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走向
猪头喵酱2021-06-18 17:363,513

  我并不后悔我当时的决定,后续发生的事情也意味着我的决定并没有做错。

  人性的深处是幽暗且自私的,这是经过了上千年的推断而得出的结果。我选择了原地不动,对岛屿深处的那声遥远的惨叫声充耳不闻。

  其实我和邵兰听到后就清楚的知道他们肯定出现伤亡了,如果前进的道路会让他们感觉到危险的话,这里也随时欢迎他们的到来。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也会做出跟你一样的选择。”邵兰看着岛屿深处自言自语的道。

  “那你还问我怎么办?”我说道。

  “我这不是怕您脑子一热,像找孙成一样冲过去救人”

  “不可能了,现在已经确定了岛上有威胁我们生命安全的存在,我绝对不会冒险了。”

  在部队时,我的排长曾跟我说过,勇士和莽夫唯一的区别就是前者会动脑子。

  我也在努力的成为那个会动脑子的勇士,而不是一个被情感冲昏头的莽夫。

  我也没什么心情继续在这里吹风了,招呼邵兰走向火堆。

  此时的程峰正眉飞色舞的讲述着什么,而小武更是听的聚精会神。

  等我们走近了后才听清。

  “我一个何飞一个,还有他老婆当时也在,我们三个人把那群小流氓打的呦~哭爹喊娘的,派出所的同志一过来你猜怎么着,人家警长是何飞当年的战友,那群小流氓脸都绿了!哈哈哈~”

  小武听后也傻乎乎的笑着。

  我走过去咳嗽了几声:“聊什么呢?也不算上我们?”

  “呦!你俩调完情回来了?”

  程峰见我和邵兰一起走了过来便贱兮兮的说道。

  我是已经习惯这家伙了,可是邵兰听后还是要发作,此时小武的一番话打断了邵兰。

  “那个,程峰哥,你都说了何大哥有老婆了,为什么还…”说着看了看邵兰。

  也是,这个小武才来不到一年,并不清楚我的事情。

  程峰听后抬起巴掌吓唬道:“啧!你小子哪来这么多问题。”

  我苦笑了一下说道:“她三年前就去世了,车祸。”

  我的这句话让他们都愣了,可能都没想到我会这么直白的将这种事说出来。

  小武听后满脸歉意的道:“对不起何大哥,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

  “哎!”程峰叹了口气,他是非常明白那段时间我是怎么过来的,若不是那会有程峰每天给我开导陪我喝酒,陪我哭闹,我或许已经了结自己的生命了。

  邵兰扯了扯我的衣角,我转过头看向她。

  “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过去这么久了还不敢面对的话岂不是太脆弱了?”

  我拿出口袋中的那半包香烟,在迎着火堆的光亮,我的思绪瞬间飘到了那个雨夜。

  那是一个我很长时间都会梦到的一个夜晚。

  她满身血污的躺在我的怀中,意识模糊的和我对话,我流着泪大声的嘶吼着,手中的电话一遍又一遍的催促着120急救车。

  那一刻,我的一切都没了,对未来的憧憬,对生活的希望,都在这一刻被冲击的粉碎…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程峰很快就将话题引开,他们开始讨论世界上最深的海到底有多深。

  就连邵兰也开始发表自己的意见。

  我没兴趣参与他们这个话题,毕竟整个大海人类也不过只是探测了百分之三十左右,最深的海谁会知道有多深?于是我便躺在身下的干草上闭上眼休息着。

  时间拨回三年前,市区外的省道上,我开着车带着半夏结束了探亲的旅程往家赶,夜里开始下起的倾盆的大雨,所以我只能放慢车速。

  “乖,叫妈妈~”半夏正拿着手机和母亲通话,电话那头母亲将电话递给了何初夏,此时她也能奶声奶气的说上几句话。

  “初夏等着妈妈哈,马上就能到家了,一定要听奶奶的话哦~”

  半夏挂断电话后,脸上仍然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时间过得好快,何飞,感觉也就一眨眼,我们女儿都有了。”

    “你在一眨眼看看我们会不会老啊?”我笑着道。

  “哎,要是我真有一天忽然不在人世,你会不会想念我啊?”

  “说什么呢?”我皱着眉头有些生气的说道。

  接着我摸了摸储物隔中的香烟,香烟盒子中已经空了,我叹了口气。

  “又抽烟,就不能回去抽吗?车上还惦记这一口。”

  半夏抱怨道。

  我听后感觉十分的委屈:“当初我们可是说好的,一天就抽五根,今天我忙了一天一根都没抽呢,这你还怨我啊?”

  “那这深更半夜的你也没地方买啊…赶紧走吧,到家了少不了你的!”

  我看了看道路两旁,除了树就是树,看来想抽烟这劲头也只能憋着了。

  直到车辆行驶到一处加油站的时候,我终于发现了加油站旁的一个小商店,随后一边憨笑着一边停了车。

  半夏看到后皱着眉头扭过头嫌弃道:“真是懒得理你了!少了烟你是一刻都活不下去。”

  心里正高兴的我哪里顾得上这个,先抽烟要紧,于是冒着雨推开车门傻乐的跑进商店。

  “来一包红南京”

  “十二”

  正在我准备掏钱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咣!!!!”

