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活下去
猪头喵酱2021-06-20 21:382,281

  在雨夜的国道上。

  我流着泪抱着半夏坐在地上,手中的手机已经拨出去了十几个120的电话。

  “何飞…我真的好困…”

  半夏的声音无比的虚弱,她就这么躺在我的怀中,任由大雨不停的拍打在我们的身上。

  “千万别睡,亲爱的,千万别睡,救护车马上就到了,我们去医院!啊!我们去医院。”

  尽管我极力的控制着自己颤抖的声音,可是仍是挡不住自己的哭腔。

  “何飞…我好舍不得你…我好想一直看着你…”说完这句话,她的眼泪便从眼角流出。

  我再也无法忍受那种悲伤的情绪,眼泪瞬间涌出。

  从相识到现在,十多年了,我们走过了懵懂的青春,到相恋,相待,结婚,生子。这么多日日夜夜的画面不停的在我脑海中浮现。

  我看到她喝奶茶时可爱的画面,也看到她因为我和一个女孩说了两句话而吃醋的可爱模样,更是看到了她走在前面蹦蹦跳跳的活泼样子。

  救护车上,医务人员忙前忙后的身影也被我慢慢的忽略,大脑停止了转动,停止了思考,我的眼中,只剩下躺在担架上的她。

  半夏紧紧的握着我的手,此时的她已经被接上了各种仪器,但是她的手仍然是紧紧的握着我。

  我就这么木讷的看着昏迷的她,整个人都像是一根无法动弹的木头。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到医院的,更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打电话给的程峰。

  就这么坐在医院的走廊中看着地板,木讷着,发呆着。

  程峰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却张着嘴巴失了声,最后只是无言的流着泪,我好像一个哑巴般张着嘴却说不出一句话。

  程峰见我这样更是着急了,双手把住我的肩膀不停的晃动:“他娘的说话啊!”

  “半夏…半夏…出了车祸,因为我…”

  说完这句话后我就抱着头慢慢的蹲在墙边,最后我失声的痛哭…

  程峰着急的原地乱转不停的念叨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何飞!别难过,这不是正抢救呢吗?啊!别这样!”他走过来轻声的安慰我。

  救急室的门被推开,程峰见到后跑了过去:“什么情况?”

  我从地上慢慢的站了起来,带着最后一丝的希望看向那个戴着口罩只露出两个眼睛的医生。

  他看了看程峰:“你是家属吗?”

  “我不是,家属是他”

  接着,那医生看了我一眼,我注意到他的眼神躲闪了一下,随口轻声道:“实在抱歉”

  说完后便离开。

  老天凌迟我的大刀最终还是痛快的斩了下来,它斩断了我最后的希望,斩断了我对生活的向往,斩断了支撑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稻草…

  我笑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我笑了出来,非常苦涩的笑,十分痛苦的笑,我在笑我是如此的滑稽,老天竟然要如此的折磨我,捉弄我。它给了我一切,现在却毫不留情的夺走了这一切!

  “你他妈说什么!再给老子去救!”程峰愤怒的大吼着将那个医生拉了回来。

  “请你冷静!先生!”

  抢救室内有护士和医生听到动静都跑了出来。

  “先生,请注意这里是医院!”

  “再给老子去救!老子要你救活她!你别他妈害我兄弟!”程峰在人群中大吼。

  而我,不停的流着泪,一边笑一边看着天花板。很多人都觉得我受的刺激太大了,暂时疯掉了。

  而我也这么认为,我真的疯了。

  “何飞~活下去~”

  “半夏!!!”我猛地睁开双眼大吼了出来,这时脸上的疼痛提醒我,刚刚我只是做了一个深沉的梦。

  那是半夏的声音,她让我活下去。

  我伸手摸了摸右脸,疼痛的感觉仍然存在,但是我的精神却恢复了不少,四肢也恢复了力气。

  现在的时间是早上的六点四十分,外面已经有了光亮,我坐了起来足足愣神了五六分钟。

  最后我起身检查了一下身上的东西后,慢悠悠的弯着腰走了出去。

  不远处那个蜘蛛的尸体仍然是昨天的姿势死在那里。

  我反手将手枪抽了出来,拉了一下套筒,确定供弹正常后将它收进口袋。

  内心里给自己打了打气,至少我还活着…

  我至今都记得某个国外的知名学者曾说过,人在绝境之中的求生本能都会让他为了活下去不择手段,尽管这些手段在常人的眼中都不可思议。

  我支持这位学者,毫无理由的支持。

  正如现在的我……只想活着。

  正打算离开这个地方,可是周围那些大大小小的被蛛丝包裹起来的东西引起了我的好奇。

  我慢慢的走过去观察了一下,这些被包裹起来的东西学名我并不知道叫什么,但我清楚这是蜘蛛存下的粮食之类的。

  有的被包裹成一个棍状物,大约也就一个人的大小,有的却是比较大一坨,外面还露出一些动物的脚和尾巴之类。

  我看着那些被包裹成棍状的物体,随即脑海中就有了一个不好的念头。

  为了应征这个猜想,我挑选了一个看起来已经发黑的包裹物,拔出刺刀,慢慢的将外面的蛛丝割开。

  谁知这一割开,一具干尸赤裸裸的出现在眼前,这可把我吓得差点坐在地上。

  我震惊不已的抬起头清点周围的像这种被包裹起来的“棍状物”

  四周最少有五个。

  我也没想那么多,挨个走过去将外面的蜘蛛丝全都拆除。

  无一例外,全都是干尸,身上的衣物也都不见了踪影,这里面有男有女,有些是黄头发的外国人,有些我也无法去分辨,不过看这个时间,并没有半年前失踪的那伙人在里面。

  根据我的观察,这些干尸有的脖子上有身份牌,应该和我躲藏的那个洞穴的干尸是一伙人,有的干干净净的没留下任何有用的线索。但是这些人都几乎有个共同点,就是身上都有被穿刺过去的痕迹,有的在胸口,有的在腹部。

  我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那个蜘蛛,这难道都是这个蜘蛛干的吗?这玩意究竟是活了多少年啊?

  心里暗暗的庆幸并没有我所认识的人,于是稍稍的放了心,收起匕首准备离开这个鸟地方。

  走出这个山谷,腰间的那把只有九发子弹的手枪也给了我不少的底气,尽管我也不清楚弹匣里的子弹能否正常的发射。

  但这种底气对我来说是绝对足够的,这已经足以支撑我接下来的任何行动。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缕炊烟引起了我的注意。

  那一缕烟在这个时候非常的显眼,我拿出指北针,发现就是我之前和程峰他们说的那座山,难道是他们?

  为了给我指引方向?

  我开心无比,看来他们早就已经登上去了。

  程峰!邵兰!小武!等我,你们的何飞大哥,回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