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蛛
猪头喵酱2021-06-19 17:303,607

  在这么个荒岛上行进是我以前做梦都没有想到过的情景,在部队训练的时候,那种深山老林最起码还有路能给我走,这地方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年没人涉足过了,一边往前走的时候我还要一边小心脚下那些看不见的草丛中会不会有什么毒蛇跳起来给我一口。

  我们的求生包里也只有一些简单的医疗用品,真遇到过于棘手的伤势那夜只能无可奈何。

  随着我们的行进,周围也偶尔出现一些芒果的树木,上面挂着不少个头不小的果实。除此之外枝头和枝丫上还生着不少白色的花朵。

  程峰见到后怪叫一声冲上前去跳起来摘了不少下来。

  我说你看不到那些白花吗?那是海芒果有剧毒的,你不怕死就咬一口尝尝。

  程峰听到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摘的确实是海芒果,于是叹了口气扔在地上抱怨道:“还以为能吃点野果子呢,天天吃饼干能量棒的,我现在看你们都像一根根能量棒在我眼前跳来跳去的…”

  这个时候我回过头,已经看不到我们来时的路了,现在要是回去能还不一定能顺利找到路。

  周围的环境也有了不小的变化,从树林到荒草地,这里到处都是一些凸起的小山体,独立的岩壁,各种各样的植物花草,地上也能偶尔看到一些破碎的瓦罐和一些零碎的木头之类的。

  这可能说明附近又出现了一些遗迹之类的东西。

  我们都不再说话以此来减少体力的消耗,就连一直聒噪的程峰都闭上了嘴巴低头赶路。

  毕竟我们脚下一直是肉眼无法察觉的上坡,一直这么走下去是非常的消耗体力。

  求生包中的饮用水也在这种消耗下所剩不多,我确实有些担心接下来我们喝水的问题。

  也就在我带着他们往前走的过程中,忽然之间我感觉似乎有一道视线在盯着我一样,我停下脚步回过头,他们都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我没有回答,环顾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真是怪了,我的直觉一直都不会错。那种好似被捕猎者盯上的猎物一般的感觉让我后背一阵发凉。

  于是我对他们道:“加快速度”

  见我脸色并不好,他们能都意识到我并不是在说笑,于是谁也不多说什么快步的跟在我身后,小武在最后面更是一步三回头的,并且时不时的小跑两步。

  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左右,那种感觉逐渐消失,我也慢慢的放下了悬着的心。

  眼前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山谷一样的地势,地上没有什么杂草,只有一些石头和泥土,一眼看去能看到尽头是一片密集的类似于竹林一样的丛林。

  “这岛上还长竹子??”程峰问道。

  “只是距离远看的像吧,这里怎么可能会有竹子?”我回答道。

  我停下来指着不远处的那座山体说道:“现在是下午一点多,我们能在天黑前到那山顶,如果有信号塔还好,没有的话,我们只能过一晚再去下一个山头。”

  “如果能回去,我肯定要找一家报社,将我们的经历完完整整的说出来,何飞,我们肯定能出名…”程峰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

  “出名就算了,别带上我,我可没那个兴趣,我只想回去好好吃顿好的,然后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一觉,醒来的时候彻底的忘记这些事。”

  邵兰也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笑了下,冲着最后面的小五问道:“你呢,小武?”

  “何大哥,我没想那么多,我只想活着离开这里就好了…”他摸着头憨憨的笑着道。

  小武的想法并没有他们两人那样乐观,但他的回答也是我们现在一直去努力的,活着离开岛屿,在前几天的我们看来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但是到了今天,却忽然变成了内心深处的奢望。

  我们都想活着,活着离开这里,那种求生的欲望深深地扎在人内心的深处,只有当周围的环境变得无法生存的时候,那种欲望就会疯狂的席卷而来,让我们成了纯粹求生的工具。

  不过至少现在还没到那种地步,不是吗?

  我们走进这片山谷一样的地方,忍不住开始打量周围的情况。

  地势变得平摊,我们走路也瞬间省了不少力气

  “这里在以前该不会是被开采过的吧,你们看,这小山头上面的两端刚好差不多是一个高度。”

  小武指着我们两侧的山头说道。

  “看不出来小武的观察力还是不错的,确实是这样,地上都是碎石,而且没什么杂草植物,说明这确实不适合植物生长,有很大几率是以前开采过的。”

  邵兰朝着小武投去赞许的目光。

  我说道:“如此大的规模,如果真是以前的那种开采方法,估计没个几十年是不会将一座小山从中挖开。”

  程峰听后撇了撇嘴:“一群海上工作的还考起古了,平时怎么你没看出来你们有这个细胞啊??不过要是真的话,那他们还他娘算是有点良心,他们要是不挖这地方,我们就得累个半死去翻过去了…嗨!算他们识相,这就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吧?”

