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蚂蟥
猪头喵酱2021-06-21 17:313,499

  那一缕炊烟也就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就消失了,我这个位置的地形和遮挡物太多,实在是看不清楚怎么回事。

  我只能抽出破障刀朝着炊烟消失的那个方向走去。最后走到一处地势较高的地方朝那个方向眺望,根据印象里的方向确定那炊烟并不是从山上冒出来的,而是山脚下。

  怪了,他们没上山?还是说这个过程中遇到了什么变故??我不敢想,只能尽快的去追上他们的脚步。

  这次我尽量避开丛林,开始寻找一些并不密集的草地去行走,这个过程中也是能绕路就绕路,实在绕不开就挑选一些树木和杂草相对较少的地方走。

  我可不想再遇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了,那个蜘蛛的给我造成的恐惧简直不是一点半点。如果不是我捡到了武器的话,我会是什么样想都不用多想。

  尽管我在深山老林里有些生存经验,但是那也仅限于一切都正常的情况下,眼下的这个荒岛怎么看都不正常,树木,花草,以及无数的植物我都是闻所未闻,一点都不了解。

  所以很多方式方法我并不敢乱用,生怕再招惹到什么倒霉的事物。

  眼前是一片较为平坦的地势,四周放眼望去也全都是一些树木和各种各样的植物纵横交错,我左右握着一根木棍,右手握着破障刀,一边往前走一边用木棍敲打前方的草地以此来赶走一些毒蛇。

  我一边在心里骂着这个狗日的破岛,一边又小心而又谨慎的朝前走去。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现在却忽然发现,有时候程峰的那种粗口似的破口大骂虽然不雅观,但总是能减少心理很多的压力,至少骂出去了,心理就爽了。

  也难怪那小子会那么没心没肺的。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感觉脚下有些不对劲起来,低头看起,只见地上不知道怎么回事变得潮湿一片,鞋上也沾了不少淤泥,这导致我每次抬脚都变得沉重了几分。

  我弯下腰用棍子将脚上的淤泥清理干净,直起身看了看周围情况,这里怎么变得这么潮湿?难不成昨晚下雨了?不可能啊,我从蜘蛛的老巢出来的时候也没发现有下雨的迹象啊。

  我想了想后还是决定往前走,只要不是沼泽地,这点淤泥倒是真算不得什么。

  同时我心里面也非常担心走着走着就走到沼泽地去,但要是就此绕路的话那岂不是多走上十万八千里?

  我继续朝前走去,想要快一些穿过这片满是淤泥的草地。但是脚上没走几步就很快沾满了地泥泞,我的裤腿被弄得湿淋淋一片。

  这里的草地也不过齐膝的高度,每次走不动我就只能停下来清理一下。

  直到我感觉小腿有些异样,那种痒痒的,又带着一些轻微疼痛的感觉让我感觉非常不舒服。

  于是我将裤腿卷了起来,这一卷不要紧,只见一条巴掌大的蚂蟥正趴在我的小腿上贪婪的吸食着鲜血,整个身体已经发鼓,也不知道这玩意爬上来多长时间了。

  我头皮一阵发麻,这是我见过个头最大的蚂蟥,身上的纹路也十分的奇怪,它的身体周围还分泌出很多粘液,应该是有麻醉的作用让我感觉不到太多的疼痛,看着直让我反胃。

  至少我的印象里还没见过这种类型的蚂蟥。我冷静了一下,这个时候我也不敢用手去把它扯下来,万一他娘的是什么稀有危险的品种,直接顺着伤口钻我腿里面那就难办了。

  于是我掏出打火机,打出火苗去烧它,果然打火机的火焰刚凑过去它就被烧得卷了起来,然后自动从我的腿上脱落。

  这时我看到腿上已经被这个蚂蟥吸出来一个血洞,此时正慢慢的往外流着鲜血。

  我气急败坏的一脚将这个蚂蟥踩进淤泥里,还觉得不解气又猛踩了几下。

  从包里拿出绷带扯下来对伤口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处理后,我又扯下周围的杂草像绳子一样系住裤腿防止这种情况再次发生。

  弄完这一切后我刚站起身就看到左边的草丛在不停的摆动着,然后那动静慢慢的朝着我靠了过来。那样子应该是有什么动物正朝我爬过来一样。

  “草!”

  也管不了那是什么东西,扔下棍子,掏出手枪开始快步的在这片满是淤泥的草地中快步的跑动着。

  只是我为了防止速度减慢,每一脚都抬得非常高导致我奔跑的模样起来十分的滑稽可笑。

  也就是跑了大概几十米左右,脚下原本只是淤泥的地面竟然开始有些积水出现。

  这让我大呼倒霉,绝对不能朝前走了,只能改进变换方向绕开这片地方,有积水的地方就可能会出现沼泽之类的危险地带,我没那个时间去探寻到底有还是没有,只要是有一点的可能就不能去百分百的否定这种情况会不会出现。

  这是我一直在心里遵循的墨菲定律,是它让我在工作时候能完美的完成工作,在生活上能很大程度的处理很多琐事,我也希望这个时候能让我避开这些对我不利的可能性。

  我开始绕路,但是我回过头发现那些不停摆动的草丛速度并不快,但我的速度更是快不起来,这导致我们的距离拉得越来越近,我在那草丛的缝隙中瞥到下面似乎是一团个头挺大的黑影。

  难道是什么有攻击性的野生动物?敢盯上我,今天算你倒霉了!

