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神像
猪头喵酱2021-06-18 23:243,268

  几分钟后,我们吃了些压缩饼干和能量棒。

  “这东西诈一吃味道真心不错,只是他娘的吃了两天了心里真不是个滋味。”

  程峰一边抱怨着一边嚼着压缩饼干,这些天确实都是再吃这两样食物,导致嘴巴里也没有别的味道了,我们都是现代人,根本就受不了这种感觉。我完全可以理解他的这种感受。

  “坚持坚持吧,岛上不少野生动物,有机会我逮个野味给你尝尝鲜。”我安慰他道。

  “嘿!这个好,我程峰能在这地方尝尝野味,那也是人生一大快事啊!”

  我见邵兰坐在一边不怎么说话,便问道:“怎么?还头晕吗?”

  “不要担心我了,从昨天那会就好多了,你这么关心我,我可是受宠若惊啊。”邵兰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我的眼睛,这让我不知怎么的总想避开,于是尴尬的点了点头:“没事就好。”

  小武倒是一言不发的沉默着,几次都看向我似乎想说什么,但好像总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我被他这样搞的有点莫名其妙,于是问他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谁知他却摇了摇头表示没事,但眼神总是躲闪着。

  我也没多问什么,将破障刀拿在手中,站起来看了看远处的几座高山:“海拔都挺高的,这里看不到那个所谓的信号塔,只能先去最近的这个了。”

  他们听后都站了起来,我们所有人都充满了干劲,对接下来的挑战也都做好了完全的心理准备。

  我转过身对着他们道:“这趟行进中,不管遇到什么危险,千万不要逞能,跑,我说的够不够清楚?”

  “放心吧何飞,打不过,我跑是没问题的。”程峰腆着老脸说道。

  邵兰倒是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我笑了一下。小武则是直勾勾的看着我点了点头。

  “那好!走,我带路。”

  我说完后拿出指北针做了个标记,转身朝着目标点走去,他们也随后跟上。

  这个决定到底是不是对的?我在内心深处问过很多次,但仍然没有任何答案。

  事情的结果永远都只是在发生的那一刻才能知晓,所以无论现在做出什么决定,结果都只会随着我的决定而改变,只是我永远都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样。

  这次我们并没有走昨天的草地,因为那里并不是通往最近这座高山的路。

  而是选择走进一片地上没有多少杂草的树林。

  说是树林,其实也不过是岛上的一个长满的树木的地方。

  不过我停下来观察了这些树,这些品种我的基本上都没有见到过,树干修长,树叶肥大,抬起头遮天蔽日的。地上堆积的树叶一脚踩上去就像踩在棉花上,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动物的粪便。

  我问了问邵兰,她告诉我们这是阔叶林。在这个气候带非常多见的。

  “真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植物学家?”

  邵兰翻了个白眼道:“我只是爱学习,多读书,多看报。”

  这两天的天气似乎一直都不好,我在最前面闷头往前走着,别问有没有路好不好走,因为这里很多地方根本就没办法走得通,植物和各种杂草到处都是,有挡住路的地方我都会在最前面用破障刀砍开。

  就这么往前走了大概一个小时,我们最终走出这片树林,在一片开阔的石堆边坐下休息。

  “这还真是看山跑死马,看着没多远,感觉距离一点都没变啊!”程峰喘着气坐下来发着牢骚。

  “这座岛的规模确实不小,当初在船上看的时候我还以为不是很大。”

  邵兰的脸上出了些汗水,头发有一些粘在了上面,这让她看起来倒是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发现我在看她,邵兰弹了个响舌:“喂!盯着我看干嘛?”

  “你这话问的,人在累的时候总是会欣赏美丽的事物,你没点数吗?”

  程峰再一次发挥他嘴贱的本质。

  “哦?是吗?那你怎么不看我啊?小武怎么不看我啊?”邵兰一边说着一边拉扯程峰,这可把程峰臊的脸红脖子粗的。

  “干嘛啊,我可是有老婆的,行行行~何飞!你就不能管管啊!成何体统!”

  我实在是没心情和这家伙拌嘴,于是看了看地面,又站起来打量了不远处的高山。

  “从我们脚下开始,地面就开始有些坡度了,我见前面好像有低坑,可能路并不是那么好走。”

  话音刚落,只见小武站起来走到我们身边纠结的说道:“何大哥,其实,其实我一直有件事瞒着你们…”

  “嗯?”这让我们都来着精神。

  “什么事?直接说,没关系的。”我安慰道

  “当时沉船之前,你们在甲板,我和刘叔在航行室,那会刘叔就自作主张的用通讯呼叫公司了,但是却发现根本就没办法呼出去,于是刘叔让我抓紧检查设备情况,我发现…”

  说到这他顿了顿,这让我们都有点着急了。

  “发现什么了?”我们异口同声的问道。

  小武说道:“我发现航行室的设备好像被动过…”

  “为什么是好像?”