  巨大的声响让我和老板都吓得一激灵。

  当我转过身时,我顿时大脑一片空白!停在马路边的车不见了,只剩下满地的零件和碎片…

  我仿佛停止了思考,张着嘴,机械般的慢慢的走了出去。

  地上破碎的零件一直延伸到道路的右边,我看到一辆货车停着,正冒着烟,货车的前面正是我已经被撞的变形的车子。

  “我的亲娘啊~小伙子,你车里有人吗?”

  “半夏…半夏!!!!”

  我撕心裂肺的大吼着跑过去。

  大雨淋得我几乎睁不开眼睛,泪水和雨水混合在一起,但我根本就顾不上这么多。

  我为什么要买烟,我为什么要把车子停在这个地方?这个过程中我开始无数次的悔恨和自责。

  但是老天根本就不睬我,只是疯狂的下着暴雨…

  那种割心般的疼痛让我几次都无法呼吸,我将她从副驾驶抱了出来,此时的她已经浑身都是血污,鲜血在她的白色连衣裙上留下一个个刺眼的红色斑点,随后又在大雨的冲刷下变得稀释。

  她就像一个坠入凡间的天使一般,静静的躺在我的怀里…

  “何飞…我好困…我…我好舍不得你…”

  这一切的走向,都是我的造成的,如果不是我,半夏就不会离开我,如果不是我,她仍然会开开心心的活在我的身边…

  我猛地睁开眼睛,这时我才意识到我流了不少眼泪,简单的擦了擦才注意到天色已经亮了起来,昨晚竟然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环顾周围,邵兰就侧躺在不远处,小武睡在我旁边,而程峰,正在不远处坐着,似乎是在放哨。

  叹了口气,将昨晚放在火堆边烘烤的香烟拿了过来,这个时候已经干的差不多了。

  我迫不及待的拿出来点上,狠狠的吸了一口。

  听到动静的程峰扭过头喊道:“你倒是睡得香,我和小武每隔几个小时轮番放哨,快给我来一根。”

  我走过去将烟递给他:“我昨晚睡得太早了,没想到你还挺谨慎的。”

  “我谨慎?这要是在睡着的时候来个啥玩意把我们咬死了拖走都不知道,你不是经常没事就说什么墨菲定律吗?”

  我点了点头,程峰说的不错,确实不能排除这个概率。

  “老何,难得我们能独处这一会,你老实跟我说,接下来你到底怎么打算?”

  我坐在他身边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上午九点十分,这个时候的天气仍然是阴天,这导致无论是海面上还是这座岛屿上都是昏昏暗暗的。

  “现在只能等啊,不然怎么办?”

  “他娘的,我知道你想的什么,可是何飞有时候我发现你就是太乐观了,等可以,我们得有个时间吧,难道非得等到食物和水都消耗完了再想办法?”

  程峰说的话确实我是考虑过的,一直这么等下去并不是什么上策,可是除了等,我们还能做什么?

      “说说你的想法…”

  “我的想法,求生包里也就有个救生圈能让我们浮在水上,靠我们自己没游两下就被水下那东西吞了,靠干等着,这都两天两夜了,就他娘的是个乌龟也该爬过来了吧!况且沉船的信号是公司的最高紧急情况,过去这么久了,别说救援队了,小五盯了一天都没看到一艘船的影子,你就不觉得哪里不对吗?”

  “知道,这个我都知道,可是我不信,我根本就没办法接受。”

  “我也不信”程峰抽了一口烟:“我感觉我们就像和原来的世界隔离开了,这羁绊真他妈令人不爽。”

  我有点诧异,程峰这种出口成脏的家伙竟然会用“羁绊”这么文绉绉的话,反应了半天才明白原来这家伙说的是“几把”

  “哎呦!睡了一觉真舒服!”

  邵兰伸着懒腰走过来坐在我们旁边:“我听你们啰嗦了半天了,这座岛确实有古怪,何飞,我们真不能这么干等着。”

  我用手搓了搓脸部,看来这两人都并不想一直等着希望渺茫的救援船只。

  “如果我们不在这里等,那就只有一个去处,一个不知道是否属实的去处,我一个人没问题,我只是担心你们…”

  我所说的去处也就是岛屿最高处的“信号发射塔”利用它来联系外界求援,但是这路途中的危险谁也不敢保证。而却那信号发射塔肯定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月了,当初呼叫我们船只的时候信号那么差,也不能抱着过大的希望。

  “嗨!就你当过侦察兵,人家邵兰还是攀岩高手,我程峰没事也练练搏击呢?这么看不起人呢?”

  “对啊,而且这个过程中或许能碰到他们,也许我们就能弄清楚他们为什么大半夜的离开了”邵兰也附和道。

  “何大哥,你们都醒这么早啊?”小武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走了过来。

  我定了定神,最终站了起来:“小武,收拾收拾,我们走!”

  “啊?去哪?”

  程峰猛的站了起来:“你何大哥带着我们玩岛屿探险!”

  “啊???”小武惊讶的张着嘴巴。

  我转过头看着岛屿深处的几座高山,内心再一次犹豫不决起来,在转过头看着海面尽头,没有一丝一毫船只的影子。

  好吧,看来老天爷是注定不让我们就这么离开,那好,接下来的走向,就由我来决定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