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尸骸
猪头喵酱2021-06-19 22:293,784

  “何飞!听着不对劲!好像越来越近了!”

  那蜘蛛行走的速度并不比我们慢多少,我和程峰落在最后面,再这样下去,被追上也就是一会的功夫。

  我一边跑一边喊道:“我把它引开!你照顾好他们两人!”

  “老何!你他娘的开什么玩笑!”程峰边跑边骂道。

  “程峰!你就信我这一次!”我感觉此时那蜘蛛已经到了我们身后,如果在不做决定就来不及了!

  我便停下脚步:“快跑!我很快跟你汇合!”

  程峰纠结的停下来看了我一眼,我点了点头,他骂了一声“草!”然后扭头就跑,并朝着邵兰和小武他们喊道:“别停下!!”

  见他们都离开后,我转过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不惧怕死亡。在军队我愿意为了祖国为了战友去死,在这里,我更是愿意为了保护我所在乎的一切而牺牲。

  我握着破障刀恶狠狠的朝着蜘蛛跑去,当然我并不打算跟这东西抗衡,我只打算再砍它一条腿彻底激怒它。

  我并没有注意蜘蛛在我们头上什么地方,因为它是高于这片树林的,视线里也只能看到头上有一片黑乎乎的影子和树林中一颗颗移动的“树”

  这种伪装确实超出了我的意料,就连当时的程峰在近距离都没有发现蜘蛛腿和周围的树木有什么不同,这不是环境在适应它,而是在这片树林中,它就是唯一的捕食者。

  我此时的方向和蜘蛛追来的方向是相对的,所以我很快就跑到了它的脚下,我脚下不停,弯腰用尽浑身力气将破障刀挥出去。

  “噗岔!”其中一条腿在刚刚抬起的时候被我一刀砍断,那种绿褐色的液体再一次从断腿中喷了出来,这个距离下奇臭无比。

  我急忙跑向一边,站起来一边后退一边大喊并且不停的用刀身拍打着周围的树木发出响声。

  一连砍断它两条小腿,它也似乎并没有感觉到痛苦,断掉的腿仍然和其他腿一样伫立在地上支撑着上面的身体。

  蜘蛛被我的动静吸引了,果然没有朝着程峰他们追去,而是抬起腿像是要朝我扎过来。

  我哪里给它这个机会,一边大声喊叫着一边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它果然上当,就听身后传来一阵阵木头插进泥土里的声音,我就知道我的任务完成了。

  可是接下来该怎么办?被这个鬼东西追着如果一时间摆脱不掉可是该如何是好啊?

  眼下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我闷头狂奔,在树林中左右乱窜想要恍惚它的视线从而找到机会开溜,可是我却悲催的发现这东西似乎不是靠眼睛去追捕猎物的。

  毕竟头上的遮挡物这么多,它都能精准的追在我的身后。这让我想起程峰骂的话,这东西到底是怎么长的这么大的?

  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朝着一个方向疯狂的跑着,脚下不停,双手就如同短跑运动员一样不停的摆动。我的呼吸开始变得十分急促,因为现在的我需要大量的氧气。

  最终我很快就跑出了这片树林,回头过头,只见那蜘蛛仍然是锲而不舍的追在我身后。

  “卧槽你大爷!”

  我忍不住爆了一个粗口,接着只能顺着脚下的路朝前猛跑。

  这里的地形十分复杂,我也不知道我这么乱跑了几分钟到底跑到了什么地方,周围到处都是高低不平的地面和山石。

  我慌不择路的跑到一个类似于小山谷一样的地方,想着能从这小山谷中快速的通过并且甩掉这个蜘蛛。

  可是我刚一跑进去我就有点傻眼了。

  因为这所谓的山谷竟然是个死路,最里面被一个天然的山体堵住了,而且坡度非常陡峭,我根本就没办法靠双手爬过去啊。而且着山谷中到处随处可见一些白色的包裹物,也不知道是什么。

  在一转过身,发现那蜘蛛离我已经不过五米左右。

  这个时候再转身跑路已经来不及了,我只能硬着头皮朝着山谷里跑去,可是跑了没几步就感觉有些不对劲,起来,因为我发现那些白色的包裹物好像是蜘蛛的蛛丝。

  深入进去后我才忽然一拍脑袋大骂不好。

  这他娘的歪打误撞的怎么跑蜘蛛的老巢来了?

  “嘶~~~~~”

  身后的蜘蛛忽然发出这种令我后背发凉的声音,我猜可能是我冲进它老巢的举动彻底的激怒了他,难道它误认为我专门进来破坏它的食物的?

  奔跑的途中我有几次都差点被蜘蛛的腿刺中,我观察过它腿部的最前端,是非常尖锐的利爪一样的东西,如果刺中绝对像糖葫芦一样把我刺穿。

  这时我注意到一边的岩壁有个不大不小的一个凹进去的空间,里面布满了破旧发黑的蜘蛛丝和一些乱七八在的东西。

  我想都没想一个转身就朝那个地方跑去,紧接着一个纵身连扒带滚的钻进去贴在最里面的墙壁上喘着气。

  我的心几乎是跳出了嗓子眼,沉重的喘息声简直就像一头干了累活的老牛一样。离开部队这么多年了,我的体力早就大不如从前。

  我抿了抿嘴唇,已经干枯的不成样子,但是我的眼睛仍然死死的盯着外面的动静。

  我这个位置也就容纳几个人弯着腰进来,最多可容纳五六个人一起挤在这里。

  那蜘蛛光腿就有三四米了,我注意到它的身体最起码有一个小汽车一样大小,这个地方它肯定是进不来的。

  我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盯着外面,根本就不敢放松,同时感觉腰间有什么东西顶着我,我也没在意,只是盯着外面。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一进来那蜘蛛的身影就消失了。没有那种木棍插在泥土中的声音,那种嘶嘶的叫声也不见了。

  但是我仍然不敢放松,我的右手紧紧的握着破障刀,我都想好了,反正我现在也是退无可退,那蜘蛛真要是有办法进来,我也只能和它拼命了。

  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外面安静的只有岛上吹过的风声,我的心调也慢慢的回归正常。

  刚才那亡命一般的奔袭简直就像没有发生过一般,这个时候我才反应过来腰间那东西一直顶的我腰部有些疼痛。

  我动了动身体,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周围我身下周围竟然是一具具尸体残骸!!!而我此时就躺在一个尸骸的脚上!