  “因为我也不太确定,随后就出事了,船沉了,刘叔也死在海里了…”

  我叹了口气,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的意思是,设备被动了手脚,定位和通讯都失效了,就算我们等到死也不会有人知道我们的船沉了是吗?”程峰激动的说道。

  小武听后点了点头:“我本来觉得可能是我搞错了,可是这几天过去都没有救援的队伍过来…这说明我当时的判断并没有错。”

  “你姥姥的!那你干嘛不早点说?”

  “你凶什么?”邵兰站了起来冲着程峰喊道。

  “别吵了!”我说道:“这不怪小武,看来这是有人故意为之。”

  邵兰像是想到了什么:“在这之前只有孙成在航行室待过,而是也是他收到的信号,目前看来也只有孙成有这个机会。”

  “他娘的!我早就说过那个孙成不是个东西,你看,这不是存心害我们吗?这狗日的打的什么算盘?”

  我揉了揉太阳穴:“目前也都是推测并没有实证,现在孙成也是下落不明,就算有问题也得找到人再说。”

  我说完这番话后,他们都安静了下来。因为我们都明白现在争论这个,并没有什么意义。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

  于是招呼他们快点赶路。

  我一边行走着一边在心里胡思乱想,半年前整支队伍失踪只有孙成存活,失踪队员的的笔记本上如此用力的写下孙成的名字,沉船之前也是孙成在航行控制室,登岛之后也是孙成第一个下落不明。

  这难道都是巧合?好像一切的问题都指向了那个沉默寡言的孙成,看来很多事情必须要找到孙成才能完成印证。

  也就在这个时候,程峰的声音让我回过神来。

  “我靠!这东西得多少年月了?”

  我们到了一处杂草比较稀少的地方,眼前是一片荒凉的空地,周围有些乱七八糟的石堆和倒塌建筑的残骸。

  吸引程峰的则是乱石堆中歪在地上的一尊神像一样的石雕。

  邵兰看了看便说道:“这里在以前可能是一座神庙,那雕像应该就是当时人们供奉的神明”

  我们走了过去,发现这尊雕像大约半人多高,是用工具一点点雕刻出来的,现在也风化的七七八八,很多地方也覆盖着一层泥土,泥土上还生长着一些小草的幼苗。这种情况下也看不清神像的面部。

  我也没兴趣去了解这个神像到底是哪路神仙。

  程峰走过去试着将它搬动用了几下力后就放弃:“真有上千年历史的话,这要是能抱回去,你说,会不会值不少钱?”

  “你喜欢吃什么,倒时候我去监狱给你送啊。”

  “算了算了,我可没那个胃口…”

  我冲着邵兰打趣道:“邵专家,你能看出这是什么神吗?”

  “你真当我百科全书啊?没见过。”邵兰直言不讳的道,但是也似乎对这神像有些兴趣。

  程峰走过去用手擦了擦神像的面部,我们也都好奇的围了过去,只见面部的泥土被擦干净之后,神像的面部特征和表情也能依稀的分辨出来。

  只见它皱着眉头,眼睛突出,嘴巴虽然是闭着的但也诡异的向下弯成一道曲线,这种表情十分的怪异,不是生气也不是难过,这他娘的是个什么表情?

  “草!这岛上以前的人脑子都有病吧!拜这么个晦气玩意!”

  “你就少说两句吧,这要是真得罪了,你小子别到时候求爷爷告奶奶的找破解之法啊…”我嘲讽他道。

  “看这神庙的样子规模也不小啊,在那个时候肯定也比较流行吧”小武看着周围的建筑残骸说道。

  “什么小不小的,都是封建!也活该灭绝了,拜这么个玩意不灭绝才是奇闻。”

  程峰一边絮叨一边转身走向一边。

  “行了,我们走吧,这东西也没什么有用的线索。”我招呼了一声继续赶路。

  邵兰快步的走到我身边:“何飞,我刚才一看到那佛像,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就是特别的慌张,我们接下来一定要小心。”

  我看着她警惕的双眼,点了点头轻声道:“放心吧,有我在呢。”

  “嗯!我非常相信你!”

  “那可不!我也很相信何飞!”程峰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搭着小武从身后冒出来并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死峰子怎么哪都有你??”

  “别闹了,留点力气赶路吧!”

  程峰“切”乐一声松开我,搂着小武讲述着他以往的各种辉煌经历,什么洗浴城啊,什么红灯一条街啊,之类的我听都听不懂的话题。

  我看着前面复杂崎岖的道路,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迈进,并且在心里期望着不要遇到任何的危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