

  看着身后也有不少蚂蟥在地上爬动,我真是个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要是它们就只是吃完饭后在草地里溜达那倒是不用担心什么,咱们井水不犯河水的各走各的就罢了。

  不过也就是在我犹豫的这段时间里,周围的蚂蟥似乎也都意识到了有什么东西闯入了自己的领地,开始纷纷朝我爬了过来。

  这下我可有点慌了神,不停的原地跺脚将那些爬过来的蚂蟥都踩进淤泥中。

   正打算用这个方法一路踩过去的时候,我抬起头惊讶的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原本还没那么多的蚂蟥竟然在视线中变得密密麻麻的朝我爬了过来!那种密集的程度足以让任何生物都望而生畏,就连我这种没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着都一阵反胃。

   这要是一脚踩进去想都不用想绝对有数不清的蚂蟥顺着我的裤腿爬上来。

  怎么办?该怎么办?

  蚂蟥怕盐,没有盐!!怕火!我他娘的身上就一个打火机!

  打火机?我灵光一闪,有了!我一边原地踏步,一边解下了身后的背包,打开医疗包从两袋医用酒精中拿出来一包,咬开后就开始不停的对我两只鞋子泼洒过去。

  直到这一包酒精被挤的一干二净,我拿出打火机快速的将两只鞋子点燃。

  这双鞋买的时候我记得那个老板还跟我吹嘘说是户外专业探险鞋,防火防刺穿,一直没机会去测试,现在就试试这双鞋到底能不能防火吧!

  医用酒精的含水量比较高,远远比不上无水酒精,这也是我考虑到的,只要有火苗燃烧,那些蚂蟥就绝对不可能过来。

  这一点燃后,两团冒着蓝光的火焰瞬间就在鞋子上燃烧了起来。

  我就立刻捏着打火机开始在草丛中狂奔,根本就不去在意我一脚下去有没有蚂蟥爬上来。

  如果离得远去看我的话,我的样子绝对像踩着风火轮一样拉风无比。

  但我能顾得上别人的眼光吗?自己的小命都要丢在这里了,很快我感觉脚上的火焰开始逐渐的燃烧起来,那是酒精渗透到了鞋子的面料里,火焰将鞋子的表面引燃了。裤腿是湿的,所以一时间倒是没有被鞋子上的火焰给引燃。但仅管如此还是烘烤的我小腿有些疼痛,尤其是跑起来的时候。

  我的每一脚都能感觉到踩到了一团柔软的东西上面,但我相信我冒着火的鞋面上绝对不可能有蚂蟥这么不怕死的爬上来!想到这我忍不住的乱想,要是它们中有那种不怕死的“特种兵”该怎么办?冒着火也要给我一口的坚韧不拔品质,想着也不可能会在蚂蟥身上体现吧?

  我见脚下的蚂蟥逐渐开始减少,这是个十分好的迹象,这说明我活着从蚂蟥堆中逃出来了!但我又忍着跑了十几步才停下来,慌忙的将周围的杂草扯断捂在鞋子上用来熄灭火焰。这些杂草上面都有很多的水珠,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和周围潮湿泥泞的土地有关,但这个时候也间接的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不是吗?

  火焰熄灭后我重重的叹了口气,脚上的鞋子也被烧得发黑,此时正冒着青烟,不过该说不说,这鞋子的质量确实不错,我的两只脚都没有感觉到什么不适。

  终于慌不择路的跑了出来,但是我这么一通乱跑也不知道我跑了什么地方。

  拿出指北针看了看方位,方向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要朝前走就没什么大问题,我松了口气。

  五分钟后,我终于离开了这个满是蚂蟥的草丛地带,如果让我再选择的话,我是打死也不肯走这种地方了。

  但随后又觉得不妥,丛林里担心有蜘蛛,草丛里担心有蚂蟥,这岛上除了草地就是丛林了,那我要是全都担心的话,我到底还走不走了?

  自嘲的笑了一下,在脚下干枯坚硬的地面上蹭蹭脚底的淤泥。

  脱离了刚才满是泥泞的草丛地,前方满是各种各样叫不住名字的植物枝干再一次挡住了我的去路。

  我只能挥舞起破障刀一点点砍开那些挡路的枝干和一些植物根茎。

  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就是这么倒霉,一边走一边砍了二十多分钟,路还是依旧难走,这个时候我早就累的气喘吁吁,浑身都被汗水浸湿,这几天都是这个德行,我身上早就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汗臭味。

  最后我实在是砍得不耐烦了,这样下去我就算到了夜里估计还在砍啊砍,若是到时候遇到什么东西,见我深夜了还在开路,人家不但不吃我,可能还会给我颁个最佳劳动奖。当然这是扯淡,我不觉得这种情况会发生。

  我抬起头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只见正前方不远处有个地势较高的地方,隐约能看到有些坍塌的房屋废墟,那上面并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植物。

  我顿时恢复了不少干劲,开始朝着那个地方开路。

  期间被我砍断的枝干几次都刮到了我脸上的伤口,这可把我疼的直骂娘,怎么越是受伤的地方越是容易被碰到?

  最后我停了下来掏出烟点上一根,一边吸一边挥舞着破障刀开路。

  大约十几分钟过后终于到了这个地势比较高的地方,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脸上的伤口也被汗水碰到搞得又疼又痒还不敢去碰。

  手脚并用的爬上去后就看到周围是一片早就不成样子的废墟和满地的杂草。

   我的第一直觉就是又碰到了村庄的遗址,但是这个村庄和之前的那个比起来规模倒是小了不少,我数了数,最多也就不过十几户倒塌的房屋,上面还都长满了植物。没想这么多,我只想穿过这里就完事了。

  刚一爬上来旁边的一个石碑就引起了我的注意,我蹲下来查看,发现上面刻着的字仍然一个都不认识,我对古文字向来就没什么研究,但是石碑上最下面的一个字引起了我的注意。

  它类似于形象字体,周围有一些水流一样的形状,我侧过身看了一眼刚爬上来的这片明显地势较低的地方。

  莫不成,这一片满是植物交错的地方在以前是一个水池子?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满是蚂蟥的地方在以前会不会是田地之类的?毕竟那么宽大和平坦的地方在这个破岛上确实少见。

  想到这我便一声苦笑,就算知道这些又能怎样呢?只是满足了好奇心罢了不是吗?

  “沧海桑田弹指间!”我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念出了脑海中浮现的想法。

  就在我话音刚落,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微弱的呼救声音:“有…有人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