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破相
猪头喵酱2021-06-20 18:092,307

  眼前的蜘蛛明显停顿了一下,好像是知道我手中的黑疙瘩会伤害到它。

  也就是这个愣神的功夫,我果断的扣下扳机。

  “砰砰砰砰~”

  年限久远的缘故导致这把枪连续射击的速度和印象中比起来至少慢了三分之二。

  就算如此,枪口也仍然喷出一连串的火花,蜘蛛的脑袋上瞬间被子弹打的暴起一团团的绿色液体,四肢像是丧失了力气一般,使得它庞大的身躯瞬间无力支撑摔在地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来啊!!来啊!!”我将这岛上的压抑和我以往的各种不快统统都借着这个机会发泄了出去。

  同时也趁着这个机会一边开火一边后退拉开安全距离。

  不过就是两个喘息的功夫,十来发子弹就已经打了出去结结实实的挨在了蜘蛛的脑门上。

  也就在这个时候,枪械忽然传来一声“咔!”

  我大呼不妙,低头看去,一个子弹竟然卡在了枪膛中没有被推进去。

  卡弹!这人真是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啊,正当我要腾出手排除故障的时候,忽然感觉面前的空气被带起一阵飓风,那蜘蛛果然没有死透,见到我手中的东西停止了响动,一只爪子瞬间朝我刺了过来。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下意识的一屁股坐在地上,那尖锐的利爪就那么贴着我的头皮刺了过去。

  抓紧这个空挡迅速的拉了一下枪栓,那颗子弹被顺利送进枪膛。

  于是我从地上站了起来,再一次扣动扳机!

  冲锋枪重新喷出火舌,我还真不信了,二十多发子弹这么近的距离呼你脸上,你还能不死?

  “砰砰砰砰~”

  蜘蛛瞬间将它几米长的腿收了回去想要挡在面前抵挡这种伤害。

  但是我哪里会给它这种机会?一边开火一边不停的靠近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来发挥这把武器的最大威力,因为我势必要在这里弄死这个畜生。

  只是这把枪的年限实在是太高了,一秒钟能打出去十几发的武器这个时候竟然和半自动武器的射速一样慢的离谱。

  而且我也注意到随着子弹不断的发射出去,枪身的温度似乎也在逐渐的升高,子弹火药燃烧的火星都从抛壳窗喷了出来。而子弹也开始漫无目的失去了准头。

  这不是一个好的征兆!

  蜘蛛几次想站起来都无力的放弃,直到手中的冲锋枪忽然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咣!!!”

  我躲闪不及被这突如其来的爆炸崩的后退了几步。

  这时我看着手中只剩下一半枪身的冲锋枪和地上爆炸碎掉的零件,妈的,这枪居然炸膛了!

  再一看不远处的蜘蛛,脑袋已经被射的稀巴烂的歪倒在地上没了动静。

  这时我才注意到我的胳膊被刚才的爆炸划伤已经有鲜血流了出来,脸上也感觉有些不对,好像挂着什么东西一样,同时也有液体流动的感觉。

  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把脸上,那种皮肉翻开的触觉让我瞬间收回了手,只见手上已经满是鲜血。

  完了!完了完了!

  我喘着粗气半蹲在地上慢慢的伸出手摸了摸脸上的伤口,我的手指抖动的非常厉害,脸上也逐渐开始传来疼痛的感觉。

  我用手比划了一下,那伤口大约有五六公分长,从嘴角边一直延伸到颧骨位置,脸上的一块肉都翻了过来。

  我心乱如麻,伤口竟然会出现在脸上,这他妈不是妥妥的毁容了吗?脸上的伤口我看不到,这让我怎么缝合啊!我强行冷静下来。

  快速的从求生包中拿出医疗包,从里面翻到了消毒纱布,接着忍着痛伸手将翻过来的肉抚平,然后右手将纱布叠好捂在伤口上面。

  “啊!!!!”我蹲在地上绝望而又无奈的吼叫着,右手用绷纱布捂着脸按压止血,我闭着眼,控制不住的急促呼吸着。

  我坐在地上,左手扶着地面,两只腿蹬着地面,手脚并用的移动到旁边的岩石边靠在上面。

  将医疗包拿到眼前翻了翻里面的东西,基本上还算齐全。

  于是我咬了咬牙,在内心下了一个决定,缝合,必须要缝合。

  我松开手上的纱布,已经被鲜血浸透,于是我将它扔向一边。拿出生理盐水,用嘴咬开后用力一捏开始冲洗我脸上受伤的伤口。

  这个过程中我以为会有巨大的疼痛,结果那种冲洗时的痛感并不是特别的强烈,这让我也对接下来的缝合有了不少的信心。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拿出缝合针与缝合线,慢慢的将其穿过并打结。

  我并不知道这个急救包的缝合线是不是可吸收的,说实话我并不希望缝合完后会留下疤痕,即使我都是快三十的人了。

  最后我将脑袋歪向一边,右手捏着缝合针,左手在脸上寻找伤口的开口处,最后做了一个深呼吸。一咬牙,将缝合针迅速的穿了过去。

  没有麻药的缝合,在很多时候疼痛都会被伤口原有的痛感所覆盖住,所有并不会感觉有多么疼。

  只是缝了大概两针左右,我的右脸肌肉就开始不停的抽搐了十几下。

  我管不了太多,脸上的这个伤口是最严重的伤,我必须将它优先处理好。

  大概缝了七八针后,我结束了缝合。

  这时我的身上已经被汗水浸湿。呼吸已经完全不受我的控制,贪婪的呼吸着空气中的氧气。

  我翻了翻口袋掏出那仅剩的半包烟,掏出一根叼在口中,点燃后吸了一口。

  缓了大概几分钟后,我从医疗包中找到三角巾,用部队教我的方法,在面部负伤的时候如何包扎的实用技巧。

  我简单的回忆了一下,最后干脆凭着感觉来,将三角巾折叠了起来后在脑袋上缠了几圈覆盖住了伤口,如果旁人看起来,我肯定就和那电影里的恐怖分子似的。

  但我也顾不上这么多了。

  弄完脸上的伤口后我总算是松了几口气,于是我将手臂上那个并不严重的伤口也做了简单的处理。

  最后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天色已经慢慢的开始变黑,我也感觉脑袋昏昏沉沉。四肢非常的乏力,我猜测可能是脱力了。我这种状态是肯定没办法去找人,想必邵兰和程峰他们一定到了山顶在等着我了吧。

  我用力浑身力气站了起来,将求生包背在身后,看了看周围的情况。现在只能找个地方过了今晚,明天我肯定能恢复些,到那个时候再找他们吧。

  于是我慢慢的挪动脚步朝着一开始躲藏的那个凹洞走去。

  不知道为何,我开始泛起了迷糊,于是弯腰进去后冲着那具干尸说道:“老哥,谢谢你的武器,不过你的枪也差点把我害死~”

  我将周围清理了一下,慢慢的躺在地上,那具干尸就躺在我的脚对面。

  我能管得了那么多吗?眼皮变的沉重,我只能盯着上面的石头,接着慢慢的闭上眼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