  我迅速转过身,握紧手枪,对着有动静的草丛下面瞄了一个提前量,扣动了扳机。

  “砰!”

  手枪可以正常的工作,这一枪过去我没看到弹着点溅起的淤泥,那就说明这发子弹打中了!

  那个动静随着我的声枪响也停止了。

  正当我打算走过去查看的时候,那一片的草丛又一次动了起来。

  这是什么玩意?这个距离一枪还不死?

  我不打算继续浪费子弹,看不到具体的样貌我也没办法打中要害,这样下去也只会浪费子弹。

  于是我转身继续绕路。

  也不知道我到底跑了多久,前面的地方杂草明显减少了很多,地面也没有了积水,但仍然湿滑难走,这让我确定我刚才极有可能是绕开了一片沼泽。

  转过身看了看身后的情况,那东西没有继续追出来,可能是我刚才那一枪也确实让它受了伤。

  这岛上随着深入简直到处都是危险,要是真的公之于众的话,这些物种和这种变态的生态环境,还真够那些生物专家研究一辈子的。

  太离谱了,真的太离谱了,若不是亲眼看到的话…

  但是此时我也脱离的原来的路线,想要前进的话就要比原来的路线多走很长时间。

  他们还会在山上等着我吗?我不知道。

  就这么提心吊胆的走了半个多小时,周围的地势高低起伏,非常的难走。这个过程中我也发现不少石碑,停下脚步,发现石碑上面的字我也根本就不认识。这在以前难道是一种路标之类的东西?我也猜不出来,只能再度前进。

  此时我距离约定的那个山脚下还有不少的距离,我必须要在天黑之前赶到那里。

  也就在我前进的时候,忽然我停下来脚步,接着兴奋的快步的走上前去,只见一条较为宽大的溪流出现在我面前。

  我高兴极了,虽然这条溪流的流动并不快,但是这也说明这是活水,而且清澈见底。

  我伸手捧了一把,喝了一口,那种甘甜而贯彻心扉的舒爽感觉让我大呼过瘾!

  随后我就开心的拿出水壶灌了满满一壶,然后看了看周围并无异样后,我慢慢的解开脸上缠着的三角巾。

  在水面的倒影中,我能清楚的看到我整个人都几乎变了一个样。

  胡子拉碴,皮肤黝黑,眼中无神,受伤的这半边脸全是干枯的血污。我忍不住自嘲:何飞啊何飞!你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我用手沾了沾溪水,然后慢慢的擦拭着脸上的血污,尽量避开伤口,可就算只是轻轻的擦拭,右脸还是传来疼痛的感觉。

  伤势比较严重,我没办法顺利的咀嚼食物,说话,大笑…因为只要我牵扯到脸上肌肉,都会瞬间传来一阵剧痛。

  这让我早上吃压缩饼干的时候都是一点点的用左边的牙齿去咀嚼,平时几分钟就吃完的功夫竟然足足花了半个多小时。

  清洗完后,我将三角巾缠了回去,再一次凑近水面看了看我脸上还有没有什么地方是脏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张瞪着眼睛,表情嫉妒扭曲的脸从水中出现在我面前!

  “草!!!”这一下把我是吓得魂都飞了。

  伸手就要摸枪,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这不是什么怪物,而是一具飘在水上的尸体。此时随着溪水的流动而飘动着。只是刚才我距离水面太近了没有注意旁边才被吓了这一跳。怎么会这样?这里怎么会有尸体??

  同时我感觉这具尸体的面孔有些眼熟,急忙起身伸手拽住那具尸体,使劲的将他拖了上来。

  经过我的辨认我发现,这不是别人,而是被前天深夜离开队伍那几个人的其中一个。

  我的心中一阵难言的难过,我们曾经都在一起共事了很多年,虽然平日里交集并不多,但我还是有些无法接受。最后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我没有办法去改变什么,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力量渺小的微不足道。

  此时的他早已经被水泡的浮肿,脸上,脖子上,还有裸露在外面的地方都有很多密密麻麻的小孔,而且我能明显的感觉出来这个人消瘦了不少。

  他的双手扭曲的像个鸡爪,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痛苦,那些小孔都是怎么回事?他在死亡前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我不指望你能回答我问题了,但是你们真的不该擅自离开。”

  我伸出手慢慢的将他已经变了颜色的眼睛闭上。

  想起来我刚刚喝了这个溪水,我便迅速起身一阵反胃干呕,这他妈的这都是什么事啊!

  再一次回过头看了看他身上的那些小孔,总觉得有点熟悉。

  这个时候我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那些小孔和我腿上被蚂蟥吸出来的伤口太像了!该不会是…

  “莎莎莎~”

  身边传来动静,我急忙回过头,只见草丛中肉眼可见的一团黑影正不停的蠕动着朝我移动过来。

  我总算看清这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

  这不是什么野生动物,而是一大团蚂蟥交织在一起蠕动着前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