  “草!”我没忍住又骂了出声。

  但是我也不敢出去,我喘了几口气开始观察这些残骸,有的已经干枯的就剩下一层邹巴巴的死皮贴在身上,有的则是完完全全的只剩下骨头。据我的不完全统计这绝对不低于三个人的尸骨,唯一一具完好的就是这个干的几乎变了形的的尸体了。

  我看了看周围,一个类似于头盔一样的物体让我瞬间提起了精神,我伸出手将它拿了过来,发现这是标准的老美m1钢盔,上面还有些残留的网布。

  “我靠~”我看了一眼这具干尸,他身上的穿着虽然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但还是能看到是二战时期的军装,我伸手摸了摸尸骸的脖子处,将他的身份牌拽了出来。

  身份牌上已经锈迹斑斑,我放在手里擦了擦才依稀的辨别这具尸骸的名字:史密斯,后面的名字我看不太清楚。

  “怎么会有老外?”我自言自语道,看尸体身上已经残破不堪的穿着,这极有可能是二战时期的伞兵,难道是失误跳进来的?

  这尸骸躺着的模样和我现在的姿势非常相似,好像也是为了躲避什么而藏了进来。

  我摸了摸刚才隔着我腰的地方,是一个硬物,我想都没想就将它拽了出来。

  这一拽出来就让我一阵激动,这竟然他娘的是一把m3注油枪,我看了看外面的情况,确认安全后我便开始检查这把武器的情况。

  在部队的时候我们就学习过近代以来很多枪械的内部解析和工作原理,这把m3在美军也是经典的武器。

  由于其外表非常像是给机器注入黄油的注油枪,所以干脆也就起了这么个外号,m3冲锋枪也就有了“注油枪”这么个称呼。

  我用力的抽开弹匣,发现弹匣和枪膛中里面竟然干净无比,只有少量的灰尘进入,枪支也不是上膛的状态否则这么久肯定丧失了击发功能。只是弹匣大概余存二十发不到。

  我拉动了机匣,状态也良好,也可让我实属大吃一惊,不过想到这把枪平时也就在这个位置风吹不到雨淋不着的,能保存到现在也是有这个可能的。

  不过想到这我就有些不太理解了,他躲在这是为什么?有危险的话不是有枪吗?一梭子下去什么妖魔鬼怪不死?

  我看着这具干尸的表情,那是一种绝望而又复杂的表情,当时这个人到底遇到了什么危险?以至于连抵抗都放弃从而躲在这里直至死亡?

  我无法想象,可能几十年前的他遇到了什么更加危险的事物了吧。

  想到这我放下枪凑过去在这具尸骸的身上一阵摸索,反正已经冒犯了,也不差这几下了,要是真的对我不满意就去找程峰那小子吧,我在心里念叨着。

  这人的腰部别着一把匕首和一个携行包,我将它们抽了出来。

  携行包里面是一些指南针和地图,不过地图已经破的不成样子,我用手一拿直接变得和粉末似的。

  同时他的右手死死的握着一把手枪。我用尽全力才将他的手掰开,但是这过程中发出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我连忙念叨:不好意思,对不起。

  但想着外国人也听不懂我说的啥,于是干脆也不说了,将手枪从他手中拿了出来。

  几乎是同时,我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起身观察这具干尸的脑袋,果然!

  一个明显的弹孔在他脑袋的右侧,这人是自杀而亡。

  手枪是一把m1911A1型,我抽出弹匣,发现子弹只剩十发,我将它做了一个简单的拆解,发现复进簧已经丧失了作用,我将弹簧拿出来用力的拽了几下想让它恢复弹力,试了试,还凑合,于是我将它安装进去。

  这个人的身上并没有备用的弹匣,要知道老美的伞兵在当时可是金贵着呢,每个人的备弹两三百发都是正常的,难道说是遇到了什么危险全打了出去?最后发觉子弹不多了,所以才躲在这里,直到绝望的自杀?

  目前我也只能进行这样的推测,不过这种意外的收获是我做梦都没有预料到的,手里有家伙,我肯定就不怕那个狗屁蜘蛛了,再见面绝对一梭子招呼过去我就不信它不死。

  我将手枪揣起来,匕首也别在腰上,手里捧着冲锋枪慢慢的靠近洞口的边缘。

  最终确定安前后我才敢慢慢的走出去,我必须得想办法和邵兰他们会和才行。

  “真是怪了,真凭空消失了?”我自言自语的回头过头。

  然后我就直接愣住了,只见就在洞口的上面,那蜘蛛依靠着双腿,慢慢的降下身体,我能清楚的看到它脑袋上左右各四只眼睛冒出的绿光,那巨大的身躯给人的压迫感无比的强大,好像在说:“等你这么久,你小子终于出来了……”

  后来我一直不会小看自然界的各种生物,尤其是在捕猎的行为中,他们的智商有的时候真的是能超出人类的认知的。

  “曹尼玛!来!”我端起冲锋枪愤怒的大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