  “嗯?”我品了品他最后面的这句话,总感觉哪里不对,但又说不出来到底哪里不对。

  “你以后还是别引用这些句子了,我怕总有一天被你给带歪了。”邵兰嫌弃的说道。

  随着我们走出这里,那片竹子一样的植物也逐渐开始出现。

  我走过去观察了一下,这些树木也就是远处的看的时候特别像一片片竹林,因为每颗树都是又细又长的,约三四米的高度,而且颜色偏深,最细的和拳头一般粗细,最粗的也不过碗口粗,树干笔直修长,只有顶部生有枝丫和树叶,密密麻麻的像是要盖住了整个天空,不过一眼看过去倒是分不清这是到底是什么品种的树木。

  我问邵兰,她也摇头表示不知,程峰握着破障刀率先走了进去:“研究这玩意干嘛?这树林里我看着也挺开阔的,比之前好走多了。”

  “注意跟紧我…”我对邵兰说道。

  邵兰是我们中唯一一个女性,而且状态也经常不好,我也只能多留意关心一下她,以免出现什么意外。

  “好”她听后点了点头,瞪着大眼看着我,她看向我的眼神中似乎总是对我充满了信任。

  “你俩别腻歪了行吗!赶紧走 啊!天黑之前还要去山顶呢!”程峰在里面大喊着。

  我转过身,只见程峰和小武早就走了进去。

  我拿出指北针看了看方位:“你就这么走在前面,当心迷路,还是我来吧!”

  这些树木生长的没什么规则,有的地方能供我们四人并肩走过去,而有的地方却一个挨一个像是一面墙一样挡住我们前进的路。唯一的好处就是四周并没有那种半人高的杂草遮挡视线,也没有那种乱七八在的植物拦路还要用破障刀一点点砍开,所以还是比较好走的。

  程峰说这种树在陆地上就不该存在,就该一把火烧光,害的他走个路跟他妈的走迷宫似的。

  我们在里面大约走了半个钟,前后左右基本上也都是一样了,如果不是指北针的话,很容易在这离迷失方向。

  “这树林比我想象中的大…”我招呼他们停下来喝点水补充下体力。

  小武一屁股坐在地上靠着一棵树:“何大哥,我们这一路都没遇到他们,他们到底去哪里了?”

  我摇了摇头:“我们现在管不了这个,这荒岛太大了,碰到的几率肯定也渺小的很。”

  邵兰的体力似乎下降的很严重,喘着气坐在地上喝着水一言不发。看她这个样子我有些不忍,于是便招呼大家多休息一会。

  程峰是个闲不住的人,歇了一会后就站起来到处走走看看,或者伸手敲敲这些树,感叹道:“这树真他妈直溜,要是锯下来当铁锹柄啥的,连修都不用修。”

  我无奈的笑笑,这家伙的脑子好像永远都是那么亢奋活跃。

  紧接着他就惊呼了一声:“何飞!这个叼啊!其他的树都是下面粗上面细,这棵树下面细上面粗!”

  我们三个听后都好奇的转过头,怎么可能有树是下面细上面粗的,那能是树吗???

  正当我想吐槽他的时候,只见程峰张着嘴巴抬起头看着上面,一只手慢慢的抬起,似乎想说什么…

  我们见他这样同时抬起头。

  那一瞬间我就傻了,不仅是我,我们所有人都傻了。

  这片树林比较稀疏,所以树叶并没有太多的遮挡,只见一个巨大的椭圆形的生物依靠着程峰所说的“树”伫立着。

  这到底什么?那一瞬间我在脑海中疯狂的搜索我的认知,最后确定,这他娘的非常像一个放大了百倍的蜘蛛!!!

  程峰说的下边细上面粗的树则是蜘蛛的其中一条腿!这个距离我甚至能清楚的看到那蜘蛛口部两端的獠牙和密密麻麻的牙齿。

  “傻着干什么!跑啊!”我大声吼道。

  而此时那颗刚才还被程峰评头论足的树慢慢的抬了起来,然后迅速的朝着程峰扎了下来。

  程峰“妈呀!”的叫了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那根尖锐的“树”也击空发出巨大的响声。

  这要是被扎中了,那肯定是直接穿了。

  程峰一边怪叫一边手脚并用的朝着我们爬了过来:“这什么玩意!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蜘蛛!吃什么长大的啊!”

  “你们先走!”我一把推开邵兰和小武,快步的朝着程峰跑了过去。

  我们任何人都不能出现意外,这是我的底线,也是我的原则。

  那蜘蛛好像意识到我们要跑路,几棵原本安静的“树木”瞬间活了起来,开始随着蜘蛛的移动朝着我们这里一下一下的走来。

  我一把拽起程峰:“跑!!!”

  回过头,只见已经有一条腿腾空并且下一秒就要朝我们扎过来。

  我猛的推一把程峰,将他推得一个踉跄,那条腿也眨眼间扎在了他刚待过的地方。速度快的令人咋舌。

  我想不了那么多,握紧破障刀冲着那条腿狠狠的一刀劈了过去!

  “噗岔!”

  我听到一声断裂的声音,同时也注意这条蜘蛛腿的前端被我砍了下来,冒出一片绿褐色的液体。

  我随即拔腿就跑。

  “何飞!你们快点!!!”

  邵兰在前面紧张的呼喊着。

  “你们不要停!!”我和程峰疯狂的逃命,我回过头,发现那蜘蛛的速度并不慢,似乎紧紧的追着我们,那几条腿一下一下的戳在地面上发出的动静一直在耳边回响着。

  这就是笔记中的那个“东西”吗?

  第一晚程峰看到的那个腿很多个头很大的生物,就是它吗?

  我们会死吗?在奔跑中我开始问自己,面对这样的生物,我们有几率